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5月 29日 02:24 星期一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黔进派:做什么样的战士——试比较切格瓦拉与雷锋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25日 22:39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sites.google.com/site/red1936star/che

共产主义的阶级战士应该是怎样的:
试比较切格瓦拉与雷锋



为纪念切格瓦拉牺牲四十周年而作


黔进派



2007年10月9日,是国际主义革命战士切格瓦拉在玻利维亚的热带丛林里遇害40周年纪念日。不过我却没有及时写上一篇纪念文章,这不能说明我对这位战士不敏感。约一年多前我曾在继圣学社论坛上发表过一篇由衷盛赞切格瓦拉为理想献身的文章,虽说当时我看人看事有过分道德化的问题,但这样的文章无疑表达了我对切格瓦拉的推崇。后来很长时间我在天益社区和我学校论坛的会员头像都采用了切格瓦拉头像,这也能表明我的志趣。我一直在想的是,如何拓深对切格瓦拉的追悼,尤其是,我并不把切格瓦拉作为一个不羁的革命浪漫主义者,而是还原他作为无数平凡而光荣的阶级战士之一员的形象。



大概在今年春天左右,我在西西弗书店里看到一些关于雷锋的书,这些书的包装很漂亮,从出版时间上看很新。突然间我想起了切格瓦拉,因为曾经在网上意外搜索到一些只言片语,似乎有人把切格瓦拉说成是“外国的雷锋”。于是紧接着我脑袋里冒出一个问题:切格瓦拉与雷锋有什么共性和区别吗?这想法促使我拿起书翻阅起来。我似乎若有所想,但一时说不上来,心想趁今年是切遇害40周年,年内什么时候整理下思绪写篇别具一格的文章。可这样的想法却被我这个健忘的人忘了。不过到了前天,我从图书馆借到六年前的一本书《切格瓦拉:反响与争鸣》,看到了其中有这么一段问答——话剧《切格瓦拉》的一观众问该剧导演张广天“谈谈你对保尔、雷锋和格瓦拉的看法”,张广天答曰“从我个人而言,并不喜欢保尔、雷锋、焦裕禄式的人物,因为宣扬他们,更多地是为了培养服从体制和规范的老黄牛。但是,如果体制出了问题怎么办?我更欣赏另一类人,他们勇于改造世界,富有造反精神。格瓦拉就是这种人”。我顿时感到与这位张同志发生了振奋人心的共鸣。也直接因为此,我提起了笔。写这篇文章,名则为纪念在天之灵,实则为探讨今天有志青年应该做怎样的共产主义者。




忠于什么?追求什么?


在我看来,雷锋的许多品格是值得共产主义者赞赏的。例如雷锋具有艰苦朴素、奉献牺牲、乐于助人、迎难而上、忘我劳动、先人后己等精神,是值得提倡的,其中一些品质正好也是雷锋与切格瓦拉的共性所在(不过这道德层面还是有些微妙的差别,待后评析)。但我们在继承这些品格时,不得不注意到,雷锋的中心追求是什么。读者你可能会说雷锋当然是为人民服务,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他自己是这么说的,官方宣传部门也是这么说的,甚至不喜欢雷锋的人也想当然地这么认为。然而,你只要稍微看看篇幅不长的《雷锋日记》(网上可轻易搜索到),就会发现雷锋实际上是忠于党,而不是忠于什么无产阶级或共产主义。是为人民服务吗?他如是说:“党的声音,就是人民的声音。听党的话,就会开放出事业的花朵!”人民真的与党平起平坐?或许更是党高于人民吧?雷锋如是说:“加强修养,努力学习团纲、团章和有关团员修养的书籍,处处听党的话;坚决地、无条件地做党的驯服工具”!!“ 要能够为党的利益,为集体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否则就是个人主义者,是资产阶级的人生观”。反过来说,如果不为党的利益,那就是个人主义者,是资产阶级的人生观了。可是如果按雷锋的说法,切格瓦拉恰恰就是个人主义者,是资产阶级的人生观。因为切格瓦拉没有像雷锋那样乖乖地无条件地做共产党的驯服工具,他生前不但公开批评过克里姆林宫的共产党老大哥,而且还扔下党政领导职务跑非洲去闹革命了。我这样类比是适当的,因为当年的古巴共产党、俄国共产党和当年的中国共产党都一样,是工人国家的官僚阶层,有可比性。今天中国有很多左派(不止是托派)都已经认识到,资本主义之所以卷土重来原因之一恰恰在于复辟前的官僚特权阶层已播下社会不平等的种子,同时又剥夺了劳动阶级的一切民主自由。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雷锋之忠于党,用马列语言翻译出来就是:要忠于官僚特权阶层。



雷锋,虽然他自己并不是一个官僚,而只是普通群众的一热忱分子,但也无论如何算不上共产主义战士。



也许值得注意的是,雷锋日记里还有这么一段话:“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和工作,永远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跟党走,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其中一些字眼,比如“永远听党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连我这样的青年人在上小学时,也还在教科书里见过这样的话以及关于雷锋的事迹。当我曾经是一个毛派时,甚至曾在自己的日记里引用过这句“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于是我继续写下去(同时也是反思):一个阶级解放奋斗者是否合适说要做某君的好战士?从思想层面上“红卫兵”又该如何看待?我认为,首先是无论什么情况下共产主义者都必须做独立思考、自觉选择,而不是盲目服从。红卫兵实际上和雷锋一样都做了工人国家官僚极权制度的牺牲品,红卫兵怀抱着对社会平等理想的热切追求,然而一开始他们就注定要失败,因为他们至始至终不曾怀疑过毛泽东思想这个如日中天的共产主义运动终极真理。1967年底湖南“省无联”的杨小凯只是提出了处于萌芽状态的异端理论(还没法脱下毛泽东思想外衣),就被“中央保守派”和“中央造反派”联手镇压于无形了。从表面上看,1966年的红卫兵似乎比1960年的雷锋要更“激进”更“富有造反精神”,但与其说这是个人精神气质不同使然,不如说是时代条件不同使然。21岁的雷锋如果活在1966年,或许正是当时清华大学造反派头头蒯大富。雷锋与红卫兵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他们把自己完全托付给了毛泽东这个头号官僚独裁者,首先是连自己的独立精神也出卖给了官僚统治者。



那么切格瓦拉忠于什么?追求什么呢?我认为切是一个彻底追求无产阶级解放利益的奋斗者,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当然,我并不认为切真的像法国哲人萨特说的那样是个“完人”,即便在他长成为一个革命者时,他仍有相当大的局限性:例如他后来一直信赖官僚化的古巴共产党,而没有认识到必须重建阶级先锋队;例如他对当时工人国家的官僚特点有种种不满,但却不能提出革命马克思主义的纲领性替代方案;又例如他的游击中心论实质上是乡村小资产阶级的斗争方式(这当然不是说他本人是小资产阶级)。但我仍然认定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仅仅因为且正是因为他真正将无产大众的解放利益作为自己至高无上的追求(这种追求的纯粹性表现在没有任何“党”或“伟大领袖”能作为代名词)。因此,你能看到这位阿根廷医生,投入危地马拉革命,而后又领导古巴革命,做了部长还不安分,批评这批评那甚至批评苏联,跑去刚果闹革命,最后在玻利维亚打游击,直至壮烈牺牲。这似乎很自由不羁,很理想主义,无视任何权威,似乎还有点罗曼蒂克的小资情调。其实这其中贯穿着一条始终不渝的革命红线:为无产阶级的阶级解放利益而斗争(纯粹、彻底、真正意义上的)。后人们喜欢把切格瓦拉塑造成神话史诗般的人物,但是只要你真的像切一样追求成为阶级战士并从阶级战士的角度来审视切自己,就会发现切绝对不是空前绝后盖世无双的绝代巨人,而是历史上、现实中千千万万阶级战士的一员。



历史上不乏这种革命者,他奔走四方,浪迹天涯,实质上始终以世界革命——天下普罗大众之解放为己任。19世纪闯荡欧洲各国的无政府主义者巴枯宁正是这样。马克思和恩格斯更是无产阶级独立阶级立场和国际主义的忠诚模范。也许知道的人不多,以列宁为首的俄国无产阶级战士们之所以发动十月革命直接为了促进世界革命尤其是欧洲社会主义革命的发动。在1917年8月莫斯科地区会议上,布尔什维克干部别林斯基阐述了一个当时党内根本没人会怀疑的道理:“如果在民族国家范围内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我们就没有出路。索柯尔尼柯夫说得对,俄国革命只有作为一种国际革命才能取得胜利……在俄国,社会主义的条件还没有成熟,但是,如果欧洲开始了革命,我们就要跟着西欧走”。几乎与此同时基辅代表会议上,得票最多的著名革命领袖皮达可夫则说:“革命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强调说过,俄国无产阶级的命运完全取决于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进程……因此,我们正在进入不断革命的阶段……唯一可能拯救俄国革命的道路是世界革命,它将为社会变革奠定基础”。(参见托洛茨基《单独一国的社会主义?》。)回过头来看切格瓦拉,他的形象之所以被突出、被追颂不是偶然的,这种现象表明了人们对斯大林式“一国社会主义论”的民族保守主义罪恶和官僚化堕落过于长久沉闷后出现了一位真正的共产主义战士的激赏。在这种意义上能够与切相提并论的,只有1920年代起就开始与苏联官僚集团进行独立的不屈斗争的托洛茨基以及他的几千名死在西伯利亚集中营和其他刑场上的革命战友(他们其实已构成一支真正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在我看来,切既不是空前的,更不是绝后的。与切同时代的第四国际活动家埃·曼德尔也是一位彻底的共产主义战士。(有兴趣可看看对曼德尔的悼念文章http://www.marxists.org/chinese/ ... se-mandel-life2.htm)。上文中所有这些革命者其实有非常大的具体差别,他们有无政府主义者,有马克思主义者,也有切这样的游击中心论者(他的追随者们早已被称为“切格瓦拉主义者”);他们有的活跃于讲坛、从事著述论战和宣传,有的拿起了枪杆子成为一个普通战士,有的直接参与领导革命,或者这些斗争方式兼有之。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忠于无产阶级的解放利益,他们心中容不下任何无可置疑的现实权威。仅此一点,我们可以衡量一个共产主义者的真伪高下。




为人民服务?让人民自己服务自己!


在中国说起“学雷锋”,人们很可能首先理解为“学雷锋就是要多做好事,乐于助人,为人民服务!”的确,自从1963年3月5日毛泽东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四十多年来,每年的3月5日成了全民学习雷锋、效仿雷锋为别人做好事的纪念日。学雷锋运动成为一种政治运动。不过在我童年记忆中,学雷锋就是义务扫大街、去孤儿院敬老院打扫卫生,就我来说还是比较自觉乐意的,因为做这些事总还对社会有所益处。但是,不妨把话说得尖锐点,这种雷锋精神的具体实行并不比比尔·盖茨设立慈善基金济贫扶困进行社会改良更有意义。因为他们都是强调一个由人民的外在之手去服务、帮助人民,而人民只负责感恩戴德、拥护支持,而并不帮助群众发展自己批判的自主个性和独立的觉悟以在民主的基础上进行互助(在雷锋时代的中国,要在共产党的监狱之外提出独立的异议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你要做持不同政见的共产主义者?下场就是失去人身自由二十多年的中国托派共产主义者,即使他们出狱后也没有被人民中国的当权者认可为无产阶级革命者——直至人民中国被新民国取代)。在我看来,对于共产主义建设事业来说乐于助人还不如在社会民主自由的基础上实现人民群众的集体主义的自助。在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看来,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共产主义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他从抽象意义上否定劳动民主政权的必要性,而无产阶级不用自己的方式掌握国家机器就根本无法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但他的互助论正是基于群众组织的自由发展基础上的集体主义社会合作,这不知比单方面的“乐于助人”高明多少倍,因为这种方式不是孽生人民的奴性,而是增长广大群众的共产主义觉悟。



为人民做好事,这种单向度的倡议恰合官僚阶层自身改良的本位价值观。官僚阶层本身就是一个表面上独立于并且高高凌驾于人民群众的一个社会阶层,但实质上官僚阶层无法独立,它必须靠一定的阶级关系来标定自身立场,它不是被无产阶级国家的公有制经济逼着前进,就是被有产阶级拉进怀里。应该说20世纪所有那些斯大林主义式的工人国家都具有自身改良的倾向,包括某些人(特别是像保罗·斯威齐那样的崇毛派左翼分子和今天中国许多所谓新左派毛左派)所想当然以为刻板僵化的苏联。早在被一些人神圣化了的“文化大革命”的三十年前,托洛茨基就在其不朽著作《被背叛的革命》中指出:“在苏联的政治文件之中,你常常可以看到攻击「官僚主义」的话,说它是一种坏的思想习惯或一种坏的工作方法。(这种攻击常常是从上至下的,这正是上层自卫的一种方法。)但是你在任何文件中都看不到把官僚当作一个统治阶层来考察的文字──你看不到它的数目和结构,它的血和肉,它的特权和贪欲,也看不到它从国民收入中吞掉多大一部份。”据说毛泽东在四清运动中曾提过一次“官僚主义阶级”,不过他后来再也没有提过;即使在文革中,他也只是说要对付的是5%的干部,其余95%是好的,1969年甚至更早开始毛泽东就一直试图使绝大多数干部恢复工作,包括1973年令“二号走资派”邓小平复出。毛泽东似乎是工人国家官僚层中最激进的分子,然而他却证实了托洛茨基的批判:即使是毛泽东也从来不把官僚作为一个统治阶层而进行一种要作为战略行动基础的考察。毛泽东之所以这样,对于他所效忠的官僚特权阶层来说是相当明智的,就他自己来说也是必然的。



自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共党内那场大分裂以来,毛泽东就拒绝了共产主义左派的纲领,而投靠了斯大林主义的政治路线(虽然这并不妨碍他反对斯大林及其羽翼的亲自指挥),1952年为向莫斯科献媚而对托派的镇压及其后一系列思想政治文艺方面的一元化清洗则彻彻底底斩断了他倾向革命无产阶级立场的任何可能性。毛泽东的追随者习惯以毛泽东的清廉俭朴来说明毛泽东不是一个官僚。这种说明是非常表面的。杰出的俄国共产主义者亚·米·柯仑泰用一句十分简洁的话指出:“由某个第三者决定你的命运:官僚主义的全部实质就是这样的。”(见其著作《工人反对派》,1921年)毛泽东不可能不理解这个实质,因为他曾在文革中一度鼓吹过群众自我解放这样的话,但群众从来没被批准过摆脱毛泽东思想这个绝对权威。毛泽东及其同僚们按自己的意志推崇雷锋,宣传喇叭特别注重雷锋说过的“永远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跟党走,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就这样,毛及其所属官僚特权阶层领导着万千精神奴才组成了官僚主义的统一战线,共产主义成了不折不扣的宗教,用激进的辞藻来麻痹瓦解独立的阶级觉悟。当毛时代的全部实践落下帷幕时,我们完全可以说毛泽东是个狡猾的骗子,他非常明白必须遏止无产阶级的觉醒,否则官僚阶层就不能安全地实现有限改良(1967年1月当争取“上海人民公社”的合同工运动出现“打倒张春桥”的口号时,毛毫不犹豫地指示解放军前去“指导”,美名其曰“支左、支工、支农”,其实真正有的只是“军管、军训”,那是解放军第一次正式介入文革)。官方主导的学雷锋运动的全部内容都是指向这个本质——改良官僚阶层自身(首先是在人民心目中改善党政军官僚的形象),保证人民驯服于统治秩序、政治权威和各种强迫性的义务。



然而,一个以“为人民服务”为己任的普通劳动群众,例如雷锋以及许多学雷锋的群众,他在劳动奉献(义务)中客观上也是为了自己——作为劳动大众的一分子——服务。从这个现实性出发,着眼于无产阶级的解放利益,我们不如丢掉“为人民服务”这个口号,而借鉴1968年5月运动时写在法国巴黎的墙上的一句话:



“我不是人民的一个仆人(也不是他们自作主张的领导)。
让人民自己服务自己。”




从这种觉悟性来看,切格瓦拉真正是比雷锋要高大得多。雷锋的“永远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跟党走,做毛主席的好战士”“ 永远忠于党,忠于毛主席”“ 处处听党的话;坚决地、无条件地做党的驯服工具”这些极端奴颜媚骨的话,切是绝对不可能说的,这并不是因为他的浪漫主义或什么自由主义气质,而恰恰是因为他坚强不屈的阶级觉悟。切不会盲从任何伟人,尽管他十分尊敬卡斯特罗,但以他的品格绝对不可能号召古巴人民“永远跟党走,做卡主席的好战士”。相反,切说,群众“并不如某些人所说的那样是一批同属一个范畴(而且是 被一个硬建立起来的制度拉平到同一范畴之中)的分子的总和,像一群驯服的羊们。的确,他们毫不动摇地追随自己的领导人,主要是追随菲德尔·卡斯特罗,但是他所取得的信任,其程度是与他充分代表人民的愿望和要求相符合的,与他为了履行自己作的诺言而进行的真诚斗争相符合的”(《古巴的社会主义和人》,1965年,如不特别说明,以下切的言论均出自该文)。我保留对卡斯特罗的异议不在此做阐述,只需注意切自己的理解。就他们各自理解来看,我们就能看出雷锋远远不及切的阶级觉悟。如果连独立的思想和个性发展都没有,那么就不可能有撞出火花的争鸣,无产阶级独立的阶级立场更是谈不上的。看看《雷锋日记》(虽然我早就见过类似的言论),有时想起来仍是很可怕的:“党和领导叫怎样去做,就不折不扣地按党的指示去做。这样,就是有再大的困难,也有办法克服;再艰巨的任务,也能完成,相反,如果脱离了领导,不听党的话,光凭个人的心愿去做事情,是很难做好的,甚至要犯错误。”然而切格瓦拉是完全另一种态度:“倡议一般来自菲德尔或是革命的最高司令员, 然后向群众解释,由群众加以接受。另外一些时候,党和政府吸收一些局部的经验,通过同样的程度加以推广。但是有时国家是会犯错误的。当犯这样的错误的时候,就可以看到,由于组成集体的每一个分子热情的减低,整个集体的热情也减低了,工作就停顿,一直缩小到举足轻重的程度;这就到了要纠正的时候了”。尽管切格瓦拉似乎从来没有把无产阶级民主作为一个纲领要素或原则问题提出来,而且他与雷锋一样有一种道德化理想主义化的不良倾向(过分的理想主义有时会促进反民主的精英主义),但他决然不像雷锋之类的极权主义顺民那样完全无视作为有独立意志及自身动力的无产阶级群众。他始终强调在客观因素和外在因素之外,必须使群众“由自觉的行动来完成”解放运动。在切格瓦拉留下的文献中尤其值得珍视的是这样的话:“虽然还缺乏制度(这是应该逐步克服的),现在群众已经作为许多为同一事业而斗争的个人组成的觉悟的集体,而在创造着历史。在社会主义下,人虽然表面看来是标准划一的,但却是更加完全的;尽管缺少完善的一套办法来保证,但人有了无限的大得多的可能来表现自己,使自己在社会机关当中能被人感觉到。这必须使他进一步自觉地以单独或集体的方式参加一切领导与生产的机构,而且使他把这一点同对技术与思想教育的必要性的认识联系起来,从而使他感觉到这几件事是密切相关的,是齐头并进的,这样,他就会充分意识到自己的社会地位,这就等于说;他把异化的枷锁打破了,他作为人来说,是充分完成了。”总之,我们在切的思想中看到了完全不同于“为人民服务”这样简单可疑的教条,切格瓦拉追求的是——尽管因为理想主义化以及无产阶级民主的缺席而显得有些无力——人民自我解放的共产主义革命,但这一点恰恰是把自己命运完全托付给党国伟人的雷锋们想都不可能想的。



雷锋精神(不论按其本意还是按宣传出来的形象)的核心实质是极权主义,强调对秩序的盲目服从和任劳任怨的奴才精神,因而它能够被官僚堕落的人民中国捧上天,也能被复辟后的新民国的有产权贵们以新的形式继续鼓吹。而切格瓦拉这个站在底层立场上的造反者,这个以阶级解放为己任的共产主义战士(这个高贵的奴隶角斗士!),在毛时代却被钦定为修正主义而遭遇批判(之所以大加批判不是因为官僚集团真的很重视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而是因为它的特权利益决定了它无法容忍任何超出它控制权和解释权的异端,哪怕同是共运阵营的),在今天则继续受到和谐资产阶级主流的冷眼旁观。以敌人的态度为尖锐的反光镜,照出了切格瓦拉与雷锋的鲜明待遇差别,这一点就足够令人长久思考了。





2007-10-18 晚间至10-19.
写于家中

10-27略作修订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