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0月 20日 06:06 星期五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与阶级一起成长?(一组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5月 12日 14:35 星期三 
离线

注册: 2009年 6月 22日 16:46 星期一
帖子: 251
---------
“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与阶级一起成长?(一组讨论)



一个女工的现象:工人对所谓革命者的考量


石秋


近段时间曾经和一位青年女工聊天,她说她人生的最重大问题是她的感情问题。她渴望爱情。她说“有了新衣服、发了工资、吃了顿好的,等等,都只得到短暂的开心”“就算是现在有了一套房子,也不是特别欣喜。”,“总之一句话,所有物质的东西都不能给我带来很多快乐”。而我告诉她,其实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有规律的生活,心理压力不算很大,因此更多时候的烦恼其实是出路问题,用她的词汇,就是归宿问题,也就是明天怎么办的问题。就像她说的,有了新衣服,发了工资,吃了顿好的,只开心一下子。因为,她能意识到,这种状态是没有保障的,未来不会一直能够这样安稳的工作生活到老,生活的烦恼照旧存在,用她的话说“前途真的很迷茫”。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的交谈陷入说教。然而和这位女工的沟通至今有近半年时间。关于五大保障,已经有过不止一次的相互交流。她已经非常能够认可我们所谈及的工人阶级现状就是她的现状,也非常认可五大保障是工人阶级和她自己都需要的。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办。她觉得这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她反问我,虽然她知道五大保障的重要性,可是谁来实现?

我说不可能等五大保障从天上面掉下来,就好像你不上班,工资不会从天上面掉下来一样。

她说她知道怎么上班,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实现这个五大保障。

我说你也不是天生就知道怎样上班的嘛。

她说上班有人教,学习有人教。

我反问她,没有人告诉你,你能够马上总结归纳出五大保障么?

在这一名女工身上,我看到我们新工人阶级普遍存在的问题,对自己能力的不自信进而对整个阶级力量的不自信。这是一种值得归纳的状态,一个力量最强大的阶级的成员,对自我阶级力量的怀疑,这考验了作为这个阶级的先进分子队伍所发挥的作用。我试图以一个“先进分子”的身份定位对一些工人展开有关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出现明确对五大保障不认可的阻力,而恰恰是很多新工人的症结都表现在对方法上的怀疑。到底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往五大保障的方向前进?到底该如何做,才是通往五大保障的道路?而我这个假设的“先进分子”对这个问题却没有办法立刻做出更多的说明和解释。正如一名流落在街头偷单车为生的青年工人,在我们沟通一段时间后所表达的“愤慨”,他说你说的我都已经理解,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告诉我,这五大保障到底怎样才能实现?你不能在告诉我这个美好的五大保障之后,却不告诉我该如何实现。五大保障很现实,也很遥远,很具体,也很宏大。这让我们的很多工人,在初步认识到五大保障的必要性后,突然的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但,与其说是我们工人的不知所措,倒不如说是我这个假设的“先进分子”的不知所措。因为我以为,通过细致的工作归纳阶级普遍性的现实需求并向阶级成员传播归纳的内容,就得出了阶级出路的方向。然而事情绝不是如此简单。就好像我们一些在前线做具体工作的朋友,一切的工人调查,一切的倾听和交流,都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我们都有目的性。工人阶级的一般成员对目的性的敏感程度,有时候并不弱于所谓的“先进分子”。

2008-10-15 15:14 红旗网




黔进派



我的看法
(欢迎补充和批评指正,因为这是我目前认为最重要之一、也是想得最多最困惑的问题之一)

1、“五保说”(以及其他类似毛式宣传)只说明了工人的一个理想前途,而没有阐述实质上是最关键也最符合逻辑的问题:怎么实现。需要注意的是,这只是“对外”(即对一般工人群众)的宣传套路;“对内”(即对毛圈内积极分子)是另一套说辞。

2、此类毛分子并没有给提出“如何实现”的工人以任何实质回答。应该看到,这种思想不仅是“无用”,更包含着一种有害的特征:企图堵塞工人为自己打开真正出路的可能性。

3、我认为共义者在与工人交谈时,一般地,不必也不宜谈理想未来问题。更需要在每一个细节上把基本的阶级斗争精神传递给工人,这些基本精神是:决不信任老板及其国家,不妥协斗争思想,阶级自主精神,自我组织和团结起来才能争取胜利的思想。

4、我觉得工人要积极参加过至少一轮集体性质的劳资斗争,才可能有效地与之交谈,较好地启发或巩固工人的阶级意识。在此之前,共义者与工人接触的一般任务是观察和记录群众工作生活状况、心理变化,不排除具体启发个别分子的可能性(有时是必要而重要的),但把精力过于集中于此方面则不可取。

5、某ID津津乐道地说五保是老工厂工斗的主要诉求。但这恰恰是过去工斗的缺陷,是脱胎于官僚社会主义的传统工人阶级群体觉悟缺乏的表现,这使他们只局限于经济斗争——这跟“胆量”“策略”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他们压根就没意识到政治权利的重要性——尽管他们实际中也出现过自我组织和更进一步的斗争行动。我认为在实际斗争中不应截然地把斗争分为经济和政治,更没有所谓“经济斗争阶段”和“政治斗争阶段”,这种划分和类似想法极其有害,因为它把关系工斗生死存亡的问题变成了高深莫测的理论问题(而且很显然这里包含着阶段论的毒素)。我当然不是说要公开高调提出这类问题,只是要从工斗中综合地具体地提出问题。比如说,共义者应可对工人说,“只有依靠自我组织才会有出路”,这句话究竟是个政治问题呢还是什么理论问题呢都不需要去“分析”,留给工人自己思考,特别是那些经历过一两次ba工的工人。

6、某ID坦言“不知所措”,我相信是他,一个具体毛分子,在没有灯塔情况下对工人“做工作”时的真实茫然,或许也部分地表现了工人阶级本身对如何开辟前途的茫然。但是,这种茫然更是在表明毛主义在当代工人阶级中的破产(这或许可以说明为什么当今世界上的毛主义主要集中于农村;毛主义曾经在工人中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但那是在“灯塔时期”)。这些应该促使左青吸取教训:对毛主义的圈子宗派意识(他们的“先进分子观”大有问题)、“内外有别”思想(江湖权谋骗术)采取彻底批判立场。

7、某ID虽然貌似敌视知识分子、大谈阶级本位利益,但是我发现,在他谈论自己具体“做工人工作”时却表现出一种传教士和灌输者的细微心态,这恰恰是极端有害的。比如说他跟那个女工的谈话,就非常有代表性:

“她已经非常能够认可我们所谈及的工人阶级现状就是她的现状,也非常认可五大保障是工人阶级和她自己都需要的。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办。她觉得这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她反问我,虽然她知道五大保障的重要性,可是谁来实现?

“我说不可能等五大保障从天上面掉下来,就好像你不上班,工资不会从天上面掉下来一样。

“她说她知道怎么上班,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实现这个五大保障。

“我说你也不是天生就知道怎样上班的嘛。

“她说上班有人教,学习有人教。

“我反问她,没有人告诉你,你能够马上总结归纳出五大保障么?”

这段话初看起来像是诡辩论。开始女工问他“谁来实现”,他说五保不会从天而降——这是转移话题而且显然还是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因为既然必定有人来实现它,它就当然不会是从天而降的。但是后面来看却不是诡辩。女工说她之所以会上班,是因为“有人教”,女工说这句话只是对她自己具体经验的概括。但是某ID却这样反问道“没有人告诉你,你能够马上总结归纳出五大保障么”,言下之意不难理解:没有人教你们工人,你们当然不能马上归纳出五保,也就当然不能实现五保。这意思就是说,五保是靠“先进分子”们实现的!当然,我相信某ID会反复强调这些“先进分子”是“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甚至他们本身就是工人,但是这些“先进分子”的“阶级意识”与一般工人群众的意识仿佛是截然分开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也没有实质的精神联系。

毛分子用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实证明了:对工人一味“隐瞒”和诡辩的逻辑尽头,就显出了包办替代主义的龌龊心理(官僚精英主义的心理),这个主义为未来的劳资协调人提供了位置。这让我想到马版合集1“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苦谏派’”底下张的发言。但我进一步想,共义者在启发工人自主觉悟的同时,有必要以更大力气结合具体事实使群众警惕和揭露这样的“激进毛左”中间角色。

8、以上列举毛分子诸多弊病,并不代表他们将会一事无成,相反他们是最值得重视的思想流派之一。关键的一点是,他们已深入工厂中,必定有一个影响和基础;至于这个影响和基础有多大、具体如何,不应该是共义者最关注问题。最值得关注的是这个影响的政治性质。那些与工人阶级有实际联系的毛分子已开始采取排斥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即使不是彻底排斥和清算)的立场,这更“像似”阶级立场,因而迷惑性也更强。某ID的“目的性”很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无非是要在阶级体内造成一个有自己特殊利益的“基层先进分子群体”。工人中的毛主义,目前就像阶级肌体上的一个虽然还很微小、但有强烈腐蚀性的癌变部分。毫无疑问,左青进厂不仅要考虑理论上与毛主义的斗争,还要在实践上确立一个与理论斗争相配合的立场,而不能与之“沆瀣一气”。

9、现实中(比如“左青工人”在工厂中)如何与毛分子共处?小托钉子《左青何去何从》一文末尾谈到了如何与“前来发展地盘的左派投机分子”共处,我个人觉得也基本适用对待此类毛分子。文中这样写道:

「在真正融入产业工人、获得工人认同成为阶级成员的过程中,先进分子也必定会或多或少卷入本单位或邻近企业的劳资冲突和工人斗争。具体斗争中工人阶级的先进分子为了建立原则、促进阶级觉悟和自我组织也可能进行一些斗争的技术工作——则有可能与前来发展地盘的左派投机分子共事合作(从诉讼请愿到组织协调)。对此,不必惶恐或愤慨,更不应反倒说些“大家毕竟还是社会主义的同志嘛”之类含糊其辞拉关系套近乎的空洞屁话;只需要在技术上抱着充分利用的态度,同时千方百计地打破群众对外在力量(不论是官府衙门协调机构还是任何左翼组织或个别人物)的幻想、强调和引导群众相信本阶级的集体力量和阶级自我组织;在具体工作竭力注意把特殊派别利益与独立自主的阶级利益区分开来。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技术合作不是也决不应是主观促成的结果,而是在具体实践现场可能会碰到的。只有为了工人阶级斗争的根本利益才应该谈工人阶级各个部分的“统一战线”(这个词几乎被用滥用臭了)而不是追求“泛左翼联合”,现实工人抗争中可能有毛派工会骨干、社民派青年和共产主义托派工人共事的情况,为了某段时期的共同斗争,这些人应该与斗争中的工人联合起来,但这决不是着眼于“泛左翼联合”,而且共产主义者应该警惕和揭露反对各改良派别在具体阶级实践中表露出的机会主义偏向。」

我只想再说两点:实际合作还可有更多更灵活具体表现,例如非毛派左青参与毛派的NGO或调查活动,对话、联络和更多的相互帮助(当然贯彻等价交换原则,不应幻想在阶级团结斗争自然产生的感情之外还有什么友谊);其次,这种合作决不该陷入“实利至上”的泥潭中,应该认识到合作的同时要保持原则批判的权利,不放弃原则,要认识到合作难以深入、不一定可靠且迟早会破裂。决不能把什么话都憋在心里不说,只为捞取私利而把阶级利益抛诸脑后,也不应跟毛分子大谈历史理论甚至为之恼怒翻脸(那是近乎迂腐的学生-知识分子心态)。

当然我承认要达到上述要求对年轻人来讲是很困难的,缺乏经验又年轻气盛,不免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是这些又是不可回避的问题,特别是决心靠拢大工业的非斯毛派左青必然会碰到的困难,——除非采取懦弱的鸵鸟战术,埋头干活只顾自己的狭隘小利,而不把自己利益联系在整个阶级利益中思考。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