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8年 7月 17日 04:08 星期二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6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3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Re: 讨薪未果连捅5人的民工王斌余之内心独白【工人砍杀老板-专辑。王斌余,王衍芳,闫立华,刘汉黄。。。】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9月 29日 23:09 星期二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刘汉黄的工伤案走司法的路是走不通的

作者:xyg086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988 更新时间:2009-7-12



  刘汉黄的工伤案,劳动仲裁也好,法院也罢,都不会讲事实讲法律,不会为劳工主持正义。
  我就在东莞。大朗镇的刘所属的大朗法庭我也去过,打过交道。
  刘的工伤案,按法律应赔25万,仲裁却为17万〔一说为18万〕;法律规定工伤后治疗终结前不可解除劳动合同,仲裁却解除劳动合同;
  “广东地方的政法委要求将工伤案的处理过程拖到两到三年以上,让受伤的农民工拖不起而不得不放弃赔偿黯然回乡”。
  我根据我的经历与经验,可以证实以上绝非虚言。05年9月我在广州番禺石基镇劳动站,亲眼见到劳动官员这样告诉工伤者:这里要几月,那里要几月,这场官司没个两三年打不下来。
  具体说来就是:在仲裁之前,资方可对工伤鉴定结论不服,要求重新鉴定;仲裁后,资方可不服,诉至法院;一审后可不服,诉至中院;二审后可以不执行……。以上每道程序都有三至六个月的时间。
  〔09年6月22日,即此案发生年第七天,我与大朗附近的一家公安分局的官员说到此事时,他理直气壮地说:“怎么?这不行吗?这不符合法律规定吗?”〕
  工伤案诉至省高院又会怎么样呢?我不妄加猜测。但我要提一件事。03年前有一名来自河南的名叫冯连臣在惠州因工伤断指,二审判决后两次到省高级法院上诉。他后来用这样一句话为他的两次高院之行做了注释:“省高院的那些官僚,把底层民众的苦难当做美酒来品尝”。
  下面再以我的亲身经历,揭示包括刘汉黄在内的劳工,遵循法律的途径维权,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与效果。
  劳工维权首先遇到时效问题。关于时效,有学者已指出,是官员为了减轻工作量。民事诉讼,我国规定的两年。而外国一般是四年。我国的劳动法又规定劳动争议发生后60日内要提起诉讼。这显然不利于维护劳工的权益。是极不公平的。有鉴于此,广东省高院与最高法院在05年与06年相继发布了两个《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指出:有下列情况之一者,申请仲裁时效中断: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的;对方当事人同意支付的;向权利机关寻求救济的。申请仲裁期间中断的,从对方当事人明确拒绝履行义务,或者有关部门作出处理决定或明确表示不予处理时起,申请仲裁期间重新计算。〔省立第十四条,国立第十三条〕。但广东的法院不管这些,如果起诉日距离职日超过六十日,法院一律以此判劳工败诉。
  08年3月我在东莞的一宗案件,我已随起诉书提交两份资料,证明在离职后六十日内我中已向对方当事人主张权利,对方当事人从未明确拒绝;以及我向权利机构即被告的客户沃尔玛公司寻求权利救济,权利机构回复说将跟进处理还未作出处理的资料,且在起诉书中列明。当年6月6日开庭,判员叶志聪竟要求我不得在法庭上出示。二审在一审的程序文件未质证的情况下,居然不开庭。二审判决书显示:十二页电邮资料不能导致仲裁时效中断。诉讼的原则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该怎样判就怎样判,什么叫“不能导致”?这不是用一个“荒谬”能形容得了的。
  这是东莞。广东的首府——广州又怎么样呢?07年7月的一宗案件,我的起诉书附录的程序部分有这样一句话:“次日,我向镇劳动所递交前述的诉状。同月24日,被告在镇劳动所同意支付一千元”。被告在8月20日的一审中当庭承认我的包括但不限于上述的记录与陈述都是真实的。且在一审与二审的庭审中都表示同意支付。但一审与二审都以六十日为由,判决被告无须向原告支付赔偿金。
  这两起案件的判决都是枉法裁判,或者说是非法判决。非法的判决,从判决的行为开始就没有法律效力。从此,我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这世上有法律。
  上述两案我于09年3月30日我上诉至省高级法院。立案的官员说,4月中旬后可确定判员,你可从省院网上查询后与之联系。并提供了两个跟进的联系电话号码。但在4月27日我就接到我乡邮所的电话,说已到两份广东省高院的快件。这说明省高院到案即判案。我叫退回去。没几天,我又接到乡邮所的电话,说又寄来了。这说明省高院一直拒绝与我直接接触〔如电话电邮〕。而法律规定,法律文书须直接送达。那两个电话,85110868打不通,另一个电话85110969则一直无人接听。6月28日登其网站,显示“正在审理中”。现在已超过三个月,我还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
  假设刘汉黄经过了一审二审,仍不服,到了省高院,又会怎样呢?除了上述冯连臣的案例外,我的经历可证明,在省高院连一个判员都见不到。甚至不能表达自己的不满。因办公楼内有保安的内部镇压,在楼外有警察的政治镇压。
  我在08年7月21日与09年3月30日两次到省高院。两次都在大厅内见到有粤西一带的冤民表达自己的不满。当我走出大楼台阶外时,见两名冤民已被警察纠缠。
  总之,我要说的是,刘汉黄是义愤与抗压,具较轻情节,罪不至死。这也是我的一贯主张。
  广言之,只要产生刘汉黄的司法环境存在,则刘汉黄就会被不断地复制出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讨薪未果连捅5人的民工王斌余之内心独白【工人砍杀老板-专辑。王斌余,王衍芳,闫立华,刘汉黄。。。】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9月 30日 22:53 星期三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探索者小键


发表于 2009-9-26 13:11


关于捐款救助刘汉黄的倡议

同志们、工人朋友们:
弱势工人刘汉黄,被产业化的机器,截去了右手后,因伤人致死,被捕入狱,面临死刑判决。
刘汉黄,以一只左手、孱弱的身躯,刺伤展明五金厂的三名台湾高管,其中两个不治身亡。如果不是被厂方辱骂、刁难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精神崩溃到了极点、如果不是被殴打后的被动反击,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有如此勇气、有如此的力量!
工人阶级,是最善良、最勤劳、最能吃苦、最守纪律的一群人。他们制造了飞机、气车,他们建起了高楼大厦是、他们的双手生产出城市里一切生活用品。
可是,制造世界一切产品的工人阶级,他们的生活是那样的清贫、那样的拮据,他们养活了数不清的老板、官员,但他们没却养不活自己、无法孝敬父母、无法顾及自己的孩子。他们只能终日在工厂里、在生产线上劳动。他们备受老板的斥责、辱骂,刘汉黄就是千千万万个被逼疯的工人当中的一个,他在法庭上后悔的声音,一直回响在我的耳旁:“我请求法院判我死刑,但这是不公平的。”这场悲剧,我只能这样说:贪婪的资本家,为自己掘好埋葬自己的坟墓的同时,也把我们的阶级兄弟刘汉黄送上了绝路。
不,我们不能让刘汉黄做他们的徇葬品。只要有%1的希望,我们就要尽100%的努力去营救我们的阶级兄弟刘汉黄。我们的捐款、我们的赔偿,一定能补偿受害者家属的,受害者的家属也是明白人,使他们亲人死去的,不是刘汉黄,而是这罪恶的、贪婪的、使人疯狂的制度。
一切追求公平、公正的朋友,请为公平正义,捐出1元钱、10元钱、或者更多,帮助刘汉黄。
一切有志建立和谐社会的朋友、捐出1元钱、10元钱、或者更多,和谐社会,不能没有我们的阶级兄弟。
一切有志于做毛主席好学生、好战士的同志、捐出1元钱、10元钱、或者更多,让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是毛主席毕生的心愿。
一切有社会主义理想、共产主义理想的同志,捐出1元钱、10元钱、或者更多,走向共产主义的道路上,不能丢下我们的刘汉黄。
救一个刘汉黄,就是挽救千千万万的工人朋友。我们捐1元钱、10元钱、或许更多,都是一个正义声音的呐喊,是团结力量的汇聚,
工人阶级太我们挺身而出,帮助他们,为他们讲公道话。

捐款救人的必要性:对每一个陷入困境的兄弟姐妹进行帮助,是我们无产者应有的同情心。
捐款救人的可行性:高院出台的司法解释,明确指出,赔偿以获得受害者家属谅解,可以从轻量刑。
受害者家属在法庭上,也明确提出了赔偿要求。他们也许并不是铁石心肠,在广大的工人朋友的关注下,并真心实意 的捐款,给他们一定数额的补偿,他们应当会原谅家境贫寒、一时失足的刘汉黄。
捐款救人的重大意义:工人阶级将由一盘散沙、走向团结.

钱多钱少,都是心意,捐1元、2元、10元的朋友,最好就近合捐。如果不是这样,所捐的钱就会被银行当作手续费,扣掉了,白白送给银行而已。

有意捐助者请看链接:http://bbs.chuizi.net/thread-3201-1-1.html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讨薪未果连捅5人的民工王斌余之内心独白【工人砍杀老板-专辑。王斌余,王衍芳,闫立华,刘汉黄。。。】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5日 23:56 星期四 
离线

注册: 2009年 6月 22日 16:46 星期一
帖子: 251
刘汉黄刺杀台商始末

2009-07-09 16:20 来源:财经网


引用:
“身高一米七多一点,长得很瘦;有点内向,不善表达。不过,对人很客气,别人帮他一点忙,他就谢个不停。”


命运转折的前一周,2008年9月22日,刘汉黄,一名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的土家族男子,随着“民工潮”南下来到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展明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展明五金)。

  那时候,刘25岁。“身高一米七多一点,长得很瘦;有点内向,不善表达。不过,对人很客气,别人帮他一点忙,他就谢个不停。”一名熟悉刘汉黄的员工对《财经》记者说。

  刘汉黄操作冲床。进厂的第七天,2008年9月28日下午4时30分左右,在一台运转的冲床机器砸下来的瞬间,刘汉黄右手来不及躲闪,掌部和手指的骨头被砸碎,经诊断,为“压砸毁损伤”。在救治过程中,由于伤情过重,医生不得不将其整个右手掌做了切除手术。

  据刘的朋友介绍,进车间前,刘汉黄并没得到厂方的专业培训。

  “那活儿是最危险的,来我们医院安装假肢的人,超过一半都是五金厂的冲床工。”一名在东莞某医院任职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

  从那以后,刘汉黄的经历和众多不幸受到工伤的民工类似,拿着一纸《劳动能力鉴定书》,在政府和法院之间上下求索,守候在厂方老板门口求和解。

  2009年5月,刘汉黄工伤索赔案一审判决,厂方被判向刘汉黄赔偿177293元。不过,厂方随即提起了上诉。

  2009年6月,基于刘的请求,一审法院执行了财产保全,查封扣押了厂方价值约17万元的机器。“可以说,当时刘汉黄的官司已经赢了一大半,而且未来的执行也有了保障。”代理刘汉黄工伤索赔案的广东京雍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晓保告诉《财经》记者。

  但令人震惊的是,2009年6月15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刘汉黄在工厂大门内侧的保安室门口,截住正要外出的生产经理赖振瑞,与其发生争吵。展明五金总经理林裕腾和副总经理邵正吉闻讯赶来。在争吵中,刘突然掏出一把弹簧刀,捅向这三人,导致邵正吉当场死亡,林裕腾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赖振瑞重伤。

  上述三人皆来自台湾台中县。事后,刘汉黄被东莞市公安局大朗分局在工厂附近抓获。刘汉黄用以行凶的是他仅剩的左手。

  “他是那么憨厚老实的农村孩子。如果不是工厂欺人太甚让人走投无路,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刘汉黄在住院期间结识的东莞某医院工作人员小黄,一脸痛苦地告诉《财经》记者。这些年来,她眼见很多工厂冷漠对待受工伤民工的实例,“所以,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内心竟然有种快感。也许我也被折磨得变态了。”

  刘汉黄发生工伤后,他的姐夫从贵州老家赶过来,帮助其向厂方申请赔偿。其实,他并非刘汉黄的亲姐夫,只不过是刘家惟一“见过世面”、曾在外经商的亲戚。刘汉黄家中父母都已年迈,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弟弟也在厦门某工厂打工。

  刘汉黄杀人案发后,小黄曾和刘的家属通过电话,刘的姐夫心情沉重地表示,事情很复杂。这是刑事案件,已经不是工伤索赔的民事案件了。作为家属,感到无能为力。刘汉黄的年老的父亲几乎绝望地说,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做出杀人这种事情,很想亲自去东莞看看。一直在四处借钱,不过,至今连买车票的钱都还没筹够。

  6月下旬,刘汉黄被东莞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批捕,目前正在看守所等待审判。刘汉黄杀人的动机仍然是个谜。

戛然而止的维权

  在工伤索赔官司的过程中,刘汉黄在姐夫的帮助下,一直很认真地依据法律维权。“在去年12月委托我之前,他起码咨询过八个正规执业的律师。”代理刘汉黄办理工伤索赔的李晓保律师告诉《财经》记者。

  2008年11月18日,东莞市社会保障局认定刘汉黄的事故属于工伤。八天后,东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鉴定书》,称“刘汉黄右手掌以远缺失(指右手掌及向手臂方向延伸的部分肢体缺失),腕关节无功能,属于伤残五级,符合安装掌部假手。另外,刘系未参保人员”。这是刘汉黄据以索赔的关键材料。

  一位参加刘汉黄伤残评定会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评残那天,厂方也派出了一名负责人来参加。从始至终,该负责人没和刘汉黄说过一句话。

  工伤鉴定结果明确后,刘汉黄和姐夫开始对厂方提出维权索赔约10万元,其间也曾多次向厂方提出和解。而厂方认为索赔金额过高一直拒绝商谈。“金额其实是可以商谈的,但厂方一直采取消极的态度,不愿意和律师见面。”李晓保告诉《财经》记者。

  和解无望之后,刘汉黄的姐夫遂建议刘提起劳动仲裁,认为一定要打官司,“就是要争一口气”。2008年12月22日,刘汉黄向东莞市劳动部门递交了劳动仲裁申请,提出:解除劳动合同,厂方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等,共计78280元。另外,请求厂方支付今后12次安装和更换假肢费共计21.6万元。在后来的司法诉讼中,假肢的安装和更换费用成为双方争议的焦点。

  2009年1月,东莞市劳动争议仲裁庭大朗分庭开庭审理刘汉黄工伤索赔案。代表厂方出庭的展明五金副总经理邵正吉在庭上曾称,同意支付刘汉黄安装假肢的费用,但是不同意需12次安装和更换假肢的预设计算。但李晓保律师说,仲裁案开庭后,刘汉黄再向工厂请求给付费用先安装假肢,厂方又不同意了。

  据《财经》记者获得的刘汉黄工伤索赔案《仲裁裁决书》,仲裁庭认为刘汉黄评残后并未实际发生安装假肢的费用,其提出的一次性支付安装和更换12次假肢的请求欠缺实质依据,所以对安装和更换都不予支持。仲裁庭裁决,厂方应向刘汉黄支付赔偿共计约5万元人民币。

  “哪个民工能自己掏出几万块钱先去安装假肢,然后再来要求厂方赔付?”李晓保对《财经》记者表示,首次仲裁的思路是有问题的。李晓保称,他曾经代理过一个同样是五级伤残的工伤索赔案件,东莞中院判决厂方承担员工70岁以前更换假肢的费用。“一般来说,假肢每四年更换一次。刘汉黄才26岁,那么到他70岁之前,加起来就有可能是12次。”

  不服仲裁裁决,刘汉黄又依法诉诸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原本厂方并不重视这个官司,仲裁结束后才委托了律师代理法院的诉讼案件。”李晓保告诉《财经》记者,在仲裁阶段的答辩书都是厂里的负责人自己手写的。

  2009年3月16日,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对刘汉黄工伤索赔案适用简易程序开庭一审。厂方向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辩称,本次受伤是因为刘汉黄不听厂方劝告造成的,并且提出在刘住院期间,厂方已经按照16元/天的标准支付了伙食费,而刘提出的35元/天的赔付标准过高。

  《财经》记者获得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09年5月底一审法院判决,因展明五金没有为刘汉黄办理工伤保险,致使刘无法得到社会保险保障,所以相关的工伤保险待遇应由厂方承担。安装假肢存在现实性和将来更换假肢具有可能性,所以酌定由厂方先行支付五次安装的费用。上述所有赔偿款共计177293元。

  为了保证判决得到执行,李晓保建议刘汉黄申请了财产保全。法院于6月2日查封、扣押了展明五金价值17万元的机器设备。

  李晓保告诉《财经》记者,对于这个判决,他问过刘汉黄的意见,刘表示:“可以了,不上诉了。”

  但厂方不服一审判决,于6月13日向东莞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提出是刘汉黄在劳动合同中主动要求“本人因自身利益主动放弃厂方购买社会保险”。据了解,厂方不服的主要原因是认为赔偿底线是9万元。

  得知厂方上诉后, 6月14日,刘汉黄曾用自杀行为要挟厂方尽快赔偿。“那天很多人站在工厂门口围观,我过去看了一下,看到一个人站在厂里楼房的阳台边沿上,声称要跳楼。”工厂附近一个商铺的老板告诉《财经》记者。

  经警方劝阻,刘汉黄答应次日和厂方和平商谈。第二天上午,刘汉黄和赖振瑞等人再次协商但无果,约定当天下午继续谈判。然而,中午12点多,刘汉黄就用弹簧刀刺向工厂的三名高管。

  刘汉黄失控杀人的原因至今仍难判断。据知情人透露,刘汉黄在行凶前曾受到工厂不法对待。当日刘汉黄曾约了人欲外出,却被厂方安排保安拦截。

“情”与“法”之争

  2008年9月受伤后,刘汉黄一直住在工厂里,并在随后两个月接受过厂方共计1447元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但是,自2008年11月26日刘汉黄的劳动能力鉴定完成之后,厂方没有再向刘支付工资。经统计,厂方在刘汉黄工伤之后的九个月陆续支付资金共计8608元,包括停工留薪期的工资、医院护理费、生活所需的费用和刘汉黄的弟弟在刘住院期间照顾他所发生的费用。

  “工厂已经继续向刘汉黄提供吃住了,本来完全可以让他搬出去的。而且依照法律,厂方也有上诉的权利。”东莞台商协会会长叶春荣告诉《财经》记者。

  不过,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资深劳动法律师肖胜方告诉《财经》记者,依据法律规定,在伤残五级的情况下,如果刘汉黄自己不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就不能单方解雇。既然刘汉黄还是员工,就应该享有和其他同事一样的食宿权利及其他的薪酬福利待遇。在劳动能力鉴定以前,厂方应该支付停工留薪期的工资;在鉴定之后,如果还没解除合同,厂方有义务重新安排岗位,否则,员工则可以要求厂方按照原来的标准给付工资。

  “刘汉黄工伤索赔案件毕竟还在上诉期间,最后法院判决判多少厂方才赔多少。”一位在东莞的温姓台商对《财经》记者称,“不过,我们一般都会给受伤的工人封个红包‘压压惊’,这点台湾传统的人情味我们还是有的。但不知道这个工厂为什么没有做。”

  肖胜方律师告诉《财经》记者,在法院一审判决之后,工厂固然有上诉的权利,但是从道义上说,厂方预先赔偿一部分,解决刘的生活急需,在一定程度上也能避免尖锐的冲突。另外,员工可以向法院申请先予执行,也就是在判决生效前,向法院申请厂方先支付部分赔偿金。

  不过,申请先予执行,是有严格条件的。一名不愿具姓名的律师称,一些地方的法院曾委婉提醒律师不要提出先予执行,因为法官的办案压力已经太大了,把案件迅速判下来已经不错了。

  据《财经》记者了解,2008年1月1日《劳动合同法》实施后,东莞市各级法院在2008年受理的劳动争议案高达23044宗,同比上升159.18%,占全市法院去年受理案件的20%以上。

  又据深圳市劳动争议仲裁院2008年5月的统计,该院2008年一季度受理的劳动争议仲裁案件较去年同期增长277%,在制造业集中的宝安、龙岗两区,劳动争议案件同比上升392%和360%。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2008年10月向全国人大代表视察组汇报情况时透露,2008年1月至8月,广东省各级劳动争议仲裁机构处理劳动争议案件17.5万件,同比增长2.6倍;涉案人数和涉案标的分别增长3倍和4.2倍。

  在案件数量多倍增长的情况下,法院和仲裁庭也只能疲于应付。广州市番禺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干脆在门口挂出牌子称,“2009年4月8日申请立案的仲裁案件,按立案的次序排列拟定在2010年3月18日后开庭”。

  多名被采访人士都指出,经济发达地区的《劳动合同法》普法工作做得比较到位,员工的维权意识普遍提高。这是2008年1月以来珠三角地区劳资纠纷“井喷”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由于取消了仲裁收费,仲裁的范围也扩大了,劳动者维权更加便利。

  同时,很多企业的管理模式还来不及完成“合法化管理”的转型,例如不签署合同、没有保留工资条等。所以,面对员工的维权,企业往往显得很被动。

  不过,劳资纠纷的法律渠道表面上畅通,实际蕴含了很多问题。据广州市中级法院的一名法官介绍,除了讨薪纠纷可以一裁终局,大多数的劳动纠纷是“一裁二审”,即如果不服裁决可以继续启动法院的诉讼。

  现实表明,大多数案件在仲裁裁决后,还是会进入法院。所以,劳动纠纷的解决过程往往就会很长,往往从申请仲裁到开庭需要一年;等到二审,通常已经耗去两年。这个过程中,劳动纠纷不能得到及时的处理,社会矛盾容易囤积。

  “对于‘一裁两审’的制度,我个人是持保留意见的。”深圳市罗湖区劳动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员苏海刚称,这实际上很浪费司法资源。而且,由于仲裁和法院之间缺乏案件反馈制度和沟通渠道,仲裁庭往往不知道法院究竟对哪些案件改判了。仲裁和法院的司法规则存在差异,长此以往就会让当事人不服仲裁裁决。

  广州中院的前述法官也认为,目前劳动争议案件的处理,各地的处理标准不统一,所以劳动者和企业各自都能找到对自己更有利的案例,都容易不服判,更使得矛盾难以调和,拖长了调解或审理的过程。

  刘汉黄案反映了一个很现实、迫切的问题,即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如何安抚劳方的情绪,避免其被激化?

  刘的代理律师李晓保透露:“刘汉黄原来的和解要求也就是10万元。”如果厂方预付部分赔偿金,让刘汉黄有生活来源或者有钱回老家,则其精神痛苦或许能得到缓和,也不至于发生如此悲剧。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法学系副教授王向前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劳动者在受伤之后没有受到公正的对待,用人单位反应冷漠,工伤者就容易愤怒,采取不理智的行为。“身体受到这样大的伤害,会对未来感到恐慌。”

  东莞台商协会会长叶春荣也认为,资方要合法用工,劳方也要合法维权,避免发动群体性事件。如果员工的要求不是很过分,工厂应将心比心,毕竟劳方是弱势。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讨薪未果连捅5人的民工王斌余之内心独白【工人砍杀老板-专辑。王斌余,王衍芳,闫立华,刘汉黄。。。】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7日 19:24 星期六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女版“刘汉黄”:女工讨薪遭拒怒拔刀,捅死资本家再自首


薪资纠纷老板娘遇害 事发南山一服装厂,女工用水果刀捅死老板娘后自首


2009年10月11日04:03 南方都市报


图片


蛇口人民医院抢救室,看到李红萍已无法救活,她丈夫当场昏厥倒地。 本报记者 徐文阁 摄

  本报讯 (记者叶飙)昨天下午2时,勇红时装厂老板娘李红萍躺在急诊室病床上,胸部的创口触目惊心,已被医生宣告死亡。中午12时30分左右,因离职后的薪资纠纷,她与女工颜桂华发生口角,后者掏出包中的水果刀,刺入李红萍心脏,并主动报警自首,南山警方正对这一事件展开调查。

  前日争吵曾报警

  昨天下午1时30分左右,记者赶到位于南山区南油工业一区108栋4楼的事发地点,勇红时装厂门口已被封锁,警方正在厂房内对现场进行勘察。多位知情者表示,类似争吵前日就已发生,还报了警。

  “颜桂华来闹了好多天,中午她跟老公又来了”,昨日,护送老板娘到蛇口医院的一位男员工透露,“颜桂华来厂里工作了三四个月,最近突然提出说要走,老板娘按照合同要扣她一部分工钱,为了这个事,中午他们夫妻跟老板夫妻又吵了起来。”

  事发前,老板与颜桂华的丈夫去厂外协商,颜桂华和李红萍在厂里。李已不愿多说,表示“我懒得跟你吵”,颜桂华则尾随她走进办公室。有员工听见颜桂华喊叫“你敢跟我吵,就捅你”,李红萍则不甘示弱地回应“你捅啊,你捅啊”。旁观的员工们都来不及阻拦,颜桂华手中的水果刀已刺入李红萍的左胸。蛇口人民医院医生表示,李红萍送来时已无心跳呼吸,其左心室因刀刺破裂,失血超过2000毫升。

  行凶女工曾当众试刀

  颜桂华掏出的水果刀令一些员工眼熟,他们告诉记者,前天就看见过这把刀,“那天她来厂里,刚走到厂门口,就掏出这把水果刀,在自己手指上割了下,说要试试锋不锋利。”

  有员工表示,在这家不足30人的小服装厂,颜桂华跟大部分人都有过口角。与她邻座的男员工表示,“经常听她在座位上自言自语,如果她想跟你吵,任何一丁点小事都能成为理由。”与颜桂华同宿舍的女工描述,“她35岁左右,湖北人。”

  警方知情人士透露,颜桂华目前已被控制,接受询问;此前,因与勇红时装厂之间的薪资纠纷,她也曾求助于警方,在警方的建议下,她去了劳动部门寻求办法。只是,直至昨天事发前,事情仍未得到解决。

  昨日,得知李红萍已生还无望,她丈夫骤然倒地,情绪失控。李红萍夫妻来自江西省九江市湖口县,来深已10余年,有12岁的儿子和4岁女儿,经营勇红时装厂也有五六年时间,勤奋的夫妇俩几乎天天以厂为家。一位女工表示,“平时李红萍处理事情很冷静,她还常劝老板,让他别激动。”

  (报料人:佚名 报料奖:200元)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讨薪未果连捅5人的民工王斌余之内心独白【工人砍杀老板-专辑。王斌余,王衍芳,闫立华,刘汉黄。。。】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1月 2日 22:52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http://www.chinanews.com.cn/tw/tw-mswx/news/2009/11-02/1943221.shtml


杀害东莞台商凶手刘汉黄一审判死缓

2009年11月02日 18:1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中新社东莞十一月二日电 (李映民 李纯)刘汉黄刺杀台商案二日在东莞中级人民法院大审判庭公开宣判。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汉黄故意杀人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刘汉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三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合共人民币一百二十多万元。

  今年六月十五日,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台资企业展明五金制品厂员工刘汉黄因工伤事故赔偿纠纷多次协商未果,与该厂台籍总经理林裕腾、副总经理邵正吉、生产经理赖振瑞发生争吵。争执中,刘用一把弹簧刀将三人捅伤,造成邵正吉当场死亡,林裕腾送医抢救无效死亡,赖振瑞受重伤。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汉黄无视国法,因被无故限制出厂并在与展明公司台湾籍管理人员发生争执后,持刀捅刺三人,造成二死一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刘汉黄因工伤事故导致右手被截肢,在丧失了一般劳动能力、经济陷入困境、精神受到严重创伤的情况下,不但未得到展明公司应有的关爱和妥善的对待,反而受到展明公司限制人身自由、驱赶出公司宿舍等不公正的对待,心中逐渐累积了对展明公司的怨恨。故在本案的前因上,展明公司对自己造成与被告人刘汉黄之间的紧张的劳动关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由于在本案发生之前,被害人邵正吉无故限制刘汉黄走出公司处理赔偿事宜,发生争执后另一名在场的被害人赖振瑞动手将刘推出公司门口,使得对公司怨恨已处于一触即发状态的被告人刘汉黄采取铤而走险、不计后果的极端杀人行为,最终酿成重大恶果,故在本案的起因上,被害人一方负有直接的过错责任。对被告人刘汉黄本应依法予以严惩,但综观本案的前因后果,被害人一方在起因上负有直接过错责任,被告人刘汉黄亦有可悯之情,加上其在法庭上认罪态度好,有悔改之意,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刘汉黄酌情从轻处罚。因此,法院依照法律作出上述判决。

  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刘汉黄当庭表示不服,要求上诉。(完)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讨薪未果连捅5人的民工王斌余之内心独白【工人砍杀老板-专辑。王斌余,王衍芳,闫立华,刘汉黄。。。】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18日 14:40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为讨1500元工资 工人刺死老板

日期:[2010年4月13日] 版次:[HA01] 版名:[惠州读本 封面] 稿源:[南方都市报]

10日

21:00

惠东县黄埠镇

“工人这种气势要工资,我男人再怎么样也要讲面子,不会当场答应他。老公说,厂有厂规,家有家规,辞职工资要过2天。”

———伍芳珍回忆,其实老公当时手上有现金,稍晚两天肯定会给黎小卫。

本报讯 (记者祝勇)10日晚上9时许,惠东县黄埠镇红星鞋厂,做工15天的湖南籍包装工人黎某卫连续两次向老板讨工资结账被拒。随后,黎某卫和3名老乡一起,持铁棍、刀模等凶器打伤老板夫妇。老板谢文华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惠东县黄埠警方称,目前已将2名嫌犯的信息上网通缉,警方将全力侦破此案。

鞋厂老板夫妇一死一伤

黄埠红星鞋厂位于黄埠镇新兴三路十六巷。昨日下午5时许,多名协警把守工厂铁门。他们奉命看管鞋厂资产。10日晚上9时许,老板谢文华和老板娘伍芳珍被遭鞋厂3名工人及另一男子殴打,谢文华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昨日下午的鞋厂办公室内仍是一地狼藉,与大厅连接的玻璃窗被击碎。一个纸盒下,一摊鲜红的血迹因昨天的潮湿天气并未完全凝固。

头部及手臂均缝了10多针的老板娘伍芳珍回忆,此前,1名工人两次讨要工资均被丈夫谢文华以“过两天再领”拒绝,当晚9时,该工人伙同3名老乡(其中2人也在该厂做工)手持铁棍、刀模(非常锋利的一种鞋厂配件)围殴谢文华,她上前想保护丈夫,也遭殴打。4人的殴打持续约3分钟。丈夫事后在黄埠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工人只为讨要1500元工资

多名工人介绍,10日当天要辞职的工人名叫黎小卫。“只是要1500元工资,这样动手把人弄死,太残忍了。”工人小许说。

伍芳珍证实,黎小卫10日下午2时向她提出辞职,因黎小卫曾多次旷工,她当即同意,给他现场结算工资单,让他晚上再找老板谢文华拿现金。

“中午黎小卫还在工厂办公室用电脑上网,中午也和其他工人一起吃午饭。前一天晚上他还加班到12点,没有见他什么异常。”一名工人介绍。

伍芳珍说,晚上9时许,她和丈夫谢文华均在办公室内整理文件。突然黎小卫及另2名工人及另一陌生男子走进工厂。“黎小卫走进办公室,丢了个请帖在丈夫桌子上说,我老大女儿明天摆满月酒,你今天必须把工资开给我!”伍芳珍说,黎小卫甚至手指着丈夫的鼻子。

伍芳珍称,工人黎小卫在当晚说,“打了这么多年工,我还没有过要不到工资。必须给。”

黎小卫遭谢文华拒绝后,与同行3人走出办公室。约3分钟后,同行3人中的1人再次走进办公室质问谢文华当天给不给工资。谢文华再次拒绝。随即,4人拿起铁棍等围殴谢文华。

警方解释晚到的原因

昨日下午,黄埠镇派出所所长曹石强介绍,当晚,惠东县刑警大队、黄埠派出所均派员前往现场及医院对案情展开侦破。“事实比较清楚,我们已经将嫌犯谢桐宝、侯体荣上网通缉,另2人的身份尚待进一步核实。”

谢文华的家属11日曾质疑,黄埠警方到现场时间太晚。对此,曹石强回应称,当晚9时15分,黄埠警方接到指挥中心指令,晚9时20分,警察赶到工厂但工厂没人,此后赶往医院,却又接到工厂方面报警电话,再次转往工厂,最后才折回到医院“没有不及时出警。”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6 篇帖子 ]  前往页数 上一页  1, 2, 3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