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先锋网旧版

工先网新版:http://www.workerpioneer.com/(2011年4月26日正式开放)
现在的时间是 2017年 11月 18日 14:25 星期六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作者 内容
 文章标题 : 中国高校政治课·马列宣传·通俗小册子(一组讨论)
帖子发表于 : 2009年 6月 22日 09:52 星期一 
离线
Site Admin

注册: 2009年 6月 16日 21:12 星期二
帖子: 2580
---------
出自《天益马版合集(第一辑)》


--------------------------------------------------------------------------------

中国高校·马列宣传·小册子

  http://bbs.tecn.cn/viewthread.php?tid=140286&extra=page%3D32

  (主贴略)

  


--------------------------------------------------------------------------------

晨星

  科学社会主义在大学校园

  马克思主义号称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但在官僚体制的统治下和所谓市场至上的环境下,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学习已经被庸俗成为整个学位课程的附庸品。在大多数人的眼睛里,这是政府控制人民的一些手段,而对于一些真心相信共产主义的学生,有些人也以为教育部和中宣部审定的教材里宣传的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的科学社会主义课程一般分为四个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毛泽东思想概论和邓小平理论概论(有些学校要学所谓的“三个代表‘重要思想)。

  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程的内容基本上还停留在苏联50年代的水平,这些殿堂里的哲学教条主要是由列宁发展的,主要是关于量变和质变,运动与静止,矛盾、感性与理性等方面的命题。这类东西被斯大林庸俗化以后,长期以来,在许多国家就被当作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内容加以宣传。马克思主义哲学起源于19世纪40年代,当时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写下了那部著名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后来,恩格斯还写下了著名的《反杜林论》,奠定了实践哲学(葛兰西语)的地位。马克思关于”异化“和“主客体存在”的研究,包括其他一些像卢卡奇和葛兰西等杰出的社会主义者的哲学思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西方马克思主义,除了专业课以外,在官方的哲学教材里很少被提及。

  至于政治经济学,前后教程的编排显示出巨大的矛盾,前面对于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生产领域的无政府状态进行了批判,后面就开始鼓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至于曼德尔、斯威齐这样的人,则是“非我族类”,统统进行冷处理。有一本98年编的关于政治经济学的小册子,大概是党校上课用的,居然将曼德尔称为“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真如同把荣毅仁称为“伟大的共产主义者”一般荒谬。

  还有毛泽东思想,官方对于毛泽东的态度很暧昧,如果彻底反思毛泽东的革命实践及政权模式,整个既得利益集团将受到侵害,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反官僚主义目标,即使是半吊子,也令他们后怕。不过,官僚们说:“国外的研究掌握的资料都不全面。”一句话就够了。

  邓笑贫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概论,则更令人拍案叫绝,没有研究过江ze民作品的人真是可惜啊。立此存照,真的该去看看,看看某些人为了维护一些权贵的利益,已经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而这种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在中国竟然被称为是“创造性的发展”,开眼界了。

  官僚化教育的悲哀就在于此。我们学校是一所工科院校,很多人在上这些马克思主义课上都选择了玩味的态度,在下面干别的事。对于这些未来立志成为中国社会精英的人来说,这些课程一到期末考试就会有上几届的复习资料和考题流传下来,无所谓的。他们无法理解也不想去理解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开放的科学体系的博大精深,对于他们来说,工人运动、阶级斗争和剥削之类的名词似乎是很遥远很遥远时代以前的事情了。

  
--------------------------------------------------------------------------------

红草

  贴一个以前写的说明文《对共产主义者的政治教化》的节选段落:

  2005-12-9 红草

  中国大陆的高校里开设有“两课”,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灌输,以维护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官僚专制的利益。这就产生了许多问题,根本的问题是:不仅连几乎全体学生(感到莫名其妙),而且还有大多数授课老师(带着尴尬),都不能解释学这些政治课对他们究竟有什么用。当局开设“两课”,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其统治的历史合法性和政策合理性进行系统地辩护,以奴化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巩固统治基础;其实也就是这些教科书在一开始所说的,学习政治课能“帮助你更好地理解党的路线和方针政策”;确实,它能帮助你更好地做思想奴隶——如果这也算帮助的话。由于这个根本问题悬挂着,于是就产生了另一个问题:“两课”的最基本内容——马克思主义理论——与现实是完全脱钩甚至完全相反的,再于是,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马克思主义错了,还是党的路线政策错了?我们的党当然是最痛恨你说它的方针政策是错的——而现在所走的道路(资本主义)无疑是与毛时代(以社会主义为前途)相反的——这就造成了人们的思想理论混乱,在一个实际上鼓励扶植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之上,这种理论教育就产生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理论最强烈的逆反心理。也就是说,就“两课”的内容来说,其实际作用是:摧毁人们头脑中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与理解。

  在中国大陆,有不少左派,一味地以为在资本主义中国,高校以及中学(主要是高中)的政治课是很有意义的,因而很重视这门课。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不但如我上述所说,这种极端虚伪的“两课”实际上是侵害马克思主义社会影响的毒剂,而且,这种“两课”本身内容的谬论与垃圾也越来越多,而那些他们不好意思修改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和剩余价值理论等部分理论则越来越被标本化了,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失去了原有性质的工具意义(即指导劳动解放事业),而被活生生地肢解为两部分:一部分被标本化,毫无用处(也再不敢拿来用)了;另一部分则是满纸荒唐言,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以及为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委婉辩护,等等。

  中国大陆的一切的政治教材由于其根本的问题,而又衍生出一个问题:由于这些教材本来就是为少数人的集团(官僚)利益而写的,而教材又是面向广大群众,因而它具有非常显著的单向度性,由这种教材所相符的教学逻辑也必定是单向度性的,也就是说它缺乏批判性的思维。中共教育部搞教学改革,下了一定工夫,在某些重点学校,不乏许多课堂活跃的互相探讨和争论,但是惟有政治课普遍死气沉沉,特别是可能牵涉统治集团利益的内容是无法自由讨论的。我们细想起来,与其说是不敢评论,不如说是政治课本身逻辑所导致的单向度性质。我也听说过有的大学老师大胆地公开发表对政治教科书及其内容的根本否定意见,但这些老师仍然没有克服政治课内容的单向度性质,他们只不过是跳出了马克思主义学说,站在对立面来看待马克思主义了。

  如果要问我如何处理中国的政治课教育,作为一个中国教育体系的亲历者,我首先要说的是,废除全部强迫的政治课,让学生自主自愿来选择。其次,要彻底革新政治课的性质,不为少数人利益辩护,而为劳动大众利益辩护,这样才谈得上让马克思主义学说为人民利益服务,才谈得上与现实生活密切结合起来。然后,应该变单向度的灌输教育为自由的探讨、争辩。这样,就应该准备一些高质量的基本教材,这些教材认真扼要地阐述马克思主义理论,并适当结合现实,中学政治老师讲课的时候,主要是就教科书来答疑以及讨论;大学政治老师讲课的时候,应该把教材放到一边(但是学生既然选修就应该认真读教材),而重点延伸来谈,并且答疑、讨论;政治老师还应该协助学生马克思主义小组的活动。

  要取代政治课,实施对青少年的马克思主义教化,需要很多因素(上述的新教材、探讨、广泛阅读、写作,还有社会实践包括旅行、打工、阶级斗争等)。

  现在我们无法不学中共的政治课,因为还是要考试的。在我们被迫学习政治课的情况下,就应该主动地思考,去批判那些谬论和错误;要做到合理的思考,首先要理解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要理解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得从最最基本的方面来了解……

  
--------------------------------------------------------------------------------

i4majia

  马克思主义者在当代高校里恐怕已属异类了,尽管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入党。具我所见,看过马恩原著的党员一个也没有,很多都是民族主义分子和精英统治的拥护者。

  
--------------------------------------------------------------------------------

后新左派

  差不多吧,我同学中的党员对国外的马克思主义,以及经典著作就一无所知,也没有任何兴趣,完全是一种极端冷漠的状态。

  
--------------------------------------------------------------------------------

张长海

  QUOTE:

  原帖由 烤鱼 于 2006-10-14 13:07 发表

  或许应该多写一些通俗的小册子,不是完全马克思主义的,而是一种过渡性质的,“护教学”的小册子

  ————————————————————————————————————————————————————

  通俗小册子(目前恐怕只能是电子版)确实需要。不过,

  1。应该跳出“马义——不要局限于马义”这类的思想陷阱。如果写这类东西时不断想着“不要太正统太强硬否则别人无法理解”,就很容易写一些四不像的东西。自己掉进去了。共运里,写通俗读物的原则是:不必把话都说出来,但说的话一定讲透;同时,不能为了迎合读者常见的种种偏见而说一些否定马列原则的话“拉近距离”。

  2。通俗的东西以让人开始思考为目的。就像“黑客帝国”里莫非斯给NEO的电邮里说的:“你内心有疑惑已不是一天两天了”。通俗宣传品就是促使人们疑惑以及强化疑惑的东西。所以,巡夜后新左派翻译的私有化、自由化、工人斗争的小资料,都可以充实以后,用更生动的语言写出来。更好的散布疑惑的工具,是电影一类的东西。

  3。主次之分。泛义的马列文化,就思想而言可以分成理论、宣传和鼓动三部分。在……,这三样是样样都缺。需要先对较原则性、符合“争斗”高水平的东西进行储备,然后才谈得上更通俗的东西。因为……共产主义者力量太小。需要先顾及最根本的东西。多层次的引路工程,是太贵重的奢侈品。但同时,一些泛左翼和泛维权同情分子常以“不切实际”为理由,不帮助类似的马列文化储备。这时,可以建议他们干点实事,比如把几部反映“争斗”的国外电影做出中文字幕。不是要脚踏实地么。这样的工作,可以帮助共产主义者很快看清谁是有用的朋友(对,你没用就不是朋友)。一般的人看到智利的新自由主义后果的小册子,或者看过以英国铁路私有化为背景的电影,可能会有一点震动和思考。个别自认为是共产主义者的人,读过我们储备的马列理论经典与争斗实践记述,或许会更快想明白一些事。


--------------------------------------------------------------------------------
张长海:

本人愚见,不应对较广泛的工农——哪怕左倾的政治化工农——过多地大谈社会主义(当然也不应刻意回避),而应以阶级利益的启发、干翻老板及一切压迫者为号召,鼓励工农依靠自身力量为主,等等。不能本末倒置。不能无休止地要工农为某几个“主义”去牺牲。

学生年龄的左青可能有看书、讨论概念和理论发挥的较强倾向,对这类倾向虽不必过分压制,但该压也得压几下。
--------------------------------------------------------------------------------


页首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当前时区为 UTC + 8 小时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位游客


不能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

创建我的免费论坛! · php-BB© · Internationalization Project · 报告滥用 ·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
© Forums-Free.com 2009