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8月 19日 02:10 星期六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神话与事实——列宁晚年与斯大林的关系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5月 12日 15:50 星期三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神话与事实——列宁晚年与斯大林的关系


施用勤




近来,国内外对斯大林的不同看法又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因为观点、立场、信仰不同,对一个政治历史人物有不同的看法和评价,本是正常的。各种不同的价值尺度和取向为人们崇拜任何类型的历史人物或为之辩护提供了足够的依据。可惜,大多数至今仍在歌颂斯大林的人没有这种勇气,不敢亮出自己的价值尺度。1999年《马克思主义研究》第4、5两期连载的一篇文章《并不神秘的斯大林——记者维·科热米亚科与哲学愽士理·伊·科索拉波夫教授的谈话之一、之二》,就是这类文章的典型代表。

斯大林现象确实是一个复杂的历史现象。尽管他做了大量败坏共产主义这一人类崇高理想的事,却赢得了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导师的美称,赢得最多最高的赞美。一般的暴君和独裁者身后或失败后难逃骂名,而斯大林这个人却由于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模式联系在一起,至今没有彻底败裂。

当年,赫鲁晓夫在苏联开始揭露斯大林的罪行半途而止,直到戈尔巴乔夫当政时期,才对斯大林进行更加彻底的批判,更全面地为斯大林制造的冤假错案平反。但这一过程很快就随着苏联的解体而告终。那些反社会主义的人当然彻底否定革命,乐于把斯大林的罪恶当成革命的罪过,乐于把斯大林和社会主义革命混为一谈,以便他们否定社会主义革命。而那些拥护社会主义或有怀旧情绪及对苏联解体后的俄国现状不满的人,则简单地把一切都归罪于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的“背叛”,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更加把斯大林神话化,把斯大林和社会主义革命等同起来。

当年,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中激起强烈的反响,这是反修斗争的导火索之一。毛泽东发起文化革命,其中一个考虑就是挖出藏在身边的赫鲁晓夫式的野心家。中国对斯大林的评价是三七开,即三分错误七分成绩,始终认为斯大林是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那时根本没有条件对斯大林、苏共二三十年代党内斗争的历史做客观、严肃的研究。改革开放以来,研究条件宽松多了。但不知是由于历史的惯性,还是这一问题已经不再是人们关注的重点,许多相关史实仍罩在雾中。至今,很多人对这些问题的认识仍囿于《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的框框中。这就是科索拉波夫教授的这篇文章在今天还有市场的原因。

为此,笔者认为有必要针对科索拉波夫教授的说法,根据史实,把列宁晚年与斯大林的关系,二三十年代苏共党内斗争和大清洗以及斯大林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应负的责任这几个问题加以澄清。

首先看看科索拉波夫教授是怎样评论列宁和斯大林的关系的。他写道:“他是‘第一把手’中唯一一个没有贬低而是抬高自己前任威信的人。”他还说:“有一点是可信的,即列宁对作为组织者的斯大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且对他的信任超过对其他人的信任。正是这一点使与列宁一家(确切说是与娜·克鲁普斯卡娅)关系密切的人都警觉了起来,他们就是在列宁病榻旁搞阴谋的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以及托洛茨基。中央责成斯大林监督必需执行的医嘱,而经常有人违反医嘱。在克鲁普斯卡娅的插手下,病人接连不断地受到打扰,于是斯大林很严厉地与克鲁普斯卡娅谈了一次话……列宁与斯大林的关系被推到了破裂的边缘,但斯大林避免了这一后果。斯大林经受住了这一最严峻的考验并当之无愧地接过了列宁的接力棒。”

下面分析一下斯大林“抬高自己前任威信”的原因。

众所周知,与斯大林不同,列宁生前在党内并不享有“绝对权威”,从二月革命后直到列宁因病失去理政能力之前,在重大问题上,他与党内高层始终存在矛盾、虽然在这些冲突中,列宁的主张最终获胜,但都是经过激烈紧张的斗争,在表决中赢得了多数,绝没有以势压人。也就是说,列宁在布尔什维克党内不是独裁者,而是党的领袖。在列宁领导时期,党内是有民主的。

十月革命前夕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反对十月起义并在高尔基的《新生活报》上泄露了起义日期;1918年以布哈林为首的左派共产党人反对列宁签定屈辱的布雷斯特和约。这两次严重冲突已经众所周知,这里不再赘述。

还有一些冲突由于与斯大林本人有关,所以没有宣扬。二月革命后,在是否进行武装起义的问题上,布尔什维克上层领导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当时实际上由斯大林和加米涅夫领导的《真理报》认为俄国当时处于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无产阶级革命是遥远的未来的事,所以主张支持临时政府,团结孟什维克。他们拒绝刊登列宁的四封《远方来信》中的三封,唯一刊登的那封也经过删节。斯大林和加米涅夫一度反对列宁的《四月提纲》。《真理报》4月7日公布了列宁的《四月提纲》第二天就刊登了加米涅夫的批判文章。(1)

在临近起义的9、10月间,斯大林领导的《工人之路报》拒绝刊登列宁的一些文章,所刊登的文章也遭到大量的删节。该报的做法招致列宁的强烈抗议,列宁甚至提出他要退出中央委员会,直接对党的下层和在党的代表大会上进行鼓动。(2)读列宁当时的文章,看到文中犀利的言辞,不难想象当时斗争的激烈。

在列宁政治生命的晚期,他与包括斯大林在内的政治局成员在外贸垄断权问题上意见相左,在格鲁吉亚问题上更是直接与斯大林发生冲突。由于这两次冲突事关科索拉波夫教授所谓的“列宁病榻前的阴谋”和“斯大林经受住了最严峻的考验”有关,下面再详谈。

综上所述,列宁的学生们(当时,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大林、布哈林等人都自称是列宁的学生,后来,随着斯大林的权力越来越大,并把其他人都打成派别活动分子、反革命,最后把他们统统枪毙,他们自然也就不再是列宁的“学生”,成了“一贯反对列宁的敌人、内奸”,与列宁的关系并不像他们后来所标榜的那样:他们深信列宁英明、伟大、正确,一贯拥护他,追随他,对他们来说,列宁远非真理的化身,他们总想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独立性,尤其是在列宁生病期间的冲突中和对待列宁遗嘱的态度上,干脆就是公然对抗。

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言行不一呢?

原来这是权力斗争的需要。为了说明这个问题,首先应该简单地介绍一下在《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备受诅咒的列·达·托洛茨基。托洛茨基是著名俄国革命家、理论家、思想家,他曾领导了1905年俄国革命和十月革命,十月革命后他一度担任外交人民委员,后任军事人民委员,内战时期他又兼任最高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缔造了红军并亲自率领这支军队粉碎了白军和外国干涉者,拯救了新生的苏维埃共和国,在内战后的经济恢复建设中,他也起了重大的作用。因此,他在苏维埃俄国的声望仅次于列宁。他的肖像与列宁的肖像并排悬挂。但托洛茨基不是老布尔什维克。1902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分裂时,他站在了孟什维克的一边,在此后的两派斗争中,他多次与列宁论战,彼此猛烈抨击。他于1917年5月才加入布尔什维克。所以,有一些老布尔什维克对托洛茨基在党内的地位和影响感到不满,野心勃勃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更是把他视为他们继承领袖地位的最大障碍,于是他们决定联手对付托洛茨基。由于他们对仅凭自己的力量能否战胜托洛茨基没有把握,就想利用列宁的声望。内战以后,随着苏维埃共和国的巩固和发展,列宁在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中的威望越来越高。在这种情况下把领袖神化、搞偶像崇拜,就可以把列宁变成置对手于死地的强大武器。尤其是把绝对没有资格自称为列宁的学生的托洛茨基置于死地。这就是斯大林等人忘记自己对领袖的不恭并拼命把自己打扮成列宁的忠实学生的初衷。从表面上看,斯大林确实抬高了列宁的威信,把列宁从英明领袖变为偶像,变为真理的化身,从而把列宁的言论也神圣化,使之变为金科玉律。殊不知,这只是斯大林阉割列宁思想,把它庸俗化、语录化,最终把列宁变为整人工具的策略而已。毋庸置疑的是,斯大林在神化列宁时是有选择的,凡是他可以用来对付对手的列宁的话,他都使之神聖化,可对他不利的列宁的话和文章,则被他打入冷宫,几十年不见天日。根据苏联《列宁全集》第四版译成中文的第一版「列宁全集」中,凡是批判斯大林的文章一概没有,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斯大林就是这样实用地、不择手段地、有选择地“抬高列宁的威望”的。

看了上引科索拉波夫教授的第二段话,我觉得教授仍滞留在30、40年代和50年代初期,滞留在斯大林统治之下。那时,有关列宁与斯大林最后两次冲突的材料和列宁罢免斯大林总书记职务的遗嘱都被尘封在档案中。如今这些材料已经公开,再坚持以前的观点,就应拿出证据证明这些材料根本不存在或是假的。教授回避了这一难题,只是前后矛盾、语焉不详地说什么列宁对斯大林的“信任超过对其他人的信任”,“列宁与斯大林的关系被推到了破裂的边缘”,“尽管在列宁晚年他与列宁的关系很复杂”。

如果说列宁对作为组织者的斯大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不能算错,斯大林当时担任大量的职务就是证明,并且在加米涅夫提议让斯大林担任总书记时,列宁也未反对。但要以这些事实证明列宁对斯大林的信任超过对其它人的信任,则没有任何根据,因为当时政治局成员都身兼数职,另外,总书记一职在当时并不具有日后它所具有的分量。总书记只是隶属于政治局处理日常事务的书记处的总管、秘书长。总书记成了党的第一把手的称呼,那是由于斯大林实际成了党的一把手之后仍不愿放弃这一职务而造成的,总书记职务升值,成了主席的同义词。列宁的遗嘱中提到“斯大林同志当了总书记,掌握了无限的权力”,但这“无限的权力”并非该职务本身固有的,斯大林的前任雅?米?斯维尔德洛夫(虽然那时还没有总书记这一称呼)就没有掌握如此之大的权力。斯大林之所以能掌握无限的权力和两个因素有关:一是此人有极强的权力欲,二是列宁因病一度不能理政。对斯大林来说,总书记和主席之间绝不仅仅是称谓的区别。总书记的称呼更符合斯大林的实际地位,它表明斯大林从来没有从秘书长——机关总管——升华到领袖的高度。这也是造成他的领导方式与列宁的领导方式的根本区别的原因之一。

可以追溯到内战时期的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反对托洛茨基的联盟是否因列宁生病和他对斯大林的信任而解体,产生了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托洛茨基的新联盟?我们找不到任何这方面的证据,所能找到的一切史料都证明斯大林同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的联盟不仅继续存在,而且因列宁的患病和他与托洛茨基的接近以及对斯大林失去信任而勾结得更加紧密。

在列宁时期,决策权属于政治局。因此,那时还不存在谁继承列宁的问题,关键是在政治局获得多数。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联合起来,就可以实现他们排挤托洛茨基的目的。列宁不能工作后,政治局只有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大林、布哈林、托姆斯基6人,即便托洛茨基与托姆斯基、布哈林结盟,也只能打个平手,何况这三人根本不可能结盟。因此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斯大林就稳获政治局的多数,能够顺利地实现他们排挤托洛茨基的目的。1923年―1926年的联共党内斗争的史实和结果都证明了这一点。

斯大林和季诺维也夫都不讳言“三驾马车”的存在。在联共(布)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斯大林说:“奥新斯基称赞斯大林同志,称赞加米涅夫,但他侮辱季诺维也夫,他认为目前只要除掉一个就够了,以后再依次除掉其他的人。他采取的方针是瓦解那个经过多年工作而在中央内部形成的核心”。(3)斯大林秘书处的工作人员阿?帕?巴拉绍夫说:“有一次,季诺维也夫和托洛茨基在政治局会议上争吵起来,大家都支持季诺维也夫的观点,于是他对托洛茨基说:‘您难道没有发现您被套在箍里了吗?……您是少数、是单数’……在政治局开会前,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总是先到斯大林那里碰头,看来是协调立场。我们秘书处的人私下把那里进行的‘三驾马车’的会面叫做‘箍’。”(4)

还有一个更有份量的证据。

克鲁普斯卡娅于1924年5月18日把列宁《给代表大会的信》交给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俄共中央主席团曾对是否公布列宁的遗嘱进行讨论。根据会议记录,托洛茨基、加米涅夫、季诺维也夫、斯大林的意见分别如下。

托洛茨基:“我认为这封信应该公布,如果没有妨碍公布此信的正式理由的话……”

加米涅夫:“不能公布,这不是在政治局会议上的发言。文章的素材和内容仅是个人鉴定。”

季诺维也夫:“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 娅)也认为,只应该转交给中央委员会。关于是否要公布的事我没有问,因为我那时认为(现在仍然这么看),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

斯大林:“我认为没有必要公布,况且也没有得到伊里奇的批准。”(5)

如果真是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托洛茨基因列宁信任斯大林而联合起来搞阴谋的话,他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和托洛茨基一起主张公布列宁遗嘱,实现他们的“阴谋”活动的目的,而是和斯大林一起反对公布列宁遗嘱呢?

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确实一度曾与托洛茨基联合反对斯大林,即联共(布)党史上所谓的季托反对派。但那不是在列宁的病榻前,也不是因为列宁最信任斯大林,而是因为他们在与斯大林共同整跨了托洛茨基后,未能如愿当上列宁的继承人,发现斯大林是他们阴谋活动的唯一受益者引起的。季托联盟从1926年4月开始,距列宁第一次患病有5年之久,距他丧失理政能力有3年之久,在他逝世的两年之后。无论如何,说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和托洛茨基在列宁病榻前搞阴谋反对斯大林是没有根据的。

就连通篇谎言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在这一点上也要自愧弗如。它只说:“托洛茨基派趁列宁患病加紧积极活动”,“正是在党的领袖卧床不起……的困难时刻,托洛茨基开始对布尔什维克党进行攻击。”(6)对党进攻,当然指的是党的核心,即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斯大林。《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中提到的托洛茨基向党进攻的文章——《十月的教训》——其矛头所向是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

有一个事是谁也不能否认的,病榻上的列宁,尤其是在1922年10月到1923年3月7日之间,最不信任的就是斯大林,他不仅建议撤销斯大林的总书记职务,还要在全党面前公开反对斯大林。(7)只要回顾当时的背景和事件,看看列宁1922年的文章,特别是列宁最后的书信和文章,原因是不难发现的。

十月革命以后,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一直在为生存而斗争:与德国人进行的和平谈判、社会革命党人的暴动、外国武装干涉、内战、苏波战争,内战结束后的当务之急是恢复濒临崩溃的国民经济。在这种情况下,布尔什维克无暇进行全面的政体建设,当时采取的许多措施都是应急性的,如军事共产主义,余粮征收制,任命制、禁止党内派别活动。这些措施压制了社会民主,和党内民主,为官僚主义的滋生和泛滥打开了方便之门。这些措施既是形势的产物,也是俄国落后的经济文化的产物,因此,即便在环境好转(内战结束,经济恢复工作初见成效)后也不能马上废除它们。开始时,列宁并不为这些事情感到担心,他和他的同事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欧洲社会主义革命和欧洲社会主义联邦上,希望欧洲革命能够解决社会主义社会体制问题和俄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特殊困难。但这一希望破灭了,布尔什维克不得不在资本主义的包围下在俄国落后的经济文化基础上解决革命政权的建设的问题。

早在1920年,列宁就觉察到官僚主义对革命和革命政权的威胁,成立工农检察院的初衷就是让它对行政机关进行监督,与官僚主义作斗争。1922年列宁对官僚主义的泛滥更加关注,他不断的指出官僚主义的危险,并考虑采取新的反官僚主义的措施。他忧虑地看到,布尔什维克建立的政权偏离了革命的方向,“就像一辆不听使唤的汽车,似乎有人坐在里面驾驶,可是汽车不是开往它要去的方向”;(8)并指出危险来自官僚主义:“如果拿莫斯科4700名负责的共产党员和一堆官僚主义的庞然大物来说,是谁领导谁呢?……不是他们(共产党员——引者注)在领导,而是他们被领导。”(9)在有关改革人民委员会、劳动国防委员会和小人民委员会的信中,列宁想通过对工作制度的彻底改革把这些部门从“滥发文件、乱下指示”的官僚主义积习中解脱出来(10)。这时,列宁认为当时的苏维埃机关是产生官僚主义的温床,消灭官僚主义的方法是加强党对苏维埃机关的监督和对人民委员会的工作制度进行改革。

但是,他建议的措施未能产生希望的效果。官僚主义不仅没有受到遏止,反而愈演愈烈。1922年10月列宁恢复工作后,在一次与托洛茨基的谈话中,列宁说:“我们的官僚主义十分严重。我回来工作后,对此感到十分震惊。”(11)当托洛茨基指出,困难的实质在于国家机关中的官僚主义和党内官僚主义的结合时,列宁说:“您的意见是不仅要求对国家机关中的官僚主义宣战,而且还要对中央组织局的官僚主义宣战。”(12)最后,他向托洛茨基建议:“我们联合起来,反对一切官僚主义,包括反对组织局的官僚主义。”中央组织局是斯大林机关的核心。这次谈话表明,列宁意识到官僚主义的总根子就在党内,它的代表人物就是斯大林。列宁决心要在自己所剩不多的日子里搞一次彻底的人事变动——罢免斯大林。列宁最后的几篇书信和文章(《给代表大会的信》、《关于赋予国家计划委员会以立法职能》、《我们怎样改组工农检查院》、《宁肯少些,但要好些》)的主旨与这次谈话是一致的,其矛头指向斯大林为代表的官僚主义。有必要提一下,乍看起来,国家计划委员会与反官僚主义无关,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托洛茨基的建议中,它是反对官僚主义的根本措施。此时,斯大林已辞去工农检查人民委员的职务,但该人民委员部从成立伊始一直由斯大林领导。显然,列宁抨击工农检查院就是抨击斯大林。

列宁晚年与斯大林之间的两次重大冲突,即在对外贸易垄断权和格鲁吉亚问题上的冲突也加深了列宁对斯大林的认识。

在对外贸易垄断权问题上产生的冲突,其严重性不仅在于意见分歧的本身,而且还在于斯大林对列宁的阳奉阴违、反复无常。在这场冲突中,斯大林没有正面捍卫自己的观点,每次都赞同列宁的意见,可实际上仍我行我素。列宁第一次做工作后,他的意见似乎已经占了上风。但政治局委员和政府官员仍在继续讨论放松外贸垄断的问题。在列宁第二次做工作后,政治局表面上接受了列宁的意见,然而事隔几月之后,竟在中央委员会上通过了降低国家对外贸易垄断的决议。这时,列宁除了继续做工作外,还委托托洛茨基在中央全会上维护他的对外贸易垄断权的观点。这才彻底结束了这场冲突。这场历时一年之久的冲突给苏联的外贸工作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更为恶劣的是,当斯大林得知列宁对克鲁普斯卡娅口授一封给托洛茨基祝贺此次斗争获胜的信之后,竟在电话里把克鲁普斯卡娅辱骂一顿(14),当然是以她违反医嘱为借口。

另一场冲突是由格鲁吉亚事件引发的。这场冲突是国际主义与大国沙文主义的冲突。在推行“自治化”计划中,斯大林的表现完全是“真正地道的”‘社会民族主义分子’。而1922年9月26日,列宁在恢复工作前,发现斯大林送来的关于各独立共和国加入俄罗斯社会主义联邦苏维埃共和国的决议中有几个原则性问题并作了修改,斯大林竟无理地逐条批驳,说列宁犯了“民族自由主义”的错误,指责他鼓励分裂主义。(15)

在这场有关民族问题的冲突中,斯大林还对病中的列宁实行封锁,用假信息蒙骗列宁,并利用监护人的身份限制列宁的活动。(17)所有这一切使列宁重新认识了斯大林,意识到以后他若掌权必将给革命事业带来危害。从《给代表大会的信》中的对1922年12月24日一信的补充来看,他已得出结论,不能让斯大林继续留在总书记的职位上;此后的几篇文章和他让秘书向托洛茨基传达的信息则表明列宁要从政治上彻底搞垮斯大林,为革命事业消除隐患。(18)历史证明,列宁的决定是正确的。季诺维也夫等人出于权力野心违背列宁的意愿,让斯大林逃过了灭顶之灾却使俄国革命和国际共产主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列宁的革命政党——布尔什维克的精华全被杀光,他们本人也沦为斯大林独裁祭坛上的牺牲品。

上述事实表明,列宁与斯大林的最后的斗争决不是什么小人挑拨的结果,也不是出于个人恩怨(斯大林辱骂克鲁普斯卡娅),这是一场事关社会主义体制、布尔什维克党和革命的前途和命运的严肃的政治斗争。列宁反对的正是那些日后成为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的主要特征的东西:官僚主义、专制、滥用权力、粗暴、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等。可惜,列宁未能把这场斗争进行到底,他未能亲手把他准备的“炸弹”投向斯大林,就再次中风,彻底失去理政能力,否则,苏联的社会主义、布尔什维克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定会重写,如今的世界面貌也将完全不同。



(1)参见罗·亚·麦德维杰夫:《让历史来审判》(上)1983年人民出版社版第20-21页。

(2)《列宁全集》中文第二版第32卷第278页。

(3)《斯大林全集》中文版第5卷第184页。

(4)德·安·沃尔科戈诺夫:《斯大林政治肖像》1989年光明日报出版社第143页。

(5)德·安·沃尔科戈诺夫:《托洛茨基》1998年莫斯科新闻出版社第2卷第10页。

(6)《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1975年人民出版社版第292、293页。

(7)(11)(12)(13)(18)《托洛茨基自传》1996年国际文化出版公司版第422页、419页、419页、420-422页。

(8)(9)(15)(17)《列宁全集》第43卷第85页、94页、353页、216页、466页、475页。

(10)见《列宁全集》第42卷第387-395页。

(14)《列宁全集》第53卷第703页。

(16)莫西·莱文:《列宁的最后斗争》1983年黑龙江人民出版社版第38页。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