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8月 24日 18:40 星期四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争夺车间的控制权——美国早期工业自动化真相(财经网连载ing)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2月 21日 15:27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转按:最深谙阶级斗争的还是生产关系中的阶级(包括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中的敏锐分子。
————————————————————————


转自财经网



争夺车间的控制权(连载)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0年02月11日 10:36

——美国早期工业自动化真相(1)

  控制论,是20世纪前半叶伟大的“三论(信息论,系统论,控制论)”之一。在我1980年读《控制论》的时候,毫不怀疑这一伟大学问背后的进步意义。自动化既代表着人类科技文明的进步,同时又是工业效率大幅提升的必要手段,其目的自然指向人的共同福祉。

  不过——且慢,假如想象一下的话——读者诸君当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动化、控制论在二战期间,乃至在战后美国工业革命向信息革命转型期间,所扮演的角色竟然是“工厂主对抗工会、争夺车间控制权”的法宝。

  “军事工业联合体”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技术史教授戴维•F•诺布尔1984年出版的《生产力:工业自动化的社会史》一书中写道,“如果说备战以及战争本身将这个国家从萧条中拯救出来,那么它也为科学家和工程师提供了日益增长的就业机会,使他们再一次有机会显示科技的威力,并让公众恢复对科学和技术进步的信仰。”美国20世纪40年代出现并迅速发扬光大的,被艾森豪威尔命名的“军事工业联合体”,在社会学家米尔斯(C.Wright Mills)眼里,就是某种“军事统治”。

  米尔斯注意到,“这是现代美国资本主义朝着一种永久的战争经济演进的巨大结构变迁。”1945-1970的25年间,美国政府在军事上的开支达到1.1万亿美元,这一数字超过1967年在所有产业的住宅上投资的总和,也吸纳了大批优秀的科学家和产业界的技术人才。空气动力学、化学、冶金和电子学专家尤其受到青睐。产业经济学家斯宾塞(Frank A. Spencer)曾将这段时间描述为“对于空中运输的前景抱有无限乐观的时代”。大学教授也乐于见到,或者说迅速习惯了这种工业企业和军方下单的科研开发模式。

  在此期间,劳工阶层的数量也急剧增长。1940年美国工会会员是900万人,到了1945年就增长到1500万人。但是,与科技界大把花钱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产业工人的劳动条件之恶劣,工资收入之微薄,即便战争期间,罢工却接连不断。诺布尔提供了这样一组数字:1940-1945年,共有88000名工人死于事故,110多万名工人受工伤——这是美国战争期间人员伤亡的11倍。战争期间共发生14471起罢工,参与个人多达700万,超过此前任何一个时期的罢工数量。

  拯救美国经济的罗斯福新政,通过威胁工会、扬言派军队占领工厂、通过罢工管制法案等手段极力阻止罢工的发生和蔓延。在这种情况下,“自动化技术”作为当时时髦的新型技术,耐人寻味地参与到了工厂主、管理阶层与产业工人“争夺车间控制权”的斗争中。

  车间控制权之“战”

  二战期间以及战后的50、60年代,高精度车床的使用,大大提高了工件的加工精度和质量,但同时也诞生了一大批“熟练技师”。与“工头”一样,这些“熟练技师”后来成为工会和工厂主极力争夺的对象。掌握精密加工技术,对铣床、刨床、车床了如指掌的技师们,通过多年的磨练和经验积累,对劳动生产率、工件质量,甚至周围工人的工作积极性,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车间的管理者只能通过观察和了解熟练技师的工作流程、相关资料,来推断工厂的生产效率,这其实就是泰勒的做法,但是很被动。车间现场的真实情况,实际上被以熟练技师为核心的工人们巧妙地隐藏起来,以期在罢工或者劳资谈判中争取主动。

  工厂主们为彻底解决这个十分棘手的“车间控制权”问题,转而去寻求科学家的帮助。自动化生产技术装置在这一时期的大量使用,特别是有自动编程功能的装置的引进,除了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有关系外,其实更真实的目的是为了从熟练工人手中“夺回控制权”。■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争夺车间的控制权——美国早期工业自动化真相(财经网连载ing)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2月 28日 09:44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www.caijing.com.cn/2010-02-26/110385011.html

为什么“数值控制”战胜了“模拟控制”?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0年02月26日 10:08

——美国早期工业自动化真相(2)

  在美国工厂应用自动化技术之初,有两类自动控制技术,一种叫数值控制技术,另一种叫做“纪录-回放(Record/Playback)”的装置。两者都是当时可编程机床自动化的一个解决方案。这两类装置的命运,可以生动揭示出自动化技术在管理层和车间工人之间争夺“控制权”的变化轨迹。

  由谁来操纵,是问题的关键

  设计数值控制装置或者“纪录-回放”装置的最初动机——按照工程师的说法——是为了减少人工差错,这样可以降低废品率。研制者认为,只要模仿熟练技工的操作步骤,准备好控制带(类似穿孔纸带那样的可编程部件),操作工的干预就可以减少到最低程度,这样自然就降低了差错出现的几率。

  但是,管理层和车间工作的工人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两种装置微妙的差别:数值控制技术的编程工作,可以在行政办公楼里进行,完全不必到现场;而“纪录-回放”装置的编程与操作,自始至终在车间现场进行。

  通用电气公司在1947年就进行了这种“纪录-回放”装置的试验并取得了成功。但是,“制作控制带的方法是一个重大的缺陷”,通用电气公司的工程师和销售部门很多人都这么看。在管理层看来,这种“纪录-回放装置”把“做什么”、“怎么做”的权利过多地下放给了现场的工人,“机器的控制,包括进给、速度、进刀次数和产出,仍然保留在机械工手里。这样,管理层依然依赖于操作工,无法达到全部利用机器的生产能力。”通用技术小组的顾问做出了这样的结论。结果就是,“纪录-回放”装置在通用电气公司被永久搁置起来。

  “管理层更青睐数值控制”,一位叫做利文斯通的技术顾问坦率地说,“这意味着题目能够坐在办公室里,写下他们希望的东西,然后把它交给某人说,‘照这个去做’……有了数值控制技术,根本就不需要把你的手弄脏,也不必跟人去争论。”

  有一个技术细节特别值得注意,数值控制技术在后来的发展中,属于“数字编程技术”;而“纪录-回放”装置则一直采用模拟电子技术。这两者的优劣对比,用工程师的语言解释说,数值控制技术可以与工作对象适当分离(即远离车间现场),而只是将需要控制的对象的数学模型提取出来,工程师们自己就可以完全自如地进行加工工艺的编程设计,现场的操作工,只要按照简单的操作步骤,扳动开关或者按下合适的按钮,一切都可以自动进行。

  但采用模拟技术的“纪录-回放”装置,由于使用的是“一边做一边编程的方式”,除了必须在现场进行之外,它的要害在于“大大降低了编程的复杂性”,熟练技工通过简单的培训自己就可以编制“控制带”,有助于“撕开编程所蒙上的神秘面纱。”


  谁的福祉?

  诺布尔在详尽考察了这两种自动机械的命运后评论道:

  三个群体的权利决定了当时的知识气氛,并使之制度化:军方资助并决定技术发展,技术界则对所选择的路线给与科学上的证明与声誉,而管理层则决定新技术如何使用并将这些决定实施于工人身上,这三种沆瀣一气的权力与观念有力地推动着数值控制技术的研制。在这种环境下,纪录-回放技术无法获得研发资金……劳工,分别被这三个群体视为过时的生产方法与人工误差的代表或者是阶级敌人,则不得不被排除在技术研发之外。在这种情况下,纪录-回放技术在一出生就被视作是过时的、落后的、不完备的,一句话,‘无法令人满意’。这样,社会权利与富有影响的观念决定了技术只能是数值控制。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这三个群体也开始被嵌入这一技术,随后,必然的技术进步这一神话给他们加冕。

  诺布尔的论断,令我这个学自动控制专业的人多少有些感悟。也是啊,为什么模拟计算技术早早地败在了数值计算技术手下?这个问题真的是过去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大学的实验室里,我曾经见到过用滑动变阻器一类的模拟开关,手动控制模拟计算机进行模型计算的装置,这种装置的仪表盘非常简单,控制起来也十分方便,唯一的诀窍就在于掌握这些开支旋钮的“寸劲”。

  即便数值控制计算的编程,需要大量对生产过程、工件、工艺、材料、刀具、量具的知识,简直可以说是在“图纸上重构物理生产过程”,它的复杂性可想而知,但早期计算技术和控制技术的发展路径,过早地一边倒向“数值计算”,否定了“模拟计算”。这背后的复杂根由,原来在这里。

  所谓技术-经济的可行性,其实在很大程度上要听命于政治-社会的可行性。但是,在课堂上或者技术专家的讲座中,他们对这种话题讳莫如深,避而不谈。相反,他们与媒体一道,在极力营造一种“新技术的万能灵药”方面合作得颇为默契。

  诺布尔仔细考察了那个年代英美主流报刊在报道工业自动装置方面的表现,他发现,政府的合同政策、资助以及推广宣传,再加上企业家的热情——所有这些都激起了人们的恐惧、梦想和渴望,进一步推动这数值控制技术的扩散。但是,数值控制毕竟是一项成本不菲、经济上尚不能确定的创新,“语言过无数遍的金属加工业革命从未‘真正起飞’。自数值控制技术第一次演示证明它的可行性之后的数十年,一直缺乏其他的替代技术”。

  对于这种“争夺车间控制权”的斗争,诺布尔评论道,“有关技术进步的达尔文主义观点对适者生存原则赞扬备至,事实上,它所鼓吹的,与其说是技术或经济上的优越性,毋宁说是社会权力的强大……它蒙蔽了整个社会,让人们看不到多种可供选择的技术路径,也看不清社会自身的历史、结构以及文化内涵的现实。”

  这一次的自动化革命,全然不是媒介所声称的那样,是一种进步的福祉,而是将熟练工人的知识沉淀在穿孔卡片上,沉淀在自动机器上之后,就可以把他们一脚踢开的工厂主的“福祉”。这的确是一种不为公众所知,但发人深省的“技术的真实”。■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