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9年 11月 21日 13:40 星期四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刘宇凡:关于劳动力市场的神话(1996年)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6月 21日 22:58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关于劳动力市场的神话

刘宇凡

先驱第36期, 1996年3月


自从八十年代以来,把市场的功用神化就一直是时髦。许多国家都争先恐后地撤消种种管制,尤其是撤消对劳动保护的种种立法限制。前「社会主义」阵营,包括中国,也逐渐加入这个行列。劳动力市场忽然变成一种万应灵丹,甚至将之描绘为工人享受自由平等的理想国。这种论调自然毫不新鲜。他们不过重复那些死硬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陈言而已。例如,奥地利的经济学家路德维格.米斯(Ludwig Von Mises)在他那论官僚的书中便这样描绘劳动力市场:



「在资本主义下面,劳动力是一种商品。它之作为可以买卖的商品,使工人得以从任何一种人身依附中解放出来,像资本家、企业家、农民一样,工人依赖消费者的好恶。但消费者的选择并不关切从事生产的工人。他们关切的乃是物而非人。雇主所处的位置使他在人事上并不倾向于任人唯亲或者怀有偏见。……



这个事实,而非宪法或权利宣言,才使得工薪所得者在自由发展的资本主义制度下不失为自由人。作为消费者的时候,他们保有主权;作为生产者,就像所有其它公民一样,都是无条件地服从市场规律。工人在市场以市场价格出售一种生产要素,也就是说,把自己的辛劳与努力出售给任何想购买的人的时候,并没有损害自己的地位。他们并无欠下雇主的恩典或徭役。他们只欠下雇主的某种特定品质的某一定量劳动而已。」(注一)



资本家与工人地位平等?

这位经济学家所作的抽象就是完全把现实生活抽空。是的,工人同资本家一样,可自由决定是否出卖劳动,是卖给甲还是乙等。可是,他跟资本家有一个分别:他不能慢慢等待出价最高的雇主。他没有资本,只有靠双手来换取衣食住行。香港人有句俗话:手停口停。他一旦失业得长久些,就有饿死冻死之虞。反之,资本家却可以等待,有时为了击败工人的罢工,他们甚至可以等待几个月、一年呢!这种经济不平等使工人在劳动力市场上总是处于下风。劳动力市场越是「自由」(政府最少干预,工会极其微弱),工人地位就越低,工资就越难上升。就算是在政府较多干预、工会力量较大的国家(例如西欧),也只是稍为调整了劳资关系,并没有根本改变工人的从属地位。一天生产数据仍由一小撮资本家所垄断,而工人(广义的而非狭义的工人)除了自己的双手之外便没有维生工具,这种从属地位就始终维持。现代工薪阶级虽然并无人身依附,但是在经济上却仍然要依附资产阶级。


收入不平等与阶级不平等

一旦劳动力成为商品,它的价格(工资)自然也要受价值规律的支配。也就是说,工资基本上只能够维持劳动力的再生产(工人及其家人的生命得以维持),只能够维持基本消费而不大可能累积到资本(除开一小撮所谓「打工皇帝」之外)。在香港以及很多其它地方,工人穷一生的积蓄也买不起一所小房子,更遑论变为资本家了。

反过来,资本家的收入并不决定于他的劳动力价格,而是决定于他的财产权。一个拥有五千万元的资本家(在香港根本不算大富),若把钱存于银行,以七厘利率计算,他不费吹灰之力,一年就有三百五十万元的利息收入。自然,他可能另作有风险投资,而结果他可能会有十倍盈利,也可能会破产。但这无关宏旨。关键的是资本主义的规律使两个阶级不断再生,也就是说,使工人阶级永远在经济上依赖资产阶级。


市场以外……

说劳动力市场中的工人是「自由」的,只是在同封建时代的农奴,或者同命令经济下的「领导阶级」──工人──相比较的时候,才多少是对的。而米斯之流所赖以为据的,不过就是这种买卖自由吧了。但是,正如马克思指出,庸俗经济学家总是把分析局限于市场交易以内,而无视实际生产过程。他说:

「实现劳动力的买卖的商品流通领域,确实是天赋人权的真正乐园。那里占统治地位的是自由、平等、所有权和边沁。自由!因为商品的买者和卖者的活动并没有受到强制,相反地,他们只取决于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们都是作为拥有同样权利的自由人缔结契约的。契约是他们的意志借以得到共同的法律表现的自由的结果。平等!因为他们彼此只是作为商品所有者发生关系,用等价物交换等价物。所有权!因为他们都是支配自己的东西。边沁!因为双方都只顾自己。」

「一离开这个简单流通领域──庸俗的自由贸易论者关于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基本观念、思想观点、观察方法和判断标准就是从这个领域得出的,──就会看到,我们的剧中人的面貌已经起了某些变化。原来的货币所有者成了资本家,昂首前行;劳动力所有者成了他的劳动者,尾随于后。一个高视阔步,踌躇满志;一个战战竞竞,畏缩不前,像在市场上出卖了自己的皮一样,只有一个前途──让人家来鞣。」(注二)


劳动力商品化与异化

米斯说工人与资本家一样受市场规律支配。表面上这是一视同仁,但是,米斯忘了一个分别:资本家在同其它资本家竞争时,可以而且往往首先从减少劳工成本,从压榨工人入手,而工人不仅没有另一个可供压榨的对象,反而是资本家剥削的主要对象。不论是工厂,是百货公司,雇员都被所谓「科学管理」所支配,要他们像机器一样干活。从泰罗制到福特主义,再发展为今天的所谓「精瘦生产」(Lean Production),都是旨在尽量榨取雇员的活劳动,不仅说不上自由人,甚至连农奴也不如。米斯说工人只欠资本家「定量劳动」,这是错的。因为劳动强度有很大弹性的,而且劳资合同并不规定劳动强度。欧洲中世纪的农奴每年工作不足二百日,而且劳动节奏比现代雇员还慢很多呢。

马克思有关劳动力市场必然产生劳动异化的理论,是完全经得起历史验证的。所谓异化,简单而言,就是主体活动所产生的结果,反过来支配主体。劳动力成为商品,意味着几个层次的异化:(一)工人失去对自己劳动力的支配权,而落在资本家手中;(二)工人在资本家的指挥下的劳动,使资本得以增殖。也就是说,工人以自己劳动去不断壮大与自己为敌的、支配着自己的压迫者。(三)多个资本家的竞争的结果,乃是周期性生产过剩,以及由此引发的经济衰退、工厂倒闭、工人失业。本来由工人所创造的资本,最后不仅工人无法加以控制,就是连资本家也无法控制,最终要以社会性灾难的方式来淘汰多余的资本,而最大的受害者仍然是工人。这是劳动异化的最尖锐的表现。

在比较两种关于劳动力市场的理论后,打工仔女大概不难知道,究竟谁是谁非了。



注释:

(注一)Bureaucracy, by Ludwig Von Mises, 1st edition, 1944

页 38-39.

(注二)资本论,马克思着,卷一,页 161-162.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