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8月 22日 09:23 星期二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主流泛左翼(毛派)网站之简介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6月 7日 20:34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转自:http://hgy818.phpbbweb.com/hgy818-post-609.html
hgy818 发表于: 星期四 十一月 15, 2007 8:23 pm


中史俞:左翼春又来,革命正当年


在中国三十年来的空前变革中,民族主义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构成作用,在几年来的网络发展中尤其如此。然而,如果因此认为“民族主义是中国网络话语的关键,也是中国网民正在形成的政治身份的关键”(邱林川,2006年:125页),就大错特错了。这样的说法不仅言辞夸张,而且判断失当。失当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变革的复杂性远远超出(右翼)中国民族主义的解释范畴。什么阶层的民族主义?什么时期的民族主义?什么背景的民族主义?回答不同,民族主义的概念就不同;二是由于互联网上对(以逆向民族主义为纲的)中国改革性质的日渐普遍、日渐激烈、也日渐深入的辩论,今天的中国,大行其道的决不仅仅是为当前政治服务的虚幻民族主义,更是与之相辅相成,对立统一的,既包括日常生活里,也涵盖网络环境中波浪式发展、螺旋式上升的各层左翼力量。

中国左翼的内涵和外延,是在不断发展、不断变化的。当下的中国“左翼”,是一股空前广泛的社会力量,其成员的共同关注是人民的社会安全。所谓社会安全,就是保证人民生活的最基本的物质条件,即吃喝拉撒、住房、教育、医疗等等。在这类民生问题的周围,聚集了一群天南地北的中国人。他们中既有党内与知识界的上层人士,也有上下不靠、横竖难料的中间派,更有广大的底层民众。这样的中国左翼,是野火烧不尽的游击队,是春风吹又生的杂牌军,是由各阶级的暂时团结拼凑而成的统一战线,是扎根于转型社会秩序中的矛盾联盟。这就是中国左翼的基本结构,现在如此,过去也是如此。中国左翼的老祖宗,在五四运动中反帝反封建的全国统一战线,也是如此地凌乱不堪。但正是这样的凌乱不堪,最终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唤起工农千百万,永远地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因此,我们今天对中国左翼的认识,特别是对其在互联网上发展的认识,应该是诚恳的、全面的、辩证的。

有了这样的立场和态度,就一定会认识到后毛泽东时代中国改革的两面性。它的正面是一张慈眉善目的佛陀脸,油彩彩,光艳艳,丰腴得很,也富贵得很;但其背面却是一幅横眉冷对的判官像,阴沉沉,冷森森,时时刻刻都威胁着要把那假富贵撕个粉碎,露出事实的本来模样。三十年来对中国左翼的持续镇反,及以之为必要条件的资本主义复辟,正是这背面的全部内容。右派当权是贯穿三十年来中国改革全程的重要特点,但即便如此,直到一九九二年,党中央对体制内左派的多年镇反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可是,体制内左派的没落,反而给既受“改革开放春风”哺育,又蒙“西方发达国家先进教育”教诲的新一代左派知识分子的崛起铺平了道路。在这些知识分子的背后,是改革开放“春风吹又生”的民间左派。这种屡试不爽的矛盾的同一性,是党内右派们始料未及的。你想把天下的野草统统烧掉,烧个“白茫茫大地好干净”吗?算盘打错了,烧得越旺,长得越猛,越结实,越团结。力的作用总是相互。有压迫而无反抗,可有这样的道理吗?在以“主要是防左”为纲,将口袋掏空、把二老逼疯、要提前送终的住房改革、教育改革、医疗改革过程中,反抗可曾中断过吗?近年来的民族主义运动,不是已经大致脱离前二十年韬光养晦、全面媚外的发展观了吗?

九十年代以来的中国民族主义重塑了上世纪二十年代早期中国社会的基本情况:同样是这般乱糟糟的一个中国,从空想唯心主义到孔教民族主义,各路思潮四处弥漫,而那假“代表”、真买办的中央政府却哪个也代表不了。五八国难后,在各地高涨的爱国主义情绪中,中国的大小右派们再次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国际悲歌;他们的日子不久长了,他们媚美媚外的公开立场也难以服众了。西元两千年,中国社会开始全面量变。邱林川先生说,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间,中国见证了“民族主义爆发的罕见缺席”。是喽,没有右倾民族主义法西斯的缺席,怎么能显出新千年以来,尤其是二零零三年以来中国左翼势力在互联网上的急速兴起呢?中国网络左翼发展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网络技术在城市地区的普及化,二是阶级矛盾在广大农村的尖锐化。由于这些条件,普通的中国工农就不仅是右派统治下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主要受害者,也成为与其斗争的天然同盟军了。与此同时,在转化的同一性的作用下,由于新自由主义“帽子工厂”的空前强势,一个知识分子的左翼联盟也被迫诞生了。这个联盟既包括那些自觉从属于各左翼支流的知识分子,也包括那些虽苦于引“左”上身,但由于他们对特定领域内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坚决斗争,而被中国右派结实刻上“左派”铭牌的知识分子。

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路线斗争在中文互联网上的出现和发展,空前激化了左右两派的对抗性矛盾,也空前淡化了“老左派”、“新左派”、“新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的非对抗性矛盾。于是,一个除旧迎新的左翼联盟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宣告诞生了。这虽然还只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但它坠地后的第一声啼哭,就足以使互联网上已经猖狂十年的中国新自由主义势力不寒而栗,惊惶失措了。自然,像所有婴儿一样,它懂得躺着睡觉,却不懂得站起行走;懂得张嘴吃饭,却不懂得伸手穿衣;懂得尽力哭喊,却不懂得细心辨别。但它终究是会学习的,也终究是会成长的。这也正是中国网络左翼的必然经历。它虽然暂时只拘泥于虚拟世界的甲乙丙丁,但终会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冲破重重险阻,走到群众中去,真正发挥作用的。

目前,中国的左翼网站和论坛有很多,每个都是持续抗战的根据地,遥遥望去,山头林立,远近高低,各不相同。但互联网上的各自为政,并不足以将这些根据地连成一片,建立起巩固的解放区,进而组织各地群众,开展大规模社会运动。下文简要分析了几个重要的中国网络左翼根据地,及其网络持久战的发展历程。大多数左翼网站都在中国境内被革了命,但青山依旧在,不怕没柴烧,其成员的命还在,于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在互联网上积少成多,游击作战,增进联络,扩大宣传。左翼游击队员的广泛存在,足以说明这个试图焚毁革命史,压迫救命人,挽起资本手,自断子孙根的“社会主义国家”里,矛盾和斗争已经发展到了何种地步。

主人公论坛
相关据点:中国与世界、主人公论坛、中国工人网、中国文革研究网、社会主义新农村网、新左联文献论坛

一九九六年的反日爱国运动,打响了保钓运动的头炮,也给了中国与世界以生命。这个中国左翼电子刊物的奠基者,是一些旅居北美的中年党员与留学生。其目的是 “深刻认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认真反思中国和国际上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探索中国自己的、超越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该刊物以网站、论坛、电子杂志三头齐进的形式出现,一度得到中国政府的赞赏。但是,在运动的烽烟过后,中国与世界“在帝国主义文化垄断的国际媒体中反潮流”的进步立场逐渐图穷匕现,“早招安、心方足”的宋江们也因此害怕起来,开始调转枪口,大封其口了。

二零零二年,刊物的主办人建立了主人公论坛。现在,它已经成为了解中国下层民众与左翼理论动态的根据地。论坛的一些成员还走出山门,致力于对全国各地工农群众的确实调查。由于其巩固左翼统一战线,培养群众进步意识的正确纲领,主人公论坛不仅与一些知名的左翼与民族主义站点结成了同盟,在不少同类网络左翼根据地的管理层内,也可见若干主人公青年版主的踪迹。这些网站中的大多数,在中国内地都无法正常登陆。偃旗息鼓的不少,但坚持斗争的更多。

毛泽东旗帜网

二零零一年夏,在换汤又换药,鸡飞狗也跳,请资本进庙,逼方丈上吊的当口,党内左派力量发表文章,严厉批评宋江们羊头狗肉的“全民党”政策。此言一出,当权派立下痛手,勒令关闭了两家刊登檄文,不尊王道的杂志社。结果适得其反,这些被打掉根基的新老干部落得一身轻松,反而更加敢说敢做了。二零零三年,他们转战互联网,建立了毛泽东旗帜网。右派先生们不是谩骂左派无视大民主、压迫言论自由吗?他们不是还说,互联网正是最大的民主,有最自由的言论环境吗?好的,托他们的指点,党内左派呼之即来了。

这些左派的坚持斗争及其网络根据地的存在,鼓舞了很多迷茫无措的学生、知识分子、工人和农民。在右派对集体主义、社会主义、人民公社和文革四大三十年如一日的镇反后,“组织起来”重新成为难题。由于这种情况,毛泽东旗帜网的旗帜作用意义重大。一切中国左派,不论远近亲疏,均被右派们定性为“党内左派”的内亲外戚。拜其所赐,形成了目前中国各路左派同舟共济的局面。因公开的常规斗争失利而被迫转战互联网的毛泽东旗帜网,正如突围长征后到达陕北的中国工农红军一般,反击了当权派的压迫,振奋了斗争者的精神,并以其网络左翼喉舌的地位,促进了左翼根据地的交流与联络。人民是记得的:曾有这样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没有党成立了党,没有枪拿起了枪,没有自信打出自信,没有知识创造知识,从无到有,以弱胜强,最终成立了新中国。白云苍狗已半纪,其石今尚在,火种岂能绝?

强国论坛
相关据点:强国论坛、新华网发展论坛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网络论坛强国论坛,是中国网络左翼的大本营。新华网发展论坛与强国论坛结构彷佛,但成立较晚,影响较小。邱林川先生说:强国论坛“最好地代表了互联网上国家特准的民族主义讨论”。是喽,从表面上来看,固然是这样。可究其根底,强国论坛上愈发强势、即将迸发的左翼暗流,和论坛内外、网络上下不断转化的斗争形势,邱先生都是看不到的,因为他不相信唯物主义的道理,不相信世间任何事物是对立统一的,都是矛盾体,而通过斗争,即可以转化矛盾,破旧立新。进步势力是这样,反动势力也是这样。

不相信这个道理的邱先生,看到了什么景象呢?他眼中的强国论坛,各路讨论“对抗性较低,并几乎总是靠近党的路线”;而此类论坛之所以有影响力,邱先生说,原因只有一个:“政府决策依旧是网络民族主义的决定因素”。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事物无不以过程而存在,过程又总是对立统一的。强国论坛难道就不是这样吗?成立七年来,强国论坛经历了多次改版,而几乎每次改版后,其人气都是不升反降的。这是什么道理呢?越改版,就越难搜索旧帖,其结果损害了论坛老兵的积极性,让他们怨声载道。这是什么道理呢?一个兴起于五八国难后,历来循规蹈矩、严格管理的喉舌论坛,逐渐转化成为网络左翼的大本营,这是什么道理呢?强国论坛的右派先生们,越来越没有精神,也越来越没有水平,或转贴、或谩骂,失掉了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创造力。而就在他们越来越懒惰的同时,强国左派的数量和水平却拾级而上,一骑绝尘,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强国论坛的发展史,也正是否定之否定的斗争史。从右翼民族主义喉舌转化到网络左翼大本营的斗争过程,使论坛不断被迫改版的斗争过程,使其右倾版主全面失势、左倾版主全面得势的斗争过程,打破“和谐共荣”的虚假宣传、进行激烈交锋的斗争过程,使斗争本身不断透明化的斗争过程,正是强国论坛的发展过程。换言之,该论坛目前的左倾局面,是网民斗争而非老爷恩惠的结果,这与其创建人的初衷是恰恰相反的。

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网站创于二零零三年,创建人为学者韩德强及其门生,目的是推广其同名书吧。现在,该网站已是进步学术讨论的重要场所。乌有之乡借鉴资产阶级民主性质的“公共领域”理论,“希望能够成为各类主张公平优先的泛左翼学者、文化人士、白领人士、企业家、大学生以及政府官员会谈、聊天的场所和相关书籍、信息的集散地,成为一个开放的、公众的、有理想、有责任的精神家园”。书吧每周举办沙龙,并时与毛泽东旗帜网、主人公论坛合办演讲、讨论会等活动。

网站是乌有之乡书吧的重要补充。其最大优势,在于对左翼知识分子的合纵及其各类讨论的水平。乌有之乡提供二十九位知名学者的网站、博客连接。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既同情工农群众,又同情社会主义。因其反潮流的特性,乌有之乡网站经常遭到恶意攻击,其服务器也并不稳定。二零零五年九月,为救王斌余一命,乌有之乡带头发起网络签名,并为此被勒令暂时关闭。王斌余被秘密枪决后,该网站方得以重见天日。至今,乌有之乡仍继续活跃在网络内外的左翼战线上。

结语

人类从不能够以自己的意愿安排历史。当前,中国网络左翼的暂时联盟并非主观的选择,而是客观的需要。因此,与现实社会中的左翼力量一样,中国网络左翼的样貌是秩序错乱的叫化子方队,是为渊驱鱼的梁山泊群雄,是植根于中国革命遗产,却被其拴住腿脚的造反派,是有心无力、有笔无口、有命无枪的革命军。但是,中国的未来依旧是属于这些人,而不属于那些外强中干的右派的。右派们不会知道明天。明天从另一个早晨开始,那时他们将沉沉睡去。

互联网为加强左翼团结、扩大革命队伍、培养进步意识、形成正确道路提供了坚实后盾。在其影响下,一个重建在镇反人民革命的理论与实践基础上的中国社会,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反面。事物总是要走向自己反面的。受压迫的人民也总是要起来的,要吃饭,要穿衣,要公正,要安宁,要内惩国贼,因为不惩不立;要外争国权,因为不争不行。

总而言之一句话:没有斗争就没有一切。不论网络内外,中国左翼的斗争之本,都是广大群众。只有团结最大多数的人民,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才能实现应该实现也必须实现的理想,完成应该完成也必须完成的任务,因为这是人民的意愿。斗争自然艰苦,过程必有反复。但苦寒的考验过后,春天终归是要来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