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1月 19日 07:35 星期天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石秋:想起那些人们(2007-8-24)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24日 19:29 星期六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www.16qx.com/bbs/read.php?tid-9639.html

石秋 [楼主] 发表于:2007-08-24 23:27

想起那些人们


  这个资本压迫着的社会,多少人在作资本的奴隶,在为资本社会卖命卖血卖人生。

  有的人或许觉得身边是个真实的、和谐的、美丽繁荣甚至文明的盛世。也许这个人是个瞎子,或者是个聋子,也可能是个神学者或者文人,喜欢堕落在自我幻想的世界里构造自我的人生。也许这些人,都不值得再为他们多费一分的精力,多花一秒的时间。

  对于我们身处的社会需不需要我们进行判断?有些人宁可去判断今天或者明天该穿什么衣服上街,该吃多少卡路里肉才长得不至于太肥。对于身遭的世界,那些虽然看起来难受,听起来不舒服,或者想起来都不痛快的一切,是个遥远而且轻而易举可以被绕过去的世界。

  然而,除了那些只能对卡路里人生有兴趣的奴隶们,这个世界是否还应该有其他一些人?我记得我曾遇到过很多年轻姑娘,她们并不苗条,甚至有些肥胖。她们并不漂亮,甚至有些恐龙。她们并不呆傻,甚至有些狡猾。她们并不天真,甚至有些警惕得过份。她们并不聪明,甚至充满幼稚的幻想。然而,在我与她们的交往中,她们却比我所认识的所有的都市时髦的女人更让人尊重和信任。她们与生俱来的善良,远远超出了都市文明给她们蒙上的尘埃和龌龊。这些姑娘,有月入一百的小吃摊上的帮工,有月入一两千的发廊小姐,也有封闭在血汗工厂里的女工。她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卡路里,她们也不明白那些怀着某种企图在描写她们的文人。她们只以她们的面目,面对生活。和文化无关,和知识无关,和高尚也无缘,她们只是以最生活的姿态,继续着自己的人生。

  我相信,只有最生活的人,才懂得珍惜生活。只有最朴实的人,才懂得珍惜人生。她们不挥霍,虽然为了背后的家庭和生存的尊严,她们出卖着自己的一切。她们不吝啬,虽然为了每一分的收入她们都计算得清清楚楚,为哪怕一场感冒比任何人都无畏都抠门。甚至,她们甚至在做着被资本文明以为最龌龊的皮肉买卖时,仍旧满怀最真诚最美好的感情向往,仍坚持哪怕最形式化的自尊。她们就是人,活着的人。哪怕是以持续死亡的姿态继续着人生。她们也比那些卡路里女人们更具体的活着,活着生存。

  我说她们是工人。也许有人会不同意。她们的工厂在小摊上,在发廊里,在深巷里的出租屋,或许也在流水线的工厂。从理论上说,她们大多数不是工人的名词教条下存在着。但是,她们只是以个体劳动完成集体共存的人生。绝大多数那些不在流水线上的人们,都必须依靠一个地域群体,或者某种关系纽带,而保证他们在某个环境下的生存。团结对他们而言,比如对流水线上的工人集体协作,有形式上和现象上的不同,但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他们就例如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在面对生存过程,必须暂时或者经常的放弃个体和个体之间的脾气性格差异,而协同在某个社会活动的环节中,相互依存。也许理由说来会被人们认为太牵强。然而现象是,哪怕一个发廊女,在反抗压迫的时候,都必须的联系到一切可能跟她相关的人们,包括她的老乡、亲戚、男友等等。必须在保障自己最大安全的同时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也就意味着,一个发廊女在工作过程中,必然的同时在利用一切可能“团结”一些可能有利于自己的力量。个体劳动者并非完全的个体生存。

  我记得那成条街的小店,霓虹灯隐约。姑娘在门边招展,朦胧的灯光和朦胧的神态,飘遥多姿颜色,离黎明很近,离温暖很远。我记得一个小姑娘在厕所里给我打电话,她说她喝多了,边说边哭,哭得很凄厉,也很无力,也很彻底。我记得离别那座繁华都市的前夜,她的目光凝定远空,她要回家,贵州的天空已经在她的声音中,大都市的最后一夜,我们无语相拥。这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她奔向大都市的那份隐忍与彷徨,也有向往。酸楚着的向往。

  为什么我总在提及她们?这些身份模糊而轻薄的她们。记得以前摆摊的时候,有个体态丰满结识的小姑娘在我的摊上打电话。打电话回家。故土并非难离,难离的是家,是家庭的关怀和温馨。难离的是种情绪,一种心安安在那片天空那片田野,甚至那条泥泞的小村道路上的闲晃。这个充满了恶毒的棱角与冷漠的圆滑,的社会。不是她们的向往。而是她们的角斗场,她们必须在这里获得生存的尊严,和实现哪怕仅仅只是那么微末的对未来生活的期盼。这些都不是那些号称善良的人们所能理解的平凡。这些都不是那些号称正义的人民所能理解的伤感。这些都不是那些贴上了文明标签的知识分子所愿意弯腰一丝的愚昧和落后,无知与鄙陋,庸俗与闭塞。甚至于,举着科学大旗的理论家们,也不屑她们,落后阶级的她们。

  今天我又想起她们。是的,我并不是经常的,但是却时不时的会想起她们,想起她们的命运和抗争。想起她们的父母,她们的兄弟,她们的姐妹,她们的子女,甚至她们的客人。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