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7月 25日 06:33 星期二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6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工人觉悟·战术·骗术【左翼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10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来源:工诗联论坛


主贴略去(1个主流左翼文人的苦谏。恶心而无聊)

张宏良:灵魂救赎的革命和血腥无边的复辟




吴季

对这类东西可以相对少关注一点,或者只是观察。留心他们的“心路历程”。

老实说,现在也轮不到工农去“团结”和“利用”知识份子。现在最需要的,是工农(尤其是工人阶级)自身的团结,诉诸“生产者阶级”的利益,杜绝坐地等花开、期待伟人或“上层路线”。其中有太多的困难需要去克服。两个部份的工人在团结上的障碍,才是最值得用心研究的问题。左右派意识形态的变幻目前诚然剧烈,但分化还远未完成



地下火

我认为,反抗之言并不需要这样脱离现实的愚蠢谩骂,更不需要谎言吹捧上天


对啊。所以我说老左们会有麻烦


吴季

本来只想说上两分,再掺点麻药进去,但工人可能“理解”到八分……

改良或者“在阶级之间充当二道贩子”,这年头是很不容易的,得如履薄冰。吴老只有肃然起敬

忽然想到拉萨尔。《哥达纲领批判》里谈到的,尽管纲领这样那样费心妥协,但老板及其走狗们还是将之作为危险的社会主义来看待……老左们玩不玩得转,还得看现实的阶级情绪


地下火

吴季兄,我看毛派们连拉萨尔的一个手指头都不如。 拉萨尔派之所以被有产者认为危险,是因为它毕竟还是革命工运中的一个流派,虽然它有妥协倾向,但在他那个时代,资产阶级本身也是带有些革命性的,所以拉萨尔一度谋求借助资产阶级国家寻求革命之道。当时和今天还是不好比的。


吴季

嗯。只是打一个比方。至于《哥达纲领批判》批判的也不是拉萨尔本人,是他那一派

从某种程度讲,龙仔说得也没错啊,老工人们用“正确的方式理解了”他们读到的东西,这是很可能的

就像打工仔也可能“正确地理解了”自由派的东西一样




济南龙仔


你们不至于看不懂吧? 文章的主题实际是拿今天走资派残害人民大众之毒,委婉的批评毛泽东时代镇反不够狠,对资产阶级的韬光隐晦谋略认识不深,评历史是为现实服务的,今天我们应该----大伙自己想吧,我们老工人可是心有灵犀,一点就明白.到时候瞧我的,手软了一点我他妈头朝下倒着走!



济南龙仔

什么拉萨尔? 简直书生气!

普通工农,迫与生存压力,对全国全面的情况总是不甚明了.这样的全景式文章,对于广大工农群众认识开放就是卖国,改革就是复辟,作用是很大的,对于激发工人阶级反修反复辟的斗志,犹如冲锋的号角.工人QQ群里的反映和文人大不相同,这个差别,难道没有什么意味吗?

战斗的文章,就只能从环境许可的范围内,把一个方面的事讲透,不可能加上许许多多限制,搞成理论百科全书.用百科全书去要求,许许多多文章都有缺陷.可真要面面俱到,普通工人消化得了吗?有人能把一个方面的事讲透了,再一个方面,又一个方面,工人群众自己就会归纳总结.



地下火

拉萨尔是德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工人领袖,但它宣扬与国家合作的妥协思想。龙师傅,我以为中国工人不应因为不知道德国工运史上的著名领袖、而被一个“知识分子”说出来了,就认为这是“书生气”。

欧美有许多大学教授左翼知识分子研究毛泽东,但某一个年轻的德国普通工人很可能根本不知道毛泽东是谁,如果这样的一个德国工人偶然地第一次听到某人提及毛泽东(还只是提及而已!),然后他愤愤地感叹说:“什么毛泽东?简直是书生气!”济南龙师傅您做何感想呢?

龙师傅我并不想以此来赌气,只是有一点点反感那种动辄把追求进步的工人和同样追求进步的知青或其他较有知识的人对立起来,有一点点反感那种“我们工人不需要托派那套教条主义的革命理论”的那类“无产阶级豪言壮语”。我这样坦诚地说,希望不要左右讨论的情绪才好。进步青年、进步分子和先进工人应该团结起来,平等探讨、互相帮助、共同斗争,握手!~~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工人觉悟·战术·骗术(一组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11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济南龙仔

拉萨尔是德国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工人领袖,是吗?

哥达纲领批判我在19岁就通读过,到现在总计读了十几遍吧,谢谢你.我没误解老吴的意思,他也是在委婉的指责张文有欺骗工人阶级之嫌,这不符合事实.张文引起工人阶级误读的可能有,但这是斗争环境的限制,没有办法,只有靠读懂了的工人去给大家解释.看不到警察,就是书生气.再说今天的工人和49年大不一样,有文化的多了,结论自己会作,不必听作者的.



地下火

“不同场合说不同的话”是对的,但如果“不同场合说矛盾的话”却会引起混乱。我仍坚持这种批评:你那样的态度客观上会给整个阶级队伍造成混乱,你只是从你身边的小的群众范围来看待这个问题,而不是从无产阶级的整体团结立场来考虑战术,所以你是把战术和骗术混在了一起。

你那样的态度确实有不少人也表赞同的,包括我也一度认为那样是明智的,造成这种原因的仅仅是因为过去的我以及现在的你都只是从自己、自己的同志以及自己所能接触到那部分群众的范围内来考虑问题的。但却不懂得无产阶级立场具体为何物。抗日战争时期搞统一战线,老毛向斯大林派系妥协,大说违心话拥护敬爱的蒋委员长,搞阶级妥协死的人还不够多吗?

你那样的态度,好象是很聪明的战术谋略,其实客观上是被妥协派利用了。据我观察,张大教授、左大教授等等那帮“左派”是非常扎实的、发自内心的妥协派分子,他们是乐于见到这种谎言满天飞的局面的。



济南龙仔

你说的那些坏处,我们叫作副作用,是决战前夜必须承受的代价.我们承受的起!但承受不起许多地方工农领袖被反动派雇佣的黑社会追杀的代价.按你的想法去作吧,狙击手别管迫击炮怎么打.都需要.剩下的,只有让实践来检验,让历史来结论,而历史必将由工人阶级写下新的一章.




地下火

这“副作用”会伤害整个阶级的阶级觉悟,而这一点是最重要的。马克思列宁托洛茨基无一例外地高度重视这个问题,有过专门论述。

比如列宁,在1921年搞新经济政策时(当时的情况是国内外形势仍然很严峻,有大饥荒还有水兵叛乱),却并没有因为形势是严峻的,就掩饰新经济政策的退却实质,他说(意思如此)——新经济政策是无产阶级的退却,不错,它是退却,这一点必须明白无误地告诉工人,不能把退却叫做前进,应该说退却是为了将来更好地前进,但这个退却的的确确是权宜性质的,是非原则的,是可能造成危害的,这一点必须充分估计到,而且必须向全体无产阶级讲出这些真话。

托洛茨基针对斯大林主义滥用权谋,说得更透彻:

“一般说来,在工人阶级的一切历史行为中,运用权谋的主要工具是党。但是,党并不是权谋大师手中的驯顺工具,而是一个自觉的自我行动的工具,是无产阶级一般自我行动的最高表现。所以,在运用权谋的全部期间,所有权谋都必须被党清楚地理解。这里讨论的当然不是外交、军事或地下革命工作的秘密,即是说,不是无产阶级国家或处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斗争技术问题,而是权谋的政治内容。因此,所谓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八年苏维埃对富农的妥协方针是一次‘伟大权谋’的解释是荒谬的和罪恶的。富农没有受骗。他不是凭言词而是凭行动、税收、物价和纯利作出判断的。然而党、工人阶级和贫农倒很可能受骗。没有别的东西,能比无原则的运用权谋和背着无产阶级政党玩弄权术的做法更适于瓦解无产阶级政党的革命精神了。”

(《列宁之后的共产国际》第二章第九节《革命战略的权谋性质》)


济南龙仔

我了解一点情况,张宏良同志还有一些不便公开发表的文章,我有缘读到不少.那些同志之间私下交流的文章,完全没有公开文章中的小心翼翼以及煞费苦心的遣词用句.

而有些人却认为他的公开文章中的不少说法有帮助修正主义叛徒欺骗工农大众之嫌,完全是不了解对敌斗争的策略,不了解斗争的严酷和艰难,很有一点站着说话不腰痛的风凉劲头.

下面是我的批评:你这么有水平,为什么不象张同志那样也写一堆文章出来,让我们的人民加深对社会现实的认识?怪不得毛泽东老是批评知识分子的劣根性,鲁迅老是提醒不要从高高的天上掉到地上,甚至掉到最不干净的地方去!

我说:各有各的哨位,打狙击的,不要怪迫击炮手你为什么不开枪?大家是在不同的哨位上向修正主义叛徒们开火,还是互相配合好.等到玩真的那一天,我不信任这种喜欢冷嘲热讽的人,我们工人自己上!



地下火

张宏良同志还有一些不便公开发表的文章,我有缘读到不少.那些同志之间私下交流的文章,完全没有公开文章中的小心翼翼以及煞费苦心的遣词用句.
————————————

引一位同志曾说过的话:

“无法说出100%的真心话,仍然可以发挥作用,那就是把允许讲的那些话发挥到淋漓尽致。最忌讳的是把真话与统治者的谎言搀在一起说,那还不如不说。你可以在刊物上反复强调工人和老板的利益是必然对立的,但结论可以不说,怎么办等等统统不说。你已经尽力了。但你无权最后加上几句“当然,假如大家都能退一步,共建和谐社会也还不无可能”。你这么干比装哑巴还坏!你可能没办法在官方场合对一大群工人说你们应该起来为了自己的政权而斗争,但你至少可以告诉工人在维护自己权利时一定要靠自己的集体力量,不要迷信有钱人,不要迷信名人和大人物。假如连斗争2字都无法说,你还可以告诉他们社会的一切是他们的双手创造,老板、当官的是靠他们养活。假如连这也不能说,你至少还可以告诉他们,现在的工人生活什么样,继续按部就班下去,也还是什么样,别做梦了,个人奋斗没前途。你做到这些,就算全力打了一仗。

“把能说的话说到极处,一切以提醒工农群众别忘了自己的利益为目标,一切以尽量粉碎群众的幻想为目标,就行了。这才是真正的战术。别把骗术和战术混淆起来!”



下面是我的批评:你这么有水平,为什么不象张同志那样也写一堆文章出来,让我们的人民加深对社会现实的认识?
————————————

对于你的抬举,我只能惭愧地说,我的水平还远远不及写那样的文章。不过我至少自知这一点,因而只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但至于对某篇长文甚至一本书发表零散的看法,这其实任何人都有权利去发表,这里不应该有什么资历限制,不能说你只是个青少年或者没啥文化的群众就不许发表意见(你说我“冷嘲热讽”其实也是容忍不了不同意见的一种不健康表现),或者因为对方是某某大人物就绝对不可批评,我相信张宏良先生以及那些所谓左派的自信心也决不是那么脆弱的。呵呵~

另外,我不是什么知识分子,我只是个大学生,要不了几年就要走上社会接受资本主义剥削了。在中国,大学生算什么知识分子,满大街都是,八成以上的命运都是劳动力后备军,不斗争没出路,呵呵。



济南龙仔


当然,假如大家都能退一步,共建和谐社会也还不无可能”。你这么干比装哑巴还坏!
————————————————————————————————

错!错!错!

实际情况是:在工人阶级各年龄段,看到诸如此类的话时都会会心的一笑!鬼话喽!既然当官的可以用特色欺骗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用和谐一类的鬼话去骗骗他们,这是讲和谐的文章,你不能不让我发表吧?这一套把戏,我们老工人常在大众网用,有一大帮人在如此作呢.

托洛茨基的下场比马克思好不了多少:播下龙种,收获跳蚤!

历史先证明了:当年比老斯革命不知多少倍的中国托派份子,许多人后来成了国民党军统,中统特务.

现实又证明了:如今的托派仍然是高高在天的革命者,特别是现今托派无视历史事实,根本看不到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完不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实现国家的民族独立和工业化,这一任务是共产党领导工农群众去完成的.而在工农群众文盲很多的情况下去完成这一任务,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不得不留用旧官僚,而这些旧官僚又顽固坚持资产阶级立场,并用他们的价值观去腐蚀共产党的干部,从而使工农群众真正掌握自己的权利就不得不经历曲折的道路和斗争.完全否定毛泽东思想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继承,甚至把毛泽东等同于斯大林一样的修正主义者.

作为老工人,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一些人自命托派,并不是他们真正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而是从个人主义出发对官僚专制的反抗.二,三十年代一些托派跑到国民党怀抱里去就是这个原因.从个人主义出发,革命容易,真到流血拼命时叛变也容易!
托洛茨基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理论建树直到今天仍然对斗争中的工人阶级有重要指导意义,但我决不自认是托派,而是自认是毛派.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把对托老的评价看成是真假毛派的分水岭和试金石.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工人觉悟·战术·骗术(一组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12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地下火

济南龙师傅:你们老工人能看出来那些妥协思想的危害这固然好,但是 恰恰在现实中有相当一部分群众是真心相信或半心半意地相信某某新政能够有所转变的(张洪亮的文章开篇就痛哭流涕地盛赞某某新政),这部分群众看了张大教授那么多分析是正确的(我也承认这一点),又看到张大教授说他多么期待某某新政,是必定会(当然不同程度地)加深自己的妥协思想之偏见的。

据我所知,某高校一左青几年前曾花几个月走访全国各地,探访了不少老干部、老工人以及社会各界泛左群体,专门写了个课题报告,指出大半受访者相信某某新政会“左转”。

这个事实难道不值得警醒吗?你们这些最富有思考能力的工人群众难道不该有更多义务来澄清某些问题吗?或者是继续糊弄下去——以为自己所属的整个阶级都像自己那么清醒?


济南龙仔

……我们坚定的相信自己阶级队伍团结的力量,不指望任何救世主.

……

提醒大家注意毛泽东对中国革命胜利的总结,三个法宝,党的建设,武装斗争,统一战线.


地下火

阶级斗争需要公开的战术,而不是“内外有别”的骗术

或许您认为一些先进工人组织起来,然后组成左翼大教授们的群众宣讲队就能解决问题吗?组织,不管是经济组织政治组织还是啥组织,都不可能涵盖整个无产阶级;但是群众的先锋群体有为整个阶级代言的天然义务。这个矛盾怎么解决呢?除了社会革命——建立劳动者自己的国家这条出路,无产阶级永远也不可能掌握自己所在的资产国家的主流舆论和主流文化。这个矛盾怎么解决呢?在先锋群体说一套话、群众场合又说根本上矛盾的另一套话的“内外有别”的框架内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龙师傅,不能的!

只有靠光明正大的公开的战术。是的,“不同场合说不同的话”,这是明智的谋略,这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实践把握的技巧;但是“不同场合说矛盾的话”,这就是十足的欺骗,您自以为是这是谋略仅仅是因为你把阶级斗争限定在了您所属的先锋群体当中,而对整个阶级来说,这是十足的骗术。对阶级中尚且落后的那部分工人群众(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大多数工人被迫处于落后保守偏见的包围中)来说,这是诱导他们为资产阶级做苦力的圈套。

龙师傅,工人要进行革命的阶级斗争,就得走出“内外有别”的小宗派,站到整个阶级的立场上考虑,研究如何讲话、如何实践才能不宣扬那些真假半掺的思想,其实要实现这一点才是最需要谋略、最需要战术、最需要耐心的。



济南龙仔

阶级斗争需要......灵活机动。暂停,我只能说你幼稚.我再多说就等于把自己送上去,送是总要送的,但现在不是炸碉堡的时候还不能送.你低估了工人阶级的觉悟和智慧,你设想的行动更是象小孩子过家家.…………,你不知道吧?我们不是少数,你的视野太窄了.保持你的正义感,保持你与上一代工农父母的血肉联系.在生活实践中去不断的加深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真理的认知,胜利后再见!



济南龙仔


1.七月,在¥¥工作的同志向我们工人发来警告:小心监控!巧合吗?**油田工人斗争领袖在不同地点同时遭遇袭击,致使酝酿中的斗争挫败.你能想象吗?连我都没想到呢.

2.全景式的文章,工人阶级极其需要,只有接近官方的人才有条件写,难道只写一篇,从此消失?(不夸大,有其事),人一出名,不论你在哪里发言,实际都在官方限制之内,这就剩下不二选择,或者只说一次,从此再也接触不到掌握全景的条件,或者伪装.
3.告诉你昨天我升官了,大法官,我把姓张的小子抓来,枪毙.这小子大喊冤枉,我是在为和谐社会建设添瓦,老子冷笑一声:你他妈的连篇累牍的批改革,末尾轻描淡写两句和谐就骗得了老子?反改革一律处决,拉下去,毙了!至于你,可能赏一碗饭,也可能什么也不给,一脚踢出去,看老子心情如何.

4.无论毛派,新老左派,(其实形形色色,有许多假货)只要批判资产阶级,都应该团结.如果有什么人自称革命者,自己只能承担有限的一小部分批判资产阶级的工作,其他部分自己通通作不了,别人作了他又处处指责这里那里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这里那里不符合工人阶级利益,对他们的所谓革命,我强烈怀疑!!!(学术探讨当然不在此限)

任何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都应懂得,在革命的每一个阶段都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5.工人阶级的解放是工人阶级阶级自己的事情.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胜利或失败最后的决定因素是整个工人阶级自身的阶级觉悟和战斗意志,不能靠先锋队包打天下,先锋队又有率先突破的责任,不冲锋在前,不叫先锋队,在突破中不管整个大队,也不是先锋队了.革命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螺旋式的前进的.怎么办?只有见招拆招了,在实践解决,没有理论预案.所有的理想预案全是狗屁!

以后再不会这样说话了.叫你蹲几天局子,你就知道什么是怕,天底下不讲理的地方多着呢,而且那不是一般的不讲理,而是每一分钟都不讲理,你愿去玩玩吗?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工人觉悟·战术·骗术(一组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13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9
biaogang


QUOTE:
原帖由 战斗队员 于 2007-11-21 20:01 发表
济南龙仔
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胜利或失败最后的决定因素是整个工人阶级自身的阶级觉悟和战斗意志 ...
——————————————————————————————————

然后对他说,骗术会影响工人阶级觉悟和战斗意志,就够了。


骗术无处不在。曼德尔的书里也有,真把人看得郁闷坏了,有空我写个小笔记。




#11



张长海



几点意见

ID龙师傅代表的是“工人(企业职工,包括工程师一类)出身的毛主义者”。他的发言完全就是一个具有全套立场的政治积极分子的发言,这也是为什么他极力强调“我们工人”的真实原因。

工人出身的毛主义者圈子,尽管可能在政治宣言的层次上不乏一些“主义、革命、井冈山”之类大字眼(我瞎猜的,对圈子内幕我一无所知),但在实践中必定老老实实走着改良主义道路,甚至比那些无政治色彩的单纯维权分子的改良主义倾向更顽固、更持久,更带有“国难见忠良”的疾风劲草意识。原因么,简单说就是他们集中继承了“斯大林主义”/毛主义的国家崇拜等等反革命因素,虽然在毛主义工人(下岗转行的前工人)圈子里这个倾向会有一定调整以适应争斗的现实环境,但骨子里的东西、总的比例不会有丝毫变化。

一个走向工厂的左青,应该尽可能虚心向这些老工人、老技术人员请教、交流企业内的各种知识(当然不能偏听偏信),以帮助自己尽快融如入新环境。这也是那批政治化的老工人不多的一些正面益处。当事情到达具体的运动,则必然会有激烈的分歧、冲突,不夸张的说,你死我活的冲突。甚至需要把话说到这种地步:恰恰是这些大谈“井冈山”的“工人出身”的左翼分子——作为一个类型,并非特指龙师傅——会在关键时刻帮助有产者凶残地屠杀威胁了“我们中国”繁荣富强的群众运动。对此心里要有数。

龙师傅谈到实践中保护工人骨干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值得极为重视的问题,当然,他用“保护工人”替骗术辩护,不值一驳。但问题本身是极为重要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工人觉悟·战术·骗术【左翼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39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QUOTE:
原帖由 biaogang 于 2007-6-27 12:03 发表
请教几个实例:

一。张国焘在其回忆录的第二篇第三章中提到:“梁善济曾表示愿意帮助长辛店工人子弟学校经费三千元,这虽是出于他的善意,但他是研究系的首领之一,我们为保持工人运动的纯洁起见,婉辞加以谢绝了。”这就是类似于楼上所说的情况吧,即使梁善济本人并未直接受北洋政府所托,梁也许在提出经费帮助时并未提出政策方面的要求。
——————————————————————————————

这个例子和我上面说的有些不同。我说的“中间人”等等,是左翼领袖与资产阶级国家之间的有意合作。这种秘密合作对共运自然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或说毒化水源的化学弹。梁的捐款只算潜在的试探苗头,后者给共产主义者的最大现实麻烦,是具体援助会让具体的工农心动。当时北洋对付新事物的能力太差,换到现在,“维权名人”老梁自己开家条件好的,第2天学生一定全跑去。你BIAOGANG总不能跟张朝阳拼财力,所以在具体的维权活动——开工人子弟学校本身属于维权改良的范围——是有可商量的余地的。


但政治活动、政治罢工一类的,是应该拒绝老梁捐款一类的善意的,而且必须公开拒绝,让群众知道为什么拒绝。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工人觉悟·战术·骗术【左翼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9日 14:41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QUOTE:
原帖由 biaogang 于 2007-6-27 12:03 发表
请教几个实例:

二。马林代表共产国际向中共提出经费帮助。中共当时对共产国际并没有很深的了解,如何判定两者的趋向一定相同?一个外国的组织,据称是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中心,向某国自认为是无产阶级革命党的组织提出帮助,这个组织如果真正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应该怎样做?
————————————————————————————————————


如果说20年代的中共,那只能说是一群彻底的热血分子,既感到社会变革的无可回避,又赶上苏俄的大革命,所以他们对共产国际、列宁、苏联的感情是非常幼稚——当然也很真诚——和“兴冲冲‘的。中共及之前的各种小组根本没有判定’两者的趋向一定相同‘,因为它自己根本没有明确的趋向。如果说有,就是一股要改变社会的奉献精神和’为穷人打抱不平‘的冲劲。可以说那时的中共聚集了很多超级大好人,但马克思主义和阶级斗争的研究是根本谈不上的。


至于现在,一个自认为是马列主义立场的工人组织,完全可以、也应该和各种境内境外的左翼团体及个人进行阶级斗争实践的合作,无论实践是否由自己或对方主导,只要有机会参加、有必要合作,就应该合作。

至于某方要提供物质”帮助“,分两方面来谈。如果说着眼于加入到哪里去、与谁合并,那么这基本是费力无用的工程。目前共运的状态,各种组织普遍都不理想,在思想立场上要么有明显的修正主义、要么水平太低,导致稍大的组织就会出现对各种问题的激烈分歧。是的,运动水平低的一个表现就是组织里一人说一样,因为积极分子丧失了阶级实践洪流的总体推动,所以全沉浸在个人的细枝末节的抽象推演里了,越推岔道越多……。

所以,现在来说,组织上的合并或加入常常只是两种病症的综合症发作,这对各种派系都一样。

那么不建筑在”组织合并“目标上的合作,如何对待呢?这其实很简单;就是可以由一方或双方出资办一些项目,最简单的比如资助出版。假设某个有些实力的马列组织了解到其他地方、其他国家需要做一个项目,比如拍摄反映罢工运动的记录片,有人、有团体能做,但缺少资金。那么出于阶级团结的目标,完全可以也应该协商合作。

但我们需要明白的是,目前世界左翼内充斥着小商人、小买卖人心态的乌烟瘴气,这种送上门的无私帮助是基本没有指望的。左翼之间的合作都带有个人及团体的本位功利性,”阶级团结“是很难见到的,报幻想是要失望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6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