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2月 13日 00:14 星期三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左青学生上台演讲是否必要·学生表现欲·阶级自觉性(一组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6月 22日 09:54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出自《天益马版合集(第一辑)》



--------------------------------------------------------------------------------

学生的表现欲·需要与自由派公开辩论吗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61931&extra=page%3D28

  


--------------------------------------------------------------------------------

deleted

  今天,赵晓来了。

  他先是讲了讲基督徒的传教史,谈了谈美国的教堂文化,再插上一两个噱头。之后,就是讲他的市场经济与市场伦理。七点多,讲到九点半。

  提问时间开始,先是一人问了中国有没有可能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宗教(或者中国为什么没有建立一个持久的全国性的宗教信仰?不记得了,类似的问题)

  之后是一同学反对赵晓的某个观点,听不清。赵又说,要请一支持者上去讲,应者颇众。当他的那一位“支持者”(不知所云,连赵都说不知所云)。之后,是我上了台。

  我说:我希望台上和台下是一个交流的关系,而不仅仅是提问和回答,赵晓先生让同学们上台,这样的形式很好。因为这是大学,不是答记者问。

  之后,我把自己准备的稿子(昨天,红草和我合作的)读了下,讲的过程中很多改动,特别是在胡平先生的极力阻拦下,很多内容我跳过去了。

  赵晓先生,我看过您的一些文章,关于您对市场伦理的某些意见持有异议,希望借此机会来共同探讨一下。 

  您说过“在我看来,真正反对私有化的,学者中只有郎咸平和新左派学者……”你刚刚也提到了郎咸平(他没有明指郎,他说有人在大肆攻击官僚和资本家瓜分国有资产,则指郎无疑了)

  这也即是说,包括您在内的主流们,都是支持私有化的咯。但您是否知道这样一个事实,即国企财产本应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国民,宪法明确规定国家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分国家财产是法律所不容的!当50多年前这个国家刚刚诞生的时候,是一穷二白,我们祖父的一代贡献出他们的青春,牺牲掉他们的精力,才换来了共和国的原始资本的积累;而今天,到我们父亲的一辈,却被企业半强制地买断工龄。难道当初入股的这一个共和国,今天就只有那几万块钱可以给她的股民们吗?这小小的几万块甚至还不够维持缴清直至退休年龄的养老保险!(胡说:他以为他在为弱势群体说话)

  您说“国有资产流失固然存在公平性问题,但国有资产改革的滞后同样导致市场的不公平。显然,只要国有企业大量存在,所谓银行贷款的公平、证券市场的公平无从谈起,后起的民营企业进入国企的垄断领域也很难。”

  是的,公平!您似乎也在关注公平了,而且越是近些年,你对此的关注也越加变得强烈起来了。但您所关注的公平,似乎并不是我们所关注的公平。

  胡说:你们是指谁?

  我答:我和台下在座的各位啊。(好失败的回答)

  胡说:你怎么能代表他们?(我深感被涮)

  首先,您的市场伦理观,,所谓的“诚信、合作意识以及其他成熟的市场伦理”,“合作、诚信、共同目标等一大堆企业赖以发展的最宝贵的精神资源”,这些,都不过是有产者阶级内部竞争的公平。那么,不同阶层之间利益分配的公平呢?作为一个主流经济学家,莫非那可以是您置之不顾的一个领域?您如此的愤愤不平于民营企业的境遇,难道在您主流经济学家的眼里,以国有形式存在的、所有权归于全民的国有企业的利益,就是这样的远远赶不上新贵们的利益!?而这,难道就是您所苦苦追求的公平?原来您所要的公平,不过是要我们的共产党官员和工农大众为少数人的发家治富让道罢了。(被胡平打断,我没办法说完这句,这句还是我特意加上,想表示一些对D的亲近的)

  您曾(在《探求中国的市场伦理建设与民族复兴之路》中)提到,资本原始积累并非以贪欲为动力,而是以禁欲为动力。如此,你就自然是认同韦伯的观点,即资本主义建立于禁欲主义的基础之上,如他的名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所说的:“对财富的贪欲,根本就不等同于资本主义,更不是资本主义的精神。倒不如说,资本主义更多地是对这种非理性欲望的一种抑制或至少是一种理性的缓解。”您借此大力提倡中国资本家要有禁欲主义精神。我对此有不同看法,我以为,无论欧美还是我国,早期的资本家都是以贪欲为动力。所谓贪欲和禁欲,是相对的。资本的最大特点,恰恰不是以对消费(或曰“使用价值”)的贪婪为动力,而是以对资本(或曰“价值”)增殖的贪婪为动力。所以,我得承认,资本家开始发家的时候是很节俭的,这是他们的所谓禁欲,但是他们却可以为了资本增殖而发动战争、贩卖黑奴,更不用说疯狂地劫掠国有资产了,这就是资本的贪欲。您所谓的资本家禁欲精神,实质上是一种个人选择,因为西方近现代也不乏挥金如土的阔老板,但这并不一定影响他们发家致富。实际上,推动资本发展的根本的精神动力,还是追求资本增殖的贪欲。而在市场竞争的压力下,它只会有增无减,这才是历史上的资本强大起来的事实上的内在原因。   您曾经批评中国资本家搞市场经济的主要动力是贪欲,而不是禁欲,而且您还批评中国资本家的“肤浅的实用主义”。但我认为您这个批评与您的一些观点恰恰是完全矛盾的。例如,2004年您曾说“中国国有企业资产不是流失了,而是相反,这么多年来,增长得太快。甚至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您甚至说“总量上,国有资产借许多方式将老百姓的私人资产不断地流失成国有资产,比如,股市如此,电信和石油的高收费亦如此,乃至税收、积极财政的投资也是如此。”这里,您即是说,国有企业的资产落入暴发户们的口袋里,不仅不是坏事,还是好事了?因为那些新生的富豪们,他们所收割的大量国有资产,将重新被投入市场(尽管是以他们的名义作为利益分成的单位),而国家将从中收获高额的税金。您以为,这样的结果即是皆大欢喜?那么,我要请问,在股市里,是谁承受着最大的风险,是那些可以分散投资风险的大股东呢,还是千千万万天天要为股市里自己的那一点血汗钱提心吊胆的小股民?而在电信和石油的高收费压力下,感觉最沉重的,是只有一部手机、一辆小车的中产阶级,还是可以用手机来砸狗、用名车来比富的新贵们呢?(“中产阶级”这句又最终没说出来,被打断)您一面为贪欲的实践辩护,另一面又批判贪欲,理论上很矛盾。实际上,您前一部分话是为正在瓜分国有资产的人辩护,而且是在为资本增殖积累的贪欲辩护;后一部分话则是在教那些已经坐稳老板位置的人如何做大做强,而且是在批判消费方面的纵欲、教导要禁欲。这样看来,您的市场伦理观难道不正是一种实用主义吗?

  之后,赵让我坐在台上,他来讲。我打断了他几次(后来,我同学说我这毛病一直改不掉,这样很不礼貌。哎。。。)

  他说现在时间不够,并说我们来这里,有遵守游戏规则之类的。

  我说,既然赵先生这么喜欢规则,那为什么还要讲市场的伦理呢,市场有一个很好的规则不就够了吗!何需伦理。而且,历史上,资本主义的兴起也并不是以伦理为动力,而是以贪欲为动力。(我的话也是多次被胡打断,断断续续的才说了这些)

  最后,他说时间到(之前,他问胡还有几分钟剩,胡说五分钟),我下。

  当我回到座位的时候,他又说了几句,台下欢呼、鼓掌(我实在是嫉妒他的受欢迎)

  后排一人拍我肩,对我说佩服我的勇气,我无语。。。回想刚才的经过,他们对的我讲演,偶然的几下掌声也只是佩服我的勇气之类的吧?

  但我现在想来,实在是后怕,看着赵貌似尴尬的样子(尽管他来讲话的时候又很“学者”,很大度),感受着胡的极大的不耐烦(以前并没有接触过他,却总以为他是作家什么的,也必是大度而乐于博纳的)。我现在真的是很后怕,一种恐惧感,在台上的那种孤独感。。。。以前在课堂上也讲演,也在台上和同学们争论,但那种孤独感是没有的。只是因为那是我自己的同学,是熟悉的,才不至于如此吗?如果换了陌生人,作为异端走上台,他们也是会想要投下乱石的吗?

  托洛茨基说,曾经听他演讲而情绪激昂的大学生,1917年站到了街垒的那一边。

  今天中国的大学生,莫非是相反的吗?迷惑于舆论造成的假相,受骗于电视所展示的白领诱惑。~~~浑然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传教育部某人语:他们出校门后都将只是普通的劳动者。

  我要反思,我的讲稿是不是应该多一些讨好台下的话呢?真的是应该,太孤独了,后怕,如果现在要把我扔回到那个空间,我是不敢上台的了。

  
--------------------------------------------------------------------------------

deleted

  前些天的政治课,我写了一篇文章,请我的老师一读。并且在文章末尾注上:“本文很多资料引自“天益社团”“马克思主义研究”版上网友们的发言贴。”希望,我的那位老师,也会多在这里逛逛。

  在那文里,我便写道:

  真正无产阶级的事业只有由无产阶级自己去完成,而我们只不过是漫漫历史长河中的一颗颗沙石罢了,个人的成败利害,个人的命运归属,完全可以忽视不计,至多被风刮起来,打在人的脸上,让那人痛一下而已。法国有句谚语,“三十岁以前干革命,三十岁以后变混蛋”。我们每一个人甚至都不敢说一句,我这辈子必定如何如何之类的话,唯一能做的不过是在感受着自我的存在的同时,多一些时间去了解这个世界,并且尽力在这个人竞相食的世界里保有着仅剩的一点点良知。行“君子远庖厨”之道,是很势利的,但也很无奈。作为一个三十以前不够安份的小资,期盼着无产者的早些觉悟起来,并且(如果可能)尽力去做些促进他们的觉悟的切实工作,恐怕是唯一力所能及的吧。

  ~~~

  莫非现在的我,我的恐怖感,我的孤独感,真的要把我领向“君子远庖厨”的道路了吗?虽然那是迟早的事情,但我的脑子好乱。。。

  我应不应该继续在有可能性的情况下,去作(加入了更多讨好台下听众的内容的)讲演,去转弯抹角地进行批判呢?虽然我也意识到那种做法是绝对起不到什么大的作用的,很小资,但是不是就没有一点意义了呢?

  在强大的话语权掌握在威权者们的手里的情势下,在得不到台下支持的时候,立马地要转而埋头不语,作一个远庖厨之人,等到可能的时候再做更有现实意义的事情吗?

  一些真实的想法,

  迷惑中,希望能有人帮助解疑。

  想起一问,曰:怎么办?

  
--------------------------------------------------------------------------------

巡夜

  成长过程中受到这样的磨练是很有好处的。你还有很长的时间来思考这些问题。只要在想,就好。

  赵这么个没名没姓的不入流的经济学家,就这么受你同学们欢迎?盲从和迷信啊,真是没有一点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太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如果我是你,对你所涉及的这几个问题,我会这么说:

  国有资产是可盈利的资产,如果说国有资产对市场造成了不公平,那么,显然,不公平的原因不在于国有资产,而在于资产国有。国有资产是几十年来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资产剥离国有,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无偿归职工所有,转变为集体所有制,而不是私有化。既然国家也承认国有资产是全民所有制的一种形式,那么显然国家没有权利把人民的财产以人民的名义出售给任何人,并把所得纳为己有。资产流失本身就是一种非市场的行为,如果要讲市场的公平,那么显然就不允许有任何资产流失,不论是不是国有。谁导致资产流失,就要追究谁的责任。

  关于禁欲。很久以前就有种观点,认为资本家获得利润,是因为他本来可以把他的资产消费掉,但是他没有消费,所以依靠这种节约行为获得了利润。这种观点最早出自法国重农学派,后来不断出现各种变种,但是本质没有改变。但是节约本身是不能带来任何利润的,节约可以积累资产,但不会是资本增殖,不会带来任何利润。这方面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就不说了,既然赵某是主流经济学家,肯定对马克思没啥兴趣。凯恩斯也明确指出过类似说法的不正确。资产留在手中,是不能带来任何收益的。利润来源于资产的经营,而资产经营的推动立显然不是什么狗屁禁欲,而是追逐更多的资产。

  所有的经济学流派都把利润最大化作为资本主义生产的经济分析基础,也就是说,所有的经济学都承认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获得最大利润,而不是消费。所以,禁欲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的作用是无足轻重的。

  
--------------------------------------------------------------------------------

柴荣

  说到盲从,我听一个朋友转述的毛派同学讲,北京有的大学生能为那个韩德强去死了……狂汗中

  
--------------------------------------------------------------------------------

deleted

  QUOTE:
引用:
  原帖由 柴荣 于 2006-11-28 09:48 发表

  (我实在是嫉妒他的受欢迎)

  --------------------------------------

  病根在这里吧。

  ——————————————————————————

  对啊~我为什么会想要上台发表呢?~我同学说我在台上太急于表现自己了,让台下听众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

  根本原因还是在我的自我表现欲,小资趣味;而至于缺少煽动力~~如果注意用上了讨好听众的内容,多使用一些接近自由派的词句,那又能怎么样呢?那样得来的"表演的成功",于我反倒会是有害的吧.

  QUOTE:
引用:
  原帖由 李星 于 2006-11-28 10:55 发表

  去打字、扫描、校对、翻译。累了就去玩。玩完睡觉。没力气恐怖了。

  还觉得恐怖,去跑步吧。练练太极拳。要不找个女人也行。

  慢慢磨……

  我感兴趣的是你整理了多少资料。打一行字都是贡献。

  ——————————————————————————————————

  嗯~~

  把网络上没有的书,打出来,再上传,这样就算是有意义的了?

  我会的.投入到工作中,不使自己陷入到小资产阶级的空虚世界里去,

  让那些怨世彷徨清高自诩的东西通通见鬼去!

  
--------------------------------------------------------------------------------

阿芬
  
引用:
赵这么个没名没姓的不入流的经济学家,就这么受你同学们欢迎?盲从和迷信啊……

  ——————————————————————————————

  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一是大势如此,二是(可能)这种人看起来像“体制外的”

  我觉得小D的勇气可嘉。一开始太“严肃紧张”有什么奇怪?再加上注意力太集中在自己身上,过份敏感于别人的反应。以后应该有大把时间可以学习娱乐锻炼多开开玩笑。哎,我还记得第一次上讲台时汗流浃背的情形呢

  
--------------------------------------------------------------------------------

deleted

  讲座是安排在研究生院的大教室.但这边也住了信工学院的大一新生,我看到的研究生不是很多,貌似很多大一的~~

  他先是讲了苏格拉底与智慧的故事,说什么知道自己没有智慧就是最智慧的人~~然后,讲了讲基督教的传播史\新教的兴起与资本主义成长的关系,顺便讲了下<罗马帝国艳情史>,还说了~女生不要嫁给说她漂亮的男生,而要嫁给没有理由地爱她的男生~~类似的噱头...再就是讲他的市场伦理了

  QUOTE:
引用:
  原帖由 阿芬 于 2006-11-28 12:08 发表

  赵这么个没名没姓的不入流的经济学家,就这么受你同学们欢迎?盲从和迷信啊……

  ——————————————————————————————

  我觉得一点都不奇怪,一是大势如此,二是(可能)这种人看起来像 ...

  是啊,从他的官职上看,他是体制内的,但他昨天却把他们描述得相当的体制外了...他说他以前在庙堂,现在是在大学里,并且说自己就是江西人...再加上一些谦逊的表示\讲些逗笑的噱头~~从而既表示了自己的地位,又拉近了与台下听众的距离

  大概刚进大学,最容易被那些噱头给吸引吧,记得自己大一的时候也是.现在接触过的讲台上的先生们多了,也才在不久前看懂了他们....知识分子,哈~

  
--------------------------------------------------------------------------------

巡夜

  没有这样的经历,怎么能锻炼自己演讲和煽动的能力呢?我上中学的时候,天天早上开十分钟晨会,我经常上去讲。什么都讲,还有一同学上去讲评书的。当时也许确实有显摆自己的意思,但是对我来说,这段经历是非常有价值的。首先,随便哪,张嘴就能讲,哪怕讲的都是废话,也不至于哑口无言,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其次,明白了,怎样组织语言,别颠三倒四的,也别有那么多的口头禅,以及恩、啊之类的东西。第三,知道怎么观察听众,适当的调动听众积极性。

  所以说,你不要忙着上纲上线的给自己扣帽子。年轻人犯错误,上帝都会原谅。何况你也没犯什么错误。有些事情说穿了可能是没什么意义,可是人活着,有意义的事情毕竟不是特别多。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不知道你是否赞同。有时候我觉得,给别人添点恶心就挺有意义了……

  
--------------------------------------------------------------------------------

红草

  回Deleted

  我个人评价:

  首先你能上台发言,表达属于你自己的左翼观点,这就很值得肯定了。马克思在宣言里说:共产主义者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当你硬着头皮站在讲台上和赵晓对质时,你就坚守了这一点。愿意和能够思考的知识分子比比皆是,但只有敢表述出自己的异见才算得上是“思想的勇气”。

  其次,我们的人生理想不应局限为一个知识分子、做一个小资群体中的左翼宣讲者。我们——年轻人都或多或少地有“表演自己”的潜意识,不自觉地、甚至半自觉地把“表演”作为目的,以为改变了别人思想、争取了别人的支持就算是“成功”了(实际上那些企图大多只是徒劳)。有一个朋友还开玩笑地对我说,有甚者,在小资们面前赢得某一次辩论后,一整天都会喜滋滋的,甚至暗地里将之比拟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史上的里程碑式的胜利”。当然,我并不是在骂此类人,回想自己与自己的许多年轻左翼朋友的经历,甚至会感觉到这种“作秀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支持着年轻时代的共产主义激进空想,我们不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吗?时代特点和学校环境局限着我们,使我们往往难以自觉。

  就我现在看来,那些为一时争得口快而心满意足的左翼分子以及由于在小资面前不得掌声而极度失落的年轻左翼,全都被那种浅薄的“作秀主义”支配着,却在具体的环境中忘了共产主义者所要真正追求的什么(想想?)。

  如果你看过托洛茨基论学生的那篇发言,还应记得“求职谋事主义”吧,“作秀主义”的潜意识正源于此——源于“年青人觉得被人给排斥在外;老年人占据了所有的地位,而年青人却找不到出路来施展他们的才能。他们之所以不满,很简单因为他们坐不到司机的位子。一旦他们自己坐正了这个位子,他们的激进主义便消失于无形了”(托洛茨基)。

  如果你之前就能充分自觉到这一点,从而只简单地抱着“表述自己的左翼观点、锻炼锻炼演讲辩论能力”的动机,那么你可能不会感到如此孤独、恐惧、后怕,相反你能得到应有的思想收获,还提高了自己的胆识与志气。你的那些恐惧只不过来自于你其它一些动机(例如:使之丢脸、为自己赢得支持或同情者等)的不满足、失落,而这些动机,本来就有问题。我前段时间也上台做过一个激进的左翼评论,结果被那个自由派老师找了个借口赶下台了,但无论当时还是现在我内心远没你这样灰暗;另外,我的许多老师讲课经常会讲一些很右的话,你应知道——法学界有不少“激退自由派”(貌似“激进”,其实很反动,所以用这个词),曾经我公开激烈地反对过他们的思想,但后来我也越来越能平静了。而我忍耐力恰恰不强,我只是越来越自觉到一些问题,能够将他们置诸于我思想之外了。

  当人感到被不可知的“必然性”支配时,他是不自由的、无奈的甚至感觉自我悲哀,他还没有达到“自由王国”。共产主义者要改造世界,同时得改造自己的心理,而“马克思主义者的心理特征只有社会大变革的时代,同各种传统和习惯进行彻底决裂的时代才能得到发展”(托洛茨基)。心理改造不是一个自我思想问题,而是一个社会实践问题。我们“不能一相情愿地以为「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风」一类的唯心手法能消除左翼目前的思想贫乏与实践缺陷。我们是客观阶级环境的产物,亦会随着大气候的转变而转变”,然而,在心理方面,我们能够凭借我们的意志力与自觉力克服一些显然的、浅薄的弊病,使自己坚持理想、乐观生活、继续奋斗。

  关于“表演/作秀主义”

  往往由于在某种压抑的情境下,很多人渴望表现自我(我又想了想,觉得不仅年轻人如此,也许年轻人更甚),其实是人的合理的社会需要,LZ不必自贬为“小资趣味”。

  问题只在于——如#17所说的,思想的自觉性——不妨更明白地说,就是对自己阶级立场和观点的自觉性。郎咸平说他自己就是喜欢做明星的感觉,有人追捧,可是他恰恰不会为了求得别人的追捧而损害自己的基本立场和观点,他的“作秀主义”受到他阶级自觉性的支配。

  而例如郎咸平的那种成熟的(或者说“老练的”)“作秀主义”来说,恰恰有特定的思想性质。他当然会为了迎合而改变自己的观点,还会说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话”,但他根本上不会试图迎合所有人(因为那没有现实可能性),他只迎合特定阶级、特定利益集团的人,他也会特别注意迎合特定阶级和人群的思想、口味、德性。

  但长远地来看,要通过政治层面表现自我,对于左翼分子来说确实不妙。因为,政治作秀的特点:用华丽辞藻掩盖明确的阶级语言,迎合大众口味(哗众取宠),但又牢牢把握“民族”“国家”利益——恰符合有产利益与文化。政治作秀的目的——制造某种新的“另类”的权威膜拜、提高自己的“名望”——恰符合有产学界价值观。社会革命——无产阶级的自我解放事业不需要这样的精英名流。#16的巡夜说“没有这样的经历,怎么能锻炼自己演讲和煽动的能力呢?”——这话也不算错,只是要指出,归根结底无产阶级是不可能“被煽动”起来的[希特勒之类的流氓很善于煽动,但他们的最大优势不在于此,而在于他们有清晰的阶级纲领]。

  说到这,想起一个不太自觉的例子,就是周之金同学,年纪应与红草同龄。不过他完全不自觉自己实质上在竭力充当有产国家的参谋,而且过分掩饰自己的潜在心理,可悲的是大官、主流们还看不起他,倒是被爱捉风捕影的自由派盯上了。随手在网上找了些报道:

  《二十岁北大学生周之金:总书记重提马克思主义很可笑吗?》

  http://www.zhaoshengedu.com/Article_Print.asp?ArticleID=557

  《青少年中的另类:旁听生周之金搞乱北大?》

  http://www.daoshangclub.com/Article_Print.asp?ArticleID=136

  批评别人,检讨自己……还是低调踏实一点为好。

  
--------------------------------------------------------------------------------

柴荣

  这个主要是我不明白他有什么好嫉妒的。这种自由派教师爷配你去嫉妒吗?

  上去讲,主要目的就是宣传。这种宣传,现在的大环境下,而且在学校里,不可能有大的反映,这个要心里有数。

  
--------------------------------------------------------------------------------

deleted

  嗯~以后还去玩,呵呵~~不过下次,不知胡老先生还会不会让我说话了,这学期是快END了,自然不会再有什么人类来忽悠了.下学期吧~估计那时他肯定是不记得我这个爱捣蛋的人类了,哈哈..

  
--------------------------------------------------------------------------------

晨星

  根本原因还是在我的自我表现欲,小资趣味;而至于缺少煽动力~~如果注意用上了讨好听众的内容,多使用一些接近 ... "自由派的伪君子不让别人表现,其实他们心里最清楚了,他们可以出风头,但工人不能,劳动者不能,社会主义者更不能。

  
--------------------------------------------------------------------------------

战斗队员

  他会记得你。奴隶主的帮闲非常、非常、非常警觉。他自己脑子里就有一个类似黑名单的功能格……


--------------------------------------------------------------------------------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