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0月 23日 19:35 星期一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吴灿泽:工人改良斗争是否应该围绕阶级斗争利益的轴心——回应刘宇凡的评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9日 13:18 星期四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工人改良斗争是否应该围绕阶级斗争利益的轴心

(误解?混淆?原则分歧?)

——回应刘宇凡的评论


吴灿泽

7月5日先驱社劳动民主网更新,贴出了包括笔者文章在内的几篇本田罢工评论,其中一篇评论的作者刘宇凡很认真地对笔者文章提出了不少批评()。同日,笔者对本田罢工评论做了大幅修改,作为对6月份战斗队员同志的的部分回应。(笔者在天涯若比邻论坛相关跟帖里,附了)。对于刘宇凡的批评,笔者又略做了修订(全部修改情况公布在下),并且为回应其中重要问题专写此文。

简单说,刘宇凡的文章(以下简称刘文)有一些批评(如何对待工人的网络发言)值得考虑,有一些批评则混淆了笔者的论述,导致了误解,还有一些批评(日常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的关系)恐怕更接近原则分歧,而这在目前恰好初露端倪、但非常重要的实践问题。笔者简单谈谈这些看法,关键是把问题提出来,希望更多青年开始思考:日常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应如何“辩证地结合起来”。

应该慎重对待工人网络发言

刘文谈到:“依靠网络上的匿名批评来评论工人代表,也欠公允,因为匿名者很少风险,而工人代表却有非常高的风险。何况,网络上的消息有时真假难辨,所以在评论时本来适宜留有余地。”

这个说法是恰当的。笔者在6月初写评论时同样感到了棘手,所以笔者在取舍材料时,尽量对比了发言,并且避开那些只有一次发言、特别是只是在后期发了一次言的ID,以及特别注意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笔者7月5日回应战同志类似批评时说道:“正如我文中也提到过,这些发言中不排除有资产阶级的走狗和工贼混迹其中,而且他们即使是罢工工人,其发言也实则是千八百罢工工人中的很少数一部分。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多少会表现出罢工斗争中的气氛和情绪,又使得人们不得不注意它。”

误解之一:并非否定改选工会,而是质疑改选者的代表性程度

刘文引用笔者的话“凭什么改选工会?能够离开工人自己主导的骨干力量来改选工会吗?”后,写道:“文章质问:‘凭什么改选工会?能够离开工人自己主导的骨干力量来改选工会吗?’但凭甚么说工人代表提出改选工会就一定是‘离开工人自己主导的骨干力量来改选’?……这个主张是否适合,当然可以讨论,而上文我多少也讨论过,但是在一口抹杀这个主张之前,是否应该多一点实证?”

可能由于作者的论述不够清楚,这里竟发生了两个误解。其一,笔者其实并没有否定“改选工会”这个策略,而是指出即使改选工会,也要凭借工人自主的骨干力量。其二,这句反问,逻辑上不等于笔者认定改选工会必将离开工人自主的骨干力量,只是一种强烈警告语气,因为罢工工人是在6月1日曾总到场后,临时地选出了一个组织,工人显然缺乏自觉的组织准备(反之,工人如果有明确的组织的话,情况就不是那样了)。事实上,笔者本来也没有(如之前战同志所批评的)完全否定罢工谈判团的代表性,只是质疑它能否代表多数罢工工人,因此提出反问。

刘文谈及改选工会策略,这方面笔者与刘文其实并无大分歧。笔者十分赞同刘文说的:“提出改选工会是一种适合目前阶段的策略”,但也不是唯一策略;另外更重要的是,“只要时机适合,就高声提出:中国工人阶级有结社自由!有组织独立工会的自由!要求实行多党制!即使暂时不能实现这个根本要求,我们也不应该预先宣布自行放弃”。笔者所强调的是在改选工会的具体过程中,罢工工人应牢牢把握自主权。如果像本田罢工这样,是罢工时提出改选工会,那么在“罢工时,就从罢工工人中选出代表、成立工人组织——力争成为(直接作为)第一届新工会委员会的核心,并且负责解决当下的斗争冲突”(笔者评论,引文括号中是7月7日修改前的话,划线部分则是改过的话)。

为避免歧义误解,笔者已对相关部分做了少许修订。

一堆误解:与原则分歧有关?

如果说上述误解与笔者表述不清有关,而其他的一些误解之“离谱”,就似乎显出另有问题了。

其一,刘文指责笔者“不肯承认他们事实上取得胜利”。

这明显不符实情。笔者原文这样写道:“但有工友说这次罢工‘以失败告终’,的确过于刻薄消极。‘加薪800’诉求虽未达到,但通过半个月罢工力争到了几年都盼不到的加薪300以上的成果,这已是初胜;比加薪更重要的是,这次罢工增进了工人阶级的无形财富——斗争经验、斗争的组织性与宝贵的阶级自信。”

其二,刘文说笔者“怪责工人代表决定同那个曾总谈判不对”。

可是,笔者文章中找不出这样的话。在笔者文章论述复工谈判一节里,只是指出:对资产阶级(曾总)的幻想以及“放弃罢工再谈判”的幻想,是本田工人的失败之处。本田工人如果因此接受复工谈判,则意味工人方面的失利。但这个意思,决不能推出“复工谈判=投降”,相反,在工人失去多数动力情况下,复工谈判也是一种有助于掩护撤退的选项。笔者的指责,并未指向复工谈判本身,而是指向复工谈判的(至少部分)动机——对资产阶级的幻想。

其三,刘文说笔者“从‘共产主义工运’的高度来评论这次经济斗争”。

这是最大的一个很明显误解。笔者承认,尝试从本田罢工引申思考革命工运,的确很有难度,有可能使一些普通读者(比如说只为自己利益奋斗的普通工人)发生误解。但,对于刘宇凡这位富有智慧的资深工运活动家来说,这是一个层面的问题吗?或者说,这是偶然的、无意的“误解”吗?请读者们认真看看笔者原文吧,笔者丝毫没有针对这次经济斗争来谈论共产主义工运,而是针对什么呢,是针对一些泛左动向及左翼改良主义工运的前景(最后两节紧扣在一起),是针对“认同工人阶级的中国先进青年(学生或工人)”,是更进一步的、“更深的思考”。

另外,刘文虽无明指,但提及“本来就不适宜把这次事件看得太重要,把它当成甚么起义的开端就更脱离现实”,而笔者谈五月工潮引用评论类似说法,(另外某同志私下曾对笔者提出类似质疑),所以在此本人明确澄清。只要读者看原文就知道,笔者恰恰抨击把本田罢工类比五卅运动(即1925-27年大革命的导火索),因为当时左圈里充满此类暗示。而且这里不妨指出,中国工人研究网还把这个说法的帖子放在网站上显著位置,可见其圈内影响不容忽视。对此,笔者明确指出“目前距社会革命尚有一段路程”,主张“冷静正视现实”。

从刘文一些论述,及上述这些“误解”或一些说法里,我们完全可以感到刘文有这种倾向:不满阶级立场者太多的“消极批评”,警惕谈到工人革命甚或只是阶级斗争的“高调”,更试图从纯经济斗争的角度来维护一场工人斗争,更要“务实”地与工人结合。笔者的这些感觉并非空穴来风,而与刘文对日常斗争和阶级斗争关系的谈论大有关系;后者占了刘文三分之一篇幅,是刘文的中心内容。刘宇凡说与工人结合要务实,这说法本身很好,但根据他的中心论述,他这说法却大有问题。

日常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应该怎么辩证结合?

在开始讨论这问题前,首先,我们主张用“日常改良斗争”(或一般改良斗争,具体改良斗争)的说法,而不只是“经济斗争”。这可能不只是概念问题。很早地,卢森堡评论沙俄时就说过,在一个政治高压的国家里,一切经济斗争都有政治斗争的意味(参见她1906年的《群众罢工、党和工会》)。同本著作里卢森堡指出,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不可分离。(刘文说近年国内不少地方政府较过去容忍经济罢工,但中国工人在没有政治的和法权的保护下,随时可能仅仅因为罢工而被迫害。事实上,阶级冲突形势一旦趋于紧张,当局就可能收网。正如现在中国正在发生的情况一样。)

古典意义上的经济斗争与政治斗争的二元划分,虽有正确之处,但已不足够说明问题。韩国工人1970-80年代就有自发政治斗争(争取罢工权和结社权),为此与国家政权直接武斗也不少见。古典马克思主义意义上,刘宇凡谈论“左翼怎样把经济斗争发展为政治斗争”,但现今工人自发斗争就能自觉做到了,包括现在本田工人也提出了带有政治权利意味的诉求(改选工会,涉及结社权)。可见从经济斗争到政治斗争,并非工人自发的日常斗争不可逾越的(虽不意味着经常能逾越),也不是左翼最关键着眼点。

真正问题在于:工人的日常改良斗争——不管它提出经济诉求还是民权诉求——应如何与阶级斗争辩证地结合起来?

要针对刘文说清这个问题,就得针锋相对地提出一系列具体的问题,同时将它错误的倾向,从其多数论述的正确说辞中抽出,简明扼要地提出来。

第一,笔者坚决赞同刘文所说的“工人这种改善处境的要求是完全正当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应该站到最前头来支持工人”,更非常赞成刘文所说“在那个当儿,应该多考虑如何实际支持工人”。但是,对罢工的缺点不足的具体批评和具体建议,难道不也是一种实际支持吗?这种支持,难道比拍手鼓掌唱赞歌更消极吗?

诚实地说,笔者原文既没有“遥远的理想社会的说教”,也没有“在不具备条件下鼓动工人去采取激烈行动”,而且也尽量不做“抽象的阶级教育”,在有阶级教育的地方都是尽可能结合了具体事实,并且结合了工人的实际失利和得利之处。例如笔者谈论工人自我组织的必要性,就尽可能充分地结合了本田罢工的实际情况,指出本田工人在没有自我组织情况下的失利,和假设本田工人有自我组织的好处(同时也估计了风险),由此引导人们思考工人自我组织的必要性。

第二,以阶级利益为尺度的批评,或者说以最前进的阶级斗争角度做批评,就必然与“以争取经济利益(日常改良利益)为成败指标”冲突吗?难道阶级立场的批评,不是对具体斗争的一种更彻底、因而更有力的支持吗?

对于理解日常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的关系,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为此,笔者不惜增加篇幅,大段引用刘文相关的两段话:

“吴文说:‘共产主义工运当然与左翼改良主义工运一样设法介入具体工斗,但首要目的不是争取各项劳权保障、赢取群众威信、壮大自身影响(这几个短语抽出来看都没错),而是以具体工斗中的立场和实践,作为启发阶级意识,开辟、维护和发展阶级独立路向的基点。’我们所理解的共产主义工运关于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对策,不是这样的。共产主义者介入一般经济斗争,首要目的的确是‘争取各项劳权保障、赢取群众威信、壮大自身影响’;只有做好这一条,才能‘启发阶级意识,开辟、维护和发展阶级独立路向的基点。’”

“‘无产利益高于一切’,这个看法当然是对的,但是,无产者的利益,分为眼前的经济利益和历史利益(工人阶级的解放),并非只有后者。而只要有工人起来为眼前的经济利益(包括工会权)而斗争,共产主义者都应该首先尽量帮助工人去得到这些经济利益,并以此为成败的指标——不是唯一的指标,但它还是很重要的。本田工人的觉悟没有吴文那样高,他们虽然表达了对全国工人惨受剥削的关注,但是绝大多数的确既无能力也没有想过现在就来同全体资产阶级决一死战,他们首先要做的是改善自己的处境。而工人这种改善处境的要求是完全正当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应该站到最前头来支持工人。任何共产主义者如果怠慢工人这些经济斗争,或者在不具备条件下鼓动工人去采取激烈行动,结果不仅令到工人(如果他们听你的)丧失目前的经济利益和斗争信心,而且也令工人加倍对这种共产主义的反感:如果你连小小的经济罢工都搞不好,谁还能相信你那些遥远的理想社会的说教?”

与本文前述有关的是,这段刘文所“驳斥”的,比如说“现在就来同全体资产阶级决一死战”,比如说“怠慢工人这些经济斗争”,比如说“在不具备条件下鼓动工人去采取激烈行动”,还比如说“遥远的理想社会的说教”,这些统统不是笔者所主张的。然而,富有智慧的刘宇凡先生绝对不是在逻辑上“误解”了笔者的话,也并非出于无聊的意气。

但是这段话却不是无的放矢的废话,而是很有价值的两段话。因为,这些话透露了(笔者旗帜鲜明的文章也部分地“逼迫”出了)刘宇凡更接近实质立场的态度:其一,日常改良斗争的成败评价指标,与阶级斗争意义的成败评价指标,是不同的;其二,日常改良斗争虽然不排斥阶级斗争意义的成败评价指标,但更重要的和首先拿出来的,应该是日常改良斗争的衡量指标。其三,“共产主义者介入一般经济斗争,首要目的的确是‘争取各项劳权保障、赢取群众威信、壮大自身影响’”。

这里可以、且应该更具体地提出问题:日常改良斗争的评价指标与阶级斗争的评价指标,难道不能有机结合起来吗?或者更明确地说,对日常改良斗争的评价,难道不能围绕阶级斗争利益的轴心有机统一、得以促进吗?

在对本田罢工的实例分析中,笔者就已作出了自己的回答。例如论述复工谈判一节,笔者站在阶级的角度指出本田工人看不到自己面对的是整个资产阶级,因而“对披着政府面目的、更高一级的大资本家曾庆洪”抱有幻想,结果诉求并未达到,却又完全无法再罢工(部分工人还抱有谈判不成再罢工的幻想,这可通过罢工工人谈判团的公开信证明),这难道不是一个活生生的教训吗?那么,共产主义者提出这样的结合实际的、更为透彻的批评,难道不能多少对其他地方的工人和不久将来的工人有更好的实际帮助吗?

又例如,论述五月工潮一节,笔者指出面对整个资产阶级的联合反击(大小资本家、政府、警察),本田工人处于孤立无援中,一个很大原因是“缺乏全国阶级斗争的现实路向”。这个指出应该说比较及时,因为笔者几乎写完那篇评论同时,本田在当地的另两家企业也先后罢工,还相当有生命力;大约同时期天津本田也发生罢工;但这些同一集团的企业罢工却都是分散的,缺乏一个相互联系的口号和相互协调的渠道,使得这些分散的工人与“整个资产阶级”的搏斗时,处于很不利的地位。全国阶级斗争的路向,意味着需要某种持续的有组织工运,不管现在是否有条件,但现实已经提出这样的迫切需要。笔者并没有说工人现在就要立即干革命,而是明确地、特意地提出:将共产主义工运这种“全国阶级斗争的路向”作为实践方向(原文还特意加了粗体)。简单说,笔者力图结合事实进行宣传,而非鼓动。笔者就是这样以具体的方式,对一般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关系问题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笔者认为,这些问题——涉及日常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的关系——决非小问题。相关分歧出自对本田罢工的不同态度,但已经超过了评论本身的意义,直指现阶段中国工人斗争的重要问题:共产主义者及先进工人应该使工人改良努力首先倚重纯经济斗争的指标,还是使之有机地围绕阶级斗争利益轴心?澄清此类原则问题的历史任务,已难以回避了。笔者期望,对于日常改良斗争与阶级斗争的关系问题,对于这场讨论,能引起更多阶级解放关心者的讨论。

2010-7-7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