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9年 11月 18日 19:18 星期一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管铁流:假如我是“左”派:关于刘汉黄案募捐的个人意见(2009-10-17)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8日 22:48 星期天 
离线

注册: 2009年 6月 22日 16:46 星期一
帖子: 251
---------
转自管铁流律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106ec50100f3cb.html


假如我是“左”派:关于刘汉黄案募捐的个人意见


管铁流
(2009-10-17 22:17:07)


关于刘汉黄案,原本以为老老实实地准备了会见、阅卷、开庭甚至呼吁募捐,我能做的事情大抵如此了。自然,最终结果一日未出,案件的跟进与辩护的职责当一日未尽。但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我曾经夜不能寐地发出的捐款呼吁,一个多月过去了,应者寥寥。如果公众是因为我人微言轻而懒得理会,或者是因为厌恶了作秀的律师(就象一位网友的留言:“深切”“同情”我为了借此案出名的“决心”),那倒容易理解,我也基本上不会去分辨什么,只要大家能真正关心刘汉黄,帮助刘汉黄,对偶然接手的辩护律师,确实也用不着去关心什么;而于我自己,能不因此案而被关注,其实更省心些——这么说,也许有朋友又要忿忿然了: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所以呢,对于辩护律师的褒贬损抑,最好什么也不说:除了“谢谢”,替刘汉黄道谢,也出于同病相怜地感激。

但如果有人压根就觉得捐款意义不大,甚至抬出某某事业某某感情以义正辞严地拒绝尤其还不遗余力地反对,我却实在难以理解了。本来呢,捐不捐款纯属自愿,也纯属看法因人而异而已,捐了未必就高尚,捐者也未必想要名利,不捐也未必不道德,未捐者也不一定就不同情不支持刘汉黄。但不捐之下,还要对捐赠者公然说三道四,极力反对乃至贬损,并且动辄道义言则节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就真的搞不懂了:捐款究竟惹了谁伤了谁?!

最近几天,又不断有朋友就捐款之事发表意见,有时难免交锋激烈,而且左啊右啊思想啊立场啊什么的包含的太多,有时就捎带地征求我的看法。其实,我的看法从募捐呼吁发出那一刻就已经确定了:捐!要不然,也就不会有那篇文章了。最初,我不太愿意参与类似的争论,我只是强调:捐款自愿,做了总比不做强。再者,我毕竟只是一名律师,钻研法律跟紧程序是我的本行,法律之外的事情不想也确实不便参与太多,而要我就上面的争论行文,则笔头功底有限,难免词不达意,一旦表达不准,反倒误了正事。所以,我也就一拖再拖,未置可否。但看着看着,就感到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了。

眼下,我就姑且让自己当一回所谓的“左”派吧,看看用“左”派的眼光来评判,这捐款到底该还是不该。

第一个大问题,许多朋友关心的就是,这捐款到底能不能保住刘汉黄的命?一些朋友甚至说:就算死者家属同意了,法院会轻易放过刘汉黄吗?法院能否最终因为刘汉黄赔偿了而免其一死,这个问题不由我来决定,但我能肯定的一点是,刘汉黄赔偿了比未能赔偿总是多一分免予死刑的可能,而且以本案现在情势而言,这种可能性还将比一般的案件要大。最高院的司法解释不用我在此再来赘述了,成都孙伟铭案、杭州胡斌案以及今年其他类似的案件是最近的例子,也最能说明问题。我还想再次强调的是,法院断案,需要考虑很多因素,法律的规定当然是首要的,但其他因素呢,比如案件的具体情形(如本案中死伤者的明显过错),比如被告人的悔罪表现,比如对死伤者及其家属的积极赔偿,比如社会影响,等等。那么,以现在情况来看,对刘汉黄轻判有利的因素中,最缺的就是“积极赔偿”这一条,而以刘汉黄及其家庭的经济现状,自然无力承受巨额赔偿。当此之时,社会的捐助确实是正当其时,因为这种捐助将同时达到两个效果:一是给予了台商足够的精神抚慰(至于有朋友很反感对资方的这种抚慰,到底该不该,容后面细述),而在现行法制环境下,受害人的精神被抚慰是一个很重要的减轻被告人刑事责任的量刑情节,道理如前;另一方面又是向法院传达了足够的信息,那就是社会在同情刘汉黄,支持刘汉黄(当然不是支持他杀人,而是支持他反抗资方的压迫),并且这种同情与支持是相当广泛与强烈的——这当然要看捐款的金额与人数两个指标了。



第二个大问题,一些激烈的朋友担心,捐款就是向资方告低,就是用“乞求”的方式保命,如此一说,这捐款当然就是不光彩的不高大的不正面的,于是有朋友就抬出了一系列革命理论,甚至把毛主席他老人家也请出来了,认为,工人朋友不能下跪,不能放低身段,更不能去向资本家求饶,否则,即使因此而保住了性命,革命的气节也丢了,并为以后花钱买命大开方便之门,是对不正之风的纵容,我们应该用革命的理论去教育劳动人民,去同现行的一切不合理的情形勇于作斗争,造出一种强大的民意压力迫使法院轻判刘汉黄云云。坦率地说,面对居然有此一说,我简直要愤怒了!

好一个革命的理论!可是朋友,你是否掂量过,刘汉黄案一审二审到最高院复核,就算时间再长也不过一两年吧,那你所说的理论能否在这段时间内造成足够的形势,天翻地覆,或者至少也使法院不得不改变一切成见,无视现行法律,直接就判了刘汉黄徒刑而非死刑呢?如果不能,你既然没有足够的把握来依靠所谓理论发动民众达到目标,那么,我就建议你还是面对现实,在现行法律框架下,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环节,发动一切可以运用的力量,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方法:救人!捐款难道就不是这样一种方法吗?

再说了,理论是要靠人来贯彻实践的,没了民众的基础,再完美的理论也只能是空中楼阁。而这民众从何而来?靠唱高调就可以了吗?靠“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死硬灌输就可以了吗?靠理论先知沙龙清谈就可以了吗?还是靠整天写写文章发发空头牢骚就可以了?你要自认为理论正确,你也要告诉人家,你的理论正确在哪,这理论对他有怎样的帮助。我不懂政治,但我知道一个最基本的逻辑:刘汉黄是底层工人,是亿万中国农民工中的一员,刘汉黄的遭遇是每一个底层民众都可能面临的,而现在刘汉黄可能很快就要判死刑了,我们应该想尽一切办法救刘汉黄,包括捐款,而不是隔靴搔痒隔岸观火式翻来覆去地争论着哪种方法应该哪种方法不应该;所以,谁反对捐款,谁就是否认捐款也是保命途径之一。一个置鲜活的工人性命于轻顾的所谓工人解放理论,一个将具体工人性命置于所谓革命理论革命影响之下的工人理论,和一场漠视个体生命权的所谓革命斗争必然是不得人心的。

人心哪!左派的朋友们不是最看重多数民众的利益和意愿吗,通过刘汉黄案,人们大抵也能看出谁在真正重视人心了。是“左”派吗?

好一个高大的“左”派!动辄理论卫士革命先锋,但现在被关着的是刘汉黄等待死刑判决的也是刘汉黄,不是诸位,你们悠游于现代化的办公生活环境中涂写着最激昂的革命口号时,刘汉黄是在看守所里。而且,就算你们有为革命献身的高尚情操,但刘汉黄不是你,他至少目前还不懂理论也不愿献身,他只想挣养家费,他只想保一条命,他只有这样的觉悟,亿万个象他一样的农民工也只有他这样的觉悟,你怎么办?不理他?还是全力去帮他?怎么帮?教训他“你这是为工人阶级打头阵,你死了我们会缅怀你会踏着你的血迹继续前进”,从而命令他“不要低头,不要下跪”?如果做不到,而如果捐款又确实对于轻判有所帮助并且可能有大帮助,你还会反对吗?

更何况,朋友们!呼吁捐款并不必然否定大家在舆论上为刘汉黄讲话呀,捐款与造势也并不必然就非此即彼呀,二者矛盾吗?我看不出。

正因为我们目前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命!为了保命,方法上难道就不能各尽所能吗?

对了,又一个问题出来了:究竟是保命重要还是气节重要?如果你要拿这个问题考核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或革命的追随者,我想任随都会肯定后者,即使我怕得要死,我还是会气哼哼地喊着要气节不要苟活。这不是问题。但现在,我们是在讨论刘汉黄案,不是在泛泛地谈论一个抽象的道德问题。而刘汉黄的生死,又不光是他一个人的生死,乃是亿万农民工维权成败的象征。

所以,刘汉黄个人的生死,由不得你我来决定,首先需要刘本人来选择,而刘汉黄并没有相当的觉悟甚至不惜献身,即使在法庭上说出“判我死刑我无话可说,但对社会不公平”,但他还是在强烈地求生。就算你认定刘汉黄法庭上那一跪不够骨气吧,你是否就此放弃救助呢?说得极端一点,就算刘汉黄在法庭内外哭着喊着请求轻判,你能就此甩手不管了吗?如果你不管他也不管,大把的人会管的,到时,你们想管也管不来了,因为,你们已经失尽了人心!

要知道,我们所救的早已不是一个刘汉黄,而是千万个可能的刘汉黄。既是如此,真实的刘汉黄如何表现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保住这条命,无论他姓刘还是姓马,这早就变成了一场鏖战,一场没有硝烟的阵地争夺战。这个人活了,我们的任务才算胜利完成,日后,任何一个资本家想要再在工人面前耀武扬威作威作福,他首先就得摸摸他项上人头是否还牢固,这就是刘汉黄活着的最大社会意义;而如果这个人死了,我们就要检讨,如果是没有尽力而为甚至知道该如何为而轻易不去为,那我们就失败了,而且是大失败,如果是各种途径都用尽了,我们就不一定是失败,充其量只不过是一次挫折,表明我们的力量还不够,我们的经验还欠缺,但是民众会记住我们,记住我们的努力,记住我们的承诺与表现。

因此,刘汉黄不能死!他需要在众手相扶中气昂昂地活下来,这存活的底气,决不会因为我们费了钱而打折,反而因为万千心手相连而从此十足;他需要在千呼万唤中活鲜鲜地走下去,这骄傲的存活,从一开始就因为兄弟姐妹的真爱而不再无趣!

既然如此,既然你我都在口口声声要救援刘汉黄,既然你我都认可保住刘汉黄命乃是当前围绕刘汉黄案一切工作的最高目标,那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原则分歧吗?

就算你不同意捐款,觉得把钱给了资本家,是“损不足,补有余”,但捐款至少还仍然是保住刘汉黄命的途径之一吧,总不至于非得将募捐描绘成过街老鼠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吧?

但是许多朋友还是觉得感情上过不了这一坎:把钱捐给资本家,这怎么行?!如果单单只看到大家捐出的钱到了死者家属手上,这样的结局自然是许多人不能接受的,因为谁都知道,刘汉黄也同样是本案的受害者,而且其权益侵害的程度丝毫不亚于被他伤过的任何一个!许多人又说了,把钱捐给刘家,我愿意。其实,解决这个感情问题,还是要回到上一问题上去:我们捐款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赔给资方吗?非也。我们的目的是要救刘汉黄,为了救人,付出一些经济上的成本,不仅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完全值得的。把救人一命与付钱给我们不喜欢的人,二者相比,哪才是我们更愿意追求的哪又是我们勉强还能接受的呢?道理不言自喻。



话说回来,我之所以在此把自己假设一回“左”派而不是其他,说到底,还是因为时至今日,真正在努力关注刘案的,无论是呼吁还是争论,还是捐款,较大多数还是这些多少有些“左”倾的朋友,所以,无论我上述的话有多么偏激,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我对所有关注刘案朋友的感激,请注意,我一再所用的感激,并非个人恩怨上的煽情,乃是因为更上位些的认可。

因此,我再一次呼吁,无论您是什么立场,也无论您是何种站位,时至今日,刘汉黄案呼唤着一切有良知的朋友,为了刘汉黄,为了与刘汉黄一样处于绝境的人们,为了可能的您和我,暂时放下争论吧,请伸出您的援助之手!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