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9年 11月 18日 19:12 星期一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石秋:对中国工人阶级现阶段的外来工群体未来的一点思考(2009年初)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6月 21日 23:20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出自新青年论坛整理的“毛左派石秋文集”
————————————————————


对中国工人阶级现阶段的外来工群体未来的一点思考


石秋


这是一个动荡的时代。随着美国经济步入结构性危机,中国的政治形势也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以外来工身份进入工业化的新工人,其中大多数具有户籍制度意义上的“农民”身份,这一身份也成为当局试图转移危机的策略。我们看到近年来主流媒体在叙述外来工群体时,几乎大面积的采用了相对陈旧的词汇——农民工。而同时有些庸俗的学者则配合着跳出来,大谈中国工人阶级的“三种”划分。即所谓的原国企职工,城镇非国企职工,和农民工。

事实上,当今中国工人阶级的组成,主要以三个部分为主,一是原国企背景的工人,二是直接从学校进入工业化的新工人,三是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的具有农民职业和工人职业双重身份的农民工。其中从就业地域特征区分,又分为居住地就业的城镇工人和非居住地就业的外来工。而外来工随着时间的延续,逐渐的成为不牢固状态的外来工。我们还可以从工人未来可能的发展来划分,一是产业工人,二是农民工。产业工人的出路只能在工业化中。而农民工因为具备双重身份,能够脱离工业找到生存的出路。

我们可以先将工人划分为原国企的城镇工人,和外来工两个分类。其中外来工又分为学生背景出生的工人,农民背景出生的工人,和原国企背景出身的工人。这三种分类中,农民背景出身的工人具备脱离工人身份以农民或者其他职业身份谋生的能力,而学生工和原国企外来工,则是除了工业化的出路,就没有其他出路的真正的产业工人。

我们划分外来工三个分类的依据分别是,在进入工业化之前没有其他就业经验和就业能力的,直接从学校进入到工业化成为工人的,我们称为学生工。二是在进入工业化之前有过务农或者其他和务农有关的小规模经营经验和能力的,我们称为农民工。三是外出务工之前是原国企职工的,我们称为原国企外来工。

据目前的资料判断,当今中国的外来工人数在整个中国工人阶级人数中占相对优势。而外来工当中人数最多,并且总人数仍在持续增加的是学生工。学生工的特点是,主观上不甘心也不能适应农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客观上人均耕地的严重不足,及自身务农能力的不足。因此,学生工的最大共同点是,他们未来的出路普遍的不能脱离工业化,也就是说他们的出路和工业化的出路捆绑在了一起。我们访问过的几乎所有的学生工,在回答未来是否能够回家务农为生的问题时都毫不犹豫的否定了这种可能。而在人口大省河南的许多地方,和四川盆地周边的丘陵地带和山区,以及贵州等大片地区,人均耕地均不足七分。应该说,学生工本身的组成成分仍然以农业户口为主要多数,然而他们是属于被时代逼入工业化的新工人,而不是新农民。因为他们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都不属于农民。务农或者说从事农业为生才能算农民。

学生工不能退回农村的现实,决定了在全球经济危机时期,沿海发达地区的外来工将比全国其他人群更早一步进入动荡的生存状态。在危机发生初期,部分外来工因为就业困难不得不返回家乡寻求出路。这部分外来工当然包括了外来工当中人数最多的学生工。因此年轻的学生工回到内地,就业的目标首先放在家乡附近的大中城市。而劳动密集型产业尚不发达的内地将出现和沿海一样的就业压力局面。在内地大概观望一两个月无法找到合适岗位的劳动力,不得不重新考虑回到沿海发达地区寻找工作机会。因此,在2009年整年,估计都将出现劳动力比较频繁流动的局面。也将逐渐形成照旧以沿海为劳动力集中地区的新的相对稳定但趋于茅盾紧张的局面。

而农民工在这个时期扮演的角色,将更多回归到农民身份上。农村土地私有化的改革中需要斗争者,农村官僚和农业资本家也需要敌人,这些都是农民工将要扮演的重要角色。

原国企背景的外来工或许和学生工的遭遇差不多。只是他们可能要求的更多,更谨慎。对他们的形容,最贴切的莫过于: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年初八的时候,我们访问了在职介所找工作的工友。他向我们表示,去年同样初八,职介所里人山人海非常拥挤,再看看现在,人真的少了很多很多。然而即使这样,我们仍然听到许多乐观的声音。合适的工作难找,但工作还是能找到的。职介所里我们访问的工友说得比较轻松,似乎还没有压力的感觉。这个和我们去年年底在职介所访问工友得到的信息截然不同。仿佛我们面前又是一波有希望的工人。而过去访问的,则是失去希望的工人。

事实上我们仍然听到很多负面的声音,据说比亚迪已有部门开始放几个月的无薪长假,工业区里普遍的工厂过了初八仍未开工。但是招工的信息也很多,似乎工作并不难找。然而,不难找工作的似乎是普工,特别是女工,技工和男工的工作则不是很好找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可能是因为普工的流动性大,虽然总的岗位数量是在减少,但较大的流动性仍然保持了一定的劳动力需求。而技工的岗位相对稳定,岗位减少导致技工岗位的招聘几率减少。这就从一定意义上,体现了动荡的性质。普工的流动性仍然很大,但这种流动比过去多几分浮躁和焦虑。

中国新工人的这个焦虑期或许可以类比为成熟期之前的青春期。不会很漂亮,可能还有很多青春痘,但是当中蕴含的生命力,是火焰般炽烈的。具有斗争经验的工人在焦虑期将会是怎样的反应,这似乎不难想象。对于孕育了斗争性的局势发展,不断在积累出来的具有斗争经验和技能的工人在动荡中必然会从中成长出更坚韧更顽强也更具有爆发力的代表。这个道理有点类似于原国企外来工的性质,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我们在跟工友的访谈中发现,平日里被庸碌的流水线生活笼罩着的工人,在触发表现力之后,是极有表现欲望的。作为人精神生活的本能需求加速了工人对自身处境和未来出路的思考,也注定了在恰当时机必将激发工人的斗争欲望。我们访谈的某厂工人正是如此。在一个基础设施非常落后的老工业区里,收入水平相对还很不错的一家工厂的工人,他们活跃的意识和周围几乎可以用简陋来形容的生存环境形成强烈的反差。在那个工厂的工人,他们的周围除了流水线,连个小卖部都找不到。工厂经常性的加班,严重的时候加班到夜里十一二点。工人可以说除了流水线,就只剩下吃饭睡觉的时间了。人就是一个机器一样活着。可是就这样一个工厂,他们不止一次的斗争过。罢工,维权,打官司,这些事情对工人而言不仅不陌生,而且相当的熟悉。在这种对比中,我们能感受到工人那种掩盖不住的本能尊严,不甘心做机器的本能,不甘心做奴隶的尊严。

工人阶级得到迅速成长的条件,一是客观环境支持下提高的主观斗争愿望得到一定的实现,从而鼓励了工人斗争的精神。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种条件下,工人阶级的斗争性会得到迅速的提高。那就是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客观环境逼迫下,提高了主观的斗争愿望。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工人阶级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客观环境形成是必然的。在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环境下,相对多数的工人可能会被逼降低争取权益的谈判能力,但实质的争取权益的愿望将会因为过去和现在的对比以及实质生活需求而提高。同时会有部分思想较活跃的工人,将被不能照旧生活下去的压力逼迫出更强烈的斗争性。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