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0月 20日 06:03 星期五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打工风波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2月 24日 14:13 星期三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tw.netsh.com/eden/bbs/713969/html/tree_34946400.html


打工风波


作者:东海日出


一个丁香乍放的春天,花香,风轻云也淡。如鬼使神差一般,我来到大连这个美丽神秘的城市。并且,进了一家韩国人独资的公司,成为一名小小员工。
  
  虽然说这已经是第二次流浪江湖,依旧思乡浓烈。因为一切对我而言,是那样陌生。一张张素不相识的脸孔,面无表情。冷傲林立的楼群,彰显城市的神秘与厚重。炫目的霓虹,喧嚣与嘈杂的夜景一直对我严重困扰,让我这个偏远乡村的游子手足无措,无法适从。无形中,平添一份浓浓的乡愁与深深的压抑。
  
  幸好有那片蔚蓝的大海,让我愁闷可以随时释放。每个周末,你都会看见有一个背着黑色、及其别致皮包的女孩,披着一头直垂腰际、乌黑闪亮的黑发,目光冷峻走在城市的街头。她脚步轻盈,素洁的面孔冷傲、淡定。她从容的穿过喧嚣,穿过人丛,直飘向深蓝色的海洋。漫步在沙滩上,拾贝壳,看远影孤帆。听海潮,追海鸥,吹海风。观夕阳落幕,吟岛屿壮观,看波浪沸腾。如站在画卷,倾泻一岸诗意,并用婉转的歌喉配乐抒情。
那一刻思乡更烈,醉意更浓。父母亲切的音容笑貌开始迅速在眼前移动。终于忍不住热泪盈眶,啜泣声声……那就是我昔日的我,一个多愁善感,坦率直白也冷傲的女孩。
  
  海太博大了,相对而言,我们渺小如一条鱼,一朵浪花。站在岸边,你会体会到生命的浩瀚博大与壮美。所以,流浪的我热爱海,喜欢去海边追逐蓝色的梦。
  
  表面上观察,我无比温柔、恬静。事实上,我这个打工妹主观意识很强。我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道:尽管我们只是一群打工族,依旧要活的理直气壮,活的有声有色,我们不卑微、不贫瘠。挺直脊梁走路,清清白白做人。但是,由于每个人接受教育的程度高低不等,生活阅历凹凸不平,所以在漂泊的岁月,难免会有摩擦,有磕碰。这要看你如何来面对?
 
  我们的宿舍楼总共八层,我比较幸运,被分到三楼。这里的员工很多,多半为女员工。除了董事长与各个部门的部长是韩国人以外,剩下的都是中国员工。大家均来自五湖四海,语言与生活习俗各不相同,那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和平共处、相互理解与尊重就可以了,何必在乎地域或疆土?
  
  我与几位室友相触得很融洽,相比之下,我年龄偏小,依旧受到姐妹们的尊重。只是我有些孤僻,不喜欢与大家一起调侃,所以,我与姐妹们始终保持不远也不近的一段距离。性格如此,只好随意。
  
  刚刚到来的第五天,发生了一件极令人不愉快的事情。当我从楼下洗完衣服,回到寝室。对床的马姐与临床的小不点就开始跟我诉苦。“高洁,告诉你一件事,隔壁寝室丢失了一件比较昂贵的衣服,刚才,有两位女子怒气冲冲跑到我们的房间。大声对我们谴责质问?问我们寝室有人谁拿了她们的衣服?我们说不知道,没看见。她们不但不信,还骂我们是贼,并且,一会过来搜查。”
  
  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新闻,我顿时吃了一惊。便追问马姐,“她们的衣服是怎样丢失的?”“是晾晒忘了收,后来就不见了,小不点抢着回答。”
  
  “明白了,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待姐妹们都到齐了,我便开始问大家有没有谁收错了晾晒的衣服?结果大家都说没有。凭直觉,我知道大家说的都是真话,没有贼隐藏在我们这个空间。
  
  但是大家却平白无故遭别人诬陷,同室的姐妹虽很气愤,任凭肺管充满炸药,却无发宣泄,只能默默难受的忍着。如果换成其他的事情,我也会选择退让与忍受,唯独这件事不行。因为这是别人无端强加给我们集体的一个污点,我必需承担刷洗的义务与责任。尽管我才来五天,这与到达的时间无关。
  
  没等那二女再度踏进我们的寝室,我已经敲响了她们的房门。随后凛然走进,满齐的,寝室的八个人都在啊?我往前走了几步,凛然迎着八双惊诧的眼神。“请问,刚才是哪两位姐姐去了我们房间?”我指了指西墙,两个寝室的公共财产。
“我。”“还有我。”靠北窗的两位女子满脸怒容的回答。我微微点头,径直走向她们,很随意的坐在床边。很诚恳的说:“两位姐姐,你们好。请不必发火,也不要满脸乌云,扭曲美丽的青春,小妹我想与你们谈谈心。”
  
  “哼,谈心,真会说笑话。我们正打算找你们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你们究竟是谁拿了我的衣服?快说,不然,我们马上去你们房间搜查,搜到对谁都不好看,造成的影响与后果,你们自行承担,少啰嗦,赶快把衣服还给我。”失主反唇相讥。
  
  我听完实在很反感,怒火开始在胸中燃烧。有这样不讲理的人吗?这分明是没有素质与涵养。在她眼里,俨然我与我们房间的每个人,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偷衣贼或包庇犯。我强压下升到咽喉的怒火,淡淡的说道:“叫你一声姐姐,表示我对你的尊重,请你说话注意一下语气与言辞。听你的语气,我们分明就是你眼中的贼。这顶帽子太花俏与醒目,我们戴不起,你喜欢,送给你好了。”
  
  “你~你~你究竟什么意思?”八双眼睛齐刷刷射向我,简直要把我当箭靶子了。我冷冷的说道:“你说我们拿了你的衣服,谁看见了?有证据吗?你们哪一个人能说出她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看见XX人,在XX个地点,用怎样的动作,偷走了你们的衣服?倘若看见了,因何不制止?或者人赃抓获。倘若没人看见,随意诽谤、污蔑、中伤他人是不道德的,也是违法的。轻者要受道德与良心的谴责,重者会接受法律的制裁。听懂了吗?”我目光森冷如刀,冷酷的划过每一张瞠目结舌的面孔。
  
  适才质问我的那位,成了瘪气球,脸成了魔术脸。反复在红与白中跳跃,不肯停下。沉寂,沉寂了三分钟,旁边的一位终于用缓和的语气有些结巴的说:“那~那~那个,我们倒是没看见。不、不过以前我们寝室总丢东西,都是在你们寝室搜到的。”
  
  “以前是多久,我怎不知道?”
“一年前。”她老实的回答。“一年前,哼~我冷笑一声。是吗?可是据我所知,目前我们寝室的八位室友最早来到的仅仅是半年,其他姐妹有来三个月、四个月的,还有一个月、两个月的,而本人我刚来此五天。请问:你们认识我吗?你们可曾认得我得室友?”
  
  她们茫然的摇了摇头,“不认识。”
  
  “拜托,你们别刺激我好不好?大家互相都不认识,就随便给人扣上一顶特别醒目的花帽子。也就你们想得出来,幸亏我的室友们善良、仁厚。否则,定会找你们理论,赏你们几记耳光也不为过。”
  
  我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们一年前的恩怨纠葛,与我们无丝毫干系。与你们有瓜葛的人早就不知去向,所以,目前所发生的任何事件与她们也不在有任何关联。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你们的诽谤与恶语中伤,都对我们造成一种精神上的困扰与心灵的伤害。一团阴影就这样被你们随便拾起,还带着怨恨投射到我们心湖,你们不觉得过份吗?你们严重伤害了他人的自尊,诋毁了他人的形象。所以,你们错得离谱,你们愚昧与荒唐。我第一个抗议,更鄙视你们,听明白了吗?”
  
  她们顿时愣在当场,张大嘴巴,许久说不出话来。
  
  “丢了东西,寻找是应该的。仔细分析一下丢失的原因,想想可能出现的种种境况。不要找不到就开始心急,胡乱找人发泄。更不能随意污蔑他人,那可是违法的。假如你在晾晒时丢失,可能出现的状况会有很多。首先要仔细检查绳子是否断开?也许是干燥后被同室姐妹收回;也许被其他寝室的同事收错;也许被风刮落,而被路过的人拾起;总之状况会有很多种,你们要仔细耐心调查。客气向别人询问,一定会得到许多人的帮助,也许很快就有了想要的答案。”
  
  “因为我们是同路人,从天涯海角聚集在这个大家庭,是缘份,是奇迹。也是一种幸运与美丽,我们应该好好去珍惜。彼此之间要真诚、包容与宽容,何必要相互猜忌与仇视呢?我们无冤无仇,我们都很孤独。远离故园与父母,象一只只可怜的燕雀,在茫茫大海中十分脆弱与无助,需要彼此间的鼓舞帮助与关怀。别让沉重凄凉的流浪漂泊更多乌云与酸涩,打开心灵,就会洒进阳光和雨露。让我们真诚相待吧!人生苦短,不要再刻意制造愁烦。让飘飘瑞雪化成友谊的涓涓溪流滋润彼此的心田。让我们彼此搀扶、相互照亮取暖吧!再也不要相互折磨与摧残,更不能刻薄去刁难……”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室内很安静,似乎只有我一人在慷慨陈词面对空气讲演。直到我的声音结束,依旧保持安静。足过了三分钟,突然,爆发了一片雷鸣般的掌声。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