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9月 26日 23:13 星期二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3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整合求变,资产阶级堤防赤色工运:关注韩东方进入中国“工运市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9月 26日 15:10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2941

英文原文: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2941/en


2010年06月04日 06:23 AM

中国劳资关系的转折点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戴维•皮林 收藏 电邮 打印 评论[29条] 英文 对照


本田(Honda)位于广东省变速器厂的罢工,已经让这家日本公司在整个中国的汽车生产戛然停止。让我们听听有关此次罢工事件的言论。第一个是这么说的:“此次罢工事件反映出老板们付给工人的工资水平很低……中国的体制没有为集体议价提供法律基础。”第二个如下:“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普通工人从经济繁荣中分得的利益最少。4家本田工厂生产线的暂时停工……突显出,有必要在中国工厂实施有组织的劳工保护。”

第一个言论来自韩东方,原先是一名铁路电工,在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期间曾试图联合工人与学生,后来因此入狱,在狱中感染了肺结核,靠手术切除了一个肺。如今,他被流放于香港,是一名工会积极分子,监督中国大陆的工人权利。

第二个——几乎与第一个意见完全一致——的出处更令人吃惊。它是《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上的一篇社论。中国报纸没有撰写罢工题材文章的习惯,更别说支持罢工。任何有支持另一极权力意味,或玷污中国作为无麻烦投资目的地形象的言论,通常被视为禁忌。无论如何,由于独立工会受到禁止,“官方工会”很少(如果有的话)组织劳工行动,罢工在中国非常罕见。

那么,为何在如此敏感的问题上,来自天安门的重要异见人士和与共产党关系密切的报纸会发出同样的声音?

首先,中国政府只是在(通过媒体)承认一个现实。帮助造就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经济腾飞的多年廉价劳动力的无止境供给行将结束。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口结构的变化。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40岁以下的工人供给已经减少了20%之多。工人减少意味着他们的议价能力增强。本田员工正要求不低于50%的加薪。富士康(Foxconn)刚刚同意给工人加薪30%——最近一系列工人自杀事件,令这家总部位于中国大陆的台湾合同制造商备受困扰。

与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来到城市的第一波农民工不同,当前这波农民工有了更多的选择与更高的期望。许多人并不满足于存几年钱,然后返回家乡。他们想在繁荣的城市中定居。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更高的工资。如果他们得不到更高的工资,他们还可以回家寻找机会。迫于成本压力,一些工厂已经从东部沿海地区及珠江三角洲工厂集中的工业重镇,转向了内陆,更加靠近大多数农民工的输出省份。

中国政府谨慎支持劳工行动的第二个原因是,改善劳动条件与共产党有利害关系。向日本、美国、欧洲的跨国公司提供廉价劳动力,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标。邓小平曾经说过致富光荣,而没有说让外资致富光荣。与其它地方一样,劳动力成本在企业利润中所占比重近年在不断下降。这与中国领导层强调的“和谐社会”不符。中国媒体对本田罢工事件及富士康自杀事件的报道,充斥着对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分析。

其它一些迹象也表明,局面可能会向有利于工人的方向转变。2008年,中国颁布了《劳动合同法》,要求雇主必须与工人签订书面合同。再加上工资压力不断增大,对于已习惯低工资、无罢工及随意解雇工人环境的外国投资者而言,这种气氛的转变有着明显的影响。

然而,几乎没有哪家公司会离开中国。这是因为,中国已经不再仅仅是成本低廉的生产中心。对于许多公司而言,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重要的市场,而且是其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沃尔玛(Walmart)每年从中国购买价值300亿美元的商品。本田等日本汽车制造商带来了零部件制造商网络,并与中国零部件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iPad、手机、数码相机、彩色影印机的情况与汽车一样。这样的集群效应,使得制造商几乎不可能搬离中国,到其它地方重新开始。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中国政府可能会继续谨慎支持胆子大起来的劳工队伍,尽管它将继续警惕工资通胀。不过,它决不会容忍任何劳工组织发展成为政治势力的迹象。即使连韩东方——因1989年政治活动入狱并遭流放的异见人士——也得出了务实的结论:劳工权利必须与政治权利分离。他说:“我正竭尽全力让中国的劳工运动非政治化。”当一名中国劳工维权人士有意消除集体谈判中的政治因素,而中国官方为罢工者鼓劲,变化显然已在酝酿之中。

译者/何黎





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 是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他的专栏涉及到商业、投资、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话题。皮林1990年加入FT。他曾经在伦敦、智利、阿根廷工作过。在成为亚洲版主编之前,他担任FT东京分社的社长。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整合求变,资产阶级堤防赤色工运:关注韩东方进入中国“工运市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9月 26日 15:26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http://bbs.chuizi.net/thread-7205-1-1.html(节选)

深圳红花草锤子论坛爆料。


石秋 发表于 2010-8-30 13:03

西方进攻的消息


  工人论坛据民间人士爆料,长期遭中国官方封锁的位于美国的中国劳工观察机构,近期频繁在中国国内网站上招贴发布招聘广告,公开为其在深圳的办公室招募工作人员。此现象已被有关人士认为是中国劳工通讯机构在中国官方寻求到强有力支持的信号。

  据民间人士称,长期来中国劳工通讯被怀疑与美国发布的中国人权报告中部分内容有关。因此,中国劳工通讯的官方网站一直以来是被中国有关部门封锁。

  那么从近期中国劳工通讯机构公开高调的为其在深圳的办公室招募成员的现象看,是否足以令大家认为,中国官方已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对中国劳工通讯机构提供支持?

  另外,被认为与中国劳工通讯机构关系极为暧昧的国内知名律师周某某近期也在国内外媒体中得到高调的称赞和拔高,以及珠三角一家长期和中国劳工通讯保持密切联系的民间组织也被传出与深圳总工会来往过密,也从另一个侧面给众多民间人士提供了想象的空间。

  类似中国劳工通讯这样的机构,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发生改善,以及美国工会和中国工会近期频频传出的互动,甚至中国工会有关人士高调喊出口号要向美国工会学习,再结合近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深圳的种种言论,是否暗示着中国政局内部的变化呢?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整合求变,资产阶级堤防赤色工运:关注韩东方进入中国“工运市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9月 26日 15:31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来源:中国劳工通讯官方网站


首頁 » 我們的主張 » 我們的主張




广东省地方立法迈出建立集体谈判制度第一步

2010年7月21日,广东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开始审议《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修改二稿)》(下称《条例草案》)。据媒体报导,该《条例草案》将建立职工一方要求调整工资的法定机制。《条例草案》提出,当企业有五分之一以上的职工向工会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时,工会就应组织全体职工民主推选协商代表,并向企业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未建立工会的企业有五分之一以上职工提出工资协商要求的,可以要求地方总工会予以指导,民主推选协商代表。

就《条例草案》提出的有关职工民主选举集体协商代表的权利等条款,中国劳工通讯主任韩东方认为:

这个条例一经通过,将对中国工人权利的保障和中国劳动关系的社会转型与和谐发展,产生重大的历史意义。
据媒体报导,早在两年前,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就对《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的草案进行了审议,但由于2008年下半年发生的金融危机,使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中止了对这一条例的审议工作。今年上半年,在广东省境内出现一系列罢工事件和深圳富士康公司员工连续“跳楼”事件之后,广东省委要求加快制订《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为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按程序将该条例补充列入今年的立法计划。媒体还引述了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欧广源的说法,这次立法是"根据富士康、南海本田等地出现的问题,相关方面广泛召开了座谈会,听取各方面意见,在条例的几个方面作了重大修改。"

对此,中国劳工通讯主任韩东方表示:

很明显,在高劳动强度和低工资的巨大压力下,在广东省的罢工潮,得到了来自政府的积极、正面的响应。 广东省政府这次没有简单地将工人为争取经济利益而采取的罢工行动政治化,而是通过立法手段将一些本来就没有必要发生的罢工行动导向集体协商,表明了政府在对待工人合理经济诉求的态度方面发生了重要的转变。

集体协商制度在中国已有将近20年历史,此次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条例草案》对现有制度做出了两点重大突破:一是明确了集体协商过程的启动点是“五分之一的工人提出集体协商要求”,这就使得集体协商具有了可操作性;二是规定了在工人提出集体协商要求之后,工会必须组织工人民主推选集体协商代表,这一规定明确了工人在集体协商中的主体地位,有助于改变目前地方工会普遍存在的“不作为”现状。

对此,韩东方认为:

无论是从劳工权利保障的角度看,还是从提高内需促进国民经济可持续性发展的角度看,中国都必须建立企业层面的集体谈判制度。尽管建立这个制度可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有一个良好的开端是至关重要的。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对《企业民主管理条例》的审议工作,可以说是以立法的形式按下了建立中国集体谈判制度的启动键,尤其是确立了工人在这一制度中的主体地位,使这个《条例》的出台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对《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修改稿)》的“亮点”评价

中国劳工通讯

2010年上半年,由深圳富士康公司十多名工人“跳楼”事件和广东南海本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罢工事件而引发的一系列工人集体行动,使中国的劳资矛盾进入了一个白热化和社会化的阶段。在这一背景下,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于7月21日召开会议,审议了《广东省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案修改稿)》。根据媒体的报导,该《条例》的草案曾于2008年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审议,但是由于当时应对金融危机的需要,省人大暂时停止了对《条例》草案的审议工作。今年6月份,根据转型时期出现的劳动关系中的新矛盾、新问题,广东省委要求加快制定《企业民主管理条例》。为此,省人大按程序将《条例》补充入今年的立法计划。该《条例》草案增加了第五章《工资集体协商》和第六章《争议的协调和处理》两章新内容。在7月提交省人大审议并修改后,目前正在向政府、职工、国有企业和非公有制企业等四个方面征求意见,计划于8月下旬再次修改,9月提交省人大再次审议,有望于9月下旬出台。

从《条例》草案的“征求意见稿”看,其中的“亮点”是在第五章《工资集体协商》和第六章《争议的协调和处理》。可以认为,这个正在审议的地方性法规一经通过,将对中国推行将近20余年的集体协商制度做出重大修改,也将使集体谈判制度成为中国市场化的劳动关系的一种重要的调整机制。对这两章,中国劳工通讯做出以下评价:

1、《条例》提出了工资集体协商的启动程序。《条例》草案第四十条提出,职工认为需要与企业进行工资集体协商的,应当向工会提出;企业五分之一以上职工向工会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的,工会应当组织职工民主推选协商代表,并向企业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条例》草案第四十一条还提出,未建立工会的企业有五分之一以上职工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的,可以要求地方总工会予以指导,民主推选出协商代表。在《工会法》(1992年)、《劳动法》(1994年)和《劳动合同法》(2007年)有关集体协商的条款中,均以企业工会而非工人作为提出集体协商要约的主体。如果上述启动程序能够通过,将具有两个重要意义:第一,它为工人提供了一个正常的利益诉求管道,使工人们可以通过集体谈判的方式,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而无需再通过罢工等集体行动来启动集体谈判程序。第二,它将集体谈判这种本来属于工人的集体劳动权利交还给了工人,允许工人在工会的指导下,选出自己的协商代表,这就为工人成为集体谈判的主体创造了条件。

2、使集体谈判回归到了企业层面。近年来,因为企业工会“空壳化”或者没有建立工会,全总一直推广行业和地区级的集体协商制度。而《条例》草案重申了企业层面的工资集体协商,在第三十七条明确提出,企业应当依法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通过工资集体协商,建立合理的工资调整机制。同时,《条例》草案为企业内的工资集体协商提出了一些保障性的措施,例如,提出,职工方可以聘请企业外部的地方工会干部或者律师作为协商顾问参与谈判;雇主不得对职工协商代表采取歧视性行为;不得违法解除或者变更职工协商代表的劳动合同,等等。这类条款的确有助于解决企业基层工会干部和工人代表“不会谈”、“不敢谈”等问题。一旦企业层面的集体谈判结构形成之后,集体合同就可以满足不同企业、不同行业和不同工种工人的具体需要。对此,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欧广源指出:“立法的主要目的是解决企业缺乏人文关怀和工人工资待遇过低的问题。企业是社会的细胞,让企业实现民主管理,形成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和和谐的劳动关系对于社会的稳定发展,至关重要。”

3、由于有了南海本田汽车零部件制造有限公司罢工引发集体谈判的先例,在《条例》草案中对工人的集体行动做出了规定。《条例》草案第五十条提出,职工方未依法提出工资集体协商要求的,或者工资集体协商期间,职工应当维护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不得采取停工、怠工或者其他过激方式。在前面有了“五分之一职工”的集体谈判启动程序之后,目前工人普遍以罢工行动启动集体谈判的方式当然也就没有必要了。同时,《条例》草案也承认了职工采取罢工等集体行动的合理性,例如,在第五十一条提出,职工方提出协商意向书后,企业存在超过规定时间未对集体协商意向书作出书面答复;超过规定时间未安排协商;无正当理由未按约定的时间、地点指派代表进行集体协商和未按照双方约定时间提出解决方案等情况时,不得因职工停工、怠工解除劳动合同。该《条例》草案起草人之一、广东省总工会党组成员、巡视员孔祥鸿也指出,第五十条的提法不是说不让职工停工,而是职工方必须事先提出理性的、正当的诉求,把劳资双方的利益冲突纳入法制化的轨道来解决。

4、明确了政府的角色是“居中协调”。《条例》草案第六十一条提出,企业与职工方发生争议无法进行协商,或者协商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企业和职工任何一方可申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主管部门介入协调。这样的条款表明,政府将在劳动关系中居于“协调人”、“仲裁人”的角色,从而将劳动关系的利益分配方式交还给了劳资双方,这就为工人集体力量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一个前提条件。而明确这一角色的更为重要意义在于,地方立法机构已经认识到劳资矛盾是市场经济劳动关系中的固有矛盾,这一矛盾属于经济利益的矛盾,是可以通过集体谈判的途径得到解决的。这种认识为政府建立工人集体利益诉求的非政治化处理模式奠定了基础。

可以说,《条例》草案进入广东省人大常委会的审议程序,这标志着地方立法机构正在将中国工人争取权益的行动引入集体谈判的规范化和制度化的轨道。这种立法举措也标志着,在中国的劳动关系完成了市场化的转型之后,急需集体谈判作为主要的调整机制,以缓和日益激化的劳资矛盾。从全总推行集体合同制度将近二十年的经验来看,建设中国本土化的集体谈判制度与现实中的劳动关系尚有巨大的差距。我们在已经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现有的集体协商制度的最大问题在于缺少工人的参与,而《条例》草案正是在这个方面有了重大的突破,从启动集体协商程序到选举工人协商代表,这些条款都表明这个地方性法规正在准备将集体谈判这种属于工人的集体劳动权利交还给工人。我们相信,一旦有了工人对集体谈判的实际参与,谈判的过程就能够体现工人的利益要求,获得工人的关注和支持,集体合同也就能够在签订之后获得切实的履行。因此,广东省地方立法机构正在审议的这个《条例》将对建立和谐稳定的劳资关系、实现劳、资、政“三赢”具有深远的、重要的意义。





創建日期 : 2010年7月26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3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