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7月 21日 18:38 星期五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1989-90年朝鲜首都:激进左青的有组织反抗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5日 23:28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www.dailynk.com/chinese/read.php?cataId=nk01100&num=95

平壤反体制组织‘我们的斗争’的最后

1989年组成,进行了1年多的活动…“朝鲜,不是社会主义”大字报斗争

记者 姜在赫(咸兴出身,2004年入境)
[2007-01-20 15:58 ]

附件:
DNKF00000095_1.jpg


脱北者出身的笔者入境后,不少的人提出疑问“朝鲜饿死那么多人为什么还不搞示威游行?”

每次我都只能简单地回答“对朝鲜居民的监视和控制太多,不敢揭竿而起。”没有在朝鲜生活的经历,他们无法理解其内情。

如果在朝鲜进行反体制活动只牺牲自己的话,很多人会奋起抗争。但如果整个家族都被关进收容所,受动物般的虐待度过余生,那么这并不仅仅是勇气问题。

在这种强压条件下,也有奋起抗争朝鲜独裁体制的年轻人。原朝鲜劳动当秘书黄长烨透漏道:在他担任金日成综合大学校长时,对体制怀有不满的学生找他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该行动了。”他就劝这些学生说“还不是时候。”

笔者亲眼目睹过1989年在平壤举行的朝鲜青年反体制活动。看到他们散发的传单和大字报后不知所措的平壤居民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居民们的眼光死死地盯在大字报上,用沉默表示认同。

他们声讨朝鲜金日成金正日体制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封建王朝体制。还高喊还给他们以马克思主义为基础的真正的社会主义。他们被捕后都被处于死刑,但我相信历史会铭记他们。在此向大家介绍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平壤民心的响应

刚刚结束第13次世界青年学生庆典的1989年9月的一天早晨,很多人开始聚集在乐浪区电影院(位于现今平壤市乐浪区统一2洞)。上班路上的人们观看着张贴在电影院各处的题为“我们的斗争”的无数个大字报。

大字报的内容是这样的。“目前的朝鲜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与马克思列宁主义精神相违背的封建统治国家。让人民勒紧裤腰带,强迫他们建设社会主义,却是金日成和干部们丰衣足食的世界。我们希望亿万人都平等的社会。”署名是‘我们的斗争’。

他们批判朝鲜体制时引用了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话语。引用马克思著作来指责了朝鲜政治权利不是无产阶级政权,而是金氏父子的个人王朝。他们在传单的最后还号召人们‘用我们双手推翻这封建统治国家,建设新社会。’

但问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的人们的反应。第一个发现的人为了让他人也看到这些东西,没有损毁它,是想让更多的平壤市民看到这些。当然可能还有不要管闲事的心理。但那么多人只观望而不去撕下来,对其表示赞许的心理作用也很大。

事情发生后平壤市像捅了马蜂窝。国家保卫部马上向平壤市保卫部下令抓捕‘反动’。市保卫部为了抓捕张贴大字报的人开始了搜查。

虽然保卫部开始了搜查,但他们没有中止活动,事态反而更闹大。他们辗转在平壤市所有电影院和剧场张贴了反政府传单。

用印刷机制作的反体制大字报

他们张贴传单有几个特点。出现在深夜,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传单张贴在电影馆墙壁上后就消失地无影无踪。而且跟以往的传单是用手写的不同,这次却是用印刷机印制的。由就是说,油印物。

他们称自己的团体是‘我们的斗争’。但保卫部没能查到任何线索,只忙于追踪他们的踪影。传单某天贴在大同门电影院,第二天在善桥电影院,第三天却张贴在东平壤大剧场。因为他们平壤乱成一锅粥。

有人说是间谍张贴的,但大部分平壤居民心里明白是内部人所为。

他们这种神出鬼没的活动也留下了几个线索。为了隐藏身份而使用了印刷机,还引用了马克思著作。保卫部着重搜查这些部分。

调查了平壤市内所有印刷机,开始追查使用相同活字版的地方。每个印刷机的字体都有微小的差距。藏在人民大会堂的马克思和列宁,恩格斯著作只让那些特许的人阅览,保卫部集中追查了这些人。

随着搜查的深入,反体制活动青年们的轮廓开始显露出来。保卫部掌握了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业综合大学、平壤外国语大学、平壤商业大学、平壤建设建材大学等大学生跟这活动有关的线索。

通过精细比对传单字体发现,金策工业大学和其他几个大学印刷所的活字跟传单上的字体一样。因为阅览马克思著作的大部分是大学生或教授、研究员,所以把调查的范围缩小到年轻的学生。

附件:
DNKF00000095_2.jpg


被大同江地区保卫员逮捕

但是,因为偷偷使用印刷机,没有留下痕迹;阅览书籍的人又不是一两个,搜捕异常艰难。

平壤保卫部的反贪科和搜查科,各区域的保卫员不分昼夜地潜伏在所有剧场和电影院里。结果,90年8月的一天凌晨,在大同江电影院张贴传单的学生被潜伏着的大同江地区保卫部保卫员抓到。

调查被捕学生的平壤市保卫部调查到组织的实体后惊得目瞪口呆。进行反体制活动的学生的父亲大都是前任朝鲜军将领。

保卫部逮捕了跟组织有关联的12名学生。他们都是金日成综合大学、金策工亚综合大学、平壤外国语大学、平壤商业大学、平壤建设建材大学等朝鲜最高最好大学的高学年(3年级以上)学生。

12名中8名是前任朝鲜军将领(将军、少将以上)的孩子。他们在大学也都以优异的成绩和模范生活受到教授和同学们的尊敬和喜爱。

他们在父亲的庇护下从小受着最高待遇、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从高中时期开始被称为天才学生,还入了朝鲜最高学府。

看到马克思著作下了‘不是社会主义’的结论

他们对朝鲜政权怀有不满是从专门为将领们居住的高级公寓出来以后,了解到平壤一般居民生活的那时刻起。

平壤有专门为朝鲜军将领准备的高级公寓。禁止一般人接近的公寓由军人做24小时的警卫,只允许预约访问者进入公寓小区。

自从父亲转业,从将领公寓搬出,居住在跟一般人居住的一模一样的楼房中,亲身体验到一般百姓的生活疾苦开始,这些被捕的学生对体制有了怀疑。

曾受着特别待遇,只跟中央党干部子弟和将领子弟来往的他们,生活在一般楼房中,看到平壤市民艰苦的生活形态才开始了解到朝鲜社会是专门为特权层服务的事实。

青年们传阅着马克思列宁、恩格斯著作,了解到朝鲜社会不是为劳动者、农民服务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青年们曾一起生活在将领公寓,关系很密切。等到父亲转业后又一起经历了艰苦的生活,一起传阅马克思书籍,志同道合就组成了‘我们的斗争’这一反政府团体。

60年代以后,朝鲜回收了所有马克思和列宁等有名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家们的著作,禁止一般百姓阅览。人民大会堂把这些书列在阅览书目中,但只有得到相关机关特许的人才能借阅。被捕的学生都因父亲的背景能读到这些书。

被捕后也不屈不挠

他们把团体的最终目标定为颠覆朝鲜政府,并开始活动。第一项活动就是找寻志同道合的同志扩大组织,展开转换民心的大字报斗争。

他们从第一次大字报斗争开始进行了1年多的秘密活动。据说虽然被捕并受到保卫部的调查也没屈服。具有聪明头脑和接受过朝鲜最高教育的他们,用有条有理的话语、堂堂正正地应对了保卫部的审讯。

一个预审员(搜查官)表白“预审员们反而要回答他们的提问了。”

当时参与到审讯的一个保卫员说“如果他们没被发现,继续扩大其势力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位保卫员说,他们在平壤市郊区的一个秘密场所被秘密处决了。死的都是非常可惜的人才。当时他的脸上流露出迷茫的神情。

这些年轻人虽然在20岁刚出头的年纪倒在金正日的枪口下,但继承他们遗志的更多的年轻斗士们在朝鲜国内高喊着民主主义。或许,平壤市保卫部的地下监狱里现在还在传出为朝鲜民主化作斗争中被捕的朝鲜青年们的凄惨的叫喊声。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