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7月 21日 18:43 星期五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8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一系列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9月 26日 10:40 星期六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本帖来源:
新青年论坛
工诗联论坛
某些QQ群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一组讨论)


A:

山东烟台澳利威工会的顾问张军(也是工人)很会说改良主义套话。越是发展巩固,工会官僚就逐步发展起来。澳利威工会也有这个倾向,不用避讳。工人斗争当然好,但改良主义倾向也很明显。看张军写的文章就知道了,老是“全总”“法律”“政策”的,在改良中潜移默化地培养“劳资良性合作”。

B:

他们以某种主流思想作为“大义名分”。仔细看可以看出哪些是真心的,哪些是拿来当护身符的,哪些是半心半意的。我觉得那些工人使用的“护身符”太多了,自以为讲实际,实则是空想。

C:

据传毛分子以及许多左右翼都在后面支持,没有关系网支持,工会很难在现环境下生存。工人在乎的是工作和工资,与政治不愿过分牵扯,只要你能让他们的权益受到保障他们就跟你混

A:

政治活动分子难免想对“实际运动”有所控制,分得政治利益和影响。所以为了工会影响,就拉关系、勾结各派势力、搞幕后交易。

B:

先锋分子首先应该力图向斗争中的工人传达阶级独立的思想 而不是急于让他们盲信哪个派别。反复强调阶级自主意识(而不是千方百计跟老板代理人合作)、斗争意识(而不是一味执迷于诉讼仲裁)和独立的自我组织意识(而不是混同劳资两方面)。

C:

不要总是贬低“合法斗争”,这里是和谐。

A:

谁贬低了。我绝对赞成改良。问题就在于,改良主义最终是一条出卖的路线。在工会的改良工作中必须坚持“独立阶级立场”才行。我贬低改良主义的合法斗争,赞成以无产阶级革命为目的的合法斗争。改良有多种,列宁在工厂也搞改良,立宪民主党也搞改良,显然不一样

C:

工人现在无论走出哪一步改良,对和谐而言都是一种进步。和谐是“潜在性定罪”,你“以无产阶级革命为目的”就有麻烦。

A:

张口就谈革命肯定扯。但是张口就谈“上下合作”更扯。澳工会那个案子被中华全总推上仲裁之路,搞得很狼狈。他们成立工会的时候,就应该继续BA工,直到六名工人代表复职。当时多数工人要求继续BA工,直到六名代表复职。但澳顾问和六名代表自己选择走仲裁之路。这背后,是全总的推手。按照官场惯例,无非是软硬兼施、“思想工作”的结果。

全总上个月才搞了个《工会法律援助办法》,希望把“维权”的主动权尽量抓到自己手上。

C:

没有全总,连工会都成立不了。走法律和仲裁是工人行动的一般首选,在和谐,有用的东西能用就用。不可小看改良甚至改良主义,你想用扫帚扫,可有人就喜欢用手捡。不要经常一上来就说改良主义会出卖,和谐的改良主义和西方的改良主义是有所不同的

A:

不敢小看改良主义。要重视我们的敌人,包括法西斯主义。全总有自己的目的,工人有自己的目的。互相利用而已。国内外都有很多例子,就是在罢工、工会非法的情况下,依然坚持斗争取得胜利。

对待澳工会当事人,决不能一味吹捧他。要在耐心解释和批判他们有害倾向的基础上,在思想上和具体实践上帮助他们(如果能具体帮助的话)。这样的立场才负责任。共分子有必要对斗争中的工人大喊:请保持清醒!警惕一味迎合你们的人!请坚持“工人的事要由工人自己办”!


C:

工人需要现在的现实斗争,只有在斗争中才会增强阶级自主意识。工人将自己的受益放在首位很正常:我要工作,我要工资,我要养家。

A:


工人需要通过斗争来增强阶级意识,但是不需要通过听全总的话来增强阶级意识。工人主观上可能有幻想,全总再忽悠一下,加强了这种幻想或其他退却想法。让全总忽悠半天,屁都没得到。你还在旁边替全总打掩护,人家工人不打你打谁?重担撂在身上,最不济我们也会设法让它落在好受点的位置,哪有自己找别扭的?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9月 26日 10:41 星期六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异教徒


如果只是拿来当护身符,在国外讲话就没必要老提全总了吧。

对于这种情况的工会,自然不能因为“讲话满口全总、丹佛斯”就把他们当成修正主义叛徒批判。在目前,通过罢工建立起自己的工会这一点就已经相当不易了。


另,类似丹佛斯这种要求合作客户严格执行劳工或环境标准的企业,他们自身能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吗?仅仅是赚取形象资本?



战斗队员


讲话满口全总也有很多种形式。“和谐工会非常好,保卫工人利益不动摇”是一种,“我们是全总建的下级工会,当地政府为什么说我们非法?请你们当官的遵守自己的法律”,这也是一种。满口全总、法律,并不等于一定要说全总好,法律至高无上。


类似丹佛斯这种要求合作客户严格执行劳工或环境标准的企业,他们自身能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吗?
——————————


无利不起早。间接甚至直接好处一定有。比如可能因此满足了欧洲的一些法律,得到税务上的优惠。此外,由于已建立了庞大的劳资调节机器,衍生的大量法律也可能导致企业必须走走“要求客户严格保护劳权”的程序



红草


对于这种情况的工会,自然不能因为“讲话满口全总、丹佛斯”就把他们当成修正主义叛徒批判。
————————————————

工会本来就不是政治性的,没有自觉的“主义”,自然谈不上“叛徒”也无所谓“修正主义”。但需要放在阶级利益的天平上审视它,注意它是和谐工运现阶段的一个案例,又是被主流改良主义牵引着的一个实验。

这个实验是失败了,原因正是自主工运暂时未能更前进一步、而阶级矛盾却又更难有所缓和,所以这个实验的失败决不意味着工运的前途黯淡,反而更说明在不久将来工运激进化(局部)的可能性。我们要为这样的将来做实际准备,包括彻底清除工运改良主义的幻想——不管这种幻想是左翼知识分子鼓吹的、还是维权工人自己鼓吹的。我认为这是必须批评澳利威工会的一个主要原因。




类似丹佛斯这种要求合作客户严格执行劳工或环境标准的企业,他们自身能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吗?
——————————————————

在各种社会改良运动面前树立亲善和谐形象,便于市场营销。这是一种有巨大效益、影响深远的无形广告。包括微软搞慈善基金、大资本无偿捐助产品给落后地区,都是类似道理。能做这样的广告而无须支付巨额的广告费(只要少许公关费),资本家们何乐而不为?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9月 26日 10:42 星期六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阿芬



发在这里。

“国家尊严”还是多数底层人民“不可逾越的界线”,张顾问回护中华全总,大概一方面是出于这个(瞧不起中华全总,等于瞧不起中国。你们虽然也是工人,但毕竟是“外人”),另一方面,可能心想讨好一下全总,也可以给自己一点潜在的好处,没准人家看我们如此真诚和卖力,以后或许会真的帮我们一下,或者不再刁难我们。

曾经接触过一位工人出身搞维权的积极份子。他可以深入到工厂做调查,写出很不错的报告。但是谈话时,官腔非常重。在“外人”面前,那简直就像半个政府发言人:“童工问题是很严重,但已经引起我们政府的高度重视……”。诸如此类。

还接触过一个自由派搞的某NGO团体里吸收的几个工人,有一次竟然声称:“中国每个省应该独立。”把我吓了一跳。我问:“各省独立有什么好,各地老爷照样压迫工人……”。他们没有回应。我估计自由派灌输给他们的道理就是:“各省独立可以破除中央集权……”但有这类奇思妙想的工人是特例。


丹佛斯的情况不清楚,但估计“消费者运动”之类对许多“名企”有过一定压力,就像耐克等大公司就专设了调查和处理供应商劳动条件、劳资纠纷的部门。“积极利用压力”之后,可转化为另类广告,赚取形象资本。虽然在改善劳动条件方面,实际成效很少,通常是干打雷不下雨,或者下那么几滴雨。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6日 02:17 星期二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ID“澳利威工会顾问”的评论

的确,作为澳利威工会的顾问(马上就不是了),我(张军)也非常憎恨工会顾问张军所说的那些摇尾乞怜的话。

我要面对各种压力,所幸的是在很多方面澳利威工会还是采纳了我的思想,从而使我的细想能基本贯穿到整个澳利威工会事件中。我曾经要代表澳利威工会把那个长期一直打压我们工会最凶残的地方总工会——福山区总工会告上法院,遗憾的是这个地方总工会不是行政机关,也就是说不能按照行政诉讼程序来告它。如果你们能通观我们工会事件的过程,就会发现谁是我们工人真正的敌人!有太多的遗憾充斥在这里。其他的话,我也不敢多说,反正一句话:历史会记住这一切的。我所面临的困境和无奈,历史终究会给我一个评价的。

我站在斗争的第一线,面对地方政府劳动局(小数人的攻击刁难)、澳利威公司的造谣诋毁以及通过扣押职工档案来剥夺工人代表(我妻子)的生存权、澳利威工会内部问题的挤兑,上级总工会的攻击、诋毁。。。。。现在又面临你们这些人毫无阶级斗争实践经验的批评指责,真的令人泄气!我能帮助澳利威工会成立并能长期坚持到现在,其中只有我的道理。

能把澳利威工会引导并走到今天,已经是令我很骄傲了!

而你们这些人,也只配在这里夸夸其谈!在我们澳利威工会和工人都走投无路的时候,你们都在做什么?所以,高、大、空的东西真会害死人的。

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们这些人什么,如果你们真的有本事的话,可以到工人中去实实在在的帮助工人*,让大家都看的到!



据传毛分子以及许多左右翼都在后面支持,没有关系网支持,工会很难在现环境下生存
————————————

至于上面这短话,我只有两个字可以回应:荒谬!









张军老师对工人阶级是有功的。功劳就在于他投降的太急、太快,反而败坏了劳资调和的效果。

另外,需要强调N101次:共产主义分子决不可把目光全部集中在具体的头头脑脑身上,以为“把张军批倒批臭,我们革命家就得到群众拥护了,群众就跟我走了,我也就有地盘了”,于是“张军混蛋!张军该死”喷个没完,以为这是唯一的正事。这种做法是死路一条。

张老师确实比较混蛋,但只有在具体工斗中,有可能、也有必要帮助工人明白,为什么张老师是混蛋,以及如何避免这条混蛋之路。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1日 19:31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2009-10-初

“澳利威工会顾问”揭露托派空谈·工斗策略与劳资调和(一组讨论)

A:


我要面对各种压力,所幸很多方面澳利威工会还是采纳了我的思想,从而使我的思想能基本贯穿到整个澳利威工会事件中。我曾经要代表澳利威工会把那个长期一直打压我们工会最凶残的地方总工会——福山区总工会告上法院,遗憾的是这个地方总工会不是行政机关,也就是说不能按照行政诉讼程序来告它。如果你们能通观我们工会事件的过程,就会发现谁是我们工人真正的敌人!有太多的遗憾充斥在这里。其他的话,我也不敢多说,反正一句话:历史会记住这一切的。我所面临的困境和无奈,历史终究会给我一个评价的。

我站在斗争的第一线,面对地方政府劳动局(小数人的攻击刁难)、澳利威公司的造谣诋毁以及通过扣押职工档案来剥夺工人代表(我妻子)的生存权、澳利威工会内部问题的挤兑,上级总工会的攻击、诋毁。。。。。现在又面临你们这些人毫无阶级斗争实践经验的批评指责,真的令人泄气!我能帮助澳利威工会成立并能长期坚持到现在,其中自有我的道理。

能把澳利威工会引导并走到今天,已经是令我很骄傲了!


B:

这个工会“撑”下来,本身并没多大意义。事实上它几乎不起作用。意义在于工人团结和斗争本身。我不知道张顾问更重视“工会”还是“维权”?如果顾忌官爷,可以在鼓动或其它发言中尽量不提官府二字,多谈工人斗争本身及要求。总之不给其他工人造成错觉,真以为有当官的可以帮他们。


A:

我们斗争在最前线,我们为此丢掉工作,生活都成为难题。我们不是搞学术或者理论研究的,我们不过是普通的工人。你们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澳利威工会的斗争及其艰难性,你们并没有意识到阶级斗争的多样化,与其停留在理论上,何不你们也参加到具体斗争中呢? 不要对我们这些工人来上纲上线!我们站在明处!



B:

我不知道别的ID怎么样。我自己至少参与过某些工斗,而且的确非常复杂。我只问一句话:是不是你非要讲那些歌颂政府的话不可?不讲那些话,会给你们带来很不利的后果吗?

A:

有很多情况你们根本不知道,也无法对你们讲。

B:

外人不了解全部斗争的细节,这很正常,也不会要求斗争中的工人公布全部细节。但一个道理很明白:让其他工人中老板圈套的话,不能说,让其他工人把老板帮凶当朋友的话,不能说。

A:

当今网络发达,个别人的言论不会产生所谓“蒙蔽效果”。要看我们斗争的历史事实。再次说明:你们根本不知道澳利威斗争的真实历史及其艰难性。我面临政府、公司、黑社会、澳利威工会内部众多的压力,我早就累了,我不想再涉及这些问题。下一步我要找工作吃饭了。我不知道你们这样做,经济来源是什么,但我是再没时间做这些的。

你们要记住: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实际学历是初中的人罢了。


B:

祝你找饭成功。暂时我还没饿死,所以还想再问一句:除了你们,其他地方的工人斗争起来就不艰难了吗?不复杂了吗?他们是否也跟你们一样去恭维中华全总?很多美化官府的套话明显已经成了你自己的口头禅,跟工人争取权益的活动没关系。而且你虽大赞特赞衙门,却没帮上斗争工人什么忙。


A:

我再说一遍:你们根本不知道澳利威工会斗争的真实情况,不要看博客的外表。最后一遍:我要生存!我不要充当任何人的炮灰!再见!

B:

只要接触过工人斗争的,都会理解需要隐瞒一些事,不方便讲一些事。但如果你的博客和文章连这场斗争的基本事实都不能提供,让别人了解和判断,我不知道你写这些有什么用?你不感觉自己是中华全总的炮灰么?恐怕不仅我们有困惑,很多普通工人也会有困惑:怎么能一面全心全意信赖中华全总,另一面又“工人的事工人自己来办”?你声称自己的场面话“不会蒙蔽工人”,难道你以为你能蒙蔽中华全总?!

C:

呵呵,张顾问其实无所谓。他属于那种完全经验化的典型初级斗争工人。可以叫他“顺民类型的改良主义分子”。工斗中,这类人毒害较小。那种勇猛斗争有所胜利、然后与主流积极合作的“实力说话型改良主义分子”,要麻烦得多。

共分子对奥里威斗争的态度和分析,整体上很有建设性,未看到向工人推销“革命马克思主义”的现象,令人欣慰。一般说来,假如工斗分子询问“托某人到底是什么主张”,可向他推荐若干较短代表性文献,先读再说。如确实读后产生疑问,则可结合现实斗争,予以简明解答。如发现对方无力把书中内容与阶级现实联系起来,陷入思想乱麻,则应立即表示“我们先把书本拿开,只谈这场工斗的现实应对好了”。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1日 19:33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ID“澳利威工会顾问”:

山东烟台澳利威工会的顾问张军(也是工人)很会说改良主义套话。越是发展巩固,工会官僚就逐步发展起来。澳利威工会也有这个倾向,不用避讳。工人斗争当然好,但改良主义倾向也很明显。看张军写的文章就知道了,老是“全总”“法律”“政策”的,在改良中潜移默化地培养“劳资良性合作”
——————————————————————

看看你们这些“不明真相的人”说的“越是发展巩固。。。”,巩固个大头鬼啊。说的是越来越邪乎啊。我现在正在四处找工作谋生,饭都吃不上了,何来官僚??本不想和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但是不忍心你们在这里错上加错,而给其他工人造成误导,所以偶尔来客串一下罢了,纠正一下罢了。上级地方总工会和地方政府根本都不认我这个工会顾问,何来巩固只有?

所以啊,你们要想客观的 发言,最后是能把我的博客从头到尾的看一遍吧,不要断章取义的来横加发表评论。好在是本人早就习惯了,4年了,在和澳利威公司、地方总工会、地方政府劳动局等的多次博弈中,都习以为常了,也不在乎在加上你们。


ID‘吴季’

你现在倒担心我等误导工人,但不从担心自己误导工人? 因为网络如此之大,你张顾问的扯淡蒙蔽不了任何人。但我等的扯淡倒可能是“对其他工人误导”……

当前厚颜无耻的官爷和老板当中,不少是从底层升上去的,也曾是工农,为谋生忙乎或差点饿死,但这完全无妨于他们成为未来的官僚或剥削者。张顾问运气不佳,碰上老爷们一手控制住局势,没有感到需要依靠更多的奴才来忽悠人民,所以对张顾问也不另眼相看一下。这导致张顾问的虚与委蛇只能保持其萌芽状态,不能茁壮成长发扬光大,害不了更多工人,这一点只能是遗憾,或者是幸运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1日 20:06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济南龙仔


A:

宁可工人斗争搞不成,也要那个文字名义?!因为孔夫子教导过:名不正言不顺?

本来借官方语言那个名义,是为了让官方打击工人起来有些麻烦障碍,有利于保护工人自己。可是在托派一类最最最革命的高大全看来,这是对工人的欺骗,总之你不用托派“工人利益第一”的文字名义就是反动派走狗!

官方从右边,托派一伙从左边,配合扑灭工人斗争,才有助于托派与官方老爷讨价还价。




吴季:


张顾问还知道一点羞耻,知道自己歌颂衙门的时候,就是一条狗。

毛子毛孙做狗做惯了,又有一大支牛鬼蛇神合唱队整天唱着《做狗颂》,简直一副无尚光荣的嘴脸。

既然要做狗(即使是为了“工人斗争”太过复杂隐情多多之故),那么,就只好忍辱负重,把狗做到底。当别人指着你的鼻子说你是狗的时候,就得认:“我就是这么一副贱样!”

至于将来这些“隐情”大白于天下之时,是人是狗,自然就清楚了。但在不能大白之时,谁也不能判断这只狗是不是一只龙因为要吃人间烟火而被逼做狗的。

很早以前,本人回复张顾问的帖子“洋大爷的淫威震慑住中国的法律”时,就颇为客气地问过:“需要探讨一下:“保护色”要涂多少?涂了有用吗?

也就是说,谁也不排除工人斗争时涂抹“保护色”的原则必要,只是张顾问的这种行为已超出必要限度,并且屁用不顶。这个保护色,我再说一遍:不应当把其他工人诱入敌人的陷阱或怀抱中去,不应当助长其他工人对老板、上层或下层官僚的幻想,把老板的走狗误当成工人之友……

但是,张顾问偏偏要那么做,这次可以说发展到顶点。在洋工人面前为中国狗辩护,还写得洋洋得意。请记住,这是用斗争的工人的声望去涂抹“中华全总”这工人之敌的脸!!

这是名和言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地下火

龙师傅曰:宁可维-权工人说胡话,只要他敢于维-权,就坚决支持他说胡话!



济南龙仔

老子经常说胡话,干你屌事!

俺的工友得白血病死了,工会主席,书记带了点钱去工人家里慰问,俺们都是和领导们握手表示感谢!

感谢完了,再感谢D&P,J&M“都是狗娘养的王八蛋假G&D!”钙哥把工人的公费医疗盖没了,缺你八辈子德了!然后指着书记鼻子问他:市政府不是有政策,双职工家庭只能有一个人下岗吗?人家老婆已经是下岗的了,厂里怎么还让人家也下岗?你们良心让狗吃了?

前面感谢领导们就是地地道道的胡话,这话说了又怎么了?不能说吗?地下火你听着不舒服?那就滚远点!!滚的越远越好!!俺们工友和你们八竿子打不着!!

至于俺支持的是工人斗争本身还是斗争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错误思想倾向,这是由斗争本身过程来说明的,不是由文字来说明的。也不是鬼火可以歪曲的,这里有俺的发言在下面:http://tw.netsh.com/eden/bbs/713969/html/tree_34491456.html



吴季

龙贼常说胡话,这个我们已经见惯了,翻翻本坛,到处都是

但龙贼不是胡人,是精人。胡话也不是随便乱说的(水平太次和说漏嘴除外)。比如上帖这段胡话,读来义正辞严,令人动容:“真是个有觉悟、有骨头、有理有节的好工人啊!”

可是龙贼标榜这段假“胡话”的目的,却是为张顾问的真胡话打掩护,似乎张顾问在讲完胡话后也指着犬总的鼻子骂……

龙工贼在那个场合里,事实上是不需要什么“策略”的。张顾问就不同了。

要比较的话,龙贼老到,对工人来说更危险。张顾问太嫩,讲的胡话只会让龙贼暗中摇头

但为什么明里要拼命点头?无非为了拉拢一下而已




地下火

毛修老油条正在自觉地、精巧地混淆两个不同的事情

龙师傅其实非常清楚“工人斗争过程中出现的错误倾向”与被慰问的工人答谢领导,根本就是两回事。

张顾问,他个人是否有错误的“思想倾向”其实根本就不重要,但他在斗争中实际上表现了对犬总的妥协(犬总支持澳利威工会成立的代价是工会骨干全被排除在工会之外),并且一贯用为犬总的辩护来混淆视听。这早已经不是什么“思想倾向”,而是从实际行动到言论都坐实了犬总附庸的位置。

就在今天上午9:50张顾问的一个发言中(http://tw.netsh.com/eden/bbs/713969/html/tree_34494275.html),张顾问再次表达了对犬总的维护(说这话是假的,但又有事实依据,可是说它是真的,似乎又不确定,似乎又太“幼稚无知”)。

精明得冒烟的毛修老油条龙师傅,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些,但他为什么自己拿了个“领导慰问工人”的例子插入辩护(之前没有任何人说答谢领导慰问的普通工人也该骂)?为什么龙师傅要这样节外生枝、转移人们视线、混淆视听?为什么他不是帮助工人阶级澄清事实和道理,而是用更精巧的方式巩固工人稀里糊涂的思想状态?

很简单,毛修老油条龙师傅发现了大好机会:这下我们“实践的”马列毛革命工人可以反击托匪空谈家们、公开拉拢斗争工人了,不管这个斗争中的工人如何思想糊涂,但他有“普通工人身份”“工人斗争”“第一个罢-工-成立的基层工会”等目前来看雄厚的政治资本,拉他过来最能光耀我马列毛主义的招牌。

这还不够吗?毛修老油条们得意洋洋地想着。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澳利威自主工会的道路(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10月 11日 20:13 星期天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澳利威工会顾问


看到大家如此关注澳利威工会,深感欣慰


看到大家如此关注澳利威工会,本人深感荣幸和欣慰。现在我能在这里和无机老底(吴季老弟)像泼妇一样的在此骂街感到很有趣,无聊的时候,在这里与无计老底对骂一通,也很是惬意。在长期面对众多敌对势力的斗争中,经历众多各种的人物,现在也不差加上一个无机老底啊。

看到无机老底在这里如同皇帝一样,没有他佩服的人和事,看不起毛派的人,也看不起斗争在最前线上的工人,也看不起他自己。因为到现在也不知道无计老底自己在干吗。

无机老底骂俺有自己的“老底”,有自己的类似于福山区总工会和福山区劳动局所称的俺有所谓的“个人目的”,呵呵,如初一辙。据福山区总工会介绍,国安局早就把俺调查了个透透亮,本人:22年工龄的工人,7月开始失业。初中文化(后来自学法律,懂点皮毛)。16岁参加工作。工人资本雄厚。无计老底呢?你是干啥的?还在这里对俺指三道四的,真的为你感到羞耻啊。

有朋友劝我不要和你对骂,说是我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何况你们都是读过书的诗人什么的,很有才华。我一个初中生毕业的工人远远不是你等的对手。但我是作为一种消遣才和你等骂街的,我都感觉到自己堕落了。

斗争是要讲策略的,所以看出无计老底等的无知和幼稚。

无计老底总是说我给全总脸上贴金,但事实是如果没有全总当初的支持,如果敌对势力不顾及澳利威工会的背景(全总的支持)。。。 。。。恐怕澳利威工会早就败在敌对势力的联合夹击之下了。你也不想想像澳利威工会这样的工会,在中国你能找出一个来吗?




吴季

张顾问认为有必要感激犬总, 因为如果没有犬总的支持,澳工会要么无法成立,或虽然成立,但“敌对势力”可能动一根小指头就把它摧垮了。

按澳工会博客所述,最初的时候,福山区总工会对澳工会的成立也积极得很,主动到公司去做工作。张顾问当初想必也非常感激区总的老爷们。但是很明白,区总不过是打着自己的算盘,为自己争取利益而已。成立澳工会,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因为对工人利益有什么热心肠。

犬总也一样,只不过利益有所不同。犬总的利益何在?对外,近些年正努力打开局面,进入国际主流工会圈子,配合大国声势,改变阉人形象。对内,在捞钱贪腐之余,要分担建设和谐社会的大任,把“维-权”大旗从“敌对势力”那儿夺过来,抓在自己手上。为此,犬总热烈响应张顾问号召,到工人中去干实事,颁布了《工会法律援助办法》及《企业工会主席产生办法》(如有工人因此受惠,并对犬总表示感谢,甚至产生幻想,那是很正常的,跟张顾问的性质完全不同)。

张顾问亮出自己的身世,这毫无必要。即使他只有五年工龄,吴老也不会改变看法。老一辈革命官爷一再对下属教诲曰:不要搞论资排辈……这些骑在工农头上的革命官爷的资历,可比张顾问硬梆梆得多,但吸起工农血来,大大咧咧的。工人同志一定要学会鉴别、监督、防范“自己人”,包括吴季在内。

张顾问曰:“斗争是要讲策略的,(吴季只讲‘原则’不讲策略),所以(从中可以)看出无计老底等的无知和幼稚。”

在回复龙工贼的帖里,吴老都说了:“既然要做狗,那么,就只好忍辱负重,把狗做到底。当别人指着你的鼻子说你是狗的时候,就得认:‘我就是这么一副贱样!’”

张顾问如能做到,才算是策略高手。人家说你是狗,就急不可耐地澄清:“我不是狗,我是装的……”这算是狗屁策略!在犬总之流的老江湖眼里,你根本就是装毙的愣头青一个。吴老的批评或“泼妇骂街”,应该算进策略的一部分,是在帮助张顾问完成其策略,让张顾问装狗装得更像一些,跟真狗简直没差别。这样才能让犬总把张顾问当作自己的同类,更热心给张顾问或工会撑腰。

再谈一个题目,有点重要性,就是衙门和老板的关系问题。

张顾问在Q群里发言时说,(被刘汉黄杀死的台商)该杀!但在工诗联论坛上,却回帖说:刘汉黄杀错人了,该杀是的衙门里不干正事的官爷。(大概意思。【澳利威工会顾问】的所有帖子昨晚不知何故全都消失,吴老备份论坛稍迟,没能保留下来,很遗憾)

到底哪句是真话,哪个发言是张顾问的真实想法,吴老没法判断,这里只谈谈相关问题。

澳工会的工人,跟别处许多维-权的工人一样,往往多数时候不是直接面对工厂、老板,而是跟衙门打交道。老板和高管们基本不需出面,只要大门紧闭,爱理不理即可。直观地说,很明白,衙门正是老板的走狗或好兄弟,其职责是为老板挡驾,帮助老板忽悠和欺压工人。但是报纸电视和学者记者们的洗脑毕竟没有白洗:“企业的逐利本性无可厚非。”也就是帮助群众把老板们的可恶本性变成“可以理解的本性”。衙门或“公权力”不为受害群众“主持公道”,才是可恨的……这如果不是张顾问,也是许多受害群众的真实想法。

但吴老还是不谈别的大道理好了,就谈实际。许多工人要“维-权”时,第一个反应是想到找衙门申诉。吴老认为应当尽量直接跟老板较劲。比如前段时间有个案例:某厂拖欠工人几个月工资,到某Q群探路:“劳动局会不会帮我们讨回来?”吴老的看法是:“如果你做好了对付衙门的准备,那可以试试。但最好的办法,还是先动员其他工人一起直接找(或逼)老板拿钱。衙门如果介入,工人可能就要同时对付两个敌人……”

最后澄清一点:本人针对的是张顾问的言行,谈的并不是其他工人。其他工人并未发言。




地下火

澳工会顾问总是口口声声说网络时代工人不会被他的胡说八道欺骗,但这篇表态


“无计老底总是说我给全总脸上贴金,但事实是如果没有全总当初的支持,如果敌对势力不顾及澳利威工会的背景(全总的支持)。。。 。。。恐怕澳利威工会早就败在敌对势力的联合夹击之下了。你也不想想像澳利威工会这样的工会,在中国你能找出一个来吗?”(见楼上张顾问的帖子)
——————————————

这样的话是真心话还是自我保护的客套话呢?(顺便说一句,类似“犬总支持才有澳工会今天”的话在他的博客上其实非常多了。感兴趣的人自己去找。所以其实我不只是仅仅针对张顾问的这个最新表态。)

不可能把上述话仅当做客套话,因为说犬总支持了澳利威工会的诞生的确是事实。
但它是否真心话呢?张顾问却又私下说:你不懂策略啊,你太幼稚太无知!你不懂斗争的复杂!我说的能全信吗?!我说了什么?!

这样的话(张顾问一直以来的一系列公开表现)真是可以把人害死。

假想,有一群工人他们想“学习澳利威工会的经验”,他们也自主成立了工会。多数罢-工-工人要求坚决斗争下去,少数骨干在犬总的介入下却要求半吊子,还说“张顾问的言行都证明,要全心全意地信赖犬总”………………这个话固然不可能完全决定斗争的失败,但毫无疑问有助于推动斗争走向迷惑、混乱和失败。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8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