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1月 19日 07:28 星期天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0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26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马克思主义坚决反对个人恐怖,一个原因是个人恐怖把国家的超然存在、以及国家的若干“神圣”原则看作自身行动的一个意义前提。德国红军派进行恐怖袭击的一个理论基础,是以暴力行为刺激国家暴露自己的“假民主、真法西斯”面目,以此震动社会,尤其是“思想界”。结果呢?结果红军派的博士们发现自己的“思想界”熟人双手一摊:“法西斯又如何?能保卫私有产权就好。反正我过得挺舒服,呵呵”。

列宁分子曾称同期的社会革命党为“拿炸弹的自由主义者”,即指这些激进的“枪杆子里面出革命”的小资社会主义者,内心对“国家神圣”的概念仍极为认同。


工人运动中,一度存在意大利红色旅为代表的“武装工会”尝试。在运动走下坡以后,少数革命工人希望坚持斗争,便以为可以用枪杆子弥补多数群众消极的缺陷。用绑架、恐吓和清除最可憎的有产代表为阶级力量对比“加砝码”。但最终结果是枪杆子没让群众积极起来,却让本来积极的左翼工人不是坐牢就是逃亡,丧失了在工厂里的原有影响。




哥伦比亚将要求引渡美国香蕉公司负责人
2007年03月18日16:32 新华网
  新华网波哥大3月17日电(

哥伦比亚内政部长奥尔古因17日宣称,美国“奇基塔”香蕉公司因长期资助哥非法武装组织触犯了哥伦比亚法律,哥政府将要求把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引渡到哥伦比亚受审。

  奥尔古因说,国家总检察院已经向政府提出上述要求,待相关手续齐备后,将由中央政府出面通过外交渠道正式向美国方面提出引渡要求。

  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当天表示,支持国家司法部门的引渡要求。他说,引渡应该是对等的,哥伦比亚常把犯罪嫌疑人引渡到美国,美国也应把嫌犯引渡到哥伦比亚。

  哥总检察长伊瓜兰说,“奇基塔”公司资助准军事组织这一犯罪事实证据确凿,现在需要搞清楚的是这一犯罪行为的严重程度,例如准军事组织是否把“奇基塔”公司提供的资金用于购买非法武器、是否将非法购买的武器用来杀人等。

  哥伦比亚司法部门调查证实,以保护公司领导和员工安全为名,曾在哥长期经营香蕉业务的美国“奇基塔”跨国公司长期雇佣当地非法武装人员担任安全保卫,并每月向对方支付“保安费”。

  据调查,1997年至2004年间该公司向哥准军事组织“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军”支付了至少170万美元的“保安费”。此外,还分别向游击队组织“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和“民族解放军”资助了大约与上述数额相近的款项。为此,美国司法部门日前对该公司处以2500万美元的罚款。

————————————————————————————————


跟菲律宾一样,“革命武装”声势浩大,照片拍了无数,姿势摆得煞是好看,对工厂里的老板打手却无能为力,乃至助纣为虐。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27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丁一新
19世纪末20世纪初,俄国产业工人运动逐步兴起后,民粹派对马克思主义者最大的一个批评是:没胆子,竟放弃恐吓和暗杀皇族高官等反抗手段。马派没有受到懦夫的责骂而动摇,坚定地走自已的路。

以后还会有各色激进高人责难马派懦弱不堪的,等着瞧。




列宁派的著名工运活动家马林诺夫次基,也是俄国革命史的著名奸细。他做奸细的理由非常可笑:他在进城找工作期间,偷过几次东西,结果坐了一年牢。出来以后就去工厂打工,当了五金工人,后来接触了社民党,开始参与斗争,很快就取得不小的成绩。他非常害怕党内知道自己的过去,因为他像许多刚起步的反抗分子一样,把反抗运动想象成“天上有地下无”的圣坛,一定要清白无暇才够资格。他很怕自己被看不起。结果,为了掩盖小的过错,他却同意去做大的罪恶。

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这样,拼命想掩盖小错,不惜做大恶……对自己曾有的“不道德行为”而懊恼,同时能够接受做更错的事,去掩盖……



他在1914年之前,因为嫌疑很大又无直接证据,被列宁派宣布‘不再属于革命马克思主义运动的行列’,即婉转的开除。欧战期间他入伍被俘,在战俘营里积极宣传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反响很大。他回来是以为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愿意接受临时政府专门委员会的审查。说到底他是放不下曾使自己的生命有意义的事业。这个事情真是悲剧。

他的案子证据确凿,他也写了自述,非常悔恨自己被统治者灌输的“道德”偏见害死了自己,也害了很多其他人。


他使孟派的一个领袖“丹”被捕,此外使列宁派的国内负责人之一斯维尔德洛夫被捕。这是他的两个主要罪名。


不过,帝俄对政治犯还是客气的。只要不涉及直接的军事活动,政治犯很少长期流放,更没有死刑。斯大林几次被捕,最后一次被抓时已是中央干部,也只有5年流放。而所谓流放,不仅可自由活动、打猎(包括可以持有枪支)、找工作,发表文章(包括政治文章),还有国家补助,不愿或不能养活自己的政治犯,可领取国家津贴,当然流放地物价一般都极低,花不到几个钱。所谓恐怖的西伯里亚流放地,与国民党的“苏州陆军监狱”相比,绝对是个天堂。


论坚苦卓绝、牺牲掉脑袋,共运基本上拎出一个来,就不比俄国社民党差,而多数的英勇无畏程度要高几十倍。共运是真正趟了一条无边的血河。俄国人与他们的后辈比起来,太舒服了。


但论阶级立场、阶级认识、阶级洞察力,不怕死的后辈却远远不如毛子。实际上,那些斗争环境太过残酷的地区,很难实现运动的长足发展。那里的人知道AK47,也会麻利地审人。阶级意识?什么东西?能炸响么?类似地区的斗争,需要仔细考虑如何实现“投入产出比”的最优……打一个不好的比方。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28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德国“红军派”领袖获释


德国“红军派”领袖布里吉特·莫恩霍特,在被当局关押29年之后,于3月25日凌晨获释。“红军派”是六、七十年代德国的激进左翼组织,致力于在德国开展武装斗争。他们的主要活动包括对德国大资本家、官员、美国军方人士的刺杀、绑架等。据称,莫恩霍特仍旧坚持她的信仰。



灯在漫游

刚看到克鲁泡特金那次轰动十九世纪的越狱事件,与其令人赞叹,不如觉得过于搞笑。今天的国家机器已引进了半自动化和科学化……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29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70年代,红色旅运动遇到一件事:某工业中心的大厂,红色旅的一位同情者(工人)把它的传单在车间里秘密散发,车间的共产党支部书记(也是工人)把这事报告了警察,导致传单散发者被抓。结果,红色旅派人枪杀了这个工人共产党员。这件事里,有几个因素:共产主义者无论如何不能与有产国家进行政治合作。抛开具体立场的是非,假如那个书记在车间内外进行公开或秘密的反宣传、或与那个工人个别谈心,作为方法,都是可以一试的。而向警察告密则把自己放到了有产国家的一边去了。

那么,红色旅杀死他是否属于“大快人心的锄奸行动”呢?

任何军事行动都必须与促进阶级觉悟与工人的自我组织联系起来。当事实上多数左翼工人并不支持红色旅,当该厂的许多职工既不接受红色旅的宣传,也不认可告发行为的时候,枪杀自己的论敌(哪怕是与有产国家有所勾结的论敌),只让多数群众更加混乱、悲伤和郁闷。而许多意共影响下的工人甚至觉得‘报告警察也没什么不对的,让警察恶棍去修理那些混蛋。下不为例’。红色旅有潜在的可能通过这一告发事件教育工人,使后者更认清意共阶级妥协路线对工人阶级的毒害,对那个书记发动抵制运动,促使他在政治上悔改,在多数工人看到这一行为的阶级破坏性之后,甚至也可以考虑对那个书记进行一定的惩戒,假如自己具备了足够的技术力量,而后者继续政治顽抗的话。

红色旅没有这样做。它把重心放在“替工人阶级出头”,因为它的全部活动基础,恰好来自“目前工人阶级不够先进,要给他们充电”的思想基础上。它的“锄奸”没有让多数左翼工人与意共决裂,而是加重了运动内的慌张、无望情绪;它更加认定必须用手枪而不是传单说话,因为“只有手枪说话才好使”,阶级深处的思想波动让地下分子们感觉很不耐烦;它更加失去了自己在企业内本有的一些基础……


千年

意大利共产党和红色旅似乎有过合作,后来莫罗被做掉后,意共就和红色旅分道扬镳了。




没听说有过合作。可能有个别的党员参与过红色旅的行动。绑架莫罗是红色旅“制造革命形势”战略的一个体现。

意共对69年总罢工以后冒头的年轻左翼工人很警惕,所以一直是打击的态度。



交恐怖组织保护费 跨国公司被罚2500万
2007年03月16日15:10 南方新闻网

  据新华社电总部设在美国的奇基塔牌国际公司(ChiquitaBrandsInternational)14日说,公司已经同意就向哥伦比亚一些武装组织支付保护费一事,缴纳2500万美元的罚款。

  奇基塔牌国际公司是一家跨国公司,生产和分销奇基塔牌水果、蔬菜和加工食品,是垄断世界香蕉贸易的几家大公司之一。14日,美国联邦检察官称,奇基塔牌国际公司和公司数名高管在1997年至2004年间,先后向哥伦比亚武装组织联合自卫军支付170万美元,作为公司哥伦比亚农场工人的保护费。在农场所在地控制权易主后,奇基塔牌国际公司又向民族解放军和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这些组织支付保护费,并在公司账目中掩盖了这些费用。这些组织均被美国政府列为恐怖组织。奇基塔牌国际公司首席执行官费尔南多·阿吉雷说,支付2500万美元罚金只是公司整个认罪协议的一部分。他说,公司支付保护费是为了保护员工人身安全。

  在哥伦比亚香蕉种植区,各武装组织权力争夺非常厉害,企业为保护雇员安全支付保护费的现象并不罕见,但外界一直不知道每年保护费的金额。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30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1927年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失败后,许多中共的活动家继续坚持在城市里的积极活动,贴标语、撒传单、在企业里串联。很快,他们就因为这些热火朝天的“工作”陆续被砍了脑袋。当然,总的方针由莫斯科制定。为了掩盖前段方针的错误,中央的态度就是死不认错,用乐观调子糊弄基层的积极分子。但是积极分子自己呢?他们对身边的事情为什么看不清楚?为什么去送死?

抛开纪律的约束,一个曾经历惊涛骇浪的工农运动高潮的活动家,常常很难面对退潮的事实。白色恐怖时期,向警予在武汉主持工作,饿着肚子每天忙于组织人去贴标语。当然,这些标语的唯一作用,是告诉资产阶级“我们还在”;失去革命信心、侥幸保住脑袋而溃散中的工人和城市贫民在政治上已经“看不见”这些标语了。当自己的阶级沉默下来,革命者们自觉不自觉地向提着大刀的统治者“倾诉”,以寻找自己的存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被砍脑袋也是一种潜意识里的“成绩”。从这个意义上说,“英勇就义”的背后,是昨日群运最优秀干部内心慌张、失落和无出路的强烈情绪。


和谐地区的左翼谈不上“学习退却”的现实需要,离我们太远……将来还是有用的……



红草

在二三十年代,基层积极分子往往是只忙于日常事务、对全局形势缺乏了解(这当然与党内文化传统也很有关系),所以他们潜意识和“惯性思想”中总是抱着对党内既有纲领路线(而不是对自己看法)的首先信任,在这种精神支配下,即便党内出现左翼反对派纲领,也难以很快取得积极分子认同。除非客观上再出现大的新高潮,群众会推醒积极分子,使后者转向左翼反对派纲领。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35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哥伦比亚司法部门传讯两名前总统作证



2007年04月14日19:22 人民网

  人民网4月14日讯 据来自波哥大的消息,哥伦比亚司法部门传讯前总统帕斯特拉纳和加维里亚就议员与准军事集团联系的问题到法庭作证。

  哥伦比亚最高法院决定对安蒂奥吉亚的两名议员与准军事集团有联系的问题进行初步调查。最高法院的刑事法庭日前传讯前总统帕斯拉纳(1998-2002)和加维里亚(1990-1994)到法庭作证,刑事法庭正在对“准军事政治”丑闻进行调查。参议员卡布拉莱斯曾与准军事集团的人员签署过拉里托协议。他的辩护律师们要求前外长德索托和前总检察长门德斯及参议员维拉斯科也出庭作证。

  司法部门还传讯了前总统候选人塞尔帕、政府的高级和平专员雷斯特雷波。同时还传讯宪法法庭的庭长希尔、司法最高委员会前主席阿劳霍。司法界的消息说,议员米拉和迪亚斯等也与“准军事政治”有联系。在此以前已经有8名议员因与准军事集团有过联系而被逮捕。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36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从历史上看,有产国家对左翼内部的控制,通常利用少数处于关键地位的人进行。比如1903年俄国社民党2大的召开,从头到尾的行程都被帝国保卫局掌握,因为在西欧负责安排“秘密大会”的那位社民党干部是特工。这种处理手法的原因,是因为国家不怕左翼闹翻天,只要知道他们内部在做什么、想什么就行了。

但在革命危机时期,则另有一种手法,即“规模渗透”。不仅要掌握思想,更要控制已经被思想掌握的群众的动向,予以‘调整’。这时,大批特工的进入和占据各层要点,已不可缺少。1905革命期间和失败后,打入社民党内各派的保卫局特工超过了一千五百人。另外还有大量专业人员被用来渗透社会革命党、无政府主义运动甚至君主立宪党。



哥伦比亚司法机构下令逮捕20名政界要员



2007年05月15日13:06 新华网

  新华网波哥大5月14日电 (记者余定良) 哥伦比亚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14日下令逮捕20名政界要员,并指控他们涉嫌与准军事组织有牵连。

  这20名政界要员包括4名参议员、1名众议员以及15名前国会议员和前市长等。到目前为止,其中16人已被缉拿归案,另4人在逃。

  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当天表示尊重司法机构的决定。

  根据当地媒体公布的名单,上述20名政界要员中既有反对党成员,也有执政党成员。据调查,他们曾于2001年7月在西北部科尔多瓦省与准军事组织“哥伦比亚联合自卫军”领导人举行秘密会晤,双方就支持准军事组织达成协议。为此,司法机构指控这些人“纵容和支持非法组织”和“与非法组织共同犯罪”等。

  今年以来,涉嫌与准军事组织有牵连的政治丑闻困扰哥伦比亚政界。目前已有至少80名国会前任和现任议员、政府官员因此被捕、接受调查和受到传讯。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37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新人民军伏击大地主、大恶霸、大军阀佩纳
[ 作者:张正编译 转贴自:菲律宾革命网

新人民军尼格罗岛的一支部队5月30日伏击了大地主、大恶霸、大军阀Atty. Magdaleno Peña,将他击伤,并击毙了他的2名保镖、击伤了他的助理和2名保护他的菲律宾军队士兵。Atty. Magdaleno Peña对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伏击行动是新人民军在当地群众坚决要求下进行的。这些罪行主要有:勾结军队驱逐农民、掠夺他们的土地;监禁和屠杀他的庄园上组织起来进行斗争的农业工人;暗杀当地农***动和青年运动的领袖;贩卖毒品等等。

新人民军宣布将继续追杀Peña,直到他伏法。新人民军号召菲律宾人民群众积极参加到革命武装斗争中来,以抵抗像Peña这样的大地主、大恶霸、大军阀的掠夺和镇压,并最终推翻产生他们的整个反动制度。

————————————————————————————————

这事很有说道。老资本家被追杀是好事。但这很不够。共产主义者首先要做的,是设法帮助站在与老财主的斗争一线的农民和农业工人组织合法和非法的自卫队、自卫小组,通过清除一个资本家达到巩固或——至少不再被继续削弱——当地群众组织的目的。值得注意的是,毛分子及武装很有可能采取了这样的策略:先等资产阶级的暗杀潮削弱了那些目前分散、接受主流改良主义NGO的工作规则、拒绝——或脱离了——毛派或其他左翼领导的工农运动,然后再以“保护者”的身份出现,重新取得在当地民众中的影响。这类以地盘争夺为唯一目的、不惜为此削弱工农组织程度和阶级信心(“你们信我们人民军就好,你们自己是永远不中用的“)的微妙手法,也是和谐共产主义者需要注意、防范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38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值得一提的是,各国左翼中常有这类现象:即党棍们与祖国存在微妙的互动,老祖不直接出面,由中间人传话。不签字、不点破窗户纸、不需要情报(这种事有别人去干),而是在运动的方向上优雅推动。

索性说得细致点:

某人是公开的左翼领袖,想做生意充实组织——当然还有自己——财力,中间人会告诉他,哪里有商机,可能还会借给第一笔本钱。赚多少?这个靠自己努力。他想参选,中间人告诉他,你按程序走(搜集签名、登记候选人资格……),肯定过关,不会找你麻烦踢你出局。但能否选上?可就没保票了。你是左翼领袖,群众基础好自然能选上。

别的某人跟祖国对着干,地下暗杀队要下手。中间人告诉这边:风声紧,你别去哪里哪里干什么什么,你没事。

回报呢?路线怎样走,具体工作的方向稍微朝哪偏一下,打击谁,回避谁,力度的掌握,关键时刻出来喊一声,救驾或压上最后一根草。

证据?没证据。心照不宣。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有产特工与极右地下军的阶级暗杀 - 专辑】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42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拉美的国家机器对付左翼时,如何派遣坐探?首先这些人不会表现得张牙舞爪地“超级革命”,那让人警惕。也不会表现得太消极,那会让人甚至察觉不到他们。他们往往表现为优秀的积极分子(但不是完美的),能干、认真、塌实、肯负责,他们的表现规则定位在让左翼活动家主动对他们感兴趣,当成有希望的苗子去接近、培养,而他们则往往吊吊胃口。有时他们故意表现出一些理论糊涂,让活动家们忍不住去“教导”他们。他们的目标是成为中层骨干,中层控制、协调着基层的活动,也对上层了如指掌。

拉美共运如何应付?他们的经验是,首先零散的共产主义者决不要盲目去培养什么苗子,尤其不要神秘地搞所谓有希望的“预备同志”小圈子,这个猴子把戏要绝对禁止。在只有些零散共产主义者的阶段,要注意阶级实践的及时收集和分析,并学会在合法界限内进行马列宣传,包括鼓励左翼青年与产业工人融合的宣传。对那些似乎不错的积极分子,要尽量落实他们大量进行烦琐马列文化整理的价值,他们之间以及他们和共产主义者的讨论,要及时整理公开发表(讨论本身也尽量以公开形式进行),作为若干扫盲和深化教材反复使用。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0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