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7月 21日 18:36 星期五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3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劳工NGO差使·小知左青·靠拢工人阶级【若干组对话。2010-7-29新增一篇】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2月 5日 00:26 星期六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http://tw.netsh.com/eden/blog/ctl_eden_blog.php?ctlObj=blog_log&iLogID=407625

小知左青和工人服务者——读《沼泽行军:俄罗斯赤色工运报告》(2007.10.11)


主帖:沼泽行军:俄罗斯赤色工运报告(2007.10.11)


【吴季】

读完了。提不出什么意见,感触的地方倒不少

“不少小知左青读书激辩数载后,急于靠拢任何似乎坚实的彼岸;工会(「维协」)的案牍操作吞噬了他们……”

在NGO里做过不长的一阵子,有些小感触。记得没干上两三个月,就能感到“职员化”——还谈不上“官僚化”——的趋势相当严重。而“职员化”在当前中国,与“小资化”或“白领化”几乎同义。这与“案牍操作”而远离工人有关(就连案牍文字都容易有带上官腔的危险)。如果没有条件接受工人的批评、督促、激励、推动,这种“硬化”就来得更快。工人方面,普遍情形可能跟俄罗斯那厢差不多,但就积极份子或有抗争潜力者来说,兴许要好一些。开朗、纯朴、善良,是他们尤其她们多数人的特点,尽管条件所限,知识或见识方面会有不少欠缺。

除了“小职员化”的危险之外,不仅长年的“案牍操作”会带来问题,即使某些“带领工人实干”的机构,也有自限于法律篱笆子的强大趋势。一方面,生存艰难,工作本身难以展开(尽管都是合法工作,但总之“侵害”了官商利益),老板官爷的警诫骚扰威胁不可避免;另一方面,改良主义是主流,“如果工厂能够给工人‘最低工资标准’、‘按法律支付加班费’(虽然绝大部份工厂做不到)……那就是很大进步了,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嘛”。总之,就连“干这么多活,就得给工人这么多报酬”这种“(‘资产阶级法权’范围内的)公平交易”的要求都想也不曾想过,仿佛要登上天梯才能望到。

改良主义的盛行、工作人员觉悟的低落,习惯了囿于“法律范围”的日常操作(行动)……使得服务者虽然暂时还能够自感“觉悟比工人高”,但是只要时势稍变,就难跟上了,甚至可能变成绊脚石。

服务者当中,“小知左青”还几乎没有。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过时、过气”是想当然,“左”是个顽固或图谋不轨的贬义词,连带着“工人阶级”概念、“工运”看起来都像陈腐之物,甚至完全没有“反资本主义”概念。对社会前途既无任何设想,甚至深陷悲观境地。个人主义心态才是常态(跟个人品质无关)。服务者觉悟的提升更困难……当然,希望不在这里,不仅劳工服务机构与俄罗斯等国相比数量极少,服务范围很小,它的积极意义仅在于:工人阶级目前仍然是需要帮助的阶级。我的意思只是:“小知左青”对此类现象应有心理准备(包括自己投身而为服务者时,或面对这些机构的服务者时),应当比目前的服务者觉悟更高些,准备更多些,能够更清醒地对抗、克服这些蜕化趋势,能够直接面对和思考工人的处境、心态、要求,而不被法律的牛绳牵着走,等等。

没思考成熟。想到了,初步整理一点


--------------------------------------------------------------------------------

【战斗队员】


  这个文的针对性比较强,是借外讽中的目的。共产主义者容易犯以我我为主的毛病,这个恐怕不分地域。总想不问时间地点扩大影响,结果是委曲求全迎合别人,还以为是灵活性。结果做得辛苦,顶好也只是给自己挣一个NGO或者文化单位里的白领职务,有一份不错的工资。这样的结果太糟了。和谐虽然受限于环境,但这样的趋势是早晚的事。和谐毛分子很注重农村,这些年的乡村建设他们也参与,我觉得已经有这样的苗头。写这样一个文就是敲警钟。

  另一个方面完全没展开写,但本文本来是提出问题多过解答。就是合法性环境下的斗争问题。和谐左派如何拿捏合法尺度下的抗争,又不至于成了法律崇拜狂?确实我们和谐左翼有个误区,很不懂如何合法斗争,结果对##的压迫往往走了极端,不是太软就是太硬,太硬的例子我不清楚,太软的例子我知道。这里面的根源,除了官僚##的历史根源,当然还是缺少碰撞的真正实践所致,所以空谈革命云云反倒容易,实际隐含着逃避思想。毛分子喜欢的人民战争一类,我觉得也是逃避意识的反映,总幻想(或装做幻想)山那边与这边不一样。如果要说合法环境下与##的磕碰,好象左翼的表现还不如自由派的一些人。

  合法环境下的磕碰,就要用足公民权利法律一类的武器,这又很容易使左翼慢慢中了改良主义的毒药。这个危险是很现实的。实际上,我觉得一个人要投降也好,逃避也好,成为视法律为最高标准的改良主义*斗士也好,都还比较容易,都还算捷径。不容易的就是如何有利有节,能用足有产规则又保持阶级立场,而且还能尽力去推动阶级觉醒,而且还能找到办法去推动。这个钢丝走得实在太难。但却是一定要办到的。

  有一种声音,总是盼望和谐走亚洲其它地方的“民主化”,然后“我们左翼”可以大大方方做事,选举啦工会啦出个杂志出一两个议员工会主席什么的,这个思路我以为是要命的思路。


  另外说句题外话,你把和谐工人和俄国工人相提并论,恐怕太悲观了。和谐停工的次数和人数恐怕早是世界第一了,俄国的同类现象用手指数得出。那里的人文化水平太高,身上有你说的打工诗人的那些毛病(虽然他们当然是消极的体现,不像诗人们那么张扬),反倒不如根本不知三反四清是啥甚至可能半文盲的和谐民工。他们的阶级本能退化太多了,目前只稍有好转。和谐要强得多。



--------------------------------------------------------------------------------


【吴季】

拿这儿跟俄罗斯比,确实不当

平常我倒是一再强调:工人(或很多积极的工人)的觉悟都比“服务者”高(也比左右派知识份子高),在我看来这才是客观事实。所以上帖里我说“服务者虽然暂时还能够自感‘觉悟比工人高’”只是服务者的“自感”而已。不管“黄世仁”这样的“艺术形象”是否虚构或冤枉,但许多工人都说:“现在那些管理层就跟黄世仁没两样……”

在现实行动中(不论有无左右派人士掺合),工人本身也大多“走法律途径”或喊“X权”的口号。毒药先不说,实践中倒有两点好处:一,法律不足为信,比如最低工资标准太低,老板们也不执行,只有在“与老板决裂(离职或被炒)”时这些法律才用得上,久之,累积的不满有助于突破对法律的迷信;二,某些方面的法律规定得很好(也可以说很假,这是迷信或满足于法律的又一大根源),当作武器时就更加触犯阶级利益,促使工人面对更露骨的抗争局面。在这两方面,如果更多觉悟较高的左翼份子能加进来揭破它,对提升工人的意识比较见效。

“解答”的确难乎其难。但有时没有“解答”同样有助于减少依赖心,能够更全面地自己来分析现状所提出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一些需要注意和坚持的原则,就很有帮助了。在中外运动的对照中(即使只对照其缺点),也是进一步摸索的基础。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劳工NGO差使·小知左青·靠拢工人阶级【若干组对话】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1月 17日 18:34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NGO“企业调查员”与左青(一组讨论)

A:

最近有个机会,去从事劳工问题的泛左NGO当差。我没有跑去搞政治“干一番革命事业”的想法,那种想法我已经抛弃了。不是让我坐办公室,是帮他们找所谓“案源”,即争端材料,类似“市场调查”。因为可以跟工人做大量访谈,所以我有点想做。但我又一直希望直接进厂靠近工人阶级,不想被NGO变成小官僚、小投机商。

B:

进厂当工人职员不是灵丹妙药。小左愤进入社会后,很快会感觉“革马”之虚妄无用,现实规则之必须低头。你会越来越强烈地感觉,解决具体困难,大谈工人自我组织的吴季不如“打工女王安子姐”有用。虽然可能吴季能帮一点忙,也愿意帮忙,而安子姐企业的把门保安把你扔出来。但内心总感觉吴季不如安子姐,老吴没她钱多啊! 有的左ID不赞成共分子优秀作者“到境外构成思想核心”,以为这样会“脱离阶级基层”。实际上,和谐的阶级基层每天都大量制造改良主义的幻想和渴望,只是基本没回报而已。

C:

是这样的。如果把“打工女王安子姐”换成某个看起来有脸有势的机构,或和气的好官…… 等等,也一样。

A:

究竟路在哪里?为NGO找“案源”究竟怎么运作,我比较模糊。反正那个主持者说吃饭没问题。

B:

在NGO做工人调查,对左青是有好处的。调查一段时间兼解决吃饭问题,对当地了解后仍可以进厂。个人认为,泛左NGO通常并不害怕左青借机接触工人。中国的劳资调和专家们已经积累大量经验,知道如何恰到好处地利用左青学生。假设一个自命“革命家”的左翼学生以为在NGO的企业调查中结识了几百甚至上千工人,就大可“发动群众组织群众”,那么肥皂泡自然破灭。尽管我对中国泛左或其它劳工问题NGO的内情一无所知,但本人闭眼瞎猜,那些NGO主持者或许已雇佣过不少“胸怀大志”的左学生,折腾一年半载之后,“革命家”恐怕通常主动走人。

然而,从了解工人阶级深处的思想动态、阶级存在的种种等角度出发,这类工人调查(工人采访)非常有用。一个想“融入工人阶级”的共分子,在繁重的、长年累月的工人采访中,完全可能磨练自己的吃苦耐劳精神、更深地理解何为无产阶级。有这段经历,对适应进厂后的生活也很有好处。总之,一切取决于左青自己是想“搞左翼政治参与良性博弈”,还是想成为阶级战士。

A:

我比较警惕NGO的办公室官僚习气,很可能腐蚀一个涉世不深的青年。另外,参与、借助NGO维权的工人,大概会沾染些法律迷信吧?对他们的采访,真能了解无产者的精神动态么?

C:

参加过诉诸法律、上访等手段“维权”的工人,可能对政府极为反感。其他工人可能更直接地与老板对抗,但对政府(包括上面和基层)、法律等等抱幻想,因为他们平时并不直接与政府打交道。

企业办公室职员的类型也不同,有些低级文员不一定直接为老板挣多少利润,或者为老板对抗工人,只处理一些事务性东西。

假如左青学的专业适合坐企业办公室,就值得坐一段时间。中上层的心态及某些运作方法,一般工人未必有机会了解。当然,总的来说,办公室职员的奴才心态最重。


[ 本帖最后由 战斗队员 于 2009-6-27 18:14 编辑 ]


转自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劳工NGO差使·小知左青·靠拢工人阶级【若干组对话。2010-7-29新增一篇】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7月 29日 13:13 星期四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2842



左青接触劳工服务NGO的几点建议



1、身份及接触原因。左青不要有过多顾虑,应避免以假身份示人(极特殊情况除外)。如果NGO专职人员问及接触原因,左青学生可以社会实践、关注弱势群体等为由回答,已上班的泛左分子可讲的理由更多:希望使用NGO的免费休闲场所器具、扩大交友范围、咨询学习日常维权知识。

2、如何面对专职人员。左青应避免跑到NGO“宣传马列思想,批判改良主义”,刺激对方挑衅生事。应避免与NGO专职人员过多立场交流。在无法避免的立场探讨中,应表现出听从、点头、被点拨等状态,应“少说多听适当请教”,切勿将自己思想的真实状态全盘托出。对方宣传自身思想核心时,应记住重点,以便事后与其他共分子分析探讨。交流过程中,要表现得低调谦虚(不可轻率许诺大包大揽),但让对方认为你有一定潜力可挖。

3、与工人交流和接触目的。在NGO中,左青与工友交流时,不能直接推出事先准备的“阶级冲突事件细节”问题清单,不加任何烘托连珠炮似的一气说完。这样会引起工人警觉,也会让NGO官方觉得你不怀好意,有“砸场子”、“有人幕后指派”之嫌。左青应事先掌握若干访谈交流方法,聊天过程中保持一种平等“聊友”身份,而非访问关系。左青应努力尽量在有限时间里比较清晰地了解工人生活、工作的常态,在聊天中挖掘有用的工斗/阶级对立/阶级生存信息。以对方披露的零散信息/评语为契机,进一步交流。这些看似无聊的聊天正是接触工人、了解情况的方法。

4、接触的心态。不要以为接触NGO可以立即带来“重大突破”。左青应尽量屏弃急于寻求“突破”的浮躁心态,掌握细致稳妥的工作节奏。另外,左青(尤其是在工业区长期谋生的左青)应及时利用NGO的免费或廉价休闲/体育锻炼机会与读书场所,并合理利用其出版物,练习写作通俗工厂观察/通讯。

5、接触的频率。与NGO保持有目的的持续合作/利用休闲机会即可,不必盲目过多耗费时间“献爱心”。不去的时候,以各种方式定期与之联系通气,维持友谊。




kevin


再补充一下,如果是多人左青同去,要在前往之前做好相应的准备,因南方很多NGO交心盘查过严,所以这种准备是应该的。另一点,最近发现某NGO专职人员对名校来的学生左青异常热情,估计是想借此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
最后说一点,此建议不是所谓什么“打入改良主义内部”,从阶级事业的经验积累环节说,没有任何阴谋论的意思,只不过接触NGO是一种接触工人生活和了解工斗经验的一种常态方法罢了。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3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