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0月 23日 19:41 星期一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向中国的新一代革命者致敬(2007年10月)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6月 7日 21:58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www.chinaworker.tk/zh/content/news/269/
或见:

赤旗 发表于: 10月 08, 2007 7:09 am


中国,革命左派和国际主义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向中国的新一代革命者致敬



基于40多个国家的工人国际委员会(CWI)正密切地关注中国的革命左派进行的辩论和探讨,包括一系列直接针对我们组织、我们的政策、观点和我们的斗争方法的问题。这是很自然的地在国际范围内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托洛茨基主义者之间存在着讨论甚至有些时候是不同观点,特别是在今天面临重大历史转折关头的情况下。在开放性和建设性的精神下对提出的问题进行讨论,我们可以学习彼此的经验并对前进的道路分辨得更为清楚。


世界正在热议中国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整个世界都在热议着中国。中国正处在资本主义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攻击的最前沿。它的经济‘模式’正被资本家们广泛地使用以扩张蔓延:减薪,工时加长以及增加剥削。中共当局事实上与众多顶级全球化公司结成了联盟,那些公司不仅无情地剥削中国工人,而且也在国际范围内散步中国的条件,甚至在最富裕的资本主义国家里,他们也威胁说要将工厂搬迁或关闭以便进一步削减工资和工作条件。这个联盟是以胡锦涛和比尔盖茨的友谊为标志的,比尔盖茨这位世界最富有的资本家去年向胡锦涛敞开了其西雅图庄园的大门。

正如中国同志们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些政策给多数工人和农民带来了灾难。据亚洲发展银行最近的研究透露,除了贫穷和饱受战乱蹂躏的尼泊尔以外,中国是亚洲国家中最不平等的国家。当然中共政府的亲资本主义政策正在遭遇的抵制越来越大。世界各地的社会主义者由于中国工人、贫穷农民和青年在每年数以万计的抗议中表现出来的英雄主义和充分准备而深受鼓舞。中共战略家们日益惊恐:食品价格飞涨,每天暴发出来的安全和环境丑闻,面临职业和教育极不稳定的青年和学生,以及尽管得到了来自北京的有限的额外资金的农村依然是一颗定时炸弹。与此同时各地和地方政府的领导人拒绝服从中央政策的命令也使北京方面感到万分困难和复杂。

在中国发生社会和政治爆炸的所有因素都存在。问题是发生在什么时候,而不是其是否会发生,它当然也将会对全球产生影响。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首先应做好政治上的准备。


对斗争的展望

由于中国的情况特别复杂。但也因为包括工人阶级在内的广大阶层意识觉悟混乱不清。尽管由于数十年的一党专政及缺乏真正的工人组织导致这成为中国特有情况,但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由于目前公开地支持资本主义形态的旧工人政党(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向右转导致国际范围内群众意识觉悟被削弱。工人缺乏一个清晰的索引以将他们短期的斗争和整个宏观饿图片联系起来——如何改变社会?因此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尽管去年在法国各地强大而具有战斗性的无产阶级进行了大规模的斗争(这次运动的规模是自1968年以来最大的),但却没有直接挑战资本主义,或如过去一样导致更多的社会主义政治组织或左翼政党的出现。今天的情况比列宁和托洛茨基的时代更为复杂。

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已经将这些过程写入了许多国际文件,那是我们国际经验的汇集。我们强调马克思主义者有必要在全世界各地宣传自己的政治和组织观点,为了正重新崛起的群众在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指导下进行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在拉丁美洲这个进程已经开始,并将随着日益扩大的斗争以深化资本主义危机而蔓延。鉴于大量的矛盾——不断加剧的不平等,环境崩溃和国家镇压的加强(在农村新建了30000个派出所)——中国可能被推上这国际性发展进程的前沿。

由于帝国主义国家和区域集团的紧张关系及阶级斗争激化,中国政府中的公开分裂和戏剧性的摇摆政策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发生经济衰退时,资本家和中国政府的战略家们的自信心将会崩溃。在不太遥远的未来,我们可以预见将会出现一大批重要的独立工人组织,以及大规模的群众民主运动的出现(如同1980—1990年代的韩国,台湾和印度尼西亚)。我们已经开始在CWI的材料中探讨这些问题,其中包括我们的对未来展望性的文件:“中国处在十字路口”(http://www.chinaworker.info/zh/content/news/165/)。出现独立工会和工人阶级政党将标志着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工人阶级将会产生飞跃“从自在的阶级变为自为的阶级”


社会主义者的任务

马克思主义者不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否认工人阶级政党的需要。(无政府主义者)的想法事实上完全违背所有国际上和历史上的经验。准无政府主义者偏见性地反对政治组织倾向于组建松散的网络和联盟,部分原因是在于前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的背叛而带来的副作用。这些网络和广泛的斗争联盟——它们涉及到联合阵线的成分问题,尽管绝大多数尚不是群众性组织——在阶级斗争中是绝对必要的。但是它们不能取代党,网络和政党的关系是互补而不是对立(见chinaworker.info上我们的文章“无政府主义和马克思主义”)。话虽如此,中国有着自己明显的特有因素。不过尽管每个国家的确切方法各不相同;但在试图理顺今天中国所存在的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而得出马克思主义者反对在中国建立政党的历史必然性那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在1932年关于德国的著作中托洛茨基用以下方式总结了党在联合阵线中的关系:

“就阶级的本身而论,它是被剥削的唯一的实体。无产阶级发挥独立的作用,只有在它从一个自在的社会阶级变成一个自为的政治阶级的时候。而这个过程的发生,必须经过政党为中介。党正是一种历史机关,由于这个机关,阶级才能变成自觉的。说什么「阶级高于政党」,不啻是说未成熟的无产阶级高于有阶级觉悟的无产阶级。这不仅是不正确,而且是反动的。为证明联合战线之必要,一点也用不着这种浅薄的理论。

一个阶级走向阶级觉悟之进步,也就是领导无产阶级的革命政党之建立,是一个复杂而又矛盾的进程。阶级本身并不是同样的,它的各部份之达到阶级觉悟,是由不同的途径和在不同的时候。资产阶级当是积极地参加这一进程的。它在工人阶级内建立自己的机关或利用自己的机关,使工人的某一阶层去反对另一阶层。在无产阶级以内,总是有几个政党同时活动着,因此,在它大部份的历史行程中,它在政治上是分裂的。所谓联合战线问题(在某一时期内,这问题是最迫切的)即导源于此。”(《论德国法西斯主义》又名《以后怎么办?》,托洛茨基著,1932年)

然而工人委员会(CWI)绝没有在近几年对马克思主义实践宣布垄断,我们的同志已经在哈萨克斯坦和前苏联的其他地方积累了宝贵的经验,那些地方几乎不存在民主权利。同样在今天处在未经宣布的但事实上戒严状态下的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CWI支部尽管有很大困难却已能建设支持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力量,就像之前我们在多年独裁统治的南非和智利一样。在所有这些例子中其任务有众多明显类似于布尔什维克在地下时期所面对的任务,尤其是1905年革命之前。

从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和来自于列宁、托洛茨基和布尔什维克的经历中得到一个关键性经验就是一个国际组织的角色。一个国际性组织首先和首要的是拥有一个纲领和共同的世界观。基于这些政治前提而产生的组织形式在考虑到不同国家的具体情况时候是可以非常灵活的。但是缺少一个国际组织—作为一个针对不同国家的实际阶级斗争的实践而进行讨论、分析和检验的过程—会严重遏制和歪曲马克思主义在任何一个特定国家里的发展。中国就是过去历史上民族主义对革命运动造成严重损害的教科书般的典型案例。


什么是革命的国际主义?

一些左翼人士包括一些非常认真的同志提出像CWI这样的国际性的马克思主义组织应该仅限于推动整体的左翼文化,其暗示我们只应该给予“支持”,但不应直接评论、批评或阐述我们关于中国发展和各种左翼倾向的政治立场的观点。不幸的是,这种观点不会出现在马克思主义和工人运动的传统中。马克思和恩格斯并没有在一个民族的范围内运作——他们接受了英国的政治经济学,法国的社会主义,德国的哲学并进行综合考虑后纳入了社会主义革命的纲领和方法中。列宁重视德国的社会民主党不是为了物质上的支持而是为了思想上的学习,在当时社会民主党还是马克思主义的。托洛茨基积极参与了在中国、西班牙和英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进行的辩论和讨论,--并在形势要求时对其作出尖锐的批评。托洛茨基分析和批判了中共和斯大林的错误,正是这些错误摧毁了1920年代中国革命的可能性,这对于帮助陈独秀和中共内部的革命少数派在革命失败后寻找正确的立场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不同国家的马克思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之间不应该存在政治上的“关税壁垒”。相反必须持续和积极地交流思想和经验。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有权质疑和批评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亚洲的CWI同志的政治立场,如同这些地区的同志有权批判性地审视和评论在中国所发生的事件。例如CWI在哈萨克斯坦的工作已被一名中国托洛茨基主义者李星同志在其网上文章中备受批评。我们现在正准备着对李星同志观点中我们认为是错误的进行回复。但是他有权陈述其观点意见。他批评性的观点将被回答,但没人认为李星同志应该被限制“而阻止在哈萨克斯坦之外”并局限他只能仅仅提供声援和支持——其实这也非常重要。

由于今天的工人阶级面临着复杂的问题。因此很重要去获得第一手报道和分析例如巴西、尼日利亚或法国的工人斗争,以反驳全球媒体提供的那些完全误导人的报道,包括那些所谓“左”的或“独立”的媒体。

CWI并不认为自己是“新的工人”国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取名为工人国际委员会——其表明其临时性或筹备性的特征,而这当然也不意味着我们将组织问题留在明天。但具有群众性或半群众性的新马克思主义国际的力量在我们看来不仅来自于现存的CWI支部也来自于各种不同社会主义形式,特别是在大规模斗争中被激进化所推动的工人和青年中新一代战斗阶层。

然而在此时此地,必须说在革命左派中CWI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依然清楚地坚持建立马克思主义国际性组织。在世界范围里主要的所谓托洛茨基主义组织包括USFI(所谓的第四国际)在实践中抛弃了这一思想,而是它仅热衷于成为左派的“邮箱”让不同的团体保持名义上的联系而从没有真正的讨论、同意或捍卫一个共同的立场或政治纲领。没有不同支部间通过公开严肃的辩论互相学习对方斗争经验。每个民族性组织团体都会犯相同的错误。

再次,一个国际组织首先有一个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纲领。即使没有任何组织结构,一个错误的和机会主义的国际趋势也可以向其他国家传播其思想从而带来极其有害的影响。


采纳毛主义?

关于这方面的一个例证就是目前在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托洛茨基主义者间所讨论的如何处理与毛主义之间的关系,我们相信这为革命带来了可能性同时也带来了危险,而正是在这个方面国际的经验能被证明是无价的。这并不难以理解为什么那些没有完全彻底了解毛的思想和历史角色的年轻阶层会期待将这些思想作为可能的道路以反对现政权。同样事实也是如此中共开始了“去毛主义”的进程并不再使用毛的口号和演说等,因为将所有有关“群众斗争”的谈话都视为对它地位的威胁。当局将毛仅仅作为一个民族主义的符号—以对应关于“大中华”的支持。

但这并不意味着托洛茨基主义者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应该使用毛主义者的口号或者思想,因为这些思想是斯大林官僚主义的思想是基于农民和中产阶层的支持。

然而不幸地是USFI和其理论家厄内斯特-曼代尔却拥有这类错误的记录——机会主义地接纳最新的政治“潮流”:如1960-70年代的毛主义,南斯拉夫的铁托(他们称铁托是“无意识的托洛茨基主义者”,但事实上他代表的是斯大林主义的南斯拉夫式的形态)。在1968年反越战的游行上他们高举着胡志明的肖像。我们的口号是“美国撤出越南”和“支持越南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但是我们没有机会主义地依靠河内的斯大林主义政府。而他们在爱尔兰也作了同样的事情,支持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政党IRA,以及近来在巴西所做——在卢拉的新自由主义政府中出任部长。这对于中国的左派应该是一个警告,因为这并不是真正的列宁和托洛茨基的传统。

任何对于混乱和矛盾的毛主义意识形态的接纳只会制造。。。毛主义!USFI曾于1960年代制作了包含毛演说的宣传册,其激进的段落来源于文化大革命中‘不断革命‘和其他主题。他们这么做而没有做任何轻微的谴责,从而造成了印象仿佛毛的思想是与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和托洛茨基主义想符合的。当然这并没有为托洛茨基主义吸引到工人和年轻人,这一’战术‘的结果是为工人阶级拥抱毛主义提供了正当的理论基础。

(CWI)同意在中国所有真正左派团体间建立一个联合阵线,包括那些对于毛抱有幻想的阶层:在一致认同的问题上共同斗争,如罢工,团结工人斗争,保护被捕的活动者等方面。但正如列宁对联合阵线问题经常提出的“共同奋斗,分开行进”——政治旗帜绝不能混杂一起!毕竟中共和斯大林已经在1924-27年制造了错误,他们使用孙中山的国民党口号和名字,广大群众认为中共和国民党是一回事,而带来我们熟知的大灾难。

当我们在某些斗争中与毛主义者合作并揭发当前政府已经彻底远离了毛的立场(其保护公共财产和计划经济但使用了非常糟糕和官僚主义的做法)时,我们一定同时也要不断地对毛主义的实质角色进行教育,由于它的官僚主义和民族问题的限制为中共滑向当今资本主义方式预备了道路。

在中国存在着巨大的机遇以重新唤醒真正的社会主义。但这种政治错误会使今天仍然弱小的左派力量遭遇挫折。


真正的对话

在中国一些托洛茨基主义左派中或许对已建立的国际性组织的恐惧,因为它们正如“战象”一般,并认为应该保持距离。我们理解这种情绪,可以说这是基于所谓托派团体的行动的合理部分——说得客气点——并不总是采取了原则性的方式。至于CWI,我们渴望与中国真正战斗着的青年和工人对话。我们已经通过这种思想交流丰富着我们的经验。但我们会敦促中国社会主义青年认真注意各声称托派传统组织的不同立场。现在有几十篇关于非洲、中东、欧洲的辩论和斗争的中文文章发布在我们的网站上。使你自己不仅仅熟悉CWI的纲领和观点,也对其他组织进行了解,并做严格的比较。然而比书面纲领相比观察国际性托洛茨基主义的不同派别组织事实上怎样实践它们--工人斗争,理论问题,工作的策略和方法。这就涉及到例如苏格兰、爱尔兰、巴以的民族问题,其中对中国有重要教训,而不仅仅关系到台湾问题。不幸的是,在这一领域一些号称马克思主义或托洛茨基主义嫡系血统的组织已经犯下了巨大错误。或在定位新的工人政党和左翼形式,在这一进程中CWI在巴西、英国、德国和尼日利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相信CWI在世界各地的支部都通过了任何类似的比较。

中国未来政治和经济风暴不仅仅对中国工人而且对世界各地的工人阶级也一样重要。因此今后中国革命的问题必须透过国际性和中国化的眼睛来观察,这同样适用于美洲、非洲和欧洲的进程。只有有了这样道路—真正社会主义的国际主义的—我们才有信心在今后的岁月中依靠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在中国创造巨大的进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