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8月 19日 02:09 星期六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参考】欧文·马奎特:劳动生产率和非物质商品(IT软件设计师及度假村服务员是否工人阶级一分子?)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9月 22日 23:55 星期二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Author: ahso
Published: 2008/10/1
Read 187 times
Size 21.76 KB



劳动生产率和非物质商品

【美】欧文•马奎特

(转载)世界政治经济学会

一名计算机软件设计师,一位旅游度假区的服务员,他们是否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 他们的劳动是生产性的还是非生产性的?这涉及到对从事非物质商品(nonmaterial commodities)生产或通常被称作服务业的工作人员的阶级身份的鉴定。本文旨在解除关于这个问题长期存在的一些偏见,并希望通过重新审视那些已被接受、鲜遭质疑的术语定义的某些方面,如“工人阶级”(working class)、“生产劳动/ 非生产劳动”(productive versus unproductive labor)等, 目前的政治决策将得到更多的关注。

历史上,马克思主义政治团体一直把工人阶级视为其阶级基础,把代表工人阶级的利益作为其政策方向。这些团体过去特别重视,将来也会特别重视吸收工人阶级劳动力从事生产活动,并致力于动员这些工人为捍卫自己的利益进行阶级斗争。然而,这种传统意义上的工人阶级实际上只是那些没有生产数据,被迫出卖劳动力以维持生计、养家糊口的人群的一部分。

马克思关于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的区分一直是鉴定雇佣劳动者阶级身份的一条关键标准。所谓生产劳动,是指产生剩余价值(surplus value)的劳动,即能产生由工人创造、被资本家无偿占有的那部分价值的劳动。马恩很早就总结性地指出工人阶级(他们更倾向于用“无产阶级”(proletariat) 这个术语)是推动社会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转变的革命运动的核心力量,因为工人阶级的客观阶级特点决定了他们与资产阶级之间的利益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马克思 1987,263)

马克思主义革命运动之所以致力于向无产阶级传播社会主义意识(socialist consciousness),正是由于这种意识反映了由无产阶级物质生活状况决定的该阶级的客观利益。在一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里,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过程中,没有其它任何阶级有如此明确的物质利益目标。

然而,社会主义意识并不是在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自发产生的。工人们通过参与阶级斗争获取的经验有助于他们对资本主义社会中各种社会力量动态发展的理解。有了这些经验,再辅之以由其政党提供的关于资本剥削真正实质的理论教育,就可以唤醒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意识。对于社会发展过程的科学理解很有必要,因为工人阶级并不会像当初资产阶级取代封建主那样,通过物质财富的积累从资本家那里夺取政权。马克思曾写道:“推翻一种物质力量(material force)必须依靠另一种物质力量。而当一种理论深入人心、有了群众基础时,这种理论就成了一种物质力量。”(1975,182)马恩的一生中,直到二十世纪,工业无产阶级(industrial proletariat)逐渐壮大为占参与有组织的阶级斗争的那部分无产者中绝大多数的一支力量。因此,当时的马克思主义革命组织围绕工业无产者的阶级斗争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活动。

对工业无产阶级的关注导致一些国家的共产党中出现了把工业无产者等同于无产者的倾向。正是对“工人阶级”的这种错误定义导致了法国共产党在1996年召开的第29次大会上宣称其失去了“工人阶级”的阶级基础。他们当时的理由是,工人阶级不再是拿工资吃饭的雇佣劳动者(wage earners)的绝大多数。他们把“工人”(法语:ouvrier)这个术语等同于从事体力劳动的工业工人,并把这两个概念和雇佣工人(法语:salariés)区分开来,认为后者是指非工业的雇佣劳动者 (non-industrial wage earners )。

关于阶级身份的另一个问题,是伴随着在经济生活中从事知识产业、信息产业以及服务业的工人数量的激增产生的。这些工人是否和工业工人具有相同的阶级利益?这个问题并不那么好回答。

因此,不妨考虑一下除工业工人之外其它几种类型的雇佣劳动者的阶级特征。关于生产工人(productive workers)的概念,马克思是这样定义的:

“因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直接目的和真正产物是剩余价值,所以只有直接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才是生产劳动,只有直接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能力的行使者才是生产工人。”(1994,442)

可见,马克思判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的生产劳动的唯一标准,是这种劳动必须是在资本家剥削剩余价值的情况下进行的。任何工人,只要其劳动导致了剩余价值剥削,他就是一个无产者,同样地,也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马克思根据是否产生剩余价值把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区分开来,并不是认为非生产劳动就是没用的劳动。

下面我们将对雇佣劳动者和无产者作一区别。有没有不是无产者的雇佣劳动者呢?我们所说的雇佣劳动者,一般是指雇于别人门下的打工者。这里需要考查一下属于雇佣劳动者的两大人群。第一种雇佣劳动者存在于企业里,他们被资本家雇佣,在生产非物质商品的过程中带来剩余价值的提取和实现。大多数工人的工资是按工作小时数计算的。当工资按照更长的周期,如年、月计算的时候,他们就成了通常所说的“工薪族”(salaried workers)。这个术语可能会对他们主观上如何看待自己的阶级身份有所影响,但是他们的客观阶级身份并不受其影响。

接下来我们开始讨论生产非物质商品的工人。首先我想提一下几年前我和柯纳森先生合写的一篇关于生产的文章(柯纳森、马奎特 1996,334)。文中我们引用了马克思说明生产工人并不仅仅是工业工人的一段简短的论述。马克思举的例子包括“按照出版商的要求……写书的文学无产者”、“被企业家雇佣的……歌手”,“在私立学校中和别人一样作为劳动力的校长”——简而言之,就是那些寄人篱下、拿工资吃饭、从事转化为生产性或非生产性商品的服务、为雇佣他们的人或机构提供剩余价值的人群。(马克思 1994,442—52 )

然而,为了防止过多地强调这种资本投资的重要性,马克思指出:“这里,资本主义生产只在很有限的一个范围内适用。”(451)当然,今天,由雇佣劳动力提供物质服务(material services)的商品 (如赢利性医院和养老院、旅馆和汽车旅馆、餐馆和快餐店)以及各种类型的非物质服务(nonmaterial services)和产品(如私立学校,计算机软件,咨询服务,系统管理)的资本投资,占在资本扩大再生产过程中兴起的所有新的投资种类的很大比重。发达工业国家里绝大多数的雇佣劳动者,尽管劳动的特点发生了变化,仍然是生产工人,也是工人阶级的一分子。因此,从事非物质商品的生产以及从事服务的雇佣劳动者属于工人阶级,关于这一点认识各国共产党总体而言并没有什么问题。

我们以计算机软件业作为非物质商品生产行业的一个例子。该产业的产品本质上是用来销售或交换的非物质产品,尽管其转移方式是计算机磁盘这种实物。它具有作为商品的一切特征:是用来销售的;有一定的使用价值;计算机程序的交换价值是由生产过程中体现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其价格和交换价值的区别和物质商品一样;其它竞争产品的可得性会受到版权的影响,正如物质商品的生产权受到专利的保护一样;它会贬值,虽然不是由于使用,而是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落后而遭淘汰,因此美国国税局(IRS)为了计算税率把计算机软件的寿命算成三年;该产业生产雇员和非生产雇员的区别(即创造剩余价值的那部分劳动力和不创造剩余价值的那部分劳动力),和物质商品生产行业是一样的。

软件公司以及许多计算机硬件的生产公司经常有一些私人服务,比如在使用手册不足以解决问题时为使用者提供说明的服务团队。这种服务并不是计算机行业独有的,但是,随着计算机业的发展,大规模的产品流通和产品固有的复杂性,该行业的服务规模在迅速壮大。此外,计算机服务的外包几乎已经成了另一个行业,许多低收入国家纷纷建立呼叫中心,为高收入国家的客户提供服务。

在生产计算机硬件(物质商品)或软件(非物质商品)的公司里工作的服务人员从本质上说正成为通常和产品一起出售的使用指南的延伸。使用指南既然是产品使用价值的必要组成部分,那么也应是产品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此,使用指南的编写者就是生产非物质商品的生产工人(这和指南本身的物质成分有本质区别)。即使产品已经出售,购买者对自己实现该产品使用价值的能力的了解中也已经隐含了对售后服务可得性的认识。因此,不管生产公司是否会另外收取服务费用,服务人员的劳动都必须被看成体现在商品生产中的社会必要劳动的一部分。也就是说,服务人员的劳动应当被看作生产劳动。

然而,像宾馆员工这样的服务工人(service workers),其劳动的阶级特征可不像软件程序设计员那样一目了然。资本家从宾馆员工的劳动中榨取剩余价值的动态过程和工业生产中的情况有所不同。如果忽略那些不从事客房勤杂工作的那部分员工的劳动,可以看出,客房出租的交换价值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已消耗的不变资本的更换和由勤杂工劳动增加的价值(包括客房设备和保修人员)。每日的客房勤杂主要是对受损家具的更新补偿,这可以说正像工业生产中对属于不变资本的折旧物品的更换。工业生产中,对贬值了的不变资本的更换并不是剩余价值的源泉,而是转化成了商品的交换价值。相比而言,宾馆为出租客房对家具等的每日补偿更新,这个过程有双重特征。一方面,实物(如肥皂、洗发露、沐浴露和其它浴厕用品,以及破损的毛巾、床单、家具(包括建筑物的折旧)等)的补偿或更换所代表的交换价值转化成了客房出租的交换价值。另一方面,勤杂工对客房进行日常补偿更新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所代表的交换价值是客房出租交换价值的另一组成部分。然而这部分交换价值低于勤杂工劳动获得的工资,两者的差额就是资本家从工人劳动中榨取的那部分剩余价值。

我不打算在这里对其他宾馆员工(如行李工、登记处人员、薄记员、预定文员等)的劳动特征进行逐一讨论。事实上,必须对他们分别看待。尽管资本家从他们身上都能榨取剩余劳动时间,但他们并不都是剩余价值的创造者。等我们讨论了其它不生产物质商品的劳动类型的时候,这个问题就更清楚了。尽管如此,我们当前的讨论对公寓、办公楼等出租物业的管理员也很适用。

在餐馆或其它做食品加工出售的地方工作的服务人员,他们究竟属于生产工人还是非生产工人,这需要更复杂的理论去解释。如果是根据订单做菜或者提前准备预计会有的订单,那么食品加工这种劳动就可以算是生产劳动,只要劳动的目的是通过加工这个环节将资本转化为剩余价值。然而,像请顾客点菜,通过服务员、柜台或外卖窗口上菜以及饭后结帐这样的劳动,其特征并不是用马克思商品买卖的理论就可以很容易归类的。

在《资本论》第二、三卷中,马克思讨论了商品流通成本(costs of circulation)和商业利润的问题。[1]工业资本家通常把他们的产品卖给商人,而商人又把购来的产品卖给最终消费者,或者卖给其它商人,这样传下去,直到买卖链到达消费者终端。 马克思把这一过程中产生的成本称为流通成本——马克思对于资本扩大再生产过程中这个阶段经济情况的分析可以很好地应用到工业资本家把商品出售给最终消费者的情况中。商品一旦出售,由生产劳动转化成商品的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以及从工人身上榨取的剩余价值,就都被资本家转变为了货币形式。如此获得的利润就可以在扩大再生产过程中作为工业资本再次投入使用。

流通成本也有两重特征。它首先包括了必要操作中消耗的成本,如产品的运输、储藏和为最终用户实现其使用价值进行的再加工。这些作为生产过程的延伸既需要不变资本又需要可变资本,其中可变劳动力资本产生了额外的剩余价值。而广告宣传、旨在促进批发或在零售时让产品看起来更精巧诱人的重新包装,以及为保证层层买卖关系下资产的完整无缺所做的帐目记录,这些流通成本并不造成商品的增值。商品的交换价值和价格的差额就是商人的利润。如此,商人是靠减少由生产商品的雇佣工人的劳动创造,被工业资本家占有的剩余价值量来赚取利润的。不产生价值的流通成本包括商人雇佣下的劳动力成本。这部分从事非生产劳动的工人的工资同样也是利用交换价值和价格的差额,通过减少工业资本家占有的剩余价值获得的。但是,同工业工人一样,这些工人的工资也仅仅代表商人支配下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一小部分。商人对商业工人劳动的剥削能够增加利润,同时在雇员本身不产生剩余价值的情况下,使商业资本达到平均利润率水平的能力得到增强。然而,商人剥削商业工人的方式,和工业资本家剥削工业工人的方式别无两样。对此,马克思总结如下:

关于商业雇佣工人的难题决不是去解释他们如何在不创造任何直接剩余价值(利润只是其转化形式)的情况下为商人带来直接利润。事实上,这个问题在对商业利润的总体分析中已经得到解决。正如工业资本获得利润是靠销售体现在商品中并由商品实现的劳动(劳动本身并没有相应的足额的工资作为补偿),商业资本赚取利润是靠克扣为获得商品中那部分没有报酬的劳动而应付给生产资本的货币(只要投在商品生产中的资本是全部工业资本的等分部分,这种没有报酬的劳动就应包含在商品中),同时也靠对买卖交易答成时仍然包含在商品中的未被支付的那部分索要报酬。商业资本与剩余价值之间的关系不同于工业资本与剩余价值之间的关系。工业资本产生剩余价值是靠直接侵吞别人未被支付的劳动;而商业资本侵占这些剩余价值的一部分,是靠把这一部分剩余价值从工业资本转化为其本身。

商业资本只有通过其实现价值的职能才成为再生产过程中的资本,于是商业资本也就作为职能资本利用了由总资本产生的剩余价值。个体商人所获利润的多少取决于他在这个过程中使用的资本的多少;而且,他在买卖过程中使用的资本越多,他手下职员未被支付的劳动就越多。这种职能,作为将商人的货币转化为资本的方式,主要是由雇员实现的。他们那部分未被支付的劳动本身虽然不能创造剩余价值,但却能使商人获取剩余价值,这实际上和商业资本本身是一回事。因此,这是商人利润的一种来源。

因此,马克思认为,在零售业工作的工人并不属于生产工人,因为他们不为老板创造剩余价值。尽管如此,他们被剥削的本质和生产工人却十分相似,所以不应该认为他们的阶级利益不同于产业工人的阶级利益。商业领域(以及经济生活的其它部门,如金融业、保险业等)的许多工作本质均如此。

马克思并没有详细分析零售商店里的雇员。这些人的劳动可能包含了一定程度的生产劳动。不妨想象一个社会已经发展到了产品按需分配而非按利润分配的阶段,这时则必须有某种分配劳动满足消费者对可得产品的需要。当零售商店里雇员的劳动有了这种特征后,这种劳动就可视为整个生产过程的完成。不管这些雇员是从事生产劳动还是非生产劳动,他们与工业工人都有着相同的阶级利益。

现在回到先前讨论的食品服务人员的工作,我们看到,从这种工作包括将食品由厨师传递给消费者的过程来看,他们的劳动是生产劳动;而从服务人员劝诱潜在顾客购买一种或另一种类型的产品来看,他们的劳动属于非生产劳动。

我要讨论的最后一种情况是从事广告业的工人。假如一位工业资本家在他的企业内部成立了广告部门,马克思不会认为这个过程产生了商品中的剩余价值。和做广告相关的不变资本成本以及劳动力成本并没有转化成商品,而是减少了由生产工人增加到商品中的剩余价值。然而,假设该工业资本家把企业的广告业务外包给一家向工业、商业以及金融企业提供宣传数据的广告公司。这些数据对于广告公司的客户来说具有一定的使用价值,广告的使用价值是促成买卖。尽管宣传数据在执行传递信息的职能时一般也具有一定的物质形式,但总体而言它还是一种非物质商品。这种生产宣传数据的公司,他们的雇员和软件程序设计员,或用马克思本来的例子,即在歌舞团经理手下工作的歌手一样,实际上属于生产工人。其它从事非物质商品生产的工人也可以用类似的道理分析,这种非物质商品并不增加那些消耗商品使用价值的企业所制造的商品的价值。

科技发展伴随下的资本的不断积累使得从事生产和非生产劳动的雇佣工人的数目继续增长着。物质商品的制造者和非物质商品的生产者之间相对百分比的下降,以及从事非生产劳动的工人数目所占百分比的增加,并没有导致资本剥削下雇佣劳动者的比率的下降。

从以上分析中能够得出什么政治学结论呢?对工人阶级这个术语狭隘的、过时的定义,以及对于剩余价值主要来源的错误推断,这些都不能引导出正确的政治行动。工人阶级的政党必须试图理解究竟是劳动过程的哪一方面特征,使和阶级斗争有关的一些先进理念得以在工人的心中得到发展。如果不能抓住生产工人和非生产工人所遭受的剥削的共同本质,就可能导致一个错误结论,即,只有生产物质商品的行业的阶级斗争才有可能改变社会。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曾在美国流行的一种观点是,所有的剩余价值都是在物质生产行业中产生的;因此,只有该行业的工人罢工才能强制资本对工人阶级妥协让步。不管是在今天,还是在可以预见的明天,这种观点都是站不住脚的。假如处理信用卡交易的工人罢工,那么这和汽车产业的工人罢工相比,对资本主义经济的破坏将会更严重,并且会对资本的影响也会更大。

马克思主义政党不应当以剩余价值的生产水平高低为中心去考虑劳动力集中政策。相反,他们应寻找这样的经济部门,这些部门中工人的生活和工作状况以及该部门劳动过程的社会化特征能使最多的工人被发起从事积极的阶级斗争。





参考文献


Knutson, April Ane, and Erwin Marquit. 1996. The “Mutation” of the French Communist Party. Nature, Society, and Thought 9, no. 3:335­54.
Marx, Karl. 1975. Contribution to the Critique of Hegel's Philosophy of Law: Introduction. In vol. 3 of Collected Works, by Karl Marx and Frederick Engels, 175–87.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 1987. Preface to A Contribution to the Critique of Political Economy. In vol. 29 of Collected Works, by Karl Marx and Frederick Engels, 261–65.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 1994. Economic Manuscript of 1861–1863 (Conclusion). Vol. 34 of Collected Works, by Karl Marx and Frederick Engels,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 1996. Capital, Vol. 3. Vol. 37 of Collected Works, by Karl Marx and Frederick Engels,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1997. Capital, Vol. 2. Vol. 36 of Collected Works, by Karl Marx and Frederick Engels,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Smith, Murray E. G. 1993. Productivity, Valorization and Crisis: Socially Necessary Unproductive Labor in Contemporary Capitalism. Science & Society 57, no. 3 (Fall): 262–92.
--------------------------
[1]莫瑞•史密斯关于社会必要非生产劳动的一篇文章(1993)对马克思有关流通成本和商业资本的讨论作了很好的总结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