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0月 23日 06:39 星期一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立此存照】中国“民派”——为“民族资本主义”代言的一群资产者和知识分子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8月 3日 14:11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http://www.reviewing.cn/thoughs/2009/0524/article_2789.html

中国“民派”宣告成立(会议纪要)
2009-05-24 01:58:34 作者: 来源: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浏览次数:936 文字大小:【大】【中】【小】


原题为:“中国民派宣言”讨论会纪要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整理

时间:2009年5月4日

地点:北京




出席者:仲大军、胡星斗、王钧临、党爱民、施晓渝、杨晓陆、高木、周鸿陵、刘海波、翟玉忠、郑现莉、冯建林、甄涛、胡泽国。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今天来开会的,大多数是置身市场的民营企业家和中小企业工作者,只有胡星斗和刘海波两位教授除外。我们今天坐在这里,不是去闲扯与自身生存没关系的社会热门话题,只谈我们自身的民间群体的艰难生存问题。我们没有体制内学者那么多的优雅和高谈阔论,我们也没有兴趣喋喋不休地沉入当前社会的种种意识形态话题。我们今天聚集到这里,目的是寻求一种突围,认识理念的突围,语言符号的突围,官家体制束缚的突围,传统认识方法的突围。

我们召开一个民派会议,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一个背景:当前社会有太多的声音,太多的分歧,混淆着人们的视听。特别是当今的中国被两个传统的符号诅咒着,这两个符号一个是左,一个是右。它们成了描述、划分人们政治特点和思想倾向的标志。多少年来,人们都逃脱不了这两个符咒的纠缠,人们囿于传统语言的捆缚之中。直到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社会的矛盾争论仍然沉浸在这两符号的划分体系中。不是左,就是右。这种状况令人很苦恼。

左右影响迟迟挥之不去,说明当前的中国始终停留在传统的政治思维之中。政治上没有一点进步。特别是,改革这么多年来产生的巨大的经济利益分割,都被虚浮的政治噪音掩盖了。

我们认为今天的左和右已经是个伪问题,它是传统的产物,旧思维和旧政治的产物。左右之分,是典型的意识形态之争,它给当代中国带来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它既分裂着中国社会,又羁绊着社会 的前进,误导着人们沉湎于旧的历史图形。

如果不甩掉这些历史陈迹,当今社会就不能轻装上阵,特别是不能认清当今中国的真问题。所以 ,我们这些不愿被传统、被左右魔咒紧箍的人,决心打出一个新的符号(旗号),创造一个新的派别,那就是民派!

我们认为,当今的中国,真正形成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区分和对立的是官派和民派!左派和右派都已经说明不了当今中国问题的实质。传统的左派与右派之争,注定要扔进垃圾桶去。而民派与官派的区分和制约,将日益明晰起来。

这是因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不是左右矛盾,而是官民矛盾。当前的官民矛盾,已成为社会的主要矛盾。来自体制外和民间的学者,更能体验到这种感受。如果民间学者具有代表性,他们一定代表着体制外的庞大的民间群体。

派别(阶层)的思想离不开社会基础。现在我们需要来界定什么是民派。民派包含的是一个最广大的社会群体,我们把民派界定为非政府、非国有经济之外的一切群体。中国今天的社会属性应当以吃财政饭还是吃市场饭来界定。凡是不吃财政饭的、不属于国有垄断经济集团的市场群体都属于民派的范围。

为什么要这样划分?这是因为三十年的改革,已经使中国经济清晰地显现出官营垄断经济和民营市场经济两大轮廓。中国虽然从计划经济迈入了市场经济,但中国经济改革的结果,如其说改出了一个权力平衡的市场经济,不如说更多地改出了一个官场经济和垄断经济。市场经济只是中国经济躯体中的附庸和从属。庞大的经济资源和经济动力依然掌握在政府和国家垄断企业之中。

尽管民营经济在人数和产出上看来规模庞大,但由于不掌握定价权,经济利润少得可怜。目前,在民营企业里就业的人数约为3亿人,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力约为3亿人,而在国有垄断企业里工作的人数只有大约3000万人,但这3000万人的收入,足可以比得上民营企业中3亿人的收入。

整个工业、服务业的利润收入大部分落入垄断和强势部门。银行、证券业人均年收入高达三四十万元,国有大垄断企业的平均年收入约为15万元。而民营中小企业的平均年收入仅有一万多元。中国的企业间已经出现了惊人的收入差距!这种状况近年来愈演愈烈,今年新报出的数字更令人瞠目结舌。 证券公司拥有着800亿利润而不分红。

国有大型垄断企业掌握着基础产品定价权。电、气、油、通讯、医疗、教育等价格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基础价格,所有其他行业产品的价格都要依此来定价。当垄断部门将这些基础价格抬高之后,其他部门的利润只有被挤薄,被榨干,甚至企业破产退出。 民营的中小企业毫无公平竞争而言。

这种以权力为中心的改革已经使国家经济产生了严重倾斜。之所以出现这种结局,只能是民间力量薄弱的原因。这些年里,民间力量 的代表者被边缘化,倍受歧视冷落。民间力量已经发生了毁灭性的坍塌。代表民营和市场的民间智库民间学者已经荡然无存。只有民派力量的如此薄弱,才会出现改革的这种结局。因此,中国必须有民派 利益代表的出现,中国民派宣言已呼之欲出。

非主流人士虽然有思想,但过于零散,需要联合起来,一起研究现实问题,为民间争取基本的、公平的权利,给政府 提供政策建议。民派的发展,要从非主流成为主流,民派要有自己的宣言,可以用现有平台(大军观察网站)做一些事情。

目前中小企业艰难拮据,步履维艰;官派垄断了主流话语权,民派需要联合起来,形成共识;反对官僚特权,反对垄断, 反对不公平竞争,反对过度依赖国外,仰人鼻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民族危机。民族情绪必须要照顾到;当前一方面官僚资本在挤压民营经济,一方面国际资本也在挤压;很多经济政策都要纠正。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 胡星斗:



1、主要主张:反特权,反官权(反相互勾结、贪污腐败的官权),反垄断,反黑恶势力,反歧视,反腐败;维护公民权利,维护人民的各项经济权利,社会权利和文化权利;维护民权,改善民生。改善弱势群体的生存和发展条件,改善民营企业的生存状况;要结成一个最广泛的阵线,团结多数人。官员不能都推向对立面(有些人也在为百姓做事,有些人身不由己)。所以,对政府来说,跟政府合作、形成互补;对社会来说,反映民间呼声。

2、关于组织:要寻找左右共同承认的价值;在名称上可考虑为“民间派”;不组织化,但要有基本的准则; 以大军智库这个民间研究中心为纽带,沟通思想联络。

3、其他观点:民间派要反映民间呼声,但也不能完全迎合,要有自己的思想深度和境界;既要符合中国的发展大势,也要符合世界潮流,使之不会为社会抛弃,避免成为民粹主义;要纠正过度外向型的发展战略;定位可以为:汇集民间思想,传递民间声音,促进民间经济发展,改善民间经济的生存环境,改善弱势群体待遇。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研究员 党爱民:



民间学者就当前社会经济问题的宣言。

经过30年的改革,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两个领域都出现了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社会主义公有制经过了一个由公有演变为国有、由国有演变为官有、由官有演变为私有的异化过程,公有制企业既不给全民股东分红,也不提供社会福利,整个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已经演化为官僚权贵的私有特权;而“市场经济”或“私有化”的道路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市场经济已经演化为大资本垄断的格局,利润向少数垄断企业集中,众多中小企业经营环境不断恶化,中小企业的数量逐渐减少。

收入分配迅速恶化。经过30年的改革,中国有一个收入相对平等的国家迅速演化为收入分配最不平等的国家。整个国民收入的分配格局大致如下:官僚40%、资本40%、工人10%、农民10%。这样的收入分配格局,必然会导致内需不足的困境。

出口导向的发展道路已经穷途末路。中国长期以来奉行出口导向政策,在国内拼命压低工人工资、榨取剩余价值,再把这些剩余价值拿到国际市场上去实现。这项政策的后果是拿我国人民生产出来的财富去换美国印出来的钞票,而且乐此不疲。出口导向政策导致国内财富大量流失、自然资源耗竭、环境污染加剧、人民健康受到侵害。

中国存在严重的失业问题。虽然官方公布的失业率一直在4%左右,但学者研究指出,中国的调查失业率高达24%,中国还有近1.3亿农村劳动力处于失业状态。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失业状况进一步恶化,尤其是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已经成了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

货币供应量的迅猛增长潜藏着出现大量坏账的危险。今年第一季度,货币供应量达到了创纪录的4.58万亿,已经达到了全年计划供应量的90%。有报道说今年货币供应量会达到8万亿。迅猛增长的货币供应量,必然会不断导致大量坏账,增加金融机构风险。

鉴于目前的形式,我们主张如下:

1、彻底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增加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例。微观上可以规定工人工资与企业增值相挂钩,让工人工资占企业增值逐步达到30-50%。

2、放弃出口导向政策,走内需驱动的发展道路。提高工人的工资,提高工人的权力与地位,从而扩大国内需求,最终实现国际贸易平衡。

3、全民所有制企业(国有企业)向全民股东分红。国有企业本来就是全民所有制企业,全国人民是其理所当然的股东,因此,国有企业对全国人民派发红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4、打破垄断,努力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中小企业的发展,既可以解决中国最迫切的就业问题,也可以扩大社会中产阶层的数量,有助于实现财富的全社会共享。

5、千方百计创造就业岗位。要把就业问题和民生问题放在第一位,积极创造就业岗位,对失业人群积极实施社会救助。

6、改变货币供应方式,转由投资渠道供应货币为由消费渠道供应货币。货币供应入口的改变将有助于提高货币利用效率、减少货币供应量,改善投资与消费的比例,优化资源配置。

我们相信,只要能够落实以上各项主张,和谐富强的中国社会便指日可待。



社会学者 周鸿陵:



结构上可包括:背景、宗旨、诉求;公民社会需要组织化;要有一些基本的约束机制。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研究员 高木:



可以大军中心为平台,定期进行主题讨论,并放在网上,扩大影响力;我们要代表多数人的意见;当前最迫切的,是形成一个理论方案。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 研究员 王钧临:



民派思想是来自基层社会的呐喊,民派的所有主张无不出自民间派弱势群体自身的要求。民派的思想主张是鲜明的, 最核心的主张就是公平发展、平等发展、均衡发展。民派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分析今天国内发展现状与趋势,影响政府决策与行为,制衡权力 ,节制资本,改善民间群体的困难生存状况。

关于发展民派的一些建议。

一、名称还是宜叫“民派”。星斗老师提出的“民间派”,有以下不足:A、不够简洁、响亮;B、容易引起歧义,以为我们是纯草根的派别,缺乏高度和境界;C、范围过窄,“民间”二字排除了体制内甚至来自官方支持我们的力量,限制了未来的空间。“民派”则可和官派、左、右派相并称,不仅响亮,契合“以民为本”,而且字面含义较广,给了我们后续发展中的伸缩性,可因时、因需赋予其内涵,团结多数。

二、在发展策略上,民派必须首先在思想上明确和统一起来,并形成由民间智库为代表的利益载体。 民派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最大限度地给社会提供思想资源。只有社会承认了这些思想资源,中国的民派才有希望。才能为中国的发展与进步做贡献。

三、关于社会影响。我个人认为,应走从内核到外延的路子,民派必须要推出宣言和纲领,加强思想理论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研究,提高认识水平,磨合核心团队, 聚合有价值的观点主张,凝聚起志同道合的价值团队,逐渐形成团队的合力和团队的文化(包含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形成民派的骨干力量。



社会学者 郑现莉:



宣言中要呼唤民族的敌人意识(目前是文恬武嬉);发展军事力量,带动经济。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 刘海波:



不要轻言代表谁,宜保持客观立场,要重点批评98年以来的经济政策,可以逐条分析其错在哪里,如住房、出口、股份制 、三农、货币制度等;外汇资产不宜买国外资源,应买长短期的美国国债。15年间人民生活虽得到改善,但93年后中国所有的经济政策都是在为美国服务。

我说过我愿意提供知识资源而不要列名。我以为,目前所谓限制政治权力说是极其幼稚的见解。不能把政府官员谋取私利的能力等同于政府权力,越是无效、软化的政权,其官员自己发财的能力越强。所以,要增强政府的效能,建设有效政府。

在中国办这个事关键在共产党,是要恢复党的优良传统,改造党的组织、提升党的凝聚力、组织力、战斗力。党中央要能坚决领导国务院。在错误的时机搞民主和制衡,只会使寡头分赃体制凝固化。共产党要部分从威权回到极权。可取法者,蒋介石国民党改造之经验,而非李登辉政党轮替之经验。

限制资本说,也要明白说的是什么。我以为,原始野蛮资本主义,即英国早期道路,中国能够走成,乃是好事,日本走得就不错。改革开放前十三年,在往这个方向走,人民是比较满意的。中国经济问题不在此,就以劳动合同法来说,此法使林家铺子与骆驼祥子们两败俱伤,但对地产商、国际投机资本何伤?

中国经济大问题,在于经济殖民地化、地租分配及国资委国企模式的行政垄断。重提平均地权,重点在于城市土地地租、矿产资源地租的社会化或国民共享。如此,不会有什么地产商或煤老板的暴富。

对于民族民间资本,则宜保护其健康发展,而非限制。以上问题,我有文章涉及,可发来参考,其中主权货币问题,最复杂但阐述不多。



浙江商人 施晓渝:



要有别于极左和极右;作为民间表达意愿的渠道;消减官权、特权和强权。

我们对被老夹在非左即右两极思维的国策和社会观念不满,包括非社会主义即资本主义,非公有即私有,非计划即放纵,不是拥护改革就是反对改革。我们既承认改革的合理性也主张反思改革,我们反对弱肉强食,私有无序竞争,丛林原则的原始资本主义,但我们要批判用四人帮的过度共产主义。

我们主张科学社会主义,我们赞成市场经济,但也呼吁用民主和科学的决策,法律和道德约束市场经济。我们是反对瓜分国资的私有化,搞国企工人下岗失业的的。我们对贫富两极分化、以权谋利腐败横行、群众上访、财政公开、投资和公务员开支、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矿难工伤、环保、资源浪费、伪劣产品、血汗工厂、工人权益的保障问题等没得到有效的治理表示不满,并希望国家解决好这些问题。

我们基本承认十一届三中六中全会对毛泽东的评价,我们对四人帮文革极左派对刘少奇、华国锋的污蔑表示极大的反对,改革再有错误也不是为四人帮翻案的理由。当然,我们也对百姓利益受损的改革表示不满。

我们不赞成完全否定文化大革命,文革中毛泽东反官僚的理念是对的,但文革的方式方法造成了十年动乱。我们主要讨论社会具体问题,对涉及国家根本政权的问题不作评价。我们拥护共产党的领导,但共产党的领导决不是文革中的个人意志和改革中的少数掌握权力的领导者的拍脑袋,摸石头过河,即使领导的先知先觉也不能废弃程序的民主,共产党也不是没犯过错误,如大跃进,饿死上千万人等,人民有理由批评共产党。

我们尊敬建国的烈士,老革命和为国家建设铮铮建言的先行者。欢迎大家以“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观”的精神进行交流。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研究员 冯建林:



我们是在为国家利益谋划,要代表国家长远利益,目前还很难划分出代表的阶层;当前的主要问题是权力的问题和资源的问题;应站在理性角度考虑,避免情绪化;要维护民权,但在表达上要有策略性,并更具体;起步阶段松散,但要逐渐紧密起来。



党爱民:



以主权货币为基础的社会分红,最能体现社会的共同利益。



新法家学者 翟玉忠:



当前主要任务是对权力的制约和对资本的制约,主张平衡的关系;最好先有个底稿。



中小企业家 甄涛:



要具体一些,落实到具体的操作,避免过虚。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研究员 杨晓陆:



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与人民利益高度一致。我们的宗旨就是维护此利益;各阶层都有其生存理由,但除了官僚买办阶层,后者是最应消除的。与官僚买办相勾结的是外国势力,他们收买国内代言人,控制决策高层。此外, 要认识到地方贪腐黑恶实力的严重性。目前,官僚买办阶层、外国势力、地方的贪腐黑恶势力已形成了新的三座大山。要先形成共识,再寻找解决问题的对策。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主任 仲大军:



要先发出一个声音,这是承载利益群体诉求的形式。民间派要更多求同存异,要适当放弃彼此的个性,寻求共性。共识要有高度和水平,要让官方、左右都能接受; 我们可以从大的发展战略进行梳理,然后拿出对策。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文章标题 : Re: 【立此存照】中国“民派”——为“民族资本主义”代言的一群资产者和知识分子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8月 3日 14:12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http://www.reviewing.cn/thoughs/2009/0524/article_2790.html


评“民派”及与其他派关系
2009-05-24 02:01:37 作者:曹久强 来源:马克思主义评论网 浏览次数:439 文字大小:【大】【中】【小】
  编者按:此文为网友所写,仅供参考讨论。


原题为:漫谈左右派、官民派与爱国者之间的关系



曹久强



作者简介:
曹久强,生于1981年,2007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经济学学士。现在中烟电子商务杂志做编辑。对于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哲学都有长期研究,有自己的专门论文。此外爱好诗词,善于写作。



当前中国思想界有很多的派别,主要有两种:一是左右派的区分;一是官民派的区分。目前新出现的官民派否认左右派划分的合理性,认为官民派的划分才是正确的。目前左右派还没有对于官民派的这种态度做出回应。



我认为两中划分都是存在的,只不过划分的标准不一样。左右派有明显的纲领区分,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区分。官民派的划分就是以目前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划分,具有很强的等级区分,很容易懂。民派的宣言认为今天的左和右已经是个伪问题,它是传统的产物,旧思维和旧政治的产物。左右之分,是典型的意识形态之争,它给当代中国带来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它既分裂着中国社会,又羁绊着社会 的前进,误导着人们沉湎于旧的历史图形。因此,民派反对官僚特权,反对垄断, 反对不公平竞争,反对过度依赖国外,仰人鼻息,主张政府要重视目前民营企业的困境,破除官员与国企的垄断。



其实从民派的宣扬来看其实就是偏右的,但不同于极右。他们主张立足于发展壮大民族资本主义,从而既破除了官员与国企垄断,又破除了对于外国的依赖。他们认为这些的源头在于政府,政府成为他们针对的中心。民派与右派的明显区别在于:右派主张不顾一切的私有化以及市场化,民派只要求破除垄断、特权,并不把私有化与市场化作为中心任务。可见,民派也是看到私有化以及市场化的明显弊端,只是强调了垄断与特权。那么,不私有化、市场化,民派主张怎样破除官员与国企垄断呢?现在还不得而知。在我看来,民派为了打破他们认为的官员与国企垄断以及特权还是会回到私有化、市场化以及政治自由无限制竞选上来。除此之外,他们还是立足于壮大民营经济。同时,他们内部的民营老板是不会同意公有化自己企业的。因此,从本质上来说,民派其实就是右派,只不过有不同于其他右派,不属于极右。



至于他们说的官派中的国企,这些都是公有制企业,是左派主张的社会经济细胞。虽然民派不直接反对国企这种所有制形式,只反对国企垄断。问题是,除了国民经济命脉部门都已经对于民营企业已经开放了。剩下的是关于国民经济命脉,以及重要资源领域。社会主义经济已经没有了退步余地。左派也不主张在这些领域也向民营退让。在他们看来,目前已经到了社会主义退让的极限了。因此,左派肯定反对以私有化、市场化来打破国企的垄断。相反,左派主张发展公有制经济。至于官商勾结,左派也是反对的。这一点大家都没有争论的。于是,在左派看来,民派的主张跟右派几乎站在一起的。毫无疑问,左派不会认同民派的这种划分与他们的主张。



另一个问题是,资本家是否属于人民。中国的资本家(民营老板)属于我国的公民,但是,不属于人民。因为资本家确实存在剥削。同时,虽然民营老板跟一般的工人一样,在社会中没有掌握公共权力,是平民。但是,民营老板与工人是决然不一样的社会地位。相对于一个企业来讲,民营老板掌握着企业的公共权力,工人却是企业中的无权无势的平民。因此,民派要把工人与民营老板放在一起作为一样的平民显然是不行的。他们之间的利益之争就不可调和,是对立的。如果这样,民派之间本身就会分成左右派了。



不过,不管是左右派,还是官民派绝大多数都是爱国者。真正的汉奸只能处于右派中与民派中。真正的左派,从他们的纲领来看,不可能成为汉奸。除去这些分歧之外,左派与民派还是存在一些共同点。左派与民派共同点就是反对过分依赖外资,反对官员特权。从这点来说,民派与左派又存在合作的可能。但是,对于解决这些问题又是不一样的。左派是坚持社会主义,走社会主义公有制,走计划经济之路。民派显然靠私有化、市场化来解决。



对于民派与右派来说,他们解决国企与官员垄断的方式是相同的,都想营造一个更加有利于民营企业宽松的发展环境。只是对于私有化、市场化的理解程度是不一样而已。



在官派中也是不一样的。有的官员主张私有化,主张市场化,而有的却反对。有的官商结合,有的却没有。有的想搞特权,有的却不想。因此,不加区分就以社会地位来针对他们显然也是不对的。因此,单纯以社会地位划分官派与民派本身就是不太合理的。抹杀左右派的区分也不对。世界本来就是从不同角度,得出结论就不一样。否认其他角度,只认同自己角度就有些独断了。



由于大家基本上都是爱国者,不管是左右派还是民派,只要是爱国者就应该心平气和的争论自己的分歧,没有必要搞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肉体消灭。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同类,只是个人的社会角色不同而已。在社会角色可以相互转变的情况下,应该力求他人社会角色转变,而不是一味肉体处罚。对于一些难以确定的争论,应该放一放,在不断的实践中,历史自然会给大家一个谁对谁错的判断。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