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2月 12日 22:25 星期二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5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06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作者: zggr.cn
日期: 2006-03-08 11:20

尊敬的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领导及同志们:

你们好,你们辛苦了!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通讯信息交流的形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但是网络是一个双刃剑,它可以为无产阶级服务,也可以为资产阶级、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服务。资产阶级利用它进行欺骗宣传,宣扬反动腐朽的思想,制造舆论,以达到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和平演变,推翻社会主义红色政权,变无产阶级专政为资产阶级专政的目的。甚至象苏联一样,把共产党赶下台,使祖国四分五裂。

你们肩负着把门、把关的作用。现在网上存在的问题比较多,有权有财有势有知识有所谓权威的的在网上明显处于优势,一邦被帝国主义官僚卖办雇佣的网混网特在网上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现在好了,中央有关部门发出了一系列文件来规范网络的运行,我还没有认真阅读,不好加以评论与赞扬,但我想一定能更好地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我衷心地祝愿你们很好的完成党和国家交给你们的任务,也感谢你们为我们保驾护航。我希望你们到网上好好地浏览,发现问题,尽快的将人民的网、党的网办得更好一些。

我是一个1956年参加工作的老工人,老共产党员,受党长期教育培养,认真学习了马列毛箸,参与了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在历次运动中都旗帜鲜明,立场坚定。自从退休后有了退休金,为生活奔波的压力没有了,虽然生活不算富裕但也过得去,我决心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为党为人民作点力所能及的事。经过选择,我认为网站是一个很好的工具,经过挑选,最终选定了比较接近普通工人、普通党员的中国工人网和共产党人网,写了一些文章上了一些贴子。对于一些原来比较模糊的问题,现在更加清晰了。上网发表文章交流思想,既对别的一些同志有所启发也提高了自已。但是遗憾得很,没有多久网站却被你们勒令关闭了。其理由竟然是"申请主体资金额不少于1000万。"刚开始我很不理解,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想起了解放前的新闻管制,沉默了一段时间后,继而逐渐地产生了一种工人阶级被遗弃的感觉!我决心要为争取工人阶级应有的地位而做一些工作。我现在给你们写信也是刚开始的第一步。我想你们也都是共产党员,受党多年教育,我们应该有共同的语言,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精神,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共同把社会主义祖国建设得更加强大而作如下的发言,我希望你们认真地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1,你们关闭二个网站的理由竟然是没有注册资金1000万元!这是没有道理的,是对没有金钱地位的劳动人民的岐视性政策。

你们用注册资金这个条件作为理由来关闭网站是完全针对我们普通老百姓的。资本家、资产阶级对此是不在话下的,我们普通老百姓那会有那么多的钱来注册办企业,然后再来办网站?假若有了那么多钱再来办那性质就变了不是工人了而是资产阶级了,也就是说办网站只能允许资产阶级办,而不允许其他各个阶层的人办是。。。。。。。。你们对国内外的资产阶级提供了那么多的优惠政策,却给了我们这样岐视性的苛刻的条件!这是为什么?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工人阶级处于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没有金钱没有地位,不平等也没有真正的发言权。毛主席领导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的压迫,给了我们平等自由,难道你们要违背革命前辈的意愿,取消我们的平等与自由,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吗?但愿你们这样做是一时的错误,不是要把我们放到没有平等没有自由的地位,反过来说,不要把你们放在与我们对立的地位。

2,你们关闭二个网站的理由——需注册资金1000万元也是仅仅对我们使用的!

即使这个理由成立,在我们国家里有成千上万个时政网站,你们都把他们关了吗?据我所知绝不是这样,那为什么呢?那只有问你们自已或指示你们做的上级领导了。

3,你们这样做是把广大的劳苦大众特别是工人阶级、一些共产主义战士的咀封起来了,是一个极其错误的行动。

你们把我们的网站封了,使我们广大劳苦大众连这点可怜的话语权都没有了,更不用说全国人,全国政协了,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创造物质财富的主力军,是国家的主人,可是,非常可怜,工人阶级的代表,在全国人大里有多少比例,大富翁,大资产阶级占的比例比我们多得多,。全国总工会是我们工人阶级自已的组织,可是能为我们说多少话,他们能代表我们工人阶级吗,他们有报纸,但没有网站,工人的声音不能很好的发出来,人民网是党办的网站,但他的规模范围太大了,况且现在办得也不大好,我们一般的小老百姓在上面也没有发言权。我们的一些非常热心的、与工人有深厚感情的同志站出来建立了一个中国工人阶级普通群众自已的网站——中国工人网。同样,一些在共产主义信仰危机的时代背景下,一些坚信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革命群众,他们站出来建立了共产党人网,这是一件多么可喜的现象呀!只要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会为此而高兴,因为这是在共产主义信仰危的情况下由一批信仰共产主义的普通人办的共产党人网站,可以说是个创举。要是马克思还健在的话,他一定会欣喜若狂的为他们呼喊,高奏凯歌。我们一般的普通工人,同情工人的同志,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们都非常高兴,能够在我们自已的网站上交流情况,反腐倡廉,保卫社会主义红色江山发表自已的意见,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尽一点责,为推动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把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同时为维护自已的合法权益而做一些工作。特别象我这样已经60多岁的老同志,老党员,为党做点事没有多少年了。可是遗憾得很,这二个网站在你们的命令下被迫关闭了。事实上,这是你们滥用职权把我们工人阶级的嘴封上了,我感到非常痛心。你们这样干下去,后果是严重的。它给广大劳苦大众、工人阶级的心灵上的创伤是深远的,也进一步损害了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对国家的发展也有极大的损害。

4,你们关闭二个网站,是违背宪法的。

根椐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其中的言论自由怎样体现出来呢?无非就是能在宪法允许的四项基本原则的范围内,在各种各样的场合发表自已的意见,特别是在现在资本家缺乏理智地索取高额利润的情况下,广大劳苦大众特别是工人阶级应该有一个网站来维护自已的权益,可是你们却把我们的发言场所给关闭了!这是违背宪法精神的,是违背宪法的行为,可能你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请尽速的改正,否则总有一天人民要给你们算这笔账的。

5,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国家的主人,你们将她的嘴封上是一个更为严重的违法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写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工人阶级是国家的领导阶级,是创造物质财富的主力军,是国家的主人,难道我们连其它各民主党派的待遇都没有吗?你们无理地把领导阶级中的基本群众的嘴给封了,把工人阶级放到了何种地位?你们是国家机器是专政工具,你对谁专了政,你们考虑到它的后果了吗?????。。。。。请三思。

6,"共产党政府"与信仰共产主义的"共产党人"本质是同属于一个体系的,说得更个性化一点是一个人。共产党政府把信仰自已的共产党人的网站封了实际上是自已把自已封了,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假使还是坚持要封只能有一个解释,二者之中必有一个是假的,表里不一的。

请问你们是不是代表共产党,代表共产党的政府来行使职权的?

可是我们的中国工人网是工人阶级基本群众自已的一个网站,本质上说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

共产党人网是中国信仰共产主义的先进的基本群众的一个网站,更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是为了党的事业而奋斗的,我们的目标应该完全一致的。

照例你们应该跟前面说的与马克思一样大声疾呼去为她鸣锣开道,去扶植她,让她茁壮成长。对于她工作中出现的不足之处完全可以诚恳的加以指出,可是你们却把她给封了。假如你们还是共产党的政府,我们也还是为了共产主义事业在奋不顾身的进行奋斗的共产党人,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怎么会出现共产党的政府把共产党人办的网站封了呢?这实质上也就是自已把自已封了。这不成了天下奇闻了吗?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于情不合,于理不通。听说此事已引起了国外媒体的注意,我想也会引起港澳台湾同胞的注意,对于祖国的统一是不利的

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问题,除非出现以下二种情况:

(1),这二个网站不能反映工人与共产主义者的声音,而反映帝国主义,卖办资产阶级的声音,这样完全有理由封掉它。

(2),你们已不能代表共产党,对于真正反映工人与共产党人声音的网站就不允许他们存在。

如若出现这样二种情况中的一种即二个都是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必有一个是假的,表里不一的封掉它没得商量。

请你们回答究竟出现了那一种情况。

7,每个人每个党派都在写自已的历史,而且将来都是要作总结的。不论那个人那个党派不可避免地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我希望你们能及时改正,在革命的漫长征途中,在总结的时侯多一点红色,少一点污点,多一份赞扬,少一份唾骂,甚至不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如苏联一样共产党垮了台,祖国四分五裂)。

8,你们会说:这是****规定的,我们仅仅是执行者。那么请你们立即向上级请示取消这个决定。

以上仅是一个初步意见,有必要将进一步加以论述,直至……请一定要给予一个比较认真的答复。


中国共产党党员 企业退休职工 张荫乾 2006年3月4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07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第二封公开信
作者: zggr.cn
日期: 2006-03-17 23:42

XX并转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领导及同志们:

自你们于二月22日下令关闭中国工人网,共产党人网以来,已近一个月。刚开始我心里总感到不舒服,但不知道怎么办。(见二网关闭公告:是否有望重新开启,天知道!天也不知道我自然也不知道)犹豫一段时间后,我才开始想这事,并开始给你们写信,写了有一个多星期,刚开始一直不满意,后来感到真是摆事实讲道理,比较满意了,取名叫公开信。但是在到你处之前一直是提心吊胆,总感到你们态度一定很傲慢。用什么来压我,但在我在交给你的时侯,出于我的预料之外,XX同志态度比较好,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并表示一定好好研究我的意见,予以答复。

在中途曾给你打过电话,你讲等两会完了再说,现在两会已经开完,我给你打电话,你却说因为忙,要求我写成书面文字给你寄去。我听了很是气愤,完全是不负责任的推托,但我们小小的工人没有权没有势只能听你们摆布,也只好按你们的要求给你写第二封信:

上次信上已讲得很清楚,关闭二个网站是没有道理的,必须立即给予恢复。我,作为国家的主人,工人阶级的国家领导阶级的一个成员,一个共产主义战士。对于你们违背宪法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无理的封闭二个网站提出了自已的看法与意见,是完全正常的权利,同时按信访条例必须在15日内给予答复的规定,请你们在接到信的15 天内给我一个答复,否则将采取一切我能采取的措施与办法,。。。。直至向法院起诉。

其理由是:除了上次信中提出的理由及上面讲到的违宪,并必须及时回信外,还有一个特别要强调的是,宪法规定的自由是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你们无视革命先辈的遗嘱,随意残踏宪法,把无数革命先烈交给我们的权力给剥夺了,是绝不应该的,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我决心维护宪法的尊严,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浩然正气。这可能会招来很多麻烦,劝说或者。。。。。法院不受理,或者引用某些地方法规来压我,但是我也下决心要将这维权活动进行下去,直到取得胜利。必要的时侯请求社会与论的支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退休职工,中国共产党党员张荫乾 2006年3月17日




补充:XX:

根据你讲的既要体谅老百姓的要求,又要体谅国家(也就是你们)的难处(管理上的难处)。

根椐你讲的话,此问题的出现,我仍然认为限制一些言论自由,不是党中央的本意,就是怕麻烦,给老百姓言论自由了,资产阶级自由派他们活动更加猖狂,弄不好局面控制不住,他们活动能量比我们大。我非常拥护胡书记,他现在处处为我们着想,但他现在也有难处,老百姓寄他很多希望,但特权阶层,也不大听他的,拨正航向也不能操之过急,我的行动也是为了给他加把劲,也是为了给特权阶层颜色看看,让他们也知道工人阶级也不是好欺负的,我希望你们抽个时间约见二网总编,我也参加谈一下恢复的条件,那怕是最苛刻的条件,因为我与他们不是一回事,我是打着抱不平,也可以说站在党的立场上,公正的立场上来作一评判。如你说得有道理,而他们不听,我也无话可说。如果你们封他们的理由站不住脚,那对不起我就跟你们没完。不知你们是站在胡书记一边呢还是表面上按上面的精神办实际上暗暗的为特权阶层使劲。


退休职工,中国共产党党员张荫乾 2006年3月17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10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工人Liyongkang给中国工人网的信
作者: zggr.cn
日期: 2006-03-08 11:28

《中国工人网》的编辑同志们,你们好。

首先声明,我是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工人,决不是某些人所想象的"别有用心者"。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听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声长大,学着"刘文学、雷锋、王杰、欧阳海"们的事迹成长,怀着报效祖国、建设国家的愿望投身于工人阶级的队伍。三十余年的工作经历,几乎年年都是先进工作者或优秀共产党员,当时,我们没有报怨苦和累,感受到的只是献身祖国建设的自豪和作为工人阶级的骄傲。

然而,一场社会的变革使我们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失去了心爱的工作,我们下岗了。

一天,当我闲得无事在网络上流浪的时候,无意中打开了《中国工人网》,眼前竟觉得一亮,犹如漂泊的流浪者找到了一个温暖的家,尽管当时《中国工人网》的人气并不是很旺,但我感觉到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凡有生命力的东西,其成长壮大的过程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了的。以后,我凡是上网都要上《中国工人网》,并向我的朋友和同仁们极力推荐《中国工人网》,我感觉在这里才是我们下岗工人说话的地方,尽管人微言轻(官老爷儿们是不把我们当做一回事的,在它们心目中下岗工人不过是懒惰、愚昧的代名词,几万亿的国有资产好象不是我们创造的),但总能让我们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我相信只要这个声音存在,星星之火就一定能够燎原。

说实话,对这次贵网站被关闭我是非常气愤和不平的,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在所谓的"改革开放"旗号下,我们这些为国家作出了几十年贡献的老职工以及全国几千万国企职工,就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工人阶级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应有的地位,被人为地推向了"弱势群体"阶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性质的改变,使我不禁深思,为什么要推翻一个封建官僚体制的社会必须经过残酷的斗争和千百万仁人志士的流血牺牲,而改变一个社会主义的性质却是如此轻而易举。回顾过去,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对毛主席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对"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走资派还在走"还感到不可理解,而今天的现实明确地告诉了我们,领袖的思想是何等的博大精深,领袖的思维是何等的高瞻远瞩。

说实话,我们工人阶级是热爱我们的党,热爱我们的国家,热爱社会主义制度的。除非这个党已经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这个国家不再是以工人阶级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正是我们牺牲了自已的利益来顾全国家的大局,才使得"改革开放"得以顺利进行。但是我们非常气愤地看到现在的"改革开放"并不是在为广大人民大众某利益,而是走向了一条复辟资本主义的道路,产生了严重的两级分化,产生了严重腐败的官僚阶层,产生了牺牲人民利益、环境污染而暴富起来的"老板阶层",发生了国有资产大规模流失、工人下岗、农民失地的悲哀结果,发生了广大人民群众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的严重后果。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

说到"别有用心",我想,真正"别有用心"的,决不是我们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而正是那些表面上披着共产党外衣、举着社会主义旗子、喊着改革开放的口号、死心塌地复辟资本主义的人,历史是一面镜子,最终将会照出他们的真实面目。

作为关闭《中国工人网》是因为"注册资金没有达到一千万",真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我们都是下岗工人,没有钱是铁定的事实,这一点官老爷们不容怀疑。但是如果有钱才有说话的资格,我想有一天我们的法院打官司,是否要请原告或被告先亮出你们有多少银子来?然后法官好按银子的多少来判案,既简化了司法程序,又提高了法官们的工作效率,还大大减轻了法官们的工作量,岂不是一举三得!我想这事还可到美利之坚去申请"吉尼斯世界大全",作为我们对全世界司法界的一大贡献,届时,在国际上又有一大牛可吹了。

最后,感谢《中国工人网》的编辑同志们,一年多来你们辛苦了,你们可借此机会得到一点休息,养精蓄锐,黑暗之后总有黎明,明天的阳光一定会更加灿烂。

Liyongkang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11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网友jingli shen给中国工人网的信
作者: zggr.cn
日期: 2006-03-08 11:53

1. 无情的现实告诉我们,目前暂时庞大的官僚统治阶级为了自身的利益会不择手段的.

2. ……

3. 通过封闭网站向我们展示了当局中以工人为敌的那些阶级内心的恐惧和狡猾.

4. 现实告诉我们只有坚定的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这些革命思想教育启发,团结组织广大的无产阶级劳动群众和联合一切受压迫和剥削的革命阶级共同向腐朽的统治官僚进行无情的斗争我们才能前进,才能胜利.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11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long6050:坚决支持中国工人网
作者: zggr.cn
日期: 2006-03-18 00:05


宪法中不是明明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吗?为什麽连一个工人说话的场所都不让存在?他们把自己摆到啥子位子上去了!他们这些"精英"也精过了头,精过了头,也就成了傻瓜,连4000多年前的大禹都不如,堵好还是疏好这个简单道理都不懂!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12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肖石:北京新闻办网管处的老爷们"创造性的发展了"毛泽东思想
作者: zggr.cn
日期: 2006-03-17 23:49

北京新闻办网管处的老爷们"创造性的发展了"毛泽东思想
-看"中国工人网"被封

一个遵照毛泽东的工运思想创建的,以中国工人为主要阅读对象的"中国工人网",在一个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却被北京新闻办网管处的老爷们查封了。被封的原因很多,提不到桌面上的理由也很耐人寻味。但被封的理由赤裸裸的只有一个:工人没钱!
但依本人来看,主要原因是因为这些老爷们"创造性的发展"了毛泽东思想。

毛泽东曾经说过:"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
这些老爷们对此给予了"富有特色"的创造性的发展,变为:"没有1000万就没有发言权。"

中央刚提出"自主创新"口号不久,这班老爷们就如此加紧创新,其紧跟中央部署的速度之快,学习理解的程度之深,非常值得"称赞"。

地球人都知道,这些老爷们包括那些所谓的改革精英们,早就对中国工人阶级恨之入骨。必须加以剿灭,至于宪法是如何规定的,那完全可以在"中国特色"的需要下不予理会。因为"修宪"的过程太复杂也太露骨,并且这些老爷精英们也没有那个耐心去等待。
于是,首先急忙发动了持续好几年的"伟大的国企改革攻坚战"。这几年下来,老爷们清点战果,战果累累:国企卖的没剩几个了,工人阶级也被分化瓦解的差不多了,不是买断,就是下岗,已转为各自为战的散兵游勇。但让老爷们不满足之处是:还没有斩草除根,残存下来的那些工人队伍,很不安分。整天嚷嚷什么"弱势群体","社会保障"。令老爷们耳根不得清净。这些残留部队早晚是个后患,必须提高警惕防范。
老爷们不满足的还有一点,有个中国工人网,一直替工人阶级说话。整天给工人开导什么"马列工运理论","工人维权","工人信箱"。。。,尤其可恨,总得想办法掐死他!
总之,这一切一切,都是老爷们的心头大患。搞得不好,在"中国特色"的前提下,合法地快速地消灭工人阶级的梦想可能要泡汤,让这些老爷们不寒而栗,天天睡觉不塌实。

于是,这些老爷们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个好主意,"你们工人阶级不是很怀念毛泽东吗?那好,那我就把毛泽东思想搬出来,加以创新创新如何?"
于是就冒出来了个"没有1000万就没有发言权。"的伟大创新。

创新结果出台后,老爷们开了个听证会,装出很委屈的样子对残存的工人阶级部队说:"上面领导讲了,改革已经到了"矛盾凸现期",为了让社会和谐,我们选择了个最最公平的办法,就是:"谁有1000万,谁就办网站"。这样够公平了吧?"

回到现实社会,来看看那些拥有很多个1000万,把持着主流媒体,已经取得很大发言权的人都发了些什么言?
"主流经济学家们"发言:"为了达到改革的目标,必须牺牲一代人,这一代人就是3000万老工人。8亿多农民和下岗工人是中国巨大的财富,没有他们的辛苦哪有少数人的享乐,他们的存在和维持现在的状态是很有必要的。"
"社会评论家"们发言:"中国的贫富差距大吗?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和谐社会才能有希望。"
地方政府官员们发言:"国企就是要卖光卖净!"
房地产商发言:"房地产就是要暴利!"
。。。。。。。。
这些有钱人在台上发言发到口干,在台下数钱数到手酸,正在喝茶歇气。

这时工人们想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言,本想再说说:"破产下岗,再就业,社会保障,国有资产流失"等一系列老问题。
没想到,还没等开口,立刻遭到到主持人的大声呵斥:"你有1000万吗?"
。。。。。。。。
于是工人阶级的发言权被彻底剥夺。因为你没钱!
这就是经过老爷们精心"创新发展"毛泽东思想的实践结果。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北京新闻办网管处的老爷们硬是创造出来个新标准:"金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如果是这样的,我们工人阶级宁可不要这些所谓的"理论创新"。还是请这些老爷们干脆一些,快扯掉你们那块遮羞布,不要再遮遮掩掩,直接放马过来剿灭好了!好在我们工人阶级在数量上已经不多,并且都是穷光蛋。

肖石
2006年两会期间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15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电厂工人就中国工人网被封发表署名文章:公平了,自然就稳定了

元宝山发电厂职工  赵仁杰
2006年3月13日

我想说,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的创始阶段,中共一大的十几位代表中有多少是工人?首批57名党员中又有多少是工人?

至于工人网的读者中是否绝大部分不是工人,又能说明什么?工人,尤其是在前段时间改制中利益受到严重侵害的老工人,有的连吃饭都成问题,电视老旧,你想让他买电脑甚至上网吗?有的家庭比较宽裕,但电脑是给年轻人用的,年轻人因为有自己的私人空间,用了密码。所以上网很不方便。

其实,关闭工人网并说它不代表广大工人的人,你们的意思是希望绝大多数工人都上网吗?正因为多数工人没上网,才使得你们的关闭行为得以实现。如果工人能够像股民或学生那样,有那么高的上网比率,工人阶级的维权事业早就成功大半了。

再说所谓利用。我不清楚国外反动媒体采取什么手法,怎样利用。如果我们没有做错什么事,行得端,走得正,没有破绽,他能利用什么?

也有人说工人们维权是被少数坏人利用了。如果不真正代表他们的利益,怎么能有许多人拥护?在新中国成长壮大起来的工人阶级队伍,绝大部分都接受过相当的文化教育和党的教育,是那么容易骗的吗?

说没有1000万就不能办网站。我们有几亿呢。不过不是钱,而是人。是久经考验具有很高觉悟并且不断成长壮大的工人阶级队伍。假如我们每个工人拿出一元钱,可以办几十个网站。请问,关闭网站的人,你们肯不肯批准?

在2月22日关闭《中国工人网》被迫关闭的当天凌晨,我想起少年时读过的一本书《我的一家》,作者陶承称赞她的儿子欧阳立安:“我儿英勇最年少”。书中诗句我至今记得:

天下洋楼什么人造,什么人坐在洋楼哈哈笑,什么人看门来把守,什么人为我工人英勇奋斗?

天下洋楼我工人造,资本家坐在洋楼哈哈笑,国民党看门来把守,共产党为我工人英勇奋斗。

锦州电厂搞所谓“合资”后,工人收入和各种福利待遇每况愈下,提前退休和退养的老工人多年上访,小鱼抓了几条(几任厂长被双规,但案情扑朔迷离),水至今很混。好像老板要“破产”了。工人没挣着钱,老板也没挣着钱,真是怪事。

清河电厂职工多年不长工资,几十名退养人员去年两会期间进京,成了辽宁省“第一号”。今年2月28日四十多人准备再进京,被公安部门拦在家中。

2002年,阜新电厂一名退养维权骨干被公安人员诬陷为法轮功分子而抄家,并被黑社会人员打成重伤。2004年这个厂退养人员再次集体上访至今。刚刚在3月1日去北京中电投公司上访回来。

抚顺电厂退养职工在省委书记李克强的关怀之下,今年提高并补发了每月几百元生活费。

绥中电厂退养职工维权成果有限;通辽电厂退养职工也多次上访并进京。

白山电厂、丰满电厂、丰满电校在2002年共同找东电领导维权,被强力压制。

2005年再次与东电交涉,结果被企业方以分化和欺骗的手段,保持了暂时的“稳定”。

辽宁电厂1998年被骗提前退休的老工人维权多年,去年11月上百名老工人去沈阳上访,中途被公安截回。之后派代表进京。

1994年起,东电所属的大连经管校毕业生,招生时面向全民,毕业被安排到集体企业,几百名毕业生多年上访没有成果。

去年末,赤峰电厂搞所谓买断,厂长差点被打死。

电力企业的学校要剥离归社会,收入将要降低,企业执意一推了之,导致教师上访甚至罢课,影响教学。

还有各电业局、电力基建公司、送变电公司等等企业单位,都有不同规模的、不同程度的上访纠纷。

又要搞什么主辅分离。尽管理论上说得很好,可是一实施起来就酿成恶果。我们的改革到底怎么了?改革难道仅是少数人主动,多数人不情愿的事吗?这样的改革能成功吗?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是怎么体现的?

企业领导层的做法,不仅侵害了离退职工和教师的利益,而且影响到广大在岗职工的生产积极性。电力企业是国民经济的神经,企业某些领导人的倒行逆施会不会造成国民经济的神经错乱?

最后说说我们自己。我是1968年9月下乡插队,1975年招工进工厂,198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在生产一线做锅炉检修工人十几年,职工中专毕业。我算不算工人?

我的同事彭玉才当过兵,退养前在一个大班组当班长。他的父母都是抗日英雄,外祖父因积极抗日被日寇残忍杀害,被周恩来高度赞誉的彭干臣烈士是他的亲叔叔(见 2005年11月30日《永远的丰碑》。我的同事,被迫提前退休的刘福德也当过班长和组长。他们都是勤恳工作、正直善良的好工人,在年富力强的时候被剥夺了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贡献的权利。

我是在上世纪最后一个工作日,2000年12月29日,被企业某些人以撤岗撤编的虚假理由,强制从企业赶出来的。我不大懂法律,不知道是否过了两年再找就过了时效期。为此事,我于2002年10月给国家领导人写过信(附后),同样的内容,一封寄给朱镕基总理,一封寄给张左己部长,没有回音。两年后又将同一内容寄给继任的郑斯林部长,同样没有回音。2004年这次我没寄信给温家宝总理,因为我觉得时机还不成熟,因为方方面面的阻力太大。连农民工的拖欠工资还得总理亲自去要。关闭工人网的人,你们不觉得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也可能“被国外反动媒体所利用”吗?纠正了,不再拖欠了,他们还利用什么?同样,把侵害工人权益的事纠正了,就不再会“被国外反动媒体所利用”了。我们希望关闭工人网站的人,把精力用在为工人实实在在办事上面,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24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后附原文(英文版)。(★革马网 - 历史存档)



中文版 英文版

————————————————————————————————————————

斯蒂芬 ·费里昂访问《中国工人网》网站严元章 
By Stephen Philion 
Thursday, 06 April 2006

作者概况
斯蒂芬 ·费里昂 (Stephen Philion) 是美国明尼苏达州圣克劳州立大学 (St. Cloud State University)的社会学副教授,主要的研究题目为中国近年所进行的国有资产私有化对工人的影响。他曾在台湾及大陆居留及作学术研究一段长时间。

严元章则是中国网站及网上论坛《中国工人》的一分子;根据海外某些报导,他是该网站的总编辑。曾发表〈社会调查∶东北地区下岗工人基本状况访谈录〉、〈阜新矿工的困境---《东北行》〉等,并曾联署〈[两岸三地]反对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战争计画的声明〉。


(本文原刊於美国《每月评论》( Monthly Review) 主办的网上杂( MRZine) 2006年3月6日)


叶民宁 译

在今年2月26日,中国政府下令《中国工人网》网站及论坛停止运作;根据关闭令,开设这类网站需要付1,000万元人民币 (120万美元)作注册费用。主持论坛的编辑集合体回应说,由於他们大多数是农民、工人及失业工人,根本没有这样一笔巨额金钱,所以不可能交付注册费。所以,这个可以让工农谈论有关为保卫今日中国社会主义而作的斗争的第一个中国左派网站,就此被关掉了。

下面刊出的是我於2月26日在北京向《中国工人网》网站的编辑集合体的其中一名负责人的访问记录。他和该集合体的其他成员体现出新一代的中国左派,他们积极参与工人和农民的斗争,担负起中国共产党久已抛弃的任务。

问∶为什麽名义上仍是社会主义的中国政府,现今却担心一个由左派办的网站去讨论《中国工人网》网上提及的问题呢?
答∶噢,这是因为中国政府不再搞社会主义了。

问∶显然,但我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在国外仍有一些左派认为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答∶听到这种胡说,令人涕笑皆非。

我们的论坛让工人和农民讨论他们的问题和斗争。这正是社会主义民主所要有的东西,让工人得到资本主义不会给予的那种民主。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即将召开,政府知道与会代表会听到工人和农民的声音,甚至乎会引起大会的讨论。政府不想这样,它实际上害怕有这种可能性。所以当人大代表发言时,工人就被迫闭口了。

问:你们的工农论坛并未在中国以外架设副站,但其他的社会主义网站却在外有接口,从以仍可让中国的读者看到;为什麽你们不这样做呢?
答∶我们认为一个为中国工人而设的论坛应该设在国内,从而让中国工人可以参与。我们无需去到国外的论坛,或者等待找到一些在外面能帮忙的人才能开展讨论。如果要用一个国外的网址开设一个论坛,就得与政府商议,结果还是得关掉,或者利用某类软件运行一个假网址[来避过政府的防火墙隔离ˉ译按],但很多工人和农民都没有掌握到这种技术手段。结果网站就会变成以知识份子为主,从而令工人却步,不愿意参与。

问∶网站的讨论是否由工人管理呢?
答∶不是,主要由知识份子管。我们有一个叫作〈管理问题〉的论坛则有很多工人参加。

问∶工人与知识份子参与论坛上的讨论时,方式有不同麽?是在论题上呢?还是在思想上?
答∶若然有知识份子来这个论坛和工人一起讨论今日的工人问题,这本身就相当前卫了。事实上,有好些中国的企业会有一些知识份子。

主要的讨论题目是企业内的劳雇关系和工人的经济权利。在这方面,国营企业愈来愈像私人企业,把工人当成仅是雇佣劳动者,工人面对的问题就有强迫加班和低工薪。国企对工人的剥削一如私企,这是工人特别关心的问题。

在思想方面,当然有不同的意见与派别;但总的来讲,凡参加讨论的都同情中国工人的斗争,他们以阶级及斗争的术语谈这些问题。

问∶自由派会不会经常参加讨论。
答∶很少,甚少。

问∶什麽原因?
答∶当自由派面对中国工人及工人的问题时,他们突然就变得无话可说,他们很少有意见,可能会表示同情工人,但问题是参与论坛的中国工人都反对资本主义;而且,参加讨论的工人多表示缅怀毛泽东的时代,自由派对此是不表苟同的。自由派当然认为今天的经济问题是毛泽东所采取的经济政策所做成的。

而,工人对共产党的看法是矛盾的。今时今日,工人在讨论时对党的看法是认为它是专制的,是工人的敌人。自由派的主要主张是「打倒共产党」;但工人分别对待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和今天的共产党,这就更令他们与自由派格格不入。

同时,亦有颇大部份工人在讨论时显示出对资本主义民主具有颇大的幻想。所以,中国工人的想法颇多样;他们对中共和对资本主义民主的态度是相互冲突的。

这都是可想像倒的,因为传媒都全面否定大部份毛时代的政策。

问∶中国政府现在如何解释要关闭这样一个网上讨论组呢?
答∶从他们的立场来看,我们的论坛提供中国工人罢工的消息,与中共为敌的右派网站拿这些消息贴到它们的站上去;这就有损共产党的形像,因为外国传媒会利用这些消息去攻击中共。所以以他们的立场看,我们的网站就像一枚炸药。

问∶你们怎样回答这种指控呢?
答∶我用一个类比来回应。假设我去买一把切肉刀来切肉,有人把刀偷走,用来杀人,那我是否要承担为共犯呢?

其次,如果想避免共产党被评击,首先最好共产党不做错事。那样,如果你们要去侵犯工人的权利,又怎够埋怨你们的共产党被批评呢?

如果你们自认是工人阶级的领导,又反过头来大量辞退国有企业的工人,又不维护工人的权力,不保卫工人的工会的利益,那你当然得面对来自工人的忿怒了。

虽然他们都听到工人的这些看法,但完全不容许讨论的机会,只会下令关闭工厂。而他们动用不少资源来令你非关不可ˉˉ警察、官僚,等等,一并都用上了。

问∶那他们怎样答覆你们?
答∶他们指这个网站有争议性,它的内容有政治性。最近通过了一条法例,这类网站在开设前得满足若干条件,需要有1,000万元人民币(120万美元)作为网站登记。我拿不出这笔钱。像大家可以在我们网站上贴出的公告看到,我们只是普通劳动人民,并无1,000万元。

问∶从而,在中国,人们若要为工人办一个让他们讨论自身处境及斗争的网站,人们就必须是一个百万富翁了?
答:有些人在我们办的一个讨论区提议,在过去十年有好几百万工人下岗,若每人拿出一元来就可挽救《中国工人网》网站了。

问∶这有可能吗?
答∶如果客许这样做,我可以肯定能从工人那里筹到所需的钱。但 党不会容许这种事。一个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学生在网站上留言:「这是不是说若你们无钱你们就无权说意见呢?」,但工人应与尊贵的企业主一样有同等的表达意见的权利。

今日的中国基本上已被一个新生的资本家阶级所控制。现在回到你刚才说海外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左派应如何理解中国的问题∶你们应问那一个统治集团最有权势,这样才可以明白这个政府的本质,以及它的动机。

好了,一旦我们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能见到他们最害怕也最看不起的就是工人和农民。但他们最怕的还是原国营企业的工人,这些人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为什麽呢?因为他们是那群看著自已「老婆」[即是中国共产党和国营企业]被这个中国的新而腐败的资本家阶级偷走的人。所以,他们为抢回「老婆」而 斗争,这样自然会在这个新的中国引起怒火。

问∶谈谈你们论坛上农村农民们讨论的主要问题吧。
答∶最突出的是土地所有权问题、权利问题、医疗问题(无能力付医药费)、孩子们的教育危机(大家一齐为学费所困)。

问∶中国以外的左派应如何明白你们被中国当局关闭的重要性呢?
答∶很有可能不会有太多的海外左派会知道这件事,因为我们祗是一个小网站,在中国以外没有多少接触。我认为他们应把这件事看成为中国的工农要维护自已的发言权的斗争的一部份。

你们知道,现在中国的企业主之中,有三分之一是共产党的成员!这是一个甚麽样的世界呢?谁说资本家可以代中国的工人发言呢?

有很多中国工人想参与我们的网站,发表他们的想法。他们对这个网站的支持并不是单单为了这个网站,而是为了他们发声的权利。

有人说,我们中国的左派不应对此事小题大作,我们应利用国外网埠,寻找一个突破封销的办法。不过我以为,即使一苹小锦羊被咬一口时也会咩咩大叫,对此等事情它是非如此不可的。我们这几个负责这个小网站的人也非如此不可。把像我们般的网站关闭,实质就是要令今日中国面对艰难的工人禁声。我们不能只望知识分子能够准确描写这等艰若;我们也不能盼望他们能领导这场会令他们利益受损的解决阶级冲突的斗争。

於是,问题集中於一点∶如果我们不使用我们的力量去帮助在斗争中的中国工人去说出自已的意见,那我们算是什麽呢?

你问我是不是能够做些事去挠过封锁;这对我们来说都是技术性问题;目前的问题是,中国工人有权在自已的国家内去搞自已的网上论坛、发表自已见解而不受阻难。为了这个缘因,我们必须继续斗争,为这项权利而战斗。我们希望国外的左派能好似为自已的权利而战一样,支持我们的斗争,要求让这个工人网站重开。







An Interview with Yan Yuanzhang
by Stephen Philion


Chinese English

——————————————————————————————————————————
--------------------------------------------------------------------------------

Stephen Philion is Assistant Professor of Sociology at St. Cloud State University and researches the impact of privatization on Chinese workers. Philion received his doctorate in April 2004. The first chapter of his dissertation "The Discourse of Workers Democracy as a Terrain of Ideological Struggle in the Moment of Transition from State Socialism in China" is available at < stephenphilion.efoliomn2.com/index.asp >. Yan Yuanzhang is a pseudonym used to protect the interviewee's identity fr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crutiny. ck

--------------------------------------------------------------------------------


An Interview with Yan Yuanzhang
by Stephen Philion


On February 22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ut down the China Workers' Website and Discussion Lists because, according to the order of closure, the owner of such a website must make a 10,000,000 Yuan (US $1.2 million) deposit to register it as a legal one. The editorial collective responded that they would not be able to pay the fee since they were mostly farmers and employed and unemployed workers without access to such a huge sum. Thus the first leftist-run website in China that enabled workers and farmers to talk about their struggles to defend socialism in today's China was shut down.

Below is an interview I conducted on February 26th with one of the administrators of the China Workers Website editorial collective in Beijing. He, as well as other members of the collective, is evidence of a new generation of leftists in China who are actively involved in struggles of workers and farmers, stepping into the role that the Party rejected long ago.

Q: Now, why woul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 socialist government in name, be concerned about a website run by leftists discussing the kinds of things that were discussed on the China Workers Website?

A: Well, because the government is not making socialism.

Q: Of course. I'm asking because outside China there are still some leftists who see China as a socialist country.

A: Well, hearing such nonsense would reduce a pig to tearful fits of laughter!

Our web discussion is designed for workers and farmers to discuss their issues and struggles. This is the kind of thing a socialist democracy would want, for workers to have the kind of democracy that capitalism couldn't provide.

A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will be convened soon, and the government knows that workers and farmers' voices will be heard by representatives and might even make way into the speeches made at the Congress. The government doesn't want that -- it actually fears even the possibility of it. So, when the national representatives speak, workers are supposed to keep their mouths shut.

Q: The Worker-Farmer discussion list is not routed through a port outside China, but other socialist discussion lists in China have ports abroad and can still be accessed by the Chinese. Why the difference?

A: We believe that a discussion list for Chinese workers should be run within China, for Chinese workers to participate in. There's no need to go to foreign discussion lists or to seek out foreigners in order to have discussions. If you want to open a web discussion list from an address abroad, you need to negotiate with the government, and it will end up being shut down or administered through a dummy port that requires types of software and technological skills that many workers and farmers don't possess. The result is a discussion list dominated by intellectuals, which will only turn off workers and make them not want to participate.

Q: Is this web discussion list managed by workers?

A: No, it's mainly managed by intellectuals. We do have a forum that is called "Management Issues Forum" that many workers have participated in.

Q: What differences are there between the ways workers and intellectuals engage in discussions on this list? Topics discussed? Ideologies?

A: Well, intellectuals who are able to come to our discussion list and participate in discussions with workers about workers' issues in China are already pretty ahead of the curve. Actually quite a few workers in China's enterprises are intellectuals also. 1

The main topics discussed are workers' labor relationships with enterprises and economic rights of workers. In this regard, state enterprises are acting more and more like private ones, treating workers as little more than wage laborers, and workers face issues such as forced overtime and low wages. The similarity between exploitation in state enterprises and that in privately owned ones is a special topic of interest to workers.

Ideologically, yes, there surely are different positions and factions. But, overall, those wh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s share sympathy with workers' struggles in China. They're able to talk about this issue in terms of class and struggle.

Q: Do liberals show up to participate in the discussions often?

A: Rarely, very rarely.

Q: Why?

A: Well, when liberals encounter Chinese workers and their problems, they suddenly have difficulty expressing themselves. They have little to contribute. They can express sympathy for workers, but the thing is that the Chinese workers on these lists generally are against capitalism. Also, workers in these discussions express nostalgia for the Maoist period, which liberals naturally don't share. Of course, liberals believe that today's economic problems are a product of economic policies pursued by Mao.

Also, workers have conflicting feelings about the Communist Party. Today's Chinese workers in discussions express the belief that the Party is dictatorial and is their enemy. Liberals' main slogan is "Down with the Communist Party." But workers differentiate between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Maoist period and today's Party, which further puts them at odds with liberals.

At the same time, a fair proportion of workers in the discussions also have considerable illusions about capitalist democracy. So, ideologically, Chinese workers are all over the map. They have contradictory feelings about the CCP and about capitalist democracy.

But this is to be expected, since so much of what happened during the Maoist period has been completely repudiated by the media.

Q: Now, how do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explain its closing of such a web discussion list?

A: From their vantage, our discussion list has made available information about workers' strikes in China, right? Right-wing websites that are declared enemies of the CCP then take that information and transfer it to their sites. This is detrimental to the image of the Party since foreign media will pick up on such information and use it to attack the CCP. So our website from their vantage is like a stick of dynamite.

Q: And how do you answer such charges?

A: Well, I answer with this analogy. If I go to market to buy a butcher's knife to cut meat with and someone steals it from me and commits murder, am I to understand that I'm the guilty party?

Secondly, if you want to prevent attacks on the Communist Party, it's best you do the right thing in the first place. So, if you're going to violate the rights of workers, how do you get off complaining about attacks on your Communist Party?

If you claim you're the leader of the working class and then you turn around and lay off a huge mass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 workers, without doing anything to protect the power or interests of the workers' unions, of course you're going to face an angry response from workers.

When they hear this, though, there's no possibility for discussion -- they just tell you to close up shop. And they expend not a small amount of resources to make sure you do that -- police, bureaucratic officials, etc, all on this case.

Q: What exactly did they say in response?

A: They claim this is a controversial website, one that is political in content. Recently a law was passed that such websites must meet certain conditions before being set up: you need to have 10 million Yuan ( 1.2 million US Dollars) to register your site. Well, I haven't got that kind of money. As you can see in the announcement that we put out on our website, we stated that we are average working people, not in possession of 10 Million Yuan.

Q: So you have to be a millionaire to open a website for workers to discuss their situation and struggles in China?

A: On one of our forums, someone suggested that, since there have been many millions of state workers laid off in the last decade, each one of them can invest 1 Yuan and save the China Workers' Website!

Q: And is it possible?

A: If it were allowed, I could definitely find the support needed from workers to raise that fee. But the Party would allow no such thing. A Chinese student studying in the US wrote a piece in response asking, "Does this mean that if you have no money you have no right to speak your opinion?" Workers should have the same right to expression that elite business owners have.

China today is basically controlled by a new capitalist class. So, really, to come back to your question about how China is understood by Marxists and leftists outside China: you have to ask what ruling group has most power,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government and its motives.

Ok, once we've established that, we can see that the class that they most fear and despise is the workers and the farmers. But the ones they most deeply dread are those who were originally state-sector workers, who formed the vanguard of China's working class. Why? Well, this is the angriest group because they've seen their "spouse" [ i.e. the CCP and state enterprises] stolen by this new and corrupt class of capitalists in China. So, they struggle to get their "spouse" back. Naturally this raises ire in this new China.

Q: Tell me a little about the main topics of discussion among rural farmers who are on your web discussion list.

A: Most prominent are land ownership, rights issues, health care [inability to pay for medical services], children's education crisis [likewise tied to costs of schooling]

Q: How should leftists outside China understand the significance of your website being shut down by China's authorities?

A: It's possible that not many on the left abroad even know about this matter, since ours is a small website and our reach is not that great outside China. I think they should regard this as part of a struggle on the part of China's workers and farmers to secure their right to express themselves.

You realize at this time some one third of China's business owners are member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hat in the world is this? Who says capitalists can speak for the workers of China?

There are so many workers in China who want to participate in our website and speak their minds. The support they've shown for this website is not for this website in particular -- it's for their right to speak out.

Some have said that we on the left in China shouldn't make such a big deal of this, we should find a way around the blockade with the aid of foreign webports, etc. Well, I say, even a little sheep when it is bitten will let out a big yelp -- it has to, for that matter. The same for those of us responsible for this little website. The shutting down of a website like ours is, in effect, the silencing of workers who face hardships in today's China. We can't rely on intellectuals to accurately express the terms of those hardships. Nor can we expect them to lead the struggles to resolve the class conflicts that cause their pain.

So it comes down to this: what do we amount to if we don't use our abilities to aid workers in China to express themselves amid their struggles?

So, you asked me if we could do this or that to get around the blockade. Those are technical issues; for us, the issue at hand is the right of Chinese workers to run their own web discussion lists to express themselves without having to encounter obstacles in their own country. It's for this reason that we must continue to struggle and fight for this right. And it's our hope that leftists outside China will support Chinese workers in this endeavor as they fight for their right, demanding the restoration of this workers' website.

———————————————————————————————————————————
--------------------------------------------------------------------------------

1 An "intellectual" in this context does not mean a "professional academic" but one who has educational training at one level or another, such as an accountant, an engineer, a more highly skilled craft worker, etc.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27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革马站2006年4月6日 综合编发】题:北京新闻当局关闭中国工人网,理由太过荒唐引起国内外一片抨击

2006年2月21日,北京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通知中国工人网2月22日关闭,给出理由:根据2005年秋天颁布的一项新法规,做为政论性质的新闻服务网站,必须申请资金为1000万元人民币的企业法人,而中国工人网的创办者却是一群城市普通工薪族,而且网站是非盈利性质的,宗旨只是为广大工人群众提供一个倾吐心声的网络平台。2月21日晚至2月22日凌晨,工人网的许多网友为网站守夜,表示留恋工人网并希望工人网还能再开,许多工人网友强烈抗议北京新闻当局的这一蛮横行径与荒唐理由。尽管如此,中国工人网仍然于2月22日上午9点被官方关闭。

据工人网编辑透露,在2月22日当天,一名安徽的矿工恰好充满期待地拿着准备上传的文章赶到北京,当他得知中国工人网被关闭后,只好扼腕叹息。


中国工人网是一个年轻的网站,创办于2005年国际劳动节5月1日,建站后迅速成为中国知名的左翼劳工网站,设有"工人之声""劳工讲坛""国家大事""工厂来信""劳工文艺"等栏目,集中披露刊登了大量官方网站回避的关于工人权益受侵害与工人抗争的消息,并且刊登许多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国内外劳工运动评论,工人网还允许网友自由发表评论和意见(2006年1月还专门开辟了工农兵论坛)。我站认为,"资金不足1000万元而封网"这一理由太过荒唐,问题的实质是中国工人网的报道和评论往往站在工人劳动大众立场上并用马克思主义揭批丑恶现实,严重侵犯了官僚特权分子与有产阶级权贵们的根本利益,这引起了当局的紧张,但对于这一点,当局当然不好明说,所以就杜撰了一个奇特的理由来封网。

据了解,与中国工人网同时被封的还有工农兵论坛、共产党人网,后两个网站直接与工人网关联。


据悉,而后的一个月里,工人网的热心网友们(包括革马站站长)纷纷发表文章,有的网友甚至多次主动打电话到北京新闻办-网宣处,关切地询问并质疑关网理由,在中国的泛左翼网络上工人网被封也引起了普遍关注。工人网网友里有不少就是中国各地的工人,还有的是大学生等知识分子以及社会各界人士。许多文章被广泛转载,中国工人网被封甚至引起了国际上的自由派(例如中文博讯网站、美国之音、香港一些媒体、英国《经济学家》)与国际左翼(例如亚洲一些左派、英国左翼组织IMT、美国《每月评论》等)的广泛关注,如果说"举世关注中国工人网",那是毫不夸张的。

据革马站了解,工人网尝试过行政复议等方式要求恢复网站,但并无效果;工人网还与北京新闻办-网宣处多次交涉,网宣处最后则提出要取消"工人之声"与"工厂来信"这两个栏目,并取消评论时政的功能,这一阉割建议遭到工人网编辑断然拒绝。

现在,许多朋友都很关注一个问题:中国工人网究竟还会不会重开?革命马克思主义网站的回答是:事在人为,只要我们丢掉幻想、敢于斗争并共同出谋划策,就一定会有出路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历史存档】2006年中国工人网被打压事件及海内外声援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日 03:42 星期五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革马网 - 历史存档)
(注:在此发布时,本文原作者仅对一些长段做了分割。此外无任何改动)
本文后附2006年3月2日作者私人博客上的一篇日志。
——————————————————————




我为什么要公开声援中国工人网
(一个严肃的声明)


2006年4月6日
红草


本来这不该是个问题,中国工人网被封了,理由如此荒唐,我作为工人网网友难道不能发出自己的反驳意见吗?即使封网者有他们自认为充分的道理,我也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别人无权干涉;言论是无罪的。

但我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呢?因为我受到了一些先生们的公然威胁恐吓,他们要我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为了这个"责任",我必须发表一点看法。更可耻的是,我的实际权益受到了侵害(苦心经营的网站两次被毁掉),我敢断定,侵害我的人就是这些先生们。这样看来,我的声援行为还确实有风险,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仍要继续声援,为什么?

先来看看事情的起因。


一、我的声援与遭遇

今年2月22日中午我照例打开工人网,发现工人网被封了,很快我看到了工人网的告示以及封网理由,我当即写下一篇尖锐的时评《中国工人网为什么被扼杀了》,文章不久后被转载到许多网站包括自由派的中文博讯网站上。不久后的几天里我又接连写了评论文章。同时,我对工人网编辑提出一个动议在大学校园里发起联署倡议要求中国工人网重开的大胆设想。我的网站首页投入到了声援中国工人网的斗争中,并且提出"左派出谋划策拯救我们的工人网"。3月1日(正值中共"两会"召开前夕),我的革马站(http://marxism.home.sunbo.net)突然被屏蔽(Forbidden)了。3月2日,我所在的学院召开了一个典型的批斗会,十位学校领导及公安人员对我进行"训诫",并说:"我们是出于关心你"(实际上明摆着是恐吓威胁)。这十个人中有三个是省公安厅人员,据说,我的行为居然还引起了国家安全部与国家教育部的关注。公安还紧张地问我,那个倡议书何时发表,我说还没发表。着看那些公安紧张的样子,好象惟恐被上级领导辞退似的。

3月2日当天,革马网在3721diy建站系统上重建(http://marxism.3721diy.com)。我又继续声援中国工人网(打开那个革马站就会弹出窗口,呼吁写声援工人网的文章、寄到工人网编辑那里)。那些人一开始不封,偏偏在我交了60块钱升级网站了之后封(3月24日PM),而且网特相当恶劣——他们直接攻击整个3721diy建站系统,我的站确实是被封了且损失了60块钱,而那个服务商则一天都无法工作,公安网特给3721diy网络公司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


二、因为我首先是一名共产主义者

我为什么要持续不断地声援中国工人网?有的关心我的人大概会说:声援工人网管你什么事?你能不能"安分"一点?

一个有意识的人之所以做一件事,总是因为那事情与自己的利益有关,这是非常平常的道理,我也认为,不管你做的事多么有意义,你之所以去做总是因为与你的利益多多少少有关系。声援工人网关我什么事情呢?我为什么声援中国工人网?

因为我首先是一名共产主义者,声援中国工人的媒体是共产主义事业的一个重大事情,而我的理想是共产主义的、信奉的思想理论是经典马克思主义,我的个人前途在很大程度上也将是走向普通劳动大众的工作岗位。共产主义事业是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也是全人类的解放事业——全人类要解放,惟独通过工人社会主义革命建立工人政权、向共产主义过渡来达到;而工人阶级要解放自身,则必须解放其他阶级。工人阶级的解放是一个很大很艰苦的过程,这个过程要开启,则首先必须有一个专供工人发言、评说的媒体(报纸,刊物,广播,网络都是一样性质的),要求一个工人的媒体也就是意味着说要求让工人有新闻评论的自由,这决不是一个很普通的很一般的问题,而是一个极其重要、极其关键的问题。共产主义的理想我从14岁以来都认为是必定实现的,而且并不是在"遥远的将来";我所信奉的思想是经典意义的马克思主义,我头脑中已经确立起一个比较清晰的理论体系,要我在几年内就放弃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重要的是,我的未来基本打算已经基本确定——尽量设法寻找、抓住一个为无产者服务的岗位。就理想的工作来说,我想做一个报纸编辑,做编辑之前可能乐于去做一个工人或者记者。

如果仅就我个人来说,大学文凭并不重要。有的同学说我有可能当官。可是,一个至今仍拒绝入党的人能当官吗?另外,要我去经商也是不大可能的,只要我不至于饿死,我就不会去经商。无论是个性还是兴趣,我都不适合做资本家,更不适合做一个官僚。

比我的个人抉择更强有力的是,社会与家庭的背景都使我的前途有80%以上是做一个普通劳动者,做一个无产者。在这个社会上,许多大学生的出路就是成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无产者;而且就我的家庭来说,我的父母都是很普通的国企职工,他们既不是干部,也没有什么门路,未来全靠我自己设法去闯。我父母都还有退休金,我的工作只要首先养活自己。但我的最大理想不在自己的世俗职业上,而在于献身于共产主义事业,我大概是看不到共产主义(也许也看不到世界社会主义革命之时)了,但我在为革命而献身的事业中将实现自己的价值,这种人生比之于碌碌无为的人生来说,意义要大得多了。我认为,共产主义者的个人利益就是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贡献中实现的。声援工人网对宏大的共产主义事业来说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但是声援工人网本身代表着声援工人的媒体——这是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最重要的开始,一切有觉悟的先进工人与进步青年应该自觉清醒地意识到:必须最坚决地声援中国工人网,因为一个工人自己的媒体乃是工人解放事业、是共产主义事业的关键的开端。


三、中国工人的言论自由与中国工人网

我设想在现实中大致会有两种质疑。

其一,有人会说,你说要争取中国工人的言论自由,难道工人网被封了,全中国的工人就没有在网上的言论自由了吗?中国不是也有许多工人的公开的报刊杂志吗?即使不看这些媒体还可以有别的方式来争取中国工人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权利、权益,为什么非得看中国工人网呀?其二,有人会说,你怎么就知道中国工人网是代表广大工人利益的网站呀?

我现在就集中回答这两种最可能存在的质疑。

我作为中国工人网的忠实网友,目睹了从它诞生到发展的整个过程,中国工人网刊登了大量关于工人权益受到侵害以及工人群众的维权斗争的消息,这些消息是很难刊登到那些公开的报刊杂志的,别说《工人日报》之类的打着工人招牌的官方报刊,全中国的媒体几乎全都是中共-中宣部严格控制的,你认为官方严格控制的媒体究竟代表谁的利益?为什么中国工人网会被官方封杀,难道还不明白吗?我们工人网网友都知道,中国工人网的文章都是经过网站编辑的审查才刊登的,网站编辑甚至对许多时政评论都做了删节。网站所报道的只是真相,而决不是煽动,如果把"反动"的罪名强加在工人网与工人网网友的头上,那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诽谤污蔑(我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那些庸俗的公安人员在3月2日的批斗会上就是这样攻击我的,他们当时说"你这种[声援中国工人网的]行为是'反动的'"!我当时在他们的围剿下立即起来驳斥这种简单低俗得让人莫名其妙的诽谤,结果其中有人就只好不得不改口了)

中国工人网的被封杀恰恰证明了中国工人网是真正代表广大工人利益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它是中国难以取代的劳工媒体,因为在官方控制的视野里你基本上找不到中国工人的真实状况,你看到的不是"祖国一片大好形势",就是"虽然有不足,但是有伟大的中共第N代领导核心的坚强领导"或者又是出台了什么"大好政策"云云。而在非官方的视野里,民间也有声称代表工人的媒体也刊登与中国工人网类似的报道,但是许多是自由派的媒体。

但是我认为对于工人解放事业来说,自由派媒体是要不得的,我的理由如下:

我们知道,自由派在致力于推动民主化进程的同时还鼓吹的那套私有化、市场化的经济主张(他们认为要建立"真正彻底的"市场体制和私有制),正是广大中国工人的悲惨境遇的社会经济根源。那种越来越彻底的私有化与各种市场的更趋自由化——即新自由主义在世界上造成了越来越多人的破产与更加贫困,新自由主义加剧了中国资本与西方资本之间的剧烈竞争,并使资本家牺牲工人的健康、寿命与幸福来赚钱,让工人为资本家火中取栗。同时在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工人觉悟到那些祸国殃民的私有化政策是贫困与失业的根源,更有人开始重拾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方法来分析具体问题。中国工人急需获得一个发言并分析、思考问题的媒体,急需一种既非传统的官僚专制社会主义又决非私有化市场化的出路,对于这个越来越大的需要,对于新自由主义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变成了一种问题的情况下要真正实现工人翻身解放的事业,民间自由派是束手无策的,他们只有两种办法——用许诺欺骗与空洞的理论论证,以及把问题的焦点从经济领域转移到社会政治领域——来打消劳动人民对新自由主义的质疑与异议。

自由派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他们能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他们是无法正视现实的,他们面对资本家的残酷剥削以及市场竞争下的无情的失业只能对工人简单地说"这是必然的,你们受苦只因为你们能力智力不如资本家,你们认命吧",固然,他们能说一套一套的理论大话(但是他们的理论的根基和哲学基础含有根本荒谬的东西)。另外,自由派(从他们的媒体就可以看出来)往往只关心社会政治方面的问题(例如民主自由人权等),却不敢过早过多地提出他们的经济主张(因为他们也知道工人对私有化与自由市场竞争至少会是反感的)。自由派总是有意或无意地忽视工农的民生问题,他们并不知道也不愿去了解:对于劳动人民来说,民主自由是重要的,但是如果民主自由不能保障自己的就业、收入、经济权益与社会平等,那也是毫无意义的。在自由派恰恰一贯回避或他们表面上认为不是至关重要的经济领域里,他们的利益恰恰是与大有产者的利益一致的,因为私有化与自由市场化符合大有产者的根本利益,却最终会损害工人农民及一切劳动大众的利益。

所以,中国工人需要一个自己的媒体,它既不代表官方特权的利益,也不代表自由派资产阶级的利益,它所代表的利益只能是工人自己的利益,并代表着社会主义的前途。

现在还有一些看法没反驳。那就是说,难道工人网被封了,全中国的工人就没有在网上的言论自由了吗?即使不看这些媒体还可以有别的方式来争取中国工人的言论自由和其他权利、权益,为什么非得看中国工人网呀?
这些看法其实片面孤立的,持这种看法的人仅仅把中国工人网及其被封看做孤立的事件,这是极其狭隘的看法。中国工人网的存在本身就是工人发言权得到实现的整个情况的一部分,而且它集中反映了中国工人发言权得到了实现(因为它曾是国内一切合法的工人网站中报道最真实的);而中国工人网被封当然也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它的被封就是中国工人作为一个整体的发言权受到了损害,你从这个联系的角度去看这个事件,你就能很自然地理解工人网被封的政治意义与全部严重性,否则,你只是将之看做一个孤立的事件、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当然会觉得我是小题大做。既然工人网被封是全体中国工人的网上发言权受损,那么就要求所有关注到这个情况的工人都投入到对工人网的关注与声援、帮助上。

如果像有些人曾提出的(确实有同志这样提过),面对别人的打压而不积极反应,却另寻它路,那么就很自然地总处在一个很被动的状态中。我具体打比方说吧,如果中国工人网被封,而我们没有丝毫反应,那么即使我们再找另外方式(例如办一个刊物杂志),那就会更加受限,而且限制我们的人会更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而我们则会更不利、更感到无望,那时我们又该怎么办呢?是以各种方式来斗争、争取权利呢?还是坐以待毙呢?如果你说要坐以待毙,那我认为这决不是真正的工业无产者的态度,因为大工业的无产者是富有斗争精神的;如果我们自称代表工人,却在工人正需要我们、而只是我们暂时受挫的情况下就妥协甚至坐以待毙,那"自称代表工人"这种话就是虚伪的。你或者会说,要以各种方式来斗争、争取权利?说得好,可是,为什么一开始中国工人网被封的时候你就不去争取、非要到了自己另寻它路结果走投无路的时候才去争取呢?我已看到,工人网被封后许多工人都发表了抗议并且写了文章,而为什么声称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工人解放事业的左翼分子们不能早一点站起来与工人一道去争取工人阶级的权利呢?


四、公开声援中国工人网的现实意义

有人说,你有异议就自己保留吧,在精神上默默支持就得了,要注意斗争策略,不要公开啊。这真好笑。如果有暴徒殴打你的朋友,你也要对其他朋友说:你们不要喊警察来,要注意斗争策略,然后就自己在精神上默默支持?这不是典型的懦夫阿Q思维吗?

可以告知大家,我本人一开始就不对官僚当局抱一丝一毫的期望,一开始就不希望官僚当局能主动退让(见我2月22日的评论文章)。但是我仍然在网上写"强烈要求北京新闻当局恢复中国工人网",为什么?公开声援中国工人网究竟有什么现实意义?简单说:

其一,中国工人网愈是长久不能复原,愈是使人对"上层主动退让而复网"的前途感到绝望,也就愈能教育大家丢掉对上层的幻想、对外在力量的幻想,也就愈为"主动斗争"的思想留出空间。在这个过程中,使人觉醒的力量的根源并不在于网上散布的我的文章的"蛊惑",而在于在阶级矛盾日益尖锐的社会环境中上层的本质不得不暴露出来(对工人话语权的坚决钳制),我写的文章所起到的作用只是如实地揭露这一点;就算有些文章确实有不符合实际、不合理的地方,但是当局为什么不相信中国人民可以自己辨别是非呢?难道当局认为中国人民都是傻子白痴?

其二,公开声援中国工人网,使更多的工人与各界进步人士都来关注言论自由权特别是工人大众的话语权问题,使越来越多的人从麻木不仁的状态转向觉悟敏锐的状态,甚至使这种关注转变为对实现工人话语权的帮助,这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你只要亲自来看看那些公安厅的人员是怎样紧张地问我"那个倡议联署书发表了没有",你只要亲自感受一下大学保卫科的老爷与市公安局的警察们对一个仅仅是写了几篇声援评论的毛头小子的"训诫"和"正告",你就能最深刻地明白你对中国工人网的声援有多么大的现实意义了。一句话,当局最怕人民的觉悟——害怕人民都来关注自己的政治权利,为什么呢?因为人民大众的冷淡麻木是专制堕落和为所欲为的沃土。



————————————————————————————




2006年3月2日作者红草私人博客上的一篇日志。(由于受到高度关注,该博客不久后已被作者挥刀自宫掉了)



花溪的抗议

昨天中午,贵州大学一教十楼会议室召开会议,会议的内容是十位领导对一个左派学生(我)进行“训诫”,并且不允许那位学生发言。这十位领导是:我的班主任(院学生科科长)、两位法学院党委书记、三位学校保卫处人员、一位贵阳市公安局人员、三位贵州省公安厅人员。保卫处处长问我最近除了学习有什么活动,我直言不讳地说,我在声援中国工人网,并且简略解释了工人网被封以及为自己辩护说“我们只是争取工人的网上话语权”。会议中我几次争辩,被他们压下去:“现在我们先不同你辩论,我们是出于关心你,‘训诫’你!”

据法学院党委书记说,我的网上声援引起了国家安全部、国家教育部的关注,省厅人员3月1日来到贵州大学,学校领导专为此开了个会。我心里一叹:真是小题大做!

——————————————

3月2日,这一天贵阳花溪阳光明媚,许多年轻人都出来踏青。

下午,我独自一人去往花溪的黄金大道,由于没有与朋友汇合,我就一个人在花溪河边走。

花溪河静静地流淌,水中有的是碧绿一片,有的是清澈见底,还可以看见近岸边的河底有许多棕黄色的水藻。花溪河畔总是如此明净,它使人烦闷的心情烟消云散,也使人的内心变得纯粹和透彻。

我记得上一次独自走在花溪河畔是在2005年9月下旬,去重庆之前,不过我是到了这条河在花溪县城境内比较下游的地方,走了好几公里的路,还登山探路。当时,我坐在花溪河畔的一个小水坝边,看着脚下湍急清澈的旋涡水群,感觉到了卢森堡所赞叹的1905年俄国革命群众运动的宏伟和美妙。

而这次,我又想起了当时的感觉,不同的是,黄金大道旁的花溪河是缓缓流动的,是温和与安抚人心的。黄金大道的花溪河之所以美,还是因为两边的几道树,那最近河边的树纷纷把手臂伸向河心上空,他们伸发出许多条树枝来,那树枝是冬日留下的黑色的枯枝。三月初,新的枝叶还来不及抽出来,于是抬头看去,是黑压压的一张枝叶的罗网。这罗网仿佛是愤怒的,因为他们与朗朗的蓝天形成了强烈鲜明的对比,他们乌黑发亮,却不给人神秘可怕那样的感觉,因为他们是表露无遗、胸襟坦荡的,就好象许多位伸出双臂抗议的工人与学生,他们愤怒的表情仿佛呈现在我们面前。

但流水不理睬他们的抗议,青草不理睬他们的抗议,他们的抗议仿佛与大自然一样正常,并融合在一起,竟给人一种异常可敬、异常的美丽的感觉。

他们是黑色的枯萎的,但是新的枝叶会铺满他们的抗议,他们的抗议将是常青的,将是振奋这新鲜的大自然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5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