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9月 26日 19:01 星期二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巡夜人:盗泉之水与嗟来之食(青年学生的“弹性就业”,法国2006年反CPE斗争)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24日 00:54 星期六 
离线

注册: 2009年 6月 22日 16:46 星期一
帖子: 251
http://www.xinmiao.com.hk/0004/0100-0160S.htm

(原载天益马克思主义论坛)


盗泉之水与嗟来之食

巡夜人



整整十年前,1996年,我国的大学招生开始“并轨”,取消公费、自费的区别,全部收费。从此高等教育收费的飞涨幅度,只有这几年的上海房价可以媲美。我所就读的那所学校,1996年,学费2200,1997年2500,1998年3600,1999年3800,2000年5000。2001年我毕业,那年和以后的学费情况,我就不清楚了。我所了解的是,大学生的就业情况,则是每况愈下。随着“并轨”大学毕业生也不包分配了,因为,毕业分配的方式有太多不公平,要实现大学生的“自主择业”。“自主择业”也要有“业”可择,解放前所谓的“毕业即失业”,我们不再陌生。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大学生的“白领”美梦先被粉碎,随后是职场上的节节败退,工资,可以低一些;福利,可以少一些;工作,可以累一些;职务,可以差一些。前几天看到报道,说今年很多大学生薪金预期已经低于民工,而这些人,不久前,还被称颂为“天之骄子”,不久前考上大学还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突然人们发现这些人付出的所有努力和金钱转眼间全都化为乌有,对大学和大学生的神秘感和尊重也就随之消失得如同三叶虫一样无影无踪。如今,人们更津津乐道于大学里还有几个女生是处女这样的问题。

如今的学生们确实普遍眼高手低,东北话说,“吃啥啥没够,干啥啥不行”。但是,这一代甚至几代人素质的低劣,不正是这个庸俗、贪婪、市侩、浮躁、拜金、急功近利的社会造成的吗?鲁迅说过,若要培养天才,也要有能够培养天才的土壤。我们有这样的土壤吗?社会有这样的氛围吗?韩愈说,师者,第一传道,第二授业,第三解惑。如今的很多老师,连解惑都力不从心,还能指望他们教育出天才来吗?换个角度说,难道很多教师不是都在抱怨收入和地位不高的状况吗?

教育的失败将是整个民族的失败,代价将由整个民族来承担。还好事物的发展总会越过自己的边界。正是就业和经济状况的极度恶化,必将促使这一代年青人从卿卿我我和浑浑噩噩中解脱出来,现实会逼迫他们思考,逼迫他们做出选择,逼迫他们成熟,从十多年来的沉寂中苏醒。

中国的自由主义对所有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都是一样的,都是私有化加市场调节。对中国的教育质量问题、教育普及程度问题和毕业后就业问题,他们也会千篇一律的重复他们那些又臭又长的陈词滥调,这些陈词滥调大家是如此的熟悉,也就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巧的是,中国自由主义的同志,老右派,法国总理德维尔潘,在法国为年青人开出了类似的药方。在法国,年青人失业率高达23%,某些郊区达到50%。法国右翼政府解决的办法是首次就业法案(CPE),允许雇主在2年内随意解雇首次雇佣的26岁以下年青人。德维尔潘们争辩说,这样做有利于雇主雇佣年青员工。这些土匪们忘记补充一句:如果把这些年青人变为奴隶,雇主们自然会更加乐于雇佣他们。当欧洲仁慈的关注着中国的人%权状况、劳动阶层的权利保障的时候,当欧盟为中国产品使用廉价劳动力不满的时候,自由主义想的不是如何把人从畜生的存在提高到真正人的存在,相反,却认定把人降低到畜生的状态才是解决问题的真正出路。他们为资本缺少足够的利润这一恐怖的景象而颤栗,劳动的利益当然不在他们的眼界之内了。为了利润,他们甚至敢于践踏几百年资本主义历史中人类得到的最为珍贵的东西:平等。在一个爆发过多次革命的国家,在一个诞生过《人权宣言》的国家,资产阶级政府居然为了“提高”就业率抛出了这么一个美好的方案,初次就业法案!

对此,法国人说,French workers cannot accept longer hours and lower pay on par with Asian economies。学生们说,I risk working for two years for nothing, just to be fired at any moment。批评者把这个法案比喻为"Kleenex contract"(Kleenex是一种面巾纸),说这个法案将使年青工人"thrown away like a paper tissue"。大学生们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参与者人数从十几万逐渐增加到了几十万,成百万,中学生也参与了进来。父辈们站在了孩子们一边,走在游行队伍之中;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者,更是不会缺席。工会积极的支持学生运动,在过去的四十年中,自1968年和1994年之后,法国学生和工人第三次走在了一起。在3月18日(这是伟大的巴黎公社的纪念日),工会和学生会给政府和总统提出了最后通牒,要求在48小时之内收回这一即将在4月生效的法案,民意调查也显示至少60%的法国人反对这一法案。但是德维尔潘匪帮们一边假惺惺的声称“理解”学生,要求“对话”,一边强硬的拒绝了收回法案。几个月前刚刚接受过上帝召唤的法国总统也明确表示支持总理,看来只有魔鬼的召唤才能让他平静下来。资产阶级政府的阶级性和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又一次暴露无疑。工会和学生会已经发出了号召,在下周二,3月28日,举行总罢工。成批的学生在涌入巴黎,对此,内政部已经发出了警告,将严惩暴力行为。警察最擅长的就是制造暴力行为然后再以“暴力”的借口镇压群众运动。到时候,事态如何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中国古人说,智者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丧心病狂的法国右翼政府居然用抛出CPE这种东西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居然肆无忌惮毫不忌讳民意与人权,暴露了他们以解决青年就业为借口为资本家谋求利益的本质。今天他们敢于以青年失业率23%是法国平均失业率2倍多为借口弄出CPE,明天他们就敢于以法国平均失业率9.7%远高于美国或者别的随便什么国家为借口,弄出别的什么更加丧失理智的东西来。而勇敢的法国学生和工人是好样的,他们敢于抗争,不为资本家施舍的残羹冷炙感恩戴德,不以这样的提高就业率为荣耀和希望。如果人没有尊严的活着,人的尊严要让步给资本的利润,那么,有尊严的人选择的是尊严,而不是嗟来之食。

这样的抗争或许会暂时取得胜利,但是终究最后是要失败的。法案按原计划生效,将是工人利益的极大损失和法国人权状况的极大倒退;不通过,资产阶级政府终究没有能力用其它办法提高就业率。如果能限制资本的自由,如果能限制资本的权益,如果能认真共同促进改善全球经、济社会状况,如果能以满足需求为目的组织生产和经济活动,如果能做到这些,那,资本主义,也就不成为资本主义了。

全球一体化使大家面对类似的问题。作为中国人,万里之外的法国发生的这一切,都与我们息息相关。法国工人失业率的增加,受到亚洲工人低工资低福利的直接影响。而亚洲工人之所以愿意忍受这样的低工资低福利,无非是因为他们别无选择。机会和未来从来不是别人赠与的,更不是施舍的,要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也要付出艰辛的努力和沉重的代价。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巡夜人:盗泉之水与嗟来之食(青年学生的“弹性就业”,法国2006年反CPE斗争)
帖子发表于 : 2010年 4月 20日 15:59 星期二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作者:巡夜人 回复日期:2006-3-30 15:50:15 

  几小时前,在socialist worker Online登出了一篇文章,作者Ian Birchill,写过一本书叫作A Rebel's Guide to Lenin。他说这次法国学生和工人的行动让人联想到1968年。那一年,人们普遍认为工人在充分就业和舒适生活中已经丧失了革命热情,对群众斗争漠不关心1968年5月,有经济学家迎合统治阶级所好,出书说明法国人生活水平已经超过英国,工会已经极度虚弱。1968年4月,一个英国社会主义代表团访问法国,法国学生活动家告诉英国人,他们非常嫉妒3月在伦敦爆发的3万人在美国大使馆前示威的事情。没多久,巴黎,100万人上街了。学生运动(越南战争)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而学生又有自己的不满。戴高乐想在全法国迅速普及高等教育但是不想多花钱(多么熟悉啊!我几乎想说多么亲切啊!),以至于教学设施非常不够而且落后。而且,男女学生禁止在学生公寓里互访!这直接促成了学生造反。
  权力部门关闭了Sobonne大学,但是当警察企图用警棍和催泪瓦斯把学生驱逐出街道的时候,学生守住了阵地。一个建筑工人告诉学生如何用风钻把马路上的鹅卵石挖出来作为武器,如何构建路障。学生们成功了。学生的抵抗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哪个工人会认为学生的性要求对社会公正来说是重要的,但是工人看到,在学生的抵抗面前,政府退却了,大学又被学生重新占领了。学生告诉工人,坚持会胜利。于是三个主要工会商讨举行罢工,但是随后巴黎发生的大规模示威振奋了工人的信心,工会在第二天再度开会,三个几年来一直被认为是好战分子的革命者受到了重视,随后一周内法国工人占领了工厂。他们把管理者关在办公室里,拿来唱机教老板唱《国际歌》。
  作者问,这一切会再度发生吗?要知道,今天法国的社会问题比1968年要严重得多。那时候事实上是充分就业的,现在失业率达到10%。学生和工人都已经认识到德维尔潘和内政部长都只是为自己竞选总统做打算,根本没心思真正解决问题。1968年造反的移民工人面临着镇压和被驱逐的危险,今天这些人面临着失业和警察暴力,许多所谓的左派也轻视他们,不尊重他们的宗教。1968年大多数人都把苏联看作社会主义,少数人用毛泽东的中国代替苏联。现在很多年青人都已经从反资本主义运动中得到了反抗精神。
  68年革命的结束不是因为统治阶级力量的强大。当戴高乐试图进行全民公决的时候,他面对着残酷的阶级力量,没有印刷所给他印刷投票箱。挽救旧势力的是法国共产党,这个党只在纸面上反对资本主义。法国共产党有500万张选票,控制着最大的工会,有几千名工人活动家。法国共产党效忠于俄国,并且醉心于它可能的议会胜利。它不允许学生运动影响到它的追随者。当学生运动爆发的时候,它持反对立场。学生革命者被说成是富家子弟,只是为了阻止工人阶级的孩子检查他们的作业(Student revolutionaries were denounced as the children of the rich who wanted to prevent working class students revising for their examinations.)。有时候他们被诽谤成是右翼的代理人。当工人占领工厂后,共产党控制的总工会无法阻止这一切,就设法控制运动。大多数工厂被工会工人控制,700万没有加入工会的工人,本可以被动员参加斗争,却被送回了家去看政府控制的电视节目。
  当戴高乐呼吁大选,法国共产党支持了他,并鼓励工人回去工作。在选举中右翼胜利了。当时法国共产党醉心于议会游戏的行为使它成了社会党的同盟者。今天,我们再看不到法国共产党在学生、工人和来自郊区的年轻人之间做出划分。改良主义仍然活着并且活跃。社会党和工会会想法使群众运动局限于工人中。短时期内他们会胜利,但是长远的看我们会胜利。历史不会重演,但是回顾历史会有助于我们取得未来的成功。



说来有趣。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多次说,欧洲的资本主义殖民行径一方面破坏了殖民地的原有生产方式和社会关系,另一方面把先进的东西灌输给了殖民地,使殖民地反过来又成为欧洲革命的推动力。
  列宁的第三国际非常重视殖民地国家。
  19世纪80年代,恩格斯在一封信中说,欧洲对中国的战争会使中国破产,中国破产后中国人会充斥于欧洲和美洲,到处与原有工人展开竞争,把工资降到最低程度。
  恩格斯的原话忘了,好像是“非人的程度”,晚上查查。一百二十多年过去了,老恩格斯的预言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了。



恩格斯1892年9月22日给丹尼尔逊的信:
  
  中国的铁路意味着中国小农经济和家庭工业的整个基础的破坏;由于那里甚至没有中国的大工业来予以平衡,亿万居民将陷于无法生存的境地。其后果将出现世界上从未有过的大规模移民,可憎的中国人将充斥美洲、亚洲和欧洲,并将在劳动市场上以中国的生活水准即世界上最低的生活水准,同美洲、澳洲和欧洲的工人展开竞争;如果那时欧洲的真个生产体系还没有改变,那就一定要改变。




  在回答zzyyx之前,先回顾一下法国“民主”和自由主义“民主”是对待法国学生运动和工会罢工的。
  我先引用了CBS上一个美国保守主义者的评论,他称法国改革是温和的,美国道路比法国好(这也就算了),然后非常阴险的提醒人们撒切尔曾经动用军队和坦克对付罢工,赢得了资本家支持。事实上,我还看到有评论说,撒切尔先获得资本家支持然后再动手改革,所以成功了,而德维尔潘则动手太早了。
  我还翻译了一个英国人的一部分评论,他说在世界各地都不像欧洲那样对过去充满怀念,亚洲人(其实也就是中国人,他自己提到自己在亚洲居住过的国家只列出了中国)有着从农田到摩天大楼的“亚洲梦”,美国人可以为了工作、房子甚至好天气到处迁徙,而人口增长率仍然高过德国等国。原因是(他认为)德国妇女的工作太舒适(!),形成了一个同事间的小圈子(!),这个小圈子是她不能离开怀孕生子(!)。
  路透社发表了一篇社论,说明企业主是如何支持改革的,而且认为改革得还不够,这只是第一步。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法国学生和工人以及左翼政党全部立场坚决的反对新法案。民意调查,大多数法国人反对该法案,但是不但总理提案,而且议会通过,宪法法院认为不违宪,总统支持,看到的报道是内政部长镇压示威态度坚决,劳动部长表示议会通过的法案任何人无权收回,教育部长要求学校管理层夺回学校,必要是叫警察。从我看到的照片来看,警察确实参与到了夺回学校的行动中来,而且是防暴警察,尽管他们面对的是真正手无寸铁的学生。从照片上看,虽然马塞的学生高喊着“学生非暴力”,但是还是被逮捕了几百人。尽管28日示威前警察就声称闹事、暴力的都是些郊区的年青人,要把他们和学生区分开,但是我没看到一张照片是警察在逮捕那些人,所有的照片上所有被捕的全是学生!
  这就是民主吗?就是某些人号称欧洲最民主的国家?确实,这是民主,法国不但是欧洲而且可能也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但是,当阶级矛盾尖锐起来之后,国家机器毫不犹豫,立刻站在了群众的对立面。
  而我看到的一篇没有翻译的英国自由主义者的评论,却津津乐道于法国警察维持治安有办法!在大多数人都反对自由主义的时候,自由主义者同样没有片刻犹豫抛弃了他们关于限制国家权利、尊重个人利益和自由、民主是自由的变通形式之类的鬼话。自由主义站在什么立场上为什么人说话,不要看他们喋喋不休的那些屁话,这种时候,最清楚。





美国的媒体上边对法国的事情是骂声一片。华盛顿邮报有篇文章,America and France, Marching in Different Battles,充满自豪感的宣称,法国的事情不但是使法国劳动市场改革倒退了十年,而且整个欧洲都在发生同样的事情。意大利的消息一点也不好。贝鲁斯科尼与普罗迪选举竞赛表明政府仍然无力扭转几十年中形成的旧欧洲的传统。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春风得意,但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与对手的妥协交易使她不可能有更多的行动来促使劳动市场的自由化,并减少税负。事实上,税负在增加。在布鲁塞尔,欧盟官员们仍然在竭力试图促成服务业的跨国竞争。
  这文章还说,顺应还是不顺应全球化,是美国与法国的区别的关键。所以,美国的失业率不到5%,法国达到10%;美国经济年增长4.5%,法国勉强2%;美国每年轻易增加一百万就业岗位,法国十年只勉强增加一百万。
  这家伙应该说,美国每年经济只增长4.5%,中国每年增长10%;美国每年新增就业100万,中国接近1000万(?具体数字不太清楚);美国年年有人抗议、闹事,中国从来团结稳定;美国到处都是敌人,中国朋友遍天下:这一切区别的根源,都是因为中国有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在领导。


德维尔潘和希拉克终于被迫收回了CPE,但是局势下一步将如何走向,仍然是我们需要密切注意的。
欧洲一体化进程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政治、经济问题,将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