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9年 11月 21日 13:38 星期四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马门列夫:为刘汉黄冤案的正义的辩护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5日 23:31 星期四 
离线

注册: 2009年 6月 22日 16:46 星期一
帖子: 251
为刘汉黄冤案的正义的辩护


作者:马门列夫
2009-10-13

童英贵的“为刘汉黄辩护”的辩护词过于冗长,观点也不完全正确,但对待两起天大冤案的态度还是表现了一定的正义感。

1,一份有益的备忘录——邓玉娇一案的总结

“邓玉娇一案引起了以网民为代表的公众对个案的史无前例关注,广大网民群情激愤,为了维护邓玉娇的合法权利,无不极尽所能,左右派精英共同声援、联手呼吁,为争取邓玉娇案件的最终处理结果的基本的实体正义奠定了民意基础。案发后,以许志永博士为代表的公盟在第一时间派出律师前往巴东为邓玉娇提供法律帮助;网名屠夫等民间代表及时赶赴巴东,加入为邓玉娇维权的行列;著名律师张思之、蒲志强、刘晓原等以不同方式介入此案;著名律师田文昌在案件开庭前对案件定性作出了高屋建瓴的分析;萧翰等著名自由主义学者始终关注案件的进展,并对一切可能损害司法正义的举动给予及时的回击;以后改革研究所自由派学者陈永苗为代表的正义人士联名向最高法院发出公开信敦促案件的公正审理;德先生社会研究所在最短时间组成律师声援团,多次发表申明支持维权行动;左派领军人物张宏良先生撰文为邓玉娇的“壮举”呐喊;在确定的开庭时间前2天,以巩献田为代表的著名左派人士致信中央政法委并周永康同志和最高人民法院并王胜俊院长,力陈邓玉娇无罪观点,敦请最高人民法院督促案件的公正审理。邓玉娇案在舆论的高度聚焦下得到了基本正义的实体结果,当尘埃落定时,那些关注此案的人们,虽有人对有罪免罚的结果不甚满意,但对邓玉娇毕竟获得了自由这点都感到欣慰。”

2,刘汉黄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走投无路逼迫无奈的绝地反击

“刘汉黄工伤事故发生半年多了,不但得不到一分钱的赔偿.与厂家对簿公堂,刘汉黄赢了官司却拿不到钱,做为一个无权无势无钱的农民工,根本就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只得采取已被讨薪民工表演了多次的跳楼秀.可是,这种表演太多了,厂方和官方已经不把它当回事了.刘汉黄在跳楼未成被消防人员劝了下来后,还是没能得到自己应得的赔偿.此时,刘汉黄应当是深深地绝望了。他们已经把刘汉黄逼到了绝路上,刘已经别无选择了,只好举起了手中的刀.”

“事发前,资本家为把刘汉黄赶出工厂,甚至动用武力殴打和侮辱了只有一只手掌的刘汉黄。”

“6月15日这天,老板给厂里的保安每人给了500元钱,让保安把刘汉黄赶出厂。于是保安,厂里经理,车间主管,还有一个管理人员(这3人都是老板的亲戚)就一起出动了。可这位26岁的小伙子刘汉黄也不知道从那得到了消息,刘汉黄不愿离厂;就准备了一把刀在身上。当赶他的人来把他往门外赶时,刘汉黄终于忍不住了,暴发了!”

3,刘汉黄杀资本家是对杀人的剥削制度的正义反抗

“一起致残事故,何以演变为持刀杀人!?就整个事件过程而言,是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和压迫,是资本家的冷漠无赖,是当局的掉以轻心、对因工受伤当事人漠不关心,是执法部门在资本家耍赖面前的软弱无能,然后又是资本家无耻的“赶尽杀绝”;激起了刘汉黄义愤填膺的暴力反抗杀人!” 

“据报道“珠三角,每年有三万宗以上的因工残肢断体、断手、断指工伤事故发生!东莞的“繁荣”究竟又留下了多少个肢体残缺不全的!?大多数农民工兄弟“自认倒霉”,有的带着伤残的肢体还在该地“打工”,有的带着残缺不全的身体回了家,另寻求谋生之路。而在这些“血汗工厂”每年 “财源滚滚,金银满仓”,东莞的GDP逐年上涨之时;这些身体残缺不全的农民工兄弟又都得到了什么!?”

4,资本家无视对工人的劳动保护

“厂方违反有关法规将未经岗前培训的刘汉黄安排到具有很高危险性的冲床操作员的岗位上,导致刘汉黄就仅仅进厂七天时间就发生了工伤惨剧。”

“9月28日下午工伤发生,厂方邵正吉副总不顾刘汉黄以及刘汉黄工友要求送大朗医院的要求,执意舍近求远将刘汉黄送往规模较小的东坑社区医院。耽搁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被迫送往大朗医院。在办妥入院手续后厂方即打发陪同刘汉黄入院的工人回厂。”

“做了截肢手术和植皮手术之后,主治医生周某就天天逼迫刘汉黄兄弟要求他们出院。于是,在入院不足二十五天,刘汉黄被迫出院。而在整个期间,资方给刘汉黄提供的生活标准是每餐五元。”

“刘汉黄的弟弟到展明厂催要资方拖延的餐费,并提出希望资方能够适当提高一点标准,资方的反应是强硬拒绝,甚至在争执中资方的一名开货车的员工直接动手将刘汉黄的弟弟打出厂办公室。”

5,官商勾结的血汗工厂

“东莞大朗镇展明五金厂是一个有两百名员工的小厂。注册法人是一名姓钟的女子,厂长则是大朗镇劳动局的工作人员易德彪(音),实际的创办人即老板,为台中富商林堃地。”

6,不是故意杀人的罪犯,而是求生存的正当防卫英雄

“刘汉黄去找厂方讲理。这时遇到林裕腾开车要出厂,看到他就停车出来说,“你又不是厂里的人,怎么还在这!”。于是刘汉黄和他发生了争执,林裕腾随后打电话叫来了三个人,包括姓赖的和邵正吉过来就动手打刘汉黄。赖某给保安下令,“保安开门,把他扔出去!”。赖某抓住刘汉黄把他扔出了厂门外,邵正吉这时上来猛打刘汉黄的头。刘汉黄随手抽出水果刀捅了赖某。邵正吉在殴打刘过程中看到刘拔刀捅了赖,才收手要跑,于是刘汉黄就追过去要捅邵正吉。这时林裕腾不知从哪弄来根水管,持水管冲过来。刘汉黄捅了邵正吉,同时林裕腾拼命用水管猛打刘汉黄的头和背。刘汉黄回头和林裕腾对视,林裕腾就害怕的退后了两步,之后刘汉黄冲上去捅了林。因为受了三人很重的打击,刘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只想着去警务室报警。警务室就在厂旁边。在刘去警务室的过程中,展明厂老板林某追上来又对刘进行了猛烈攻击,刘被打昏在地上。醒来时已在警方控制中。”

7,挑战国家法律权威的资本家

“法院判决十七万。经谈判,家属要求最低十一万元的赔偿金(包括住院期间的生活费等,实质仅需支付的十万而已)。厂方只同意支付八万九,并且要求工伤期间刘汉黄的生活费和护理费都要从赔偿金中扣除。”

8,刘汉黄是在劳动过程中被存在安全隐患的设备砸伤的,刘汉黄没有操作失误的责任

“刘汉黄操作冲床,进厂的第七天,2008年9月28日下午4时30分左右,在一台运转的冲床机器砸下来的瞬间,刘汉黄右手来不及躲闪,掌部和手指的骨头被砸碎,经诊断,为“压砸毁损伤”。”

9,司法的冷漠

“负有保护劳动者责任的劳动仲裁机关曾经作出过公司仅需赔付刘汉黄约5万元的近乎荒唐的裁决。”

“2009年5月,刘汉黄工伤索赔案一审判决,厂方被判向刘汉黄赔偿177293元。”却不能付诸执行。而刘汉黄生活无着走投无路却无人问津。法院有所帮助却总是临时应付,对不尊法的资本家的强制力很微小。

10,刘汉黄案由东莞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向东莞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是违背民意维护资本家利益的天大冤案

“刘汉黄案已由东莞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向东莞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定于2009年9月7日上午9点10分在东莞中级法院牛山审判庭201法庭公开审理”



刘汉黄应该无罪释放!并获得应当的依法赔偿!应该另行立案侦查不法资本家残害工人阶级的滔天罪行!并对受害工人进行经济赔偿!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马门列夫:为刘汉黄冤案的正义的辩护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1月 8日 23:10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提。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